覓仙道 作者︰幻雨(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覓仙道 作者︰幻雨(連載中)

覓仙道 作者︰幻雨(連載中)

  
  
【作者概要】

幻雨,男,重慶市 - 合川區,起點作家。修真仙俠類別的大神級別小說作者。

【內容簡介】

王侯將相寧有種,寒門亦自把仙修。

千難萬險皆不怕,萬丈紅塵煉道心。

世人皆道長生好,歷經百劫始成仙。

這是一個出身寒門的少年立志修仙的故事。

【其他作品】

《廚道仙途》、《仙碎虛空》、《誘惑學院之絕色物語》、《百煉成仙》、《異界之魔武雙修》、《異界尋美之艷福無邊》、《超能修真者之夢幻仙旅》

TOP

楔子


    世人皆道神仙好,長生不老樂逍遙。

    想要成仙需修煉,一朝得道羽化仙。

    人生七十古來稀,自古以來,凡人無不有一死,任你英雄了得,聰明機變,妻妾成群,權勢燻天,終難逃天理循環,即便長壽一些,百年之後,亦難免化為一堆枯骨,權勢財富,皆為過眼雲煙。

    于是,便有了修仙之說。

    以凡人之體,行逆天之事,歷經百劫,度無數磨難,終化羽成仙,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

    然仙道艱難,即便想要修煉,亦有門檻。

    遂有靈根一談。

    靈根者,可感應天地元氣,唯擁有此物,方能修仙,上古之時,人類初涉修仙之路,對于什麼是靈根,懵里懵懂,尚處于摸索,那時候,修仙界並不繁榮,究其緣由,是有靈根者太少,鳳毛麟角,而沒有此物,就感應不到天地間的靈氣,修仙便如那緣木求魚,任你如何努力,亦只是白費力氣。

    世間凡人眾多,不論公侯將相,還是販夫走卒,皆懼一死,故求仙問道者眾,然而普通的凡人之中,有靈根者卻是太過稀松,往往百萬人中,也未見得能尋覓到一個。

    如此低的比例,修仙門派自然是徒喚奈何,想要找到門人弟子太難了,畢竟,他們總不可能將凡人一個一個的拿出來檢測。

    于是,一邊是無數人想要修仙,另外一邊卻是眾仙門難以收到合適的傳人,擔憂斷了傳承。

    這兩點看似矛盾,偏偏卻一直共存,也堪稱修仙界歷史上的奇聞。

    究其緣由,還是擁有靈根者太少。

    面對這樣的困局,眾修士前輩自然是極不甘心,難道真因為想要長生是逆天而行?

    他們苦心揣摩,花費無數心血研究,後來發現,生來便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1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武國。

    清河郡,巍遲城。

    這不是過年,然而巍遲城中卻張燈結彩,人們奔走相告,人人都穿上了新衣,城中到處都彌漫著一片濃濃的喜氣。

    便是十年前,城中衛老爺家的三公子高中探花郎也不曾這麼熱鬧過,城主親自頒布令諭,宵禁解除,大排宴席布施,城中的廣場上更設有流水席。

    “秦哥兒太了不起了,開百年未有之先河,我是看著這孩子長大的,我就知道他定非池中之物。”

    “哼,這還用你說,秦哥兒的面相一看就是人中龍鳳,如今果然一飛沖天,走上仙途,真是令人羨慕。”

    “羨慕有什麼用,那《求仙寶典》你我年輕的時候,也不是沒有嘗試過,然而稍一運氣,就如萬蟻噬身一般的痛苦,這哪兒是常人可以忍耐的。”

    “所以才叫難得,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有道是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

    一白面青衣的秀才開始拽文,然而其臉上也滿是羨慕,有道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乃是人生兩大幸事,然而論成就感,又如何能與獲得修仙的資格相比?

    歲月無情,功名美人終將歸于塵土,唯有踏上仙途,才有機會求得長生之路。

    在眾仙門的推動下,《求仙寶典》早已流傳于世間的每一個角落,每年也有無數矢志于仙途的凡人修煉里面所記載的養氣之術。

    然而別說練出渾厚內息,百分之九十的凡人都是剛一上手便即放棄,剩下的,好的能夠堅持上三五天,差一點的,也就一兩個時辰便將其束之高閣。

    不是他們無意于仙路,而是這《求仙寶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2章 初到仙門


    秦小海到底還是沒有與那位衛小姐定下姻緣,盡管因為秦炎的緣故,衛老爺對此事甚是熱衷,但自己的佷兒自己心里有數,這麼一老實的貧家少年,娶那位才名遠播的衛家千金是禍非福。

    他希望哥哥嫂嫂過得不錯,也希望佷兒能有一個好的前途,但凡事過猶不及,故秦炎婉拒。

    衛家老爺十分惋惜,被當眾拒絕了自己的一番好意,這位在巍遲城說一不二的大人物,卻居然沒敢流露出不滿之意,反而一再表示,讓秦炎放心在仙門修行,家中的一切,自有他與城主大人照拂。

    對于這番表示,秦炎當然不會推拒,拜謝不已,于是皆大歡喜。

    少頃,仙使降臨。

    眾人膜拜驚呼,于是另有一番熱鬧。

    然後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秦炎拜別兄嫂,登上了法舟,雲霧升騰,破空而去,從此,巍遲城又多了一段談資。

    ……

    三日後。

    遁光迅速,法舟穿行萬里,已接近了那目的地。

    一片綿延起伏的大山映入眼簾。

    落雲山脈,位于越國北境,方圓八百里,自東向西,一條主山脈蜿蜒屹立,便如一條大蛇,匍匐于地,除此以外,險峰突出,怪石遍地,林園雪海,奇珍異獸無數,毒蟲猛獸亦是數不勝數。

    在山脈之上,常有劍光飛遁而過,此地,便是凡人傳說中仙人的居住之所,山高林密,常人難以涉足,而落雪宗的山門,便位于那山脈的最深處。

    這里的天地靈氣十分充足,非常適合吐納打坐。

    “到了。”

    那白衣仙使一臉冷傲的神色,秦炎忙抬起頭,入目所及,依舊是一片郁郁蔥蔥的綠色,山脈起伏,與一路上的景致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3章 修仙界秘聞


    秦炎思慮片刻,不得要領,便將此事拋諸腦後,游目四顧,仙山雲海,奇峰迭出,風景美不勝收。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腳步聲傳入耳朵,秦炎心中一動,循聲回頭,一十七八歲的少年便映入到眼簾中。

    那少年生得眉清目秀,稚氣未脫,衣著打扮頗為不俗,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公子哥。

    有了剛剛的前車之鑒,秦炎倒也不忙著與他打招呼,決定先看看情況再做定奪,沒想到那少年卻先施了一禮,問道︰“這位兄台也是仙門新收錄的弟子吧,不知道你出身情況是什麼,是修仙家族的後人還是普通的凡人子弟呢?”

    “小兄弟打探這個做什麼?”秦炎心中一動,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

    “不瞞大哥……”那少年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在下許泉,清河郡人氏,家里也算略有財資,但只是凡人一個,來到這里備受排擠,不知道大哥出身如何,如果也是凡人的話,我們倆正好做個伴兒來著。”

    “清河郡許家,難道是那個許家……”

    秦炎卻是大驚失色,他雖年少家貧,但卻喜歡讀書,曾在《武國‧人物志》中讀到過與清河郡許家有關的不少傳說。

    略有家財,這樣的說法太過靦腆,清河郡許家那可是富可敵國,真正說得上揮金如土,如果不講權勢單論財富的話,比之如今的武國皇族,恐怕也未見得遜色。

    見秦炎滿臉錯愕,那少年卻樂得一蹦三尺高︰“哈哈,兄台如此驚愕,看來也是出身于凡人了。”

    “不錯。”

    對方既已猜出,秦炎自然也不隱瞞,于是簡略的將自己的身世一說。

    “太好了。”

    那名叫許泉的少年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4章 靈丹妙藥與刻苦努力


    “不過那可是修仙家族的弟子,才能享受到的待遇,我們這些凡人出生之人,則只能看著眼饞而已。”

    秦炎默然,這秘密他還是第一次獲悉,原本以為,想要得仙門收錄,都得歷經千辛萬苦,萬萬不曾想,世間還有如此捷徑可走的。

    且不提那定息丹能提高修煉的速度,光是去除痛苦這一項,便是極大的不公平了。

    自己這十余年來,每一次運轉內息,皆生不如死,有一次,甚至咬碎了牙齒,而那些修仙家族的子弟,卻順風順水,就修煉到這樣的地步。

    一時間心潮起伏,不過很快,秦炎就將心緒平息下去了,強笑道︰“出身不同,原本就無可奈何,我們既是凡人,當然沒辦法和那些修仙家族的條件比了。”

    “可不是麼,他們服的定息丹,能夠去掉九成以上的痛苦,想我許家,從不缺那黃白之物,可用一千兩黃金,配的草藥,卻終究只是凡品,服用之後,也不過減輕一半的痛苦罷了。”許泉嘆了口氣,臉上滿是不甘的神色。

    秦炎卻是大驚失色︰“凡人,凡人也有辦法減輕修煉《求仙寶典》時的痛苦嗎?”

    “當然了,凡人也有草藥,只不過效果遠沒有定息丹好。”那許泉隨口答道,話一出口,才滿面錯愕︰“什麼,你連這都不曉得,兄台你該不會沒用藥石輔佐,單憑一腔熱血與毅力,就將《求仙寶典》中的內息修煉到渾厚綿長了?”

    秦炎點了點頭。

    而對方則瞪大了眼珠,看向秦炎的表情,就像在看怪物。

    ……

    夜涼如水,皎潔的月光,自半空中灑落,將這山間的景物照的是一片朦朧,秦炎孤零零的一個人,坐在山間的一塊石頭上,望著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5章 意外變故


    寂靜。

    原本熱鬧的院子,仿佛被人按下了暫停鍵,剛剛還歡呼雀躍的天之驕子們,一個個面面相覷。

    法舟在哪里,仙使來此地,不應該接他們去開靈地,突然問起秦炎有何用意?

    一絲不安浮上心頭。

    秦炎則吞了一口唾沫,向前一步︰“是我。”

    那白衣仙使轉過頭顱,目光如刀,最後狠狠的釘在少年的臉上︰“你就是秦炎,那個出生貧家,不曾使用任何藥石輔佐,就將《求仙寶典》修煉成功的寒門子弟麼?”

    “不錯,正是弟子。”秦炎心中亦有些惴惴不安,事發突然來不及多做思索,只有硬著頭皮承認了。

    “好!”

    那白衣仙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隨我來。”

    說完手一招,便將秦炎接引到了劍光之上,轉身即欲離開。

    “等等!”

    一連串的變故,讓那些等待入門的少年懵了,直到看見仙使接了秦炎後就要離開,這才嘩然,于是紛紛開口阻攔。

    “仙使大人,您這是何意?”

    “是啊,您來這里,不是接我們去開靈的麼,怎麼卻只帶走那秦炎一人?”

    “難道是有什麼變故,那一會兒誰帶我們去開靈入門?”

    ……

    七嘴八舌的聲音傳入耳朵,偌大的院子一下子變得熙熙攘攘了,見眾人的臉上流露出惶恐不安之色,那白衣仙使的表情卻顯得有些不耐煩︰“吵什麼,都給我安靜點!”

    他這聲叱喝用上了法力,眾人的耳朵嗡嗡響,惶恐之余,這才安靜下去。

    那白衣仙使的嘴角露出一絲冷嘲的笑意︰“開靈,別做夢了,除了我身邊這小子,你們所有人入門的資格,全被取消掉了。”

    “什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6章 天道酬勤


    “蠢貨!”

    那白衣仙使听了這樣的問題,臉上滿是譏嘲的笑意︰“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再煉一些,好大的口氣!”

    “有何不可,難道以仙門的本事,還做不成這樣的小事,不過是些許靈丹妙藥而已。”眾少年的臉上,多流露出不以為然之色,顯然認為對方是在有意推脫。

    “普通的靈藥,我落雪宗自然不少,不過這開靈丹卻不一樣。”那白衣仙使眉頭皺起,用一副你真不知天高地厚的眼神望了過去︰“我已說過,開靈丹難得,想要將其煉制出來,花費的奇花異草便有十數種之多,其中那些輔藥倒也罷了,可其中兩位主藥,卻是天生天長,乃是由天地靈氣幻化而成,哪有那麼易得,重新煉制,短時間內是想也別想地。”

    “可沒關系啊,我們可以等。”

    “不錯,哪怕等上幾年也行,待新的開靈丹出爐。”

    “對,好不容易才將《求仙寶典》修煉合格,仙門既已經認可,憑什麼好端端的,便將我們的資格取消了,就算有難處,我們等就行了。”

    ……

    眾人七嘴八舌,一句話,沒人願意放棄這好不容易才得來的修仙機會的。

    “痴心妄想!”

    白衣仙使的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之色︰“你們當開靈是兒戲不成,實話對你們說,這開靈儀式,是有先決條件的,必須未滿十八歲才可。”

    “滿了十八會如何?”

    有人的臉上流露出迷惑不解之色。

    “若是超過了十八歲年紀,開出優異靈根的幾率會大幅度降低,沒有仙門會冒這樣的風險,所以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只能說天意如此徒喚奈何,你們識相的,還是盡早下山去好了。”

    眾人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7章 眼高于頂


    “怎麼會這樣?”

    乘著那白衣仙使的劍光,秦炎的表情也有些迷茫,表面上,這一次的變故,他並沒有受到影響,可剛剛發生的這一切,卻讓他見識到了修仙界的殘酷。

    盡管先前就听許泉講過,修仙者並非超凡脫俗,相反,他們比凡人有更多的欲望,修仙界重出生,講門第,即便同樣通過了考核,那些修仙家族的公子小姐,因為家世的緣故,也更容易得到門派的重視與照拂。

    一開始,秦炎還將信將疑,可剛剛的那一幕,卻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當面臨選擇,那些凡人出生的弟子,毫不猶豫的便被當做了棄子。

    甚至沒有任何道歉與解釋。

    他們的努力在仙門眼里不值一提,在那些強大修士的眼里,他們僅僅是卑微的螻蟻。

    這一切的一切,都對秦炎的心靈造成了強大的沖擊。

    原本意氣風發的被仙門收錄,如今他已經體會到,未來的道路,絕不會如自己想象一般的平坦。

    自己出身微末,那些修仙家族的子弟,天生起點就要比自己高得多,心情說不沮喪是騙人的。

    不過秦炎原本就是心志堅定的人物,所以他很快,就又重新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了。

    沮喪頹廢沒有用途,出生是不能選擇的,投胎是個技術活,自己出生寒微又如何,就算仙門再勢利,最終不也沒有取消自己的資格,證明這個世界雖然看重出身門第,但努力依舊是有用的。

    家世不及對方沒關系,起點比對方低也用不著頹廢喪氣,你有你的人脈背景,我有我的專注努力,有道是天道酬勤,自己只要肯下苦功,也必定不會落後于人。

    這樣一想,秦炎胸襟為之一廣,煩悶之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8章 鳩佔鵲巢


    秦炎更是如此,畢竟與其他人相比,自己的付出要多得多,而整個過程一波三折,如今終于等到了開靈儀式,稍後,自己便是真正的仙門弟子。

    他的心情激動無比,望向那開靈丹的眼神也火熱以極,然而就在這時,狂風驟起,飛沙走石,原本晴朗的天色,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且住!”

    狂風中,一道人影颯然浮現而出,是一身穿灰袍的老者,一眼望去,竟看不出多大年紀,然而三名主持儀式的仙師,卻不約而同的躬身行禮︰“參見呂長老。”

    這貌不驚人的老者,乃是落雪宗十大內門長老之一,位高權重,便是掌門,亦待之上賓之禮。

    “不知長老到此,有何諭示?”

    “傳掌門法旨,取消秦炎開靈的資格,交由歐陽純代替。”

    “什麼?”

    眾人驚呆了,秦炎的臉頰更是一下子漲得通紅,整個人愣在原地,如墜冰窟。

    “為……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的腦海中一片空白,良久,才聲音嘶啞的低吼了出來。

    那呂長老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眼眸深處,似乎亦閃過一絲慚愧之色,但很快,就恢復淡然了︰“掌門法喻,豈容質疑,無干人等,退下去!”

    “我,我不服,好端端的,憑什麼取消我的資格?”

    秦炎只覺一股熱血涌上心頭,能走到這一步,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如今一句話就被剝奪,甚至連解釋都沒有,他如何服氣,掙扎著便想要沖上去。

    “小子站住。”

    “不得無禮。”

    “長老身份尊崇,豈是你可以妄加得罪地。”

    ……

    那三名負責開靈儀式的仙師大喝,但失去理智的秦炎哪兒管得了這許多,如今他整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