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公安幹警:如果答不出我三個問題,請閉嘴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和田公安幹警:如果答不出我三個問題,請閉嘴

和田公安幹警:如果答不出我三個問題,請閉嘴

原標題:d和田公安幹警:西方反華勢力,如果答不出我三個問題,請閉嘴
2019-07-08 03:07 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赴新疆特派記者 範淩志】新疆反恐怖主義和去極端化鬥爭取得了重要階段性成果,但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在這場複雜的鬥爭中,有一群人在常人想象不到的險惡環境裏默默負重前行。4日,《環球時報》記者采訪了和田地區兩名一線公安幹警,聽他們講述反恐一線鬥爭中的溫情和壯烈,以下是口述實錄(爲保護受訪人,文中均爲化名):

  “我是去和田夜市最多的人,但我沒有在那吃過”

  我是阿依古麗·庫爾班(化名),2011年加入和田地區公安局特警支隊,現在在和田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隊女子中隊工作。我現在的主要工作是在和田夜市巡邏,從每天傍晚到夜裏一兩點,我可以說是去和田夜市最多的人,但我從沒在夜市吃過飯,因爲我們有紀律,執勤時間不允許打電話、聊天、吃東西。

  我有一個還沒上學的兒子,由于工作原因,我能見他的時間很少,有時候孩子想我,哭鬧著要媽媽,老人就把他帶到夜市,這樣我們就能遠遠看上一眼。和田夜市很有名氣,遊客特別多,有時候,在夜市看到找不到爸爸媽媽的孩子,我瞬間就會想起自己的孩子,想如果是我的孩子就這樣丟了,我得有多傷心。所以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都一定把孩子安全地交到監護人身邊才會安心。


  所以,不要覺得我們警察就有多麽特殊,我們也是普通人,也是普通孩子的爸爸媽媽。

  “西方反華勢力,如果答不出我的三個問題,請你們閉嘴”

  我是和田地區公安局國保支隊幹警黎劍(化名),2012年入警進入特警支隊,2014年調到現在的工作崗位。在特警支隊的近兩年時間,我參加過重大的反恐處突行動,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2013年的夏天,和田某地發生了一起群體持械聚集的暴力事件,一名“野阿訇”公然煽動一夥暴恐分子在和田制造打砸搶燒事件,他們手持砍刀、棍棒、石頭等凶器,馬上就要出發實施暴恐活動。

  當時我正在辦公室,對講機裏突然喊出讓我們“立即集合!”,“立即”這個用詞的意味著我們要在1分鍾之內帶上所有裝備登車出發。很快,我們就抵達現場,開始用大喇叭進行喊話,要求他們放下凶器歸案。但這群暴恐分子人數遠遠多于警察,氣焰十分囂張,他們不但不聽,反而開始沖擊警車,十萬火急的情況下,我們選擇果斷處置,暴恐分子立刻被嚇得四散逃跑。和田警方連夜組織警力,將潛逃的暴恐分子全部抓獲歸案。

  我到現在都清楚記得,一名暴恐分子寒光閃閃的的砍刀離我只有兩三米遠,那是我從警以來,面對暴恐分子最近的一次,我第一次見識了他們的殘暴。雖然我們內部培訓時看過暴恐分子殘忍的手段,但真正身臨其境時,對方的瘋狂還是你超出你的想象,死亡就在面前的感覺讓人終身難忘。當時我們的辦法就是大家背靠背結對,並不停高聲呼喊,盡量保持沈穩。高聲呼喊就是讓戰友知道你還在,相互打氣,並保持隊形不散亂。我記得那天事態控制住後,包括我在內很多幹警的手都在抖。

  後來我專門研究過,在五米範圍內,冷兵器和熱兵器對抗,冷兵器是占優的,因爲冷兵器的傷害是一道面,而熱兵器只是一個點。在首發不命中的情況下,將會面臨及其大的危險。

  這件事發生後,很長時間我都沒有跟父母講,一是有紀律,二也是怕他們揪心。後來我告訴他們時,只是淡淡說了句“沒事,我們人多。”但實際上,那天對方人數遠遠多于我們,仔細想想,與其說我們兵分幾路圍堵暴恐分子,還不如說我們是“被圍”的。不過,在事件發生時根本顧不上害怕,所有的怕都是後怕。

  還有一次,我們去洗浴中心抓捕一名暴恐分子,幹警對他進行言語控制讓他出來投案,結果他走出來,手裏卻有一把鋒利的匕首!我的一名戰友當場就倒在血泊之中,因爲當時是在一個狹小的通道裏,沒法開槍,只能搏鬥。好在我們迅速把戰友救出,最終搶救了過來。那天,我們支隊自發地帶槍輪班當這位戰友的警衛,因爲我們不知道暴恐分子離我們多遠,報複何時會到來。

  從警這幾年,見過生死,感觸也比較多,經曆過這些才知道和諧穩定對一個國家多麽重要。新疆現在30個月沒有出問題,這是全疆各族幹部群衆以及公安戰線上的幹警用汗水甚至用鮮血換來的。中國古話說,“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我們不能因爲取得一點成績就馬放南山,我們要以高度責任感和緊迫感把反恐維穩工作做好,現在30個月不出問題還不夠,我們要40個月、50個月,直至實現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

  爲什麽不能松懈?因爲我們平時做敵情研判分析發現,境內外的網絡勾連,境外遙控指揮境內犯罪分子是最常見的手段,換句話說,“土生土長”的暴恐勢力幾乎沒有。過去,他們通過走私、網絡傳播等手段讓大量暴恐音視頻流入境內,現在自治區去極端化工作開展後,網絡非法傳播暴恐音視頻已經很少見,但還是有零星的案例,這證明境外“三股勢力”一直沒有放棄對我們的滲透,一旦有機會,他們就會死灰複燃,而且總是來自某些國家。

  一些西方反華勢力也總是打著“自由、人權”的幌子,從不放棄對新疆以及公安幹警的汙蔑,我現在特別想問某些西方反華勢力三個問題:“你們親眼見過無辜的百姓被殺害嗎?你們見過出生入死的兄弟倒在血泊中嗎?你們直面過寒氣逼人砍刀嗎?如果沒有,那請你們閉嘴!”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