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學通:我們正面臨一種陌生的國際政治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閻學通:我們正面臨一種陌生的國際政治

閻學通:我們正面臨一種陌生的國際政治

2019-07-08 04:57 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記者 于金翠】這個世界在發生著什麽樣的變化?國際秩序爲何看起來越來越不穩定?8日,第八屆世界和平論壇將在清華大學開幕,來自多個國家的前政要及上百名智庫負責人和戰略家們,將針對當今世界面臨的新安全挑戰進行討論,並提出應對之道。在論壇召開前夕,《環球時報》記者專訪了世界和平論壇秘書長、清華大學國際關系學院院長閻學通,除了國際形勢的變化,他還就備受關注的中美關系走向以及他預測中國到2023年成爲超級大國的論斷作出進一步說明。

  國際秩序——新的變化讓全世界都覺得很不適應

  環球時報:本屆世界和平論壇的主題是“穩定國際秩序”,爲什麽要設定這一主題?

  閻學通:對于國際秩序的變化,大家已經關注兩三年了,特別是特朗普上台以來,大家感覺他的政策和以前美國傳統的外交政策及做法不一樣,全世界都覺得很不適應。不僅和美國不太好的國家跟美國的關系變得更緊張,美國的傳統盟友跟它的關系也出現一些緊張狀態。所以大家覺得這個世界變了。


  這一變化落到中國身上,我們體會最明顯的就是中美之間從去年開始的經貿摩擦越來越嚴重,甚至被稱爲“貿易戰”。在這種情況下,全世界看到一個新的、人們不熟悉的國際形勢。主要新在哪呢?很多人用“新冷戰”來描述這個變化。但我認爲,大家並不知道新到來的世界是什麽樣,于是從曆史中去找相似的情況。人們最熟悉的是二戰後的曆史,于是認爲既然是中美戰略競爭替代了當年的美蘇戰略競爭,那麽就拿冷戰來套今天的形勢。這樣“套”是不合適的。比如,冷戰時期沒有貿易戰,沒有技術脫鈎,這樣的事和概念都沒有。爲什麽?因爲那時美蘇之間沒有經濟往來,沒有學者和科技人員交流,當時兩個陣營之間的對抗和今天不一樣。

  今天和冷戰時期的環境有什麽不一樣?我覺得最突出的主要是兩點:一是現在的中美戰略競爭主要在“無線網絡”領域,這和過去在自然地理上進行戰略競爭不同,傳統的地緣政治概念不適于理解今天的戰略競爭。簡單講,網絡空間的戰略競爭是沒有地理障礙的,如果將地緣政治比作木板棋盤上的對弈,無線網絡世界則類似木箱中的薛定谔的貓。二是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成了一種資源,這種資源恰巧和自然資源相反,自然資源是越用越少,數據資源則是越用越多。數字資源的競爭,不在于誰能夠控制、誰能夠占有,而是誰能夠利用。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爲我們將面臨一種我們所不熟悉的國際政治。

  但從國際關系研究的角度講,這些都是形式和內容上的變化。大國戰略競爭幾千年來的性質不會發生變化,即本質是國際權力再分配問題。從春秋戰國一直到今天,人類曆史上,不管是在歐洲、非洲、中東、拉美或任何地區,大國戰略競爭的性質不變。

  關于未來——不確定性上升,兩極格局穩定

  環球時報:您怎麽定性新的形勢下的中美關系?

  閻學通:我寫過一篇文章叫“中美之間的‘假朋友’關系”,今天我認爲中美仍然是“假朋友”關系,只不過這種“假朋友”關系變得更假了。表面上講合作,實際上競爭是本質,今後仍然是這種假象。

  現在很多人說中美關系發生了質的變化,但很少有人說出是什麽“質”發生了變化。自1989年以來,中美一直說雙邊關系是既有沖突又有合作,有時沖突多點,有時合作多點。那麽今天可能是沖突多一點,這是質的變化還是程度變化呢?專業人士普遍認爲中美戰略沖突加劇不是始于特朗普,而是從奧巴馬的重返亞太戰略開始,中美戰略關系開始一點點地緊張,只不過它的變化速度是漸進的,特朗普時期不過是加快了惡化速度。所以,我不認爲特朗普上台後中美關系發生了性質變化,還是程度變化,但比奧巴馬時期變化速度快一些。

  環球時報:未來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會達到一個什麽程度?

  閻學通:如果以特朗普執政兩任爲時間限定,往最壞的方面預測,可以排除中美發生直接戰爭的危險。中美都有核武器,發生直接戰爭的可能性非常小。

  從特朗普執政以來的政策看,他不太願意用戰爭手段解決問題。到目前爲止,除了對敘利亞發動一次幾小時的打擊,發射了100多枚導彈,他沒有對任何國家進行真正意義上的軍事打擊。因此,我覺得在特朗普任期中美之間發生代理人戰爭的危險也不大。但這不意味著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不會日益加劇。特朗普前些天說不再禁止美國公司與華爲合作,可以把設備繼續賣給華爲。說完後,在中國沒有人相信他真會這樣做。爲什麽?自5月以來,美國國務卿到處去動員其盟友遏制華爲5G,因此沒人相信特朗普突然的180度轉變。也就是說,沒有人相信美國會不遏制華爲,不遏制是不可能的事。

  環球時報:中美關系現在的走向會對世界秩序有什麽影響?

  閻學通:從預測角度來講,可以有把握地、確定地說,不確定性將日益上升。一方面國際秩序的不確定性上升,另一方面兩極格局變得穩固。今後國際秩序將更加混亂,更加不穩定,表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會選擇不遵守國際條約,違反國際條約的事件會越來越多,選擇以經濟制裁的方式來處理沖突的例子會越來越多。此外,通過多邊達成規範性、可執行的協議會越來越少;雙邊外交、單邊主義上升,雙邊外交會成爲解決問題的主要路徑。

  環球時報:剛結束的G20大阪峰會留給世界全球治理的領導力問題,您覺得美國對全球治理的領導力還有興趣嗎?

  閻學通:特朗普當政期間,他對承擔國際領導的責任感肯定不會很強,他不太願意付出當領導的成本。在他之後,取決于一個什麽樣的美國總統上台。我們不排除這種可能性,即民主黨上台執政重新拾起美國要做世界領導的戰略目標以及恢複美國一些傳統的做法。即便如此,國際社會仍然擔心其後出現第二個特朗普的可能。即使下一任美國總統重新恢複傳統做法,他也不能保證其後任會繼續他的政策。美國戰略信譽的下降,使得全世界沒有人敢相信大國了。大國之間相互不信任在上升,小國與大國之間的互不信任也在上升。今後的趨勢是互不信任呈上升趨勢,相互信任是下降趨勢。

  中國成爲“超級大國”——我堅信我的判斷

  環球時報: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對于中國的改革和發展,西方有很多批評,在他們眼中,唯一真正的改革是讓國家朝著西方模式發展。您怎麽看這個問題?

  閻學通:現在很多人都在談論這個問題,認爲西方希望中國通過改革變得跟西方社會一樣,由于沒有變得跟西方社會一樣,所以西方覺得非常失望。我覺得對這個問題應該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就是我們改革或我們做什麽,應該有自己的既定方向,變得和別人一樣不應成爲改革的目標。中國客觀上跟西方不一樣,也變不成跟西方一樣。所以,重點不在于西方期盼中國變成什麽樣,而在于我們自己想變成什麽樣。我覺得這一點我們現在討論得太少。中國應變成什麽樣的國家,這應由全體國民討論決定。

  環球時報:您在2013年有一個論斷說2023年中國會成爲超級大國,現在您還堅持這一判斷嗎?您對未來10年又有什麽預測?

  閻學通:我在2013年出了《曆史的慣性》,這本書預測中國10年內成爲超級大國,當時很多人認爲這是無稽之談,根本不可能。如今已經過去6年,現在我看到的情況是國際社會越來越多地說中國是超級大國。開個玩笑說,現在還剩下13億多中國人自己認爲中國不是超級大國。我仍然堅信到2023年中國成爲超級大國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這是我的一個基本判斷。我預測2023年中國能成爲超級大國,是以中美兩個國家會在2023年前進一步拉大和世界其他國家的實力差距爲前提的,因此也預測了2023年形成兩極格局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預測今後10年,即到2029年,我認爲10年裏比較大的一個變化將是兩極格局變得更加穩固。穩固說的是格局形態,即發生變化的可能性小了,不是說沖突就少了。穩固的兩極格局意味著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將更加激烈。今天這個時代是網絡時代,是數字經濟時代,財富和國家實力主要來源于技術創新。美國要維護它在世界上的主導地位,它就必然會阻止、至少要減緩中國在科技創新方面趕上美國的步伐。中國要爭取技術領先地位,在某些技術領域也會防範美國。而且不只是中國和美國,日本、俄羅斯、英國、法國這些大國都會這樣做,這恐怕會變成一個常態性的戰略。最近日本對韓國三星企業斷供半導體材料顯示的就是這種趨勢。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