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香港反對派暴力亂港 收美國中情局黑錢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官媒:香港反對派暴力亂港 收美國中情局黑錢

官媒:香港反對派暴力亂港 收美國中情局黑錢

來源: 大公報/美國之音/日期: 2019-06-26



《大公報》相關報道的截圖

日前,香港特區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一事已暫告一段落,但香港反對派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卻引起人們關注。今天有港媒爆料稱:有反對修例的團體,長期收受美國相關基金會的巨額資助,該基金會其實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白手套”。

港媒《大公報》調查發現,反修例團體“香港人權監察”長期收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撥款累計超過1500萬元(港幣,下同)。

報道稱,查閱NED撥款記錄得知,“香港人權監察”早在1995年起便每年收受撥款,資助額從20萬元至40萬元不等。從2004年起,每年的資助額躍升至130余萬元。據統計,從1995年到2013年,“香港人權監察”累計收受NED撥款1482萬元,直至2013年被媒體揭發後,相關行動才轉趨低調。不過,有紀錄顯示,2018年“香港人權監察”再獲NED約70萬元撥款。

而作爲收受“黑錢”的“回報”,“香港人權監察”在反對香港修例方面積極配合美方部署,將修例“妖魔化”,引用美方發布的數據,造謠稱容許香港將逃犯移交內地是“打開缺口”雲雲。

實際上,NED是CIA的“白手套”,專門資助世界各地政黨及政治組織,進行反政府的政治活動。

NED前總裁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曾承認,成立NED是因爲CIA“臭名昭著”,不方便直接資助海外團體。還有前CIA特工透露,香港是美國收集情報的重點地區。

此外,還有NED的子組織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NDI成立于1983年,聲稱是一個“獨立的非牟利民間組織”,但自1995年以來已向香港所謂的“民主派”組織,資助了數以千萬元的款項。

而據外交部官方網站消息,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19日在談到香港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相關問題時指出:值得高度警惕的是,一些西方勢力利用這個問題,興風作浪,挑撥對立,企圖破壞香港和平穩定,破壞“一國兩制”。我們要大喝一聲:請收回你們的黑手!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香港不是你們橫行的地方!

G20峰會前 反送中抗議者向駐香港19國請願



2019年6月26日,請願者從渣打花園出發前往第一站-美國駐港澳總領館 (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G20峰會前夕,香港反《逃犯條例》修法抗爭者集會、請願或者遊行,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香港目前的政治狀況。與此同時,有香港團體反對外國幹涉香港事務。

  二十國集團峰會即將在日本大阪召開。香港反《逃犯條例》修法團體,即“民陣”以及Telegram 等星期三相繼舉行大型活動,呼籲這個重要的國家集團峰會關注香港目前的政治動蕩。

  星期三首先登場的是上午九時在港島中環渣打花園集結的請願活動。名爲Telegram的網上群組呼籲志同道合的抗爭者,一起前往19個G20峰會參加國駐港領事館請願,敦促這些國家領導人在大阪峰會上向中國政府施壓。這次活動名稱:“6.26馬拉松式到各國領事館請願行動”。

  陳同學是這次請願活動參加者之一,他對美國之音說:“主要是想爲香港出一份力。現在香港政府又不理會民衆的訴求,所以我就想出來參加這次的集會,以便能夠引起國際的關注。”

  參加請願的人士身穿黑衣,戴黑色口罩,不是所有人都戴帽子。他們的隊伍沿著狹窄人行道行進時,占據幾個街區,報道說,請願人數近千人左右。他們中許多人直面媒體,也有人選擇出聲,不上鏡頭。組織者現場散發打印標語,上面的字句包括敦促美國總統特朗普兌現承諾,在與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大阪會見時,談一下香港目前的問題。
  


G-20峰會前夕,反《逃犯條例》修法的人士6月26日上午到美國駐港澳總領館前請願 (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請願隊伍前往的第一站是美國駐港澳總領館。抵達後抗議者在總領館大門前停留,發表講話,高呼口號,直到總領館有人出來接受請願信。接著,抗議者又前往歐盟駐港機構,以及英國駐港領事館請願。然後,請願隊伍分三路,分別前往19國的其他國家的機構繼續請願。香港警方人員在請願活動過程中維持秩序,對請願活動沒有幹預。

  香港星期三的另外一場G20峰會前活動,是 “民陣”牽頭舉辦的名爲“自由香港”的集會。集會晚八點將在港島愛丁堡廣場舉行,那裏位于往來港島和九龍半島尖沙咀的輪渡碼頭附近。



民陣總召集人岑子傑2019年6月24日在宣布G-20峰會“自由香港”集會的記者會上 (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民陣”召集的這場抗爭行動與G20峰會有什麽關系?民陣總召集人岑子傑曾對美國之音說:“看《逃犯條例》的內容你就會知道,只要特首簽名,就可以把任何在香港的人移交到中國,或者其他沒有公平審訊,沒有人權保障的地方。這就會影響到不同外國公民的一些權利。而且我覺得,香港沒有民主。你會看到,香港的這種情況會越來越差。你會看到我們的警察違法鎮壓示威,但是不用付出代價。其實,外國的公民來到香港,他(她)也有機會面對這樣的情況。”

  這一觀點似乎是參加請願者、示威者的普遍共識。《逃犯條例》修法影響的不僅是香港人民,而且包括到香港旅遊、留學以及經商的人。抗議者認爲,任何與香港有關聯的人都是這個問題的“利益攸關方”。

  不過,也有香港團體持不同意見。星期二傍晚香港工聯會數十人來到香港警察總部,支持香港警察的執法行動,慰問曾遭包圍的總部警察。針對香港有團體呼籲G20峰會關注香港問題,工聯會現任會長、港區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對美國之音表示:“香港的事情應該由香港自己來處理。中國政府、中國的外交部的發言人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所以沒有必要,也沒有可能,讓外國的勢力來幹預。”



香港工聯2019年6月25日傍晚到警察總部慰問警察,手持麥克風者爲會長吳秋北 (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與此同時,星期三香港特區政府對外仍給人一種停止運作的印象。特首林鄭月娥等主要領導人繼續沒有公開露面。南華早報說,特首依然維持低調,避免大阪G20峰會前刺激反《逃犯條例》修法的抗議活動。不過,該報援引多個消息來源稱,林鄭月娥的基本立場並沒有改變,即不會完全撤回目前“暫緩”的這項立法草案。

  最新報道援引中國全國政協常委,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的話說,“已聽到示威者的訴求和明白他們的憂慮”。他贊揚“大部分示威者文明、和平及守法,只是有一小撮人作暴力沖擊”。唐英年還說,草案已“壽終正寢”,不應再糾纏“暫緩”,抑或“撤回”的字眼,希望社會盡快恢複平靜。

  然而,有示威者對他的說法不以爲然,稱既然不想糾纏字眼,那麽,特首林鄭月娥及其政府爲什麽不能停止玩弄辭藻,一下子退回到原點?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