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無雙 作者:躍千愁(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前任無雙 作者:躍千愁(連載中)

前任無雙 作者:躍千愁(連載中)

  
  
【作者概要】

躍千愁,男,江西上饒人,閲文集團大神作家,網絡文學知名作家,擅長寫仙俠和都市類型的小說,作品以文筆細膩、故事新穎見長,風格熱血,擅長大場面的塑造和描繪,主配角個性鮮活,智計百出出人意表,時而幽默詼諧,時而熱血澎湃,爽文當道中的清流。

【內容簡介】

林淵想吃軟飯,盯上了首富的女兒,也惹怒了首富,被打斷腿趕出了城。

多年後,林淵回來了,發現首富的女兒已經變成了首富……

【其它作品】

《美女如雲之國際閒人》、《修真界敗類》、《飛天》、《道君》

【本書榮耀】

新書上架一小時即成為百盟書(打賞1000人民幣x百人)創新紀錄,作者上一本《道君》有349位盟主,多個白銀盟(一萬人民幣以上),及2黃金盟(單次十萬人民幣以上),故本書頗值得期待。

[ 本帖最後由 cchjames 於 2019-9-19 11:28 編輯 ]

TOP

第一章 人心不古


  萬丈深淵半浮雲海,崖壁半腰攀附一株大樹。

  樹上有路,人來人往如螞蟻。

  有人急趕,飛向延伸在磅礴雲海上的樹枝,落在大如船的樹葉上。

  也有人不急,徒步慢行。

  穿著皮大衣的男子,有些凌亂的長髮垂肩,面頰鬍茬鐵青,目光平靜。

  腳下一雙皮靴,一瘸一拐地穿行在樹洞內,顯得有些落魄。

  從偏僻處的樹洞通道走出,外面的天光迎面刺眼。

  樹洞外站了五人,瘸腿男子的目光落在了五人身上,五人皆一襲遮頭蓋臉的黑斗篷。

  五人陸續抬頭,帽檐下的目光也都盯在了男子身上。

  落魄男子沒有理會什麼。從五人身邊一瘸一拐走過。

  身形瘦小的黑斗篷內伸出了一隻手,纖指如玉,丹寇鮮紅,很漂亮很好看的手。

  是一隻女人的手,抓住了落魄男子的胳膊,拉住了他。

  落魄男子不得不停步,平靜而有力道:「放手!」

  抬起的帽檐下露出一張精緻美艷的女子面容,帽子連頸處有一對垂至鎖骨的銀鏈耳墜晃動,明眸中神色複雜,聲音柔婉而艱難地喚了聲:「王爺!」

  落魄男子突然胳膊用力一揮,甩開了她的手。繼續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風疾風徐,五個身在黑斗篷裡的人靜默著,目送著落魄男子消失在大樹樹幹的拐彎處……

  浮在雲海上的一叢樹枝上,片片如船樹葉上,站了成千上萬人。

  落魄男子來到,拿出了船票,還有身份證明,給監守在此的仙庭人馬核查。

  確認船票和身份無誤後,落魄男子過關,融入了成千上萬人當中,與其他人一樣等待著。

  後續來到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劫後餘生


  秦儀看出他對此人沒什麼印象,做瞭X了解釋:「原是仙都的巨靈神衛,十三天魔攻打仙都,二爺與霸王正面對決時,這個羅康安曾助二爺一臂之力,重創了霸王。如今廣傳的播報畫面上是能看到的。」

  「助楊真一臂之力?還重創了霸王?羅康安?」洛天河一臉錯愕,明顯意外連連。

  二爺楊真是什麼人物?那是仙庭頭號戰將,有仙庭第一戰神的美譽,手握仙庭大半的兵馬大權,專司剿滅前朝餘孽之職,拱衛仙庭秩序。

  而那個霸王也不是善茬,十三天魔之一,前朝餘孽的十三個頭頭之一,令眾生聞風喪膽的人物。

  能助二爺楊真一臂之力,還能重創霸王,仙都巨靈神衛中出了這樣的人物,自己居然會孤陋寡聞不知道?洛天河有些匪夷所思,回頭看向了身邊的隨從,不闕城的總務官橫濤。

  橫濤面露疑惑,略搖頭,表示自己也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

  繼而轉身快步去了一旁,要聯繫仙都那邊查證這個所謂的羅康安,既然是仙都的巨靈神衛,仙都那邊沒理由不知情。

  洛天河則繼續問秦儀:「這個羅康安來我不闕城,所為何事?」

  秦儀:「他已經退出了巨靈神衛的序列,我高薪聘請他加入了我秦氏商行。」

  洛天河怔了怔,越發疑惑了:「一個能重創魔頭霸王的人,仙都那邊願意招攬的人怕是不少,能受你邀請跑這來?」

  秦氏商會在不闕城雖是首屈一指的,但在整個仙界來說,還算不上什麼。

  秦儀:「他在仙都那邊遭受了一些排擠,算是我秦氏的運氣。」言下之意是被她給撿著了。

  洛天河「哦」了聲,懂了,意味深長道:「不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一流館


  「到了!」

  又到一站,抵達不闕城的一群人歡呼聲起,紛紛起身,惹來其它目的地的乘客回頭羡慕,經歷了一次險都想快點抵達,怕途中再出什麼不測。

  落魄男子依然很安靜,站起的朱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伸手,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提醒:「不闕城到了。」

  落魄男子睜眼,略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跟個啞巴似的!朱莉腹誹一句,一轉身對上了羅康安。

  羅康安有些尷尬,趕緊轉身先走一步。

  鯤龐大的體軀徐徐靠岸,靠在了南坪山崖前,張開了大嘴,放由體內的人出來。

  往出口走的朱莉又回頭看,發現那落魄男子依然靠在壁上一動不動,一副對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直到那片區域的其他人都起身往外走了,那人才最後起身了,慢步跟在眾人身後。

  怪人!朱莉心中嘀咕,回頭走向出口。

  山崖上等候迎接的人翹首以盼,見到要接的人陸續揮手示意。

  羅康安第一個從鯤的巨口中跳了出來,守在出口迎接的白玲瓏立刻快步上前,笑道:「羅生,又見面了。」

  「白助理。」羅康安哈哈大笑,兩人認識,白玲瓏親自去仙都與他面談過。

  白玲瓏笑容不改,目光則在羅康安臉上頓了頓,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怎麼感覺這位臉上有鞋印?回過神迅速伸手邀請:「羅生,會長親自來接你了,請跟我來。」

  「好。」笑容滿面的羅康安立刻跟了她去。

  站在出口處的橫濤也揮了揮手,邁步踏上山崖的朱莉立刻笑著向他走去,見面略打招呼,橫濤帶了她去洛天河那邊。

  現場接到人的,有人相擁大笑,有人把臂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欠債還錢


  這的確是個大問題,張列辰沉吟不語。

  林淵忽問:「辰叔,你怎會認識此毒?」

  張列辰:「早年遊走時見過中這毒的人。」

  「見過?」林淵立刻追問:「你可有辦法醫治?」

  張列辰:「倒是見過那人怎麼化解…」

  林淵面露喜色,「辰叔,你不會見死不救吧?」

  張列辰搖頭,「那人的化解辦法我是學到了,可我怎麼救?為你化解了封魔鴆,回頭仙庭查到我頭上,我解釋得清嗎?我說林淵,我這裡清淨自在,可不想惹這麻煩。」

  對林淵來說,這是意外之喜,他這次回來本是做了最壞打算的,忙勸道:「辰叔,外人並不知我中了此毒。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難道我自己還能說出去自找麻煩不成?」

  張列辰很是猶豫的樣子。

  「辰叔!」林淵喚了聲。

  「唉!」張列辰幽幽一嘆,「我的辦法並非解藥,從你體內的狀況看,你近半的修為已經被封魔鴆封印,強行化解封魔鴆的話,你半身修為要化為烏有。」

  林淵沉默了,好一陣後,「損失一半的修為總比毒發全身的好。」

  張列辰:「你確定要廢棄多年修為也不找仙庭求取解藥試試?」

  林淵慢慢點頭,做出了決定。

  ……

  「停車!」

  看著車窗外的秦儀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忽冒出一句。

  三輛車陸續停在了路上,白玲瓏回頭看她,不明所以,「會長?」

  秦儀開門下車,又關門,走到駕駛窗前,招了招手,把駕駛員招了出來,自己坐進了駕駛位,才對白玲瓏說道:「你也下車,羅生那邊,你去安排好。」

  白玲瓏狐疑,「會長,你要去哪?」

  秦儀:「放心,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談錢傷感情


  林淵晃了下神,想起來了,秦儀和他的年紀的確差不多,又問:「也沒男性伴侶?」

  張列辰搖頭,「以前沒有,現在也沒有,跟你之後,她一直沒找過,好像一直忙著秦氏內部的生意,無心其他。」

  林淵:「不可能單身一輩子,將來總會有的。再對上秦道邊,我也難堪,秦氏我是不會去的。」

  張列辰:「秦道邊你不用擔心,已經退了。秦道邊的年紀也不小了,估計再有個百來年,壽限也就到了。秦道邊兩百年前就退了,他就一個女兒,早退有將女兒扶上馬再送一程的意思。如今的秦氏,秦儀是當家人。換句話說,秦儀如今是不闕城的女首富,名氣大得很。你不會連這個也不知道吧?」

  她已經成了不闕城女首富?林淵默默搖頭,這些他還真不知道。

  張列辰呵呵,「看來你當初對秦儀還真只是心懷不軌,只是想利用,不存在任何感情,去了仙都後,對秦儀還真是一點都沒關心過。」

  一點都沒關心過嗎?林淵思緒飄遠,記得當年一開始是有所的,後來隨著時間的久遠,加之自己有了其他的事情,於是就漸漸淡忘了,於是漸漸不再了。

  這些事他不想多提,認真翻看了一下手上的名片,發現秦儀的名頭果然是秦氏商會的會長。

  抬頭道:「那些都不重要,我現在要還她的錢。辰叔,借我一百萬珠。」

  張列辰翻了個白眼,「我到哪找一百萬珠?」

  林淵:「憑你的吝嗇摳門,我不信你這麼多年連一百萬珠都沒攢下,你先借給我,我會儘快還給你。」

  其實一百萬珠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他不是拿不出來,只是他不便直接拿出來。

  一百萬珠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架子還挺大


  這個畫面稍閃即逝,橫濤將其回放,然後將畫面定格,指著腳踹霸王的那尊巨靈說道:「城主,駕馭這尊巨靈的就是羅康安,他與霸王交手的情景也只有這一幕,秦儀說的應該就是這個畫面。」

  雖是稍瞬即逝的畫面,但也足以讓洛天河驚訝,之前倒是忽視了,此時不免驚嘆:「還真有其人。天庭第一戰神二爺和十三天魔之一的霸王正面交鋒,這個羅康安竟敢強勢殺入,僅憑這份膽魄,便可見一斑,看來還真是被秦儀給撿著了。」

  橫濤倒是面露幾分哭笑不得神色,問:「城主,您沒從這畫面上發現什麼不對嗎?」

  洛天河注意到了他的反應,「有什麼問題嗎?」

  橫濤再次將那一段畫面回放,指著提醒道:「城主,您看,這個羅康安若是主動進攻,面對霸王,為何不用手上的武器,反而衝上去用腳踹?」

  他這麼一說,洛天河不由捋鬚沉吟:「是有點奇怪。」

  橫濤:「從仙都那邊傳來的消息說明了一切,壓根不是這個羅康安在主動進攻,發生大戰時,他畏縮在後,惹怒了其統領,被其統領給扔了出去,他當時反應不及,才倉促之下給了霸王一腳。

  事後,這廝竟然恬不知恥,往自己臉上貼金,吹噓自己重創了霸王,說自己關鍵時刻給二爺解了圍。搞得沒有他,二爺便贏不了似的。這話一傳出來,有損二爺顏面,二爺沒說什麼,二爺身邊人豈能容他繼續胡說八道?

  教訓了他一頓,逼他主動退出了仙都巨靈神衛序列。有些家醜,仙都神衛那邊不想張揚,怕有損仙庭顏面,導致秦儀這邊被這個羅康安給蒙了,竟還高薪聘用了。

  仙都神衛那邊給羅康安的評價是,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再會


  見他不喝茶,白玲瓏問他還有什麼需要。

  林淵稍擺手,沒什麼需要,走到大玻璃窗前背對她,面對地平線盡頭的夕陽餘暉。

  白玲瓏走到一旁坐下,安靜著,不時回頭看看他的背影。

  儘管沒交流幾句,但她當年多少算是瞭解一些他的,如今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變化,那個曾經調皮歡快的年輕人,如今給人一種波瀾不驚的感覺。

  外貌上成熟了不少,但穿著打扮依舊寒酸,也許用隨意簡單來形容更合適。

  她記得以前的他,想極力掩飾自己身上的寒酸,如今的他似乎不在乎了,坦然處之。

  夕陽餘暉映襯的背影,來到這種地方,沒有絲毫的輕浮,紋絲不動,靜若處子,透著一股莫名的深沉感。

  樓上傳來下樓的腳步聲,白玲瓏立刻站了起來,辦公室後面的書架兩邊分開了,窗前的林淵回頭看去。

  穿著寬鬆裙裳的秦儀素顏朝天,別有一番風情,吹過的頭髮未全乾,半截白皙小腿露在外面,腳上一雙拖鞋。

  林淵上下眼瞅了瞅,又回頭看向了窗外。

  秦儀目光在他身上略凝,尤其注意了一下他的馬尾,發現這樣更顯他稜角分明的面部輪廓,比之前的披頭散髮看著舒服多了。轉而對白玲瓏道:「你先下班回家吧。」

  白玲瓏愣了愣,她跟她是一起長大的,都住在秦府,向來是同出同歸,很少有一人單獨回去的情況,看了看窗前的林淵,最終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腿好了?」秦儀走到他邊上問了聲。

  林淵無動於衷的「嗯」了聲。

  秦儀帶著沐浴後的清香,與他並肩而立,雙臂抱在了胸前,問:「看什麼?」

  「沒看什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月薪一萬


  提前還清?林淵沒這個打算,也沒打算好好幹,只想低調混日子過,因為不敢高調,所以沒必要努力工作。

  事已至此,他也想通了,剛好需要個在不闕城立足的正式身份,有秦氏商會的背景,在這邊也許能少點麻煩。

  「知道了。」林淵扔下話就走。

  秦儀又砸出一句:「你難道不想知道我讓你幹什麼?一萬珠的月薪在不闕城可不算低。」

  已經走沒了影的林淵,又從拐沒的地方走了回來,走到了餐桌前,看著她,等她的後話。

  其實很想喊一聲: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放下水晶杯,秦儀靠在了椅背,「聽說你在靈山主修的方向是巨靈神?」

  林淵沉默著,琢磨這女人到底想幹什麼?相隔多年,感覺這女人的心思不可琢磨,和當年那個單純的、任由他欺騙的小女人比起來,簡直不像同一個人!

  琢磨再三,最終還是有些不情不願地「嗯」了聲。

  秦儀抱臂胸前,「我這裡剛招聘了一個人,也是畢業於靈山的,恰好在靈山也是主修巨靈神方面的,算起來是你在靈山的學長,早你一百多年入靈山,只不過人家學習了幾十年就畢業了,不像你入學三百多年還不能畢業。」

  林淵:「你究竟想說什麼?」

  秦儀:「從明天開始,你給他當助手吧。」

  林淵:「就這個?還有其他吩咐嗎?」

  秦儀正色提醒道:「你不要不當回事,你這位學長可不是一般人,這次前朝餘孽偷襲仙都,你這位學長可是和十三天魔中的霸王交過手的人,重創了霸王。我費了不小的工夫,才把他從仙都那邊給挖了過來。跟著這樣經驗豐富的人,別人求都求不到,我給了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辰叔的出賣


  秦儀對她嬉笑,「一點應酬。」

  柳君君搖頭嘆,拿她沒辦法的樣子,又朝一旁偏了偏下巴,示意去秦道邊那邊。

  看父親那繃著臉的態度,秦儀扭頭就走,卻被柳君君拉住了,並推了一把,將她推了過去。

  秦儀不情不願地走到秦道邊跟前,坐在了秦道邊的邊上。

  秦道邊瞥了她一眼,動手關了前方的光幕,廳內頓時安靜了。

  柳君君瞅瞅父女倆的反應,上前給父女二人倒茶,並親自遞了一杯給秦儀,「醒醒酒。」

  秦儀接到手,默默嘬著。

  她之所以不情願,是因為猜到了父親要說什麼,如同白玲瓏一般,知道商會裡的有些事情瞞不過秦道邊的耳目。

  秦道邊雖然從會長的位置上退下了,但依然是根深蒂固,更何況商會裡的一些老人都是秦道邊一手帶出來的。

  果然,秦道邊悶聲發話:「聽說一流館的那個小廝回來了?」

  秦儀不吭聲。

  秦道邊又問:「聽說今天去商會見了你?」

  秦儀:「是我主動找他來的。」

  秦道邊:「我知道。張列辰交代了,你主動找上的門。你想幹什麼?」

  秦儀:「我招了他進商會,明天正式上班,今天見面談了談。」

  秦道邊猛回頭,一臉慍怒,「胡鬧!」

  側身坐在一旁沙發扶手上的柳君君立刻出手推了下他肩膀,示意他注意說話的態度,「老秦!」

  秦道邊回頭盯向她,怒目,「你幹什麼?她胡鬧,你也要跟著胡鬧嗎?」

  柳君君嘆道:「儀兒已經不是小孩了,她辦事自然有她的分寸,父女之間,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發脾氣瞪眼?」

  「柳姨,我習慣了。」秦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