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城 作者:方想(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科幻靈異] 龍城 作者:方想(連載中)

龍城 作者:方想(連載中)

【作者簡介】

方想,男,起點作家。本名陳艾陽,雙子男,標準理科生。零六年中國民航學院材料化學專業畢業。心懷動漫之夢而執筆縱情幻想的奇妙世界。

他幻想的世界新奇浩瀚又不失華美精緻,文風溫潤乾淨,感情內斂,動筆之前有精細的設定,所以其故事裡的世界輪廓清晰,天馬行空且又從容不迫,伏筆懸念出人意料,令人驚奇。他彷彿一個傳奇,《師士傳說》機甲類小說的開山之作,而《卡徒》又是「卡」類作品的代表。《修真世界》展現在你面前的是一個全新設定、前所未有的修真世界。

【內容簡介】

一個冷淡的傢伙,一個冷淡的故事。冷淡.jpg

【其他作品】

《卡徒》、《師士傳說》、《修真世界》、《不敗戰神》、《五行天》

TOP

第一節 龍城


    安娜曾經對他說,你不要做殺手,想辦法逃出去。

    他問為什麼,安娜說,你膽小心軟。

    安娜第二年就死了,死在一個光頭手上。半個月後,他殺了光頭。

    人都死了,只剩下他還活著。

    龍城坐在光甲的肩膀上,看著滿地的屍體,手指夾著斷了半截的煙,這是從老野身上找到的。他不會抽,也找不到火,學著老野把煙往嘴裡塞。他手在抖,嘴唇哆嗦得厲害,塞了幾次才塞進去。

    他有點怕。

    他記得安娜說的話,他要逃出去。

    天陰沉沉,風裡帶著腥味。啪嗒,豆大雨滴落在他臉頰,下雨了?他忽然意識到不對,伸手抹了一把,手指染紅。

    他抬起頭,鮮紅的血點從天空傾盆而下。

    血紅的雨幕,轟隆之聲在不斷接近,一團巨大的陰影在緩緩逼近。

    一架殘破的黑色人形光甲穿過紅色雨幕,它的左肩到腰部徹底撕裂,露出駕駛艙。駕駛艙也只剩下半截,裸露在空氣中。一位臉色蒼白的男子坐在上面,頭髮濕噠噠貼在臉上,鮮血蜿蜒流淌而下,他朝龍城笑。

    龍城瞳孔收縮,教官!

    地面的鮮血漫過光甲腳踝,如同血海。

    龍城沒有一絲猶豫,飛快鑽進駕駛艙,閃電般戴上腦控儀,關上駕駛艙,啟動光甲。

    剛才他明明殺死了教官……

    嘴裡還咬著半截煙,嘴唇忽然不哆嗦了,臉色還是蒼白,神情變冷,手很穩定。

    他能殺得了一次,就能殺第二次。

    「01,你是我教過最好的學生,是最好的殺手,最好的殺戮師士。」

    轟隆轟隆,地面在震動。

    一架架殘破不缺的光甲穿過血色雨幕,這些光甲龍城很熟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節 農耕王


    龍城就這麼在興海農場安頓下來。興海農場,只有十二戶的小農場。

    奶奶是農場最年長的老人。

    以前龍城以為孤兒院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現在他知道還有一個地方比孤兒院更好,那就是興海農場,奶奶說這是他的新家。

    龍城沒有吭聲,他沒告訴奶奶,他沒有過家。

    所以這不是他的新家,是他的家。

    奶奶總是給他碗裡夾很多肉,說他太瘦風一吹就倒。吃完飯還有很多水果,在孤兒院只有過年才能吃到水果。他喜歡吃蘋果,咔嚓咔嚓,又香又甜。

    奶奶說蘋果是平安果,吃了就能平平安安。

    龍城更喜歡吃蘋果,這顆是吃給自己的,咔嚓咔嚓,這顆是吃給奶奶的,咔嚓咔嚓。

    他決定以後要天天吃蘋果,這樣奶奶就會永遠平平安安。

    他太喜歡太喜歡農場,每個人對他都很好。劉嬸會端著烙餅松過來,笑眯眯地看他啃餅子。小月姨做的發糕又甜又糯。除了根叔,笑得很傻不好看,還騙龍城說辣椒是水果,被其他人笑了很久。不過龍城其實覺得辣椒味道還不錯。

    龍城記得院長的叮囑。他每天都洗澡,很愛乾淨。他很勤快,什麼活都願意幹。

    一開始都是些簡單的活,直到他看到根叔駕駛「熱」字鐵疙瘩,用鏟斗毫不費力挖出一道深溝,用鐵犁切開泥土。

    根叔看他一臉好奇,有些得意問他以前有沒有見過?

    龍城說沒見過。

    根叔說這是光甲。

    龍城很驚訝這是光甲?

    眼前的鐵疙瘩和龍城認知的光甲相去甚遠。它大概十五米左右高,體型非常寬厚敦實,有類似人形的軀幹和腦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節 奉仁


    奉仁光甲學院。

    校長室位於山巔最高點,許柏岩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個校園。他穿著黑色西裝,國字臉棱角分明,頭上是乾脆利落的板寸,指間雪茄煙霧繚繞。

    今年是他買下這所學校的第三年。

    他身邊是教務主任林南,晃動手中酒杯,威士忌裡冰塊撞擊杯子發出清脆的聲音。他的身材微胖,笑眯眯的看上去很和善,是學校有名的「笑面虎」。

    遠處學校大門方向,不時有大大小小的飛船飛車降落。大門口更是人滿為患,停滿了各種型號的光甲。

    校長室內的光幕上,閃過一張面孔。

    林南嘿然:「何瑋,常升集團董事長何勇最小的兒子,今年十六歲。性格火爆,之前在霍夫曼學院,短短兩年參與並製造各種鬥毆26起,受傷人數超過44人,其中三人重傷,何瑋便是其中之一。傷好之後,更加變本加厲,行事肆無忌憚,被霍夫曼學院開除,據說霍夫曼學院甚至拒絕了何勇五百萬的捐款。」

    徐柏岩吸了一口雪茄問:「何勇給我們捐獻多少?」

    林南伸出一根手指:「一千萬。」

    徐柏岩吐出煙,露出滿意之色:「很好。」

    光幕上出現另外一個神色陰冷的銀發少女,脖子帶著黑色皮圈,皮圈上的金屬三棱鉚釘寒光閃閃,頸後可見青紅相間的刺青。她身邊站在一位貴婦,滿臉寵溺地叮囑著什麼,少女滿臉不耐煩。

    林南又笑了:「聶小茹,三山星地方警備司統領聶繼虎的掌上明珠,今年十五歲。性格叛逆,最著名的事件,是以一人之力,把整個班都揍了,打傷六名老師,還順便把學校教務處給拆了。」

    徐柏岩哈哈笑道:「那你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節 突進


    校長室煙霧繚繞。

    林南臉上掛著笑容像個彌勒佛,眼睛卻冒著寒光,呵呵道:「挺好,讓小夥子們瞧一瞧,免得開學典禮還要給他們準備個節目。」

    每年開學典禮,校方都會精心準備一個「節目」,給這些剛入學的壞小子們一個下馬威,震懾新生。這裡沒有乖寶寶,全都是劣跡斑斑的壞小子,他們肆無忌憚起來把學校拆了都正常得很。

    校長徐柏岩問:「安防檢修了嗎?」

    林南迴答:「三天前剛剛檢修完,就是為了給小夥子們一個驚喜。」

    校長叮囑道:「注意一點,別弄出人命。那些可愛的小朋友們都是我們尊貴的客戶,可別都嚇跑了,明年的贊助費還指望他們。」

    林南連忙道:「是,我吩咐了安保中心,三級警戒。」

    徐柏岩露出滿意之色:「那就行。殺雞儆猴,哎,可惜雞差了點,湊合著來吧,也是個勇敢的小夥子。」

    光幕上,鏽跡斑駁的農用光甲站在學校門前,矮舊的身軀背著兩根粗壯水筒,莫名的有些滑稽。

    安防中心,超過一千塊光幕全天候監控著校園每個角落,主控光腦不斷彙總各項數據。為了鎮壓學校內的危險份子,徐柏岩花費重金打造整個聯邦首屈一指的校園安防中心。聘請的工作人員都是資深人士,要麼是軍隊退役的老兵,要麼就是從事安保工作多年的老鳥。

    此時安防中心的氣氛放鬆,一架農用光甲,他們覺得只是場鬧劇。經過幾輪抽籤,費米成為最後的倒霉蛋。防禦任務被轉到他的崗位,他的聲音有氣無力。

    「最新指示,警戒等級三,不要出人命。」

    「目標裝甲為零,不要出人命,那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節 那是什麼


    龍城選擇從地面推進,完全出乎費米的預料,他當時設定的主要防禦區域是空中。當農耕王沿著地面狂飆突進,只有兩管電磁炮能夠對其進行攻擊。

    45秒,龍城前進了六公里。

    農耕王粗壯的雙腿,就像兩個巨大的彈簧,它的體型惇厚沉重,一腳踩下去只見泥土濺起十多米高,在地面留下個一個大坑。每一次落地都是力道萬鈞,如同敲擊重鼓,衝擊起來地面轟隆震盪,聲勢駭人。而遇到炮火追咬的時候,農耕王每次都會用和它體形完全不相稱的靈巧閃躲開。沒有太炫目太複雜的動作,都是一些基礎動作,譬如滑步、側翻、小跳,極其連貫流暢。

    兩種截然相反的氣質糅合在一起產生,產生強烈的矛盾感,大家覺得又是刺激又是怪異。

    屈笑來了幾分興趣,45秒地面推進六公里,無論是策略的選擇,還是農耕王展現出來的基本功,都相當不錯。不過,按照現在的速度,60公里距離需要花費450秒,也就是七分鐘三十秒。

    況且,農耕王推進如此順利,只是打了安防中心一個措手不及,等安防中心回過神來,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屈笑預測得很準,他的光甲雷達顯示,大量對地炮塔正在被激活。

    費米長舒一口氣,他終於完成調整。他忽然湧上劫後餘生之感,倘若真的被農用光甲突破他佈置的防禦,這就會成為他洗刷不掉的恥辱。

    時間在跳動,47、48、49……

    主控光腦控制下,一座座炮塔激活啟動,森然炮管開始轉動、充能,冰冷湛藍的光芒亮起!

    駕駛艙內的龍城在耐心等待,仔細傾聽能量爐的嗡嗡運轉聲,他在等待,等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節 做個人吧


    倘若說安防中心是兵荒馬亂,那麼圍觀的學生們就是集體打了雞血,陷入狂熱,一面倒支持農耕王。

    他們沒見過如此操作。

    騷,太騷!

    在古典光甲的時代,鍵式主控台大行其道,那也是異形光甲大方光芒的時代。師士們只需要背下專門的命令組合按鍵,便能夠控制光甲進行相應的操作,異形光甲和人形光甲沒有本質的區別,並不影響其操作。在那個時代,蜘蛛、狼、鳥類都是光甲常見的形態,手速是實力的象徵。

    腦控儀的出現改變一切,宣告古典時代的結束。它能識別人類的腦波,並與光甲相連,人類可以直接通意識來控制光甲。腦控能夠實現更快、更精準的操作,徹底解放了人類的雙手。

    光甲也從一種強大的機械,而逐漸成為人類軀體的延伸,成為人類的「第二軀體」。

    人的「軀體」,只會是人形。

    人類無法把自己想像成一條魚或者一隻鳥,無法模擬自己有六條腿,找不到有九條尾巴是什麼感覺。

    異形光甲迅速退出歷史舞台,人形光甲成為唯一的選擇。曾經的戰鬥蜘蛛在地底洞穴悄無聲息前進、光甲狼在叢林間穿梭奔跑的畫面,隨著古典光甲的消亡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如今是腦控的時代,是人形光甲的時代。

    當新生們看到農耕王像頭犀牛一般瘋狂突進時,氣氛一下子被點燃。

    「衝衝衝!農耕王沖鴨!」

    「奔跑吧農耕王!」

    「臥槽!神一樣的操作!」

    「我擦!神經病一樣的操作!」

    農耕王駕駛艙內的龍城,視野內一片紅色的系統提醒,滴滴滴警報聲不絕於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節 費米計畫


    在古典時代,如何擺脫遠程光甲的攻擊鎖定?

    最流行最經典的操作便是無序波形跳躍。所謂無序波形跳躍,是指利用沒有規律的變向,實現高機動,從而讓遠程攻擊難以鎖定。因為它的運動軌跡串聯起來,就是一個個大大小小雜亂無章的波浪形,所以被稱為無序波形跳躍。

    在古典時代,無序波形跳躍幾乎是每位師士都必須掌握的技能。

    然而,現在是4019年。

    攻防技術就像是糾纏螺旋上升的兩條曲線,制約和反制約不斷交替。被淘汰的技術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它已經無法適應時代的需要。

    光甲進入腦控時代,也進入人型時代,各種高新技術發展日新月異。更發達的科技產品,帶來更高的效率,更容易掌握,對師士的負荷更小。

    怎麼對付無序波形跳躍?費米也不知道。

    誰會去研究早就湮滅了千年的古老技術?

    但是依託整個安防中心,戰鬥經歷豐富的費米,冷靜下來之後很快就有了方案。無序波形跳躍的原理並不複雜,甚至可以說是簡單,當年無法解決的難題,在科技發達的今天,有著許多解決方案。

    唯一讓費米覺得有些束手束腳的是警戒級別,三級警戒意味著他能夠調用的資源不多,需要精心安排。

    他沉穩道:「計算目標行進必經點。」

    主控光腦:「開始計算。」

    兩秒後,地圖投影上亮出一個個紅色點,那些都是鐵耕王必經之地,總共八處。學校要求的時間非常緊張,大大壓縮了目標的選擇範圍。費米對校園每個角落都瞭如指掌,八個必經點所在位置、周圍地形立即浮現在他腦海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節 過橋


    龍城抵達人工湖的跨湖大橋橋頭。

    跨湖大橋是一座鋼鐵大橋,橋面寬約三十米,橋身平直,幾乎沒有弧度。

    遠處半空中的【火颶風】肉眼可見,數量十二架,分散在橋的兩側。可以看得出,佈置火力的人是個老手。十二架【火颶風】高低錯落,形成交叉火力,製造出一段1公里左右的「死亡地帶」。橋面沒有任何遮擋,十分狹窄,強突只會是死路一條。

    看起來對方把所有的賭注都押在這兒。

    換句話說,只要能闖過「死亡地帶」,後面不是一馬平川危險係數也會幅度減小。

    鐵耕王直起上半身,重新恢復直立,它接下來的動作讓旁觀者一頭霧水。

    只見鐵耕王從橋頭直接跳入湖中,由於靠近岸邊水面較淺,只淹沒到它的腰部。

    圍觀學生的公共頻道很是熱鬧。

    「這是干嘛?莫非真的要變鴨游過去嗎?」

    「鐵耕王沒有這功能,變鴨也是旱鴨。」

    「人家只是渴了,喝口水,待會好吃機。」

    安防中心氣氛也同樣放鬆,在他們看來,鐵耕王的舉動是準備放棄了。主控光腦經過各種計算推演,結果都出奇一致,鐵耕王一旦進入封鎖帶,一定會被打成鐵篩王。

    就在大家等待鐵耕王放棄的時候,鐵耕王轟隆轟隆,大步流星,重新踏上岸邊,走上橋頭。

    它伏下身體,四肢著地,開始加速前進。

    看上去和剛才沒什麼不同。

    「這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垂死掙扎而已。」

    「讓醫護隊準備救治,校長說了,不要出人命,希望這傢伙命大一點。」

    費米端著咖啡杯,不知為何,他心中忽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節 殺人


    校長室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教務主任林南面前杯中老冰消融不見,琥珀色的威士忌淡了幾分,晶瑩的杯壁掛滿冷凝的水珠,他圓潤的腦門掛滿汗珠。

    牆壁光幕上,一架老式農用光甲正在全速狂奔。

    徐柏岩盯著光幕出神,就連坐姿都未曾變化,指間的雪茄早就煙消灰冷。

    林南臉上青紅交加,如坐針氈。剛剛誇下海口萬無一失,就當著校長的面丟了顏面,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給自己開脫。

    沉默的徐柏岩忽然開口:「你知道我看到什麼了嗎?」

    林南小心瞥了校長一眼,看不出校長喜怒,他恭聲回答:「您之所見,是萬里天際之星光,我輩凡俗愚鈍,只見三尺草木泥壤,還請大人指點。」

    面無表情的徐柏岩忽然展顏一笑,讚許道:「馬屁拍得好!還是老林你最懂我啊!」

    他接著輕咳一聲:「一員猛將。」

    林南正襟端坐,卻是若有所思。

    徐柏岩放下指間熄滅的雪茄,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著遠處煙塵滾滾,語氣滿是讚歎欣賞:「明明一架老舊農甲,可是你看,步如驚雷,勢不可擋,所過之處摧枯拉朽,如果給他一架好一點的光甲,安防中心這幫廢物,能攔得住他?」

    林南試探地問:「您的意思是?」

    徐柏岩大手一揮:「錄了。辦學校呢,最重要的就是講信用!不僅要錄取,我們還要給最高獎學金!錢就不要給了,給光甲裝備!千金買骨的道理我懂。骨頭好哇,咱們學校惡狗多,是需要骨頭啊。」

    林南恍然大悟,露出佩服之色:「妙!真是妙!」

    徐柏岩得意道:「惡狗都去搶骨頭,咱們也能輕鬆一點。安防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