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住蘋果華爲命門的巨頭 好日子到頭?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掐住蘋果華爲命門的巨頭 好日子到頭?

掐住蘋果華爲命門的巨頭 好日子到頭?

來源: 金錯刀/日期: 2019-05-28



美國時間5月21日,高通反壟斷案敗訴,法院認定高通違反了壟斷法。

判決一出,次日高通股價跌了近11%,市值蒸發百億美元以上!


這次判決,舉世矚目。它動搖了高通的一大支柱——專利授權費,關系到幾乎所有手機廠商的利益。

按理說,你用高通的技術,付專利費,天經地義。但十幾年來,大家怨聲載道。

因爲這筆授權費,收得太霸道!

和一般的授權費不一樣,高通在手機芯片的收費方式,是按照手機整機銷售額的3%至5%來收取。也就是說,一款用了高通芯片的手機,如果賣1000元,就得給它50元。如果你升級了屏幕、鏡頭、內存等配置,手機賣到了2000元,雖然和芯片毫無關系,還是得給它100元。

這就是業內有名的“高通稅”。管你是蘋果還是華爲,都得乖乖交錢。



很多手機廠商,都曾挑戰過高通專利授權的業務模式,無不折戟沈沙。
畢竟,敢在全世界面前當霸道總裁,高通可不是什麽簡單的角色。
1
霸道巨頭的底氣
今天高通所有的底氣,來自于它的技術積累。
在前30年,高通累計投入了超過440億美元的研發經費,獲得了超過13萬項全球專利。直到現在,高通仍將每年收入的20%用于研發。
再具體點說,是它做對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押中了CDMA(碼分多址)技術。
1980年代,高通的創始人艾文·雅各布認爲,這項技術可以將網絡容量提高四十倍,將大幅提升網絡的容量。所以,高通公司主攻CDMA技術。




雅各布與喬布斯

這個選擇,在當時顯得很非主流。

當時的通信行業,人們都在關注GSM技術。這項技術不僅在1G時代證明過自己,還受到諾基亞、愛立信等巨頭的力捧,早已確立爲通信行業標准。從設備制造到網絡搭建,從終端對接到市場教育,GSM占盡優勢。

而另一邊,1994年摩托羅拉就在香港建立起全球第一個CDMA網,但效果和服務質量都太差,業內對CDMA大都將信將疑。

還好,高通得到了祖國的支持。1996年,美國電信公司Verizon采用CDMA網絡,並通過多次的並購,成爲了美國最大的電信公司,也使CDMA成爲美國主流的移動網絡。

有了美國,以及美國擁趸(日韓)做後盾,高通得以在2G時代打出一片天地,盡管離GSM還有很大差距。

2007年,蘋果推出第一代iPhone,谷歌推出第一代安卓系統。智能手機的興起,加快了淘汰2G的步伐,邁向3G。




而高通早就做好了准備。它在CDMA技術之上開發出高速移動網絡技術,成爲3G的三個重要標准:W-CDMA、EVDO與TD-SCDMA裏的核心技術。手機公司要使用3G網絡,都要付給它專利費。

同樣在2007年,高通做了另一件大事:推出骁龍芯片。

高通把自己對于CDMA的多年堅持和積累,濃縮成了一顆小小的芯片。一出手,就技壓群雄。

短短幾年,高通便轉身成爲了移動芯片廠商,穩居手機芯片出貨量首位。在智能手機中,骁龍800系列與“旗艦機”幾乎劃上了等號。


所以盡管高通的收費方式很是霸道,大多數手機廠商還是不得不用骁龍芯片。

2017年,魅族的最新旗艦Pro 7沒用骁龍芯片,用了聯發科芯片,結果魅族便迎來了史上最嚴重的出貨量滑鐵盧,Pro 7的價格也早早崩盤,成爲了2017年國産手機跳水之王。

通訊專利與芯片結合,高通的優勢盡顯,心安理得地收起“高通稅”。

2

“專利流氓”,通吃全球

高通有三大業務板塊:QTC(設備與服務)、QTL(授權和專利),以及QSI(戰略投資)。其中,QTC和QTL業務是營收和利潤的主要來源。

QTC業務是賣硬件,需要投入巨大成本。相比之下,QTL業務的利潤率就高多了。

因此可以說,“高通稅”是高通不可動搖的根基。高通爲此動了不少心思。

先說CDMA。

CDMA是一種信息處理方法,無法申請專利。但“將CDMA應用到設備終端上”的解決方案,就可以申請專利了。

于是高通就幹了件不是很厚道的事。它將自己開發的那套方案申請了專利,還把一切能想到的其他應用方案都申請了專利!

這麽一來,不論是誰想運用CDMA,都得向高通繳納專利費。高通的那些歐洲同行,最開始一直想方設法要繞過高通的CDMA專利,最後發現高通把所有路都堵死了,只好認慫,乖乖交錢。

這就是所謂“一流的企業賣標准”。


到了4G時代,高通還想當標准制定者。但天下苦高通久矣,大家紛紛支持以英特爾領頭的OFDM技術,結果成爲了今天的4G LTE。

原以爲能就此擺脫高通,結果由于當時手機網絡制式繁多,全網通手機受到了消費者的熱捧。

手機和芯片廠商,一夜回到解放前。因爲全網通手機需要兼容所有2G至3G制式的網絡,即使你有了4G網絡,一樣要求高通給你2G/3G的授權。


說完CDMA,再說高通的骁龍芯片。

上文說道,高通在手機芯片的收費方式很霸道。因爲一般收專利費的方式是,如果你用了我的專利,就按涉及專利的部分作爲計算比例的基數。而高通呢,是按照整體作爲基數進行收取的。

在很多人看來,我升級了屏幕、攝像頭,手機價格上去了,和你高通有什麽關系,憑什麽得多付給你一個芯片廠商錢?

但高通不這麽看。盡管芯片只是手機的一部分,但它和手機所有功能都有聯系。沒有我這顆芯片,你升級其他配置,跑得動麽?


在這點上,可以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不過高通爲人所诟病的,不單單是這個。

首先,高通對芯片同行很不客氣。

對于蘋果、華爲、三星等芯片業的競爭對手,高通就是不給它們CDMA的專利授權。但反過來,CDMA技術是手機必備,怎麽辦?這些廠商只能外挂高通的基帶芯片。

三星自己有獵戶座芯片,但當時三星進美國,盡管已經付給高通授權費了,還是只能搭配高通骁龍,還被高通禁止向第三方售賣自家的獵戶座芯片。


其次,一次生意,賺你兩次錢。

沒有高通授權,那就生産不了CDMA的基帶芯片,那麽直接買高通基帶芯片可以嗎?不行!高通規定,要買基帶,得先買專利授權,捆綁銷售...另外,高通還可能硬塞給你一堆與CDMA沒什麽關系的普通專利...

在今年的一次美國庭審中,華爲的高級法律顧問出庭作證時表示,高通曾威脅華爲,如果不簽訂授權協議,在花錢購買芯片的基礎上繳付授權費,就將停止供應芯片。而如果華爲從其他芯片廠家購買芯片的話,那麽就需要向高通支付更高的所謂“忠誠稅”,以獲得其在CDMA等上面的專利授權。

三十多歲的高通,開始被業內稱爲“專利流氓”。

3

高通的好日子,還長著呢

隨著手機市場殺得越來越慘烈,利潤逐漸走低,越來越多的手機廠商揭竿而起,挑戰高通。

然而在高通面前,大都成了無用功。就連蘋果,也被降服。


蘋果與高通的合作,可追溯至2007年,雙方各取所需,關系融洽。但隨著時間推移,庫克發現蘋果支付給高通的費用竟超過其他所有iPhone授權費用的總和,驚呆。2016年,蘋果向高通繳納的專利授權費就高達28億美元。

爲了節省這筆開支,蘋果雙管齊下。一方面,它通過自主研發,並和英特爾等公司合作的方式,試圖繞開高通專利;另一方面,它不斷發動訴訟,逼迫高通降價。

這些反抗,最終都徒勞無功。根本原因還是在于,誰也沒法繞過高通的專利。

于是在2017年1月20日,蘋果高舉壟斷法,指控高通壟斷。同時,蘋果拒絕向高通繼續繳納專利授權費。


蘋果直接不給錢這招,很令高通頭疼。如果和蘋果這樣的大客戶鬧掰,高通的損失巨大,但另一邊,如果讓蘋果得逞,其他廠商勢必效仿,局勢更糟。

正當衆人以爲這是場持久戰時,蘋果卻服軟了,再次拜倒在高通的技術面前。

2019年,手機廠商紛紛推出首款5G手機,蘋果被傳陷入5G危機。因爲市面上首批推出5G基帶的只有高通、三星、華爲。據說蘋果曾有意向三星采購5G基帶芯片,被後者以産能不足的理由拒絕。

無奈下,蘋果只好與高通和解,放棄所有訴訟,一次性支付專利費,向高通支付45億美元,並簽訂爲期6年的授權協議。


而就在蘋果低頭的三個月前,華爲也與高通和解。華爲在今後3個季度,每季度將支付1.5億美元的技術許可費。

搞定了蘋果、華爲這兩個最大的刺頭,高通繼續躺著賺錢。

相比手機廠商,各種“反壟斷”調查更令高通睡不好覺。

2010年,韓國對高通處以2.36億美元罰款;

2015年,中國和歐盟分別對高通罰款60.88億元和12.29億美元;

2018年,高通又被歐盟罰了9.97億歐元(分期付款)。

這次高通在美國敗訴,更是動搖了高通“專利授權”的根基。高通立即表示,將進行上訴。

但哪怕“高通稅”受到挑戰,有5G技術在手的高通,也已經拿到了一張未來的入場券。


結語:

盡管“高通稅”整得行業怨聲載道,但不得不承認,高通的霸道是建立在實打實的技術上的。

當一個行業到了拼刺刀的時候,砸錢砸出來的硬實力才是你最大的底氣。

今年任正非在接受采訪時,被問到“有的人把華爲當成對手,怎麽去面對這種狀況?”他表情輕松地回答:“你做得好了以後不會沒人買的,你不要擔憂,我從來沒擔憂這件事。”“我們有很多東西,他們(歐美國家)非買不可。”

高通“耍流氓”的底氣,華爲的硬氣,都來源于幾十年如一日的巨額研發投入。正如任正非的那句名言:“惶者才能生存,偏執才能成功。”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