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姐的槍 (網絡版)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四小姐的槍 (網絡版)

四小姐的槍 (網絡版)

(1)

罪言--本故事內容涉及不當行為,請自行斟酌





我的名字叫卓慧,人稱「四小姐」,因為我在家中排第四。

我有三個哥哥。我是唯一的女兒,也排行最小;我爸爸老來得女,六十歲才生下我,所以對我如珠如寶。他最喜歡把我抱在懷裏,逗我開心逗我笑。他常常抱我到天台看風景,指著那一望無際的田地,自豪地對我說:「這裏看到的土地全是我的。」在田地上的人全是為他工作。我會拍著手笑:「爸爸好棒啊。」他會笑得更開心自傲。

小時候的我不知道那些人幫爸爸種什麼,也不需要去知道。我本來以為他們在種水果,因為家裏總是吃不完,種類多不勝數,我實在太喜歡吃了!爸爸常說要是我喜歡,連天上的月亮也可以摘下來給我,只是我不知道要月亮來幹什麼,就讓它繼續在天上發光好了,大家都可以看。

後來我才知道,種的是罌粟。

我爸爸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大毒梟山霸,新金三洲沒有人不認識他。

他操控著新金三洲接壤的三個國家和周邊的毒品供應,市場遍及整個亞洲以及遙遠的歐美。雖然說他是多國的「通緝犯」,不少猛探都誓要把他繩之於法,但事實上人們巴結他也來不及—很多官員也看他吃飯呢。

敢說他比幾個政府的總統更有頭有臉,黑白兩道也要看他臉色。任何人想在新金三洲立足,基本上要他同意。

但他不要我知道這些,他叫我不要管生意上的事,盡情享福就夠,說我是他的寶貝女兒,天生就是公主,來享榮華富貴的,要吃最好用最好,將來要給我找個很棒的老公,不會讓我吃任何苦。

我不知道那麼多,只喜歡爸爸陪我玩。我喜歡他陪我吃東西、給我講故事笑話、帶我去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2)

有時爸爸沒空,會叫他帶我去吃下午茶。他就會帶,然後帶我去買玩具,或者任何我想去的地方。有次他沒帶我去買玩具,我回來告訴爸爸,爸爸問他怎麼沒帶我去買,自此以後他每一次都會帶。

其實我不是有意說他不是,只是那次爸爸問起我們吃下午茶後幹了什麼,我答什麼都沒幹便回來了,大哥說累,不想去玩具城。爸爸問我不是說很想買那個新款的芭比娃娃嗎?再不買被人搶光怎麼辦?然後去問大哥:「買個玩具要很多時間嗎?我答應了卓慧今天買的。」本來叫那個誰去買,但大哥說他這就去買。

我覺得大哥像聽爸爸那樣聽我的話,大概很怕我再在爸爸面前說什麼,只是如果我說去看二哥的話,他就會很為難…因為爸爸討厭二哥,但最後還是會帶我去,因為他也想去。

二哥叫仲,是個大胖子,比我年長廿一、二年,常常躲在一個沒窗的房間裏,對著很多電腦屏幕,問他在幹什麼,他說:「在開銀行的金庫。」

我問他為什麼不到銀行裏開,金庫也不在這裏。他答現在才沒有人這麼笨,拿著槍去銀行打劫,想死也不要這麼笨!全都是駭進銀行的電腦系統。

二哥問我有沒有什麼想要,什麼都可以給我。我想了想:「要韓星的新歌!」我叫爸爸給我買唱片,但都得預訂。二哥兩下子便下載了。我說都不是這些!他說:「這是他們未發行的歌。」說大家在聽的有什麼好聽?要聽當然是聽別人沒機會聽的。他說駭進他們公司的電腦便任意可取,如入無人之境。有次我抱怨說我喜歡的樂隊拿不到金曲獎,都輸給對手了。他就駭進對手公司的電腦搗亂一番,害他們新歌啊、拍完的廣告啊什麼都毀了,還意外地找到他們藏起來的醜聞,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3)

可是他常常對我說:「我身邊最美的是妳,無人能比得上妳。」帥氣的笑容令我心都醉了!他比任何男星、天團都俊!我常叫他去當明星。事實上他認識很多娛樂圈的人,什麼電影公司老闆、製作人、明星等都是他客戶。他說做明星不好玩:「不如我開部戲玩明星更好。」

他是一家娛樂集團的董事,最大的生意是開賭廳,近年才跟酒店合作,投資什麼旅遊、影業項目。

雖然他很俊很酷,但感覺很不好惹,不像爸爸大聲罵人,但看得出人們很怕他。爸爸常讚他,說他最得他遺傳,人聰明又有手段,最適合繼承他的位置;但三哥說對爸爸的生意一點興趣也沒有:「他那些很過時,風險又大。」雖然人們都知道三哥是爸爸的兒子,但三哥說自己的生意全是自己闖出來的。最初他當過了一下演員,一炮而紅後轉行做生意,憑著聰明才智、圓滑的交際手腕和廣泛的人脈,成為博彩業的鉅頭。

爸爸請了幾位老師教我,有彈鋼琴的、跳舞的、英文和數學的。本來三哥提議我跟他到市區的學校唸書,他來照顧我,但爸爸不想我離他太遠,還說外面太危險、又不是自己家裏。給我請老師不也一樣?

我沒特別想到市區生活,喜歡跟爸爸一起。市區的燈光雖然很美,但這裏的一大片星空也很美。去到市區,學了鋼琴,爸爸也不能聽我彈,那去幹什麼?

我每天的生活都相當快樂,沒什麼不滿,也沒什麼事叫我不開心。有不開心哭一下、告訴爸爸,問題就會消失。


五歲的時候,有一天家裏發生了一場騷動,一個男孩子被家傭綁著,跪在花園裏。家傭請爸爸過去發落。爸爸抱開我,說等會兒便回來。

本來我們講故事講得興起,他怎麼可以這樣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4)

我第一次看到乞丐被打得這麼傷!

我淚流滿臉,向爸爸叫道:「狗食而已嘛!給他就是啦!你不是常說多莉要減肥嗎?」原來爸爸這麼吝嗇,連狗食也不捨得分給人!既然如此:「那你不要吃狗食了,我把我那份給你吃!」我有很多水果、雞腿和糖果,還可以向二哥要零食、在三哥的酒店吃自助餐,沒什麼擔心的!

我扶起他走進屋裏。

爸爸連忙叫住我:「這怎麼可以?」

我說爸爸是吝嗇鬼,水果擺到爛掉都不請人吃:「最討厭爸爸了!」

我扶他進客廳坐下,告訴他他是我的客人。我有時會跟老師玩主人客人遊戲,要好好打招呼,還要叫家傭倒茶和拿點心。

我叫家傭去拿茶和點心,他們跟爸爸一起愣住了,對望起來不知如何是好。

「你們怎麼不去?沒玩過主人和客人的遊戲嗎?」他們沒理由不懂,爸爸叫他們招呼他的客人也不會這樣傻呼呼的。

爸爸支吾了一會,終於揚揚手:「快去、快去…」這家傭才去。

我告訴男孩:「我叫卓慧。」老師說問人家的名字前要先介紹自己,再問人家的。

男孩也支吾了好一會才回答:「風…我叫做風…」但不敢抬頭看人,只緊盯著地下。

我問他家裏有什麼人:「我有爸爸,和大哥二哥三哥。」

他眼裏又出現一泡眼淚:「我有爸爸媽媽和妹妹…可是全部都死了…」終於忍不住流下來,要不停用手擦。

看到他這麼傷心我很難過!「為什麼都死了?」

他說因為水災,把田裏的農作物、房屋、牛、狗什麼的全都沖掉,連爸爸媽媽也一起;本來背著妹妹逃出來,但妹妹在途中發燒,又沒東西吃,所以死了。

他哭個沒停,很悽厲:「我不是有心偷你們的狗食,但我真的很肚餓!」

我只知道下了很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5)

他又只是看著蛋糕不吃。

我見他這樣,拿了我蛋糕上的草莓給他,告訴他這是我最喜歡的:「現在給你了。」

他即時跟著我,大口大口地吃著。

他又流眼淚了,但我覺得跟之前的眼淚不同,沒那麼痛苦地大叫了。

吃完蛋糕我給他雞腿、意大利麵、水果、雪糕、糖果等等。他每看到一款食物,眼睛都會睜得大大的,想掉出來那樣。

我不停給他,不想他再肚餓了。他吃到肚皮都撐起來。

我說還有很多,叫他不用客氣,又撕了一條雞腿給他。他很遲疑…

「我女兒給你的,吃吧。」爸爸用下巴指指。看,連爸爸也叫他不要客氣了。

這條雞腿他吃得很慢,很辛苦似的。

我說不夠還可以添,又撕了雞翅膀下來。老師說不可以待慢客人,這樣才有禮貌。

他擺擺手,拼出一句:「夠了…」

「夠啦?」吃這點就飽?才三件蛋糕、三條雞腿、二碟意大利麵、五件蒜蓉包、兩個蘋果、二杯雪糕…不是說很肚餓嗎?

「吃飽了嗎?」爸爸叫人送客。

他站了起來,但表情很難看,額頭在流汗,站起來才幾秒便嘩一聲,把肚子裏的東西吐出來。

爸爸厭惡地叫起來:「這廝怎麼搞的!」罵他又吃又吐,叫人趕快清理,不能讓穢物流進布藝沙發裏。

我很害怕,抓著爸爸的手:「他是不是生病了?」他剛剛說妹妹病死了,他會不會一樣?

爸爸眼睛反白:「一下子吃這麼多,不吐才怪…」

我說快找醫生來,他不能死!我的客人不能死!

爸爸唯有聽我的,找醫生來看他。果然醫生說他吃太多,都是我害的…

他給抬到客房休息。我寸步不離地坐在床邊看著他,很是內疚。

爸爸叫我回房間休息,說醫生來看過,他休息一下便沒事,叫我別擔心,也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6)

我說不用啦,我們家已經有牛,也不用著馬—現在都坐汽車了。

爸爸也說不要,叫他拿了錢快點走。

我說爸爸怎麼可以這麼粗魯對待客人?我跟風說,肚子餓的時候可以隨時來,我們一起吃到飽為止。

我覺得好開心啊!老師說幫到人會很開心,原來是真的。


過了幾天爸爸說帶我出去市中心逛商場。經過大門看到風在圍牆外用身上的衣服擦我家的大鐵閘。

家傭看到,不耐煩地踢走他:「不是叫你快滾嗎?我叫你多少次了?」但他還是跑回來繼續擦:「請讓我為老爺和小姐做點事吧…」

家傭說不用,問他以為自己是誰:「想當這裏的傭人?你以為很容易?」叫他到路邊的水窪看看自己:「用你這件破布擦鐵閘也嫌髒…」

我叫家傭住手,不可以踢我的客人。別說是我的客人,即使是個普通人也不可以這樣。

我問風是不是肚子餓了,問爸爸可不可以帶他一起逛商場,順道一起去吃飯。

爸爸說最好不要,他這個破爛的樣子不能進高級的地方。我想了想,帶他到我的房間去換件衣服,那就沒問題了,可是我一翻,衣櫃裏全是裙子…

我不知怎麼辦!沒想過我沒有褲子!男孩子怎麼穿裙子?

終於有家傭找到一套舊的男童裝給他。

我很高興地帶著他出門,告訴他商場有很多好玩的東西和漂亮的店。他很茫然地:「哦…」爸爸說他這種土包子怎麼會懂?連抽水馬桶也準沒看過!

我說不要緊,我家有抽水馬桶,不但可以看,還可以讓他用。

因為我家沒有小孩子跟我做朋友,所以很喜歡這個新朋友。

爸爸歎氣說是不是應該讓我跟三哥到市區的學校唸書,多見點世面和交朋友。我說不要,現在我有新朋友了。

下車後我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7)

爸爸問我有沒有事、有沒有嚇著,我看看自己,一點事也沒有,但一想到風在血泊中:「爸爸,救他!」

他說已找人照料他,叫我不要擔心:「這小子為了妳這麼拼命,我不會不管的。」

我在家裏等了幾天,爸爸都說他在軍營休養著,跟自己的軍隊一起。

爸爸跟其他生意夥伴一樣,有自己的軍隊,模規不小,主要工作是保護我家、所有田地財產、也負責運輸和保護貨物。

我說想去看他,爸爸叫我不用,說他有很多的照料,軍中的人曉得怎樣照顧他,我過去會妨礙他休息。我說他康復後要請他來家裏吃飯,爸爸答應了。

等了足足一個月風才好起來!想不到一個月這麼漫長!我很掛念和擔心他,常常想到他倒在血中的情景,也歉疚是因為我。

軍中的人說他康復得這麼慢,全因他營養不良,又瘦又弱。那一刀差不多見骨了。

我叫爸爸接他來吃飯,我給他準備了很多食物,這就不會營養不良了。

雖然說他好起來,但手還是綁著繃帶。

我連忙問他痛不痛,他說現在已經沒大礙了。爸爸叫他過去吃飯,語氣沒那麼粗魯了。

我帶他過去飯桌,上面的食物可以任吃,吃不下可以帶走,那就不會像上次吃到吐了。他說了句:「多謝老爺小姐。」便開始慢慢吃了。

爸爸說他不用帶走食物。我瞪著爸爸:「你又吝嗇了嗎?」跟他說過再對風這麼吝嗇便以後不理他。爸爸搖頭說想編他進軍營:「有事做、有飯吃、也有點薪水。」因為見他保護我時身手不錯。

我說不要!他又瘦又小又弱,被人打死怎麼辦?還受過傷呢!

但他反而說不要緊:「難得老爺看得起我。」立即起來給爸爸跪下叩頭,答應會鞠躬盡瘁,忠盡我們。

我很不開心!擔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8)

爸爸不時收到消息,說風很能吃苦,很努力操練和學習,人也聰明機智,叫爸爸很滿意。

再見他已是一年之後,他果然高了結實了,不像最初又黃又瘦的乞丐模樣了。

是我叫他來陪我吃飯的,爸爸也說想看他變成怎樣。

他一見我們便行禮:「風見過老爺四小姐。」果然學懂了規矩,聲音也洪亮有力。我很高興,他在營中一定有吃飽!

我看到他手臂上的長疤痕便心裏一沉…問他還痛不痛。他笑了起來,說已經沒事,還說很為這條疤痕自豪:「可以保護四小姐是我的光榮。」爸爸也說男兒家受點傷算什麼,這才像男子漢。

我們一邊吃,爸爸一邊問他營中學了什麼。他雖然吃得很斯文,但胃口很好,語氣平穩自信,跟剛來時真的很大分別;說起學了拳法和短棍,還即席耍給我們看。看後我們都拍手,學得很不錯嘛。爸爸說不枉他一番心機。

又吃了一會便見到大哥進來。風立即起來行禮:「風見過大少。」大哥只對他點點頭。他對所有下人都這樣。

爸爸叫我們慢慢吃,他跟大哥去書房談。

我問風軍營是怎樣的,食物好不好吃。他笑說那邊很簡陋,好天曬下雨淋冬天寒,又多蚊蟲,通常都是吃不知什麼肉醬加飯。我聽完很吃驚,連忙問他怎麼辦,不如別回去。他說:「我都習慣了。」還說他鄉下比軍營更差,連飯也沒得吃;也跟爸爸同一論調:男生吃點苦沒所謂,這樣才會磨練出堅強意志。

他叫我別擔心,說軍營就是軍營,他也不是來享福的:「享福的是四小姐,我是來保護妳的。」還說下次不會再受傷,而是要打倒想傷害我的人,叫我安枕無憂。

我聽到很開心!「但你也一定要小心。」我看著他的烱烱雙眼:「你再受傷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9)

本來三哥問我要不要到他的酒店辧海鮮自助餐生日會,可以請明星做表演嘉賓,但我不想,想要和風在家裏過,這裏是我跟他相遇的地方。

我請了很多人來,有大哥三哥、大哥的女朋友。我叫過三哥也帶女朋友來,但他說太多,不知選誰才好:「而且我這晚只想跟壽星女一起,才沒心思管別人。」說要做我的舞伴,跳舞跳到天亮。大哥女朋友的家人是爸爸的生意夥伴,所以也請來了。還請了老師、爸爸的一些朋友,以及跟我相熟的保鑣。

爸爸有很多朋友。雖然無法全部請來,但大部份都很給面子送禮物來,堆滿一個房間。

爸爸送給我的禮物是一間遊戲屋,在後院搭建,裏面有一個房間和客廳,很適合用來玩露營遊戲。

大哥和女朋友送我很漂亮和名貴的衣服飾物。

三哥送我一部最近型號的智能手機,說這是最流行的物品,他也有一部,惹得大哥和爸爸也來看個不停,然後大哥和女朋友也託三哥買。

等了很久,風終出現了!他不來我便不切蛋糕!

他長得更高、更黑更壯。雖然尚算矮小,但挺威風的樣子。

「祝四小姐生日快樂!」他恭敬地向我行禮。我叫他不用那麼多規矩了,問他餓不餓,我給他準備了一隻大燒雞。

我帶他到餐桌那邊,先給他一條大雞腿,然後叫廚師給他一塊牛排。這塊牛排很好吃,是三哥帶酒店的廚師過來做的。

我說常想找他吃飯,但他不是在工作便是跟了軍隊出去訓練。他說日子過得很充實,做過很多事,也學習了很多。

「你都忘了我啦…」我嘟長嘴。

他連忙說沒有:「我搬東西、坐車坐船、訓練、站崗、上廁所、睡覺時都想著小姐!」

我笑了,說如果爸爸知道他站崗的時候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小姐的槍 (10)

加上,這是風送我的禮物。

「你一定要教我如何編哦。」我告訴他。他本來答應,但後來說:「這個不教,只要妳想要,我無論如何也給妳編。也只為妳一個人編。」

我說他答應了我,不能反悔,還打了勾勾。


那對蟋蜶我一直都放在床頭,每天都會看到。看到它們,就好像看到風。它們又大又黑的雙眼最像他。

聽說他在軍隊表現不錯。他勤奮聰明、機智好學,很得上級信賴,很多時都隨團出外工作。

我很想他,不知他有沒有想我?但不要在站崗的時候想啦。

爸爸說他有正經工作,不可以常常來陪我吃飯,也叫我要交新朋友,擴闊生活圈子,正考慮叫我跟三哥去市區唸書。

我很不想…那就見不到風;就算見到也不能坐在一起吃飯。

幸好爸爸只是說在「考慮」階段,等大哥結婚後才算。到時我向爸爸撒撒嬌,說我捨不得家裏便行。我一撒嬌他便心軟。

大哥來年結婚,今年便開始籌備,因為將會是場盛大的婚禮。他由始至終都只得一個女朋友,是爸爸安排的,生意夥伴的女兒。他們門當戶對,結了婚對雙方合作都有好處。他一向對爸爸言聽計從,叫他娶那個女人他便去了。

我跟未來大嫂並不太熟,只是表面上的禮尚往來。她並不算太標緻,可能看過三哥身邊太多美女了。

不過家裏喜氣洋洋總是好的,很久都沒辦過大型喜事了。

大家都變得很忙,總有做不完的事。每天都有新東西買回來,又是衣服、裝飾品、各種結婚用品。大哥常常回來,聽爸爸的各樣指示,先是建新屋、裝潢、商量結婚日子儀式、要請的賓客等無數項。原來結婚這麼麻煩的,難怪三哥說愛自由,不想結。

但是件開心事,不是嗎?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