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一團夥以“傳統道德”培訓的名義從事非法活動 - 反邪教 - 靠北專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哈爾濱一團夥以“傳統道德”培訓的名義從事非法活動

哈爾濱一團夥以“傳統道德”培訓的名義從事非法活動

原標題:哈爾濱一團夥以“傳統道德”培訓的名義從事非法宗教活動

來源:新浪博客2018-12-22



《民主與法制時報》12月22日發表文章《被販賣的“傳統道德“》,揭露哈爾濱一個“精神傳銷”有害培訓。這類培訓,或者說非法宗教活動就是邪教的雛形。現全文轉載如下:

黑龍江省哈爾濱一女性利用“傳統道德”培訓的名義,3年斂財兩千多萬元,雖然她已被判刑,但很多追隨者仍執迷不悟。


本社記者 鍾軒


沒有固定職業,經濟窘迫時還要向父母要錢的雷宇想不明白,親朋好友爲何都不願讓她去做“志願者”。她本是一名二手房銷售,自從接受了黑龍江省某機構“傳統道德教育”後,就把銷售看做是“騙人錢財的手段”。


于是,經過“道德洗禮”的雷宇辭職,全身心投入“爲大家服務的公益事業”中。現在,她和幾名學員合租在一起,對外身份系“志願者”,主要在河北省活動。


記者調查發現,他們平時會將“道德”培訓內容教授給更多人,也會不定期做社會公益活動。整個組織並無異常,但是它位于哈爾濱總部的一位教官去年卻被判了刑。


從司法文書和官方資料來看,雷宇信奉的組織從事了非法經營活動,主要是向廣大學員銷售有關“道德教育”的非法出版物,3年時間違法經營額達2200多萬元。更早之前,他們還從事了多年非法宗教活動,被取締後才轉戰“道德教育”。


主教官雖已獲刑,但該組織仍有難以統計的學員在繼續從事“道德傳播”。


瘋狂的洗腦


今年34歲的雷宇尚未結婚,擁有大學學曆的她,4年前從石家莊到哈爾濱參加了一次暑期“道德文化論壇”。經過十幾天學習後,她悟出了“還有這一片淨土,讓我汙垢的心還原本性”。


這個論壇由哈爾濱一家文化傳媒公司舉辦,該公司目前已被注銷。雷宇被朋友拉入前,剛與男友分手,正值心理脆弱之時。接待處志願者不僅向她深深鞠躬,還幫忙提行李,這讓她感到從未有過的尊重。


這家公司給其最深印象的是“24孝圖”,僅僅看了幾眼圖中小故事,雷宇就如著魔般迷戀。公司長廊前有座很高的佛像也讓她驚歎不已,因爲她看到炎熱天氣中衆人集體跪拜的景象,“這是傳統文化帶來的魅力”。


雷宇告訴記者,受訓學員來自全國各地,多是存在感情或成長問題,2009年開班以來,有幾萬人參加過,年齡涵蓋各個階段,“我報的是志願者,培訓十幾天就可以,青少年道德培訓班需要4個月周期。”


依據雷宇描述,對志願者的培訓比較簡單,除基本禮儀訓練外,講師主要給他們灌輸舍己爲人的思 想,“如果我們僅僅爲自己活,那活著還有什麽意義。”


講師舉到一些古人無私奉獻事例時,雷宇和很多學員痛哭流涕:“其實那些故事很早就知道了,被人家一說,就特別有說服力。”


另外,感恩和寬恕也是講師重要提及的內容,“別人的錯不是別人的錯,別人的錯就是我的錯,即使是別人犯了錯,也是因爲我沒做好而使別人犯了錯。”


果然,經洗腦的雷宇,在後期只要發生不愉快,就會和對方說“對不起,我錯了”,即便自己沒有任何錯誤。培訓結束時,所有人還要上台當著衆人分享學習心得,內容必須是自己不堪的過往。“最好有些大尺度內容。”雷宇說。


記者在幾段視頻中看到早戀、迷戀遊戲、偷盜是最普通的自省內容,有人還大聲講述著畸形情感史,如亂倫和包養。


還有個年輕女孩,在講台上大喊曾遭受過輪奸,“經過學習傳統文化後,我不准備將此事訴諸法律,並選擇原諒,因爲傷害我的人,日後必被他人傷害。”


台下瞬間哭聲一片,大家爲這名“勇敢者”呼喊和鼓掌。


滑稽的是,有的學員稱“道德培訓”還治好了他們的疾病,如心髒病、糖尿病、高血壓等。雷宇表示,他們至今無人對這些內容提出質疑,並堅信效果真實存在。


“這怎麽可能是假的呢?老師會騙我們嗎?他們是讀聖賢書的人。”雷宇說,在這種力量影響下,他們還到很多城市開拓新的培訓市場,且常年不領工資,“裏面管吃管住,花不到什麽錢,覺得很有意義。”


資料顯示,一些基層政府、學校、企業均接受過他們的“道德教育”課程。雷宇說:“也給高三學生做過考前輔導,人家校長都去了,會是假的嗎?”


可怕的蠱惑


雷宇所在組織的重點項目是“青少年道德教育培訓班”,這個爲期數月的班次,已辦了十多屆,期間還衍生出面向成人群體的“公民道德教育提升班”。


他們對外宣稱,旨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探索研究與推廣、倫理道德研究與培訓、道德新文化研究、學術研討與交流、文明新風尚的研究與推廣、人生健康理念咨詢與服務”。

幾位讓孩子參與過培訓的家長告訴記者,具體課程分爲孝親尊師、熱愛祖國、惜福感恩、遠離網瘾、拒絕早戀、戒除煙酒等幾個專題。


“孩子太難管了,其實就想怎麽能教育下。”一位家長說,就當給孩子報了興趣班。

但很少有人知道,該組織的“總教官”趙文麗,此前長期從事非法宗教活動。


出生于1962年的趙文麗,擁有研究生學曆,自稱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至于更早前的經曆,學員並不知情。在一些照片中,她總以穿著得體的形象出現,講課時操一口熟練的東北話。


公開材料顯示:“2002年,針對社會道德教育缺失而出現的不良現象,趙老師以其憂國憂民的拳拳赤子之心,以報效祖國、惠利人類的慈悲與博愛,全身心地投入到道德教育的研究和實踐中。2004年,她走上講台,從提高全民道德素質教育入手,從官德、商德、師德、醫德等職業道德講起,對民衆的人生觀、價值觀予以導正,讓人們的心靈得到洗滌淨化,懂得自我規範,學會自查自省,用道德來約束自己。”


基于這些,衆多學員將趙文麗捧爲“道德的血液”和“智慧的明燈”。


一位與其打過交道的人透露,2009年前,趙文麗主要從事非法宗教活動,“當時在哈爾濱建了個因果道場,每周末都有兩三百人參加,經常有人捐錢。”


該人士還透露:“趙文麗善于運用心理之術,看透了很多人急于對以往過錯贖罪的心態,連哄帶嚇,追隨者越來越多。”


據介紹,經營因果道場時,趙文麗大肆宣揚封建迷信,號稱能請來“各路神仙”,然後爲大家“洗清罪孽”。當年她的斂財方式,是銷售非法印刷的出版物,以及影像資料。


最終,這個因果道場被取締,2009年時,趙文麗注冊了文化傳播公司,開始經營傳統教育的道德培訓。雷宇對記者說,組織內培訓不收費,但要購買他們編輯的出版物和光盤,內容多是“現世因果教育。”


這些內容因極具蠱惑性讓很多人癡迷,甚至有人在微博上求助,自己的母親在家裏觀看趙文麗的視頻,“已經過度癡迷,不知道該怎麽辦”。


記者通過工商注冊查詢發現,目前趙文麗名下在內蒙古還有一家食品公司,“主要經營礦泉水,我們志願者到現在都還在推廣這個。”雷宇說,“這個水能使人延年益壽。”


另外,趙文麗在2008年、2009年還經營過複印社,以及起名工作室。盡管這些經曆並不突出,但她的傳統文化課程興起後,卻成爲不少單位的座上賓。


趙文麗的組織自稱曾應清華大學、中國石油大學、內蒙古烏蘭浩特市委、吉林省九台市團、黑龍江省巴彥縣教育局、內蒙古通遼監獄、天津市青泊窪強制隔離戒毒所、哈爾濱市道裏區共樂街道辦等單位之約,進行過傳統教育講座。


隨著趙文麗的“聲名遠播”,該組織引起有關部門注意。據權威消息,趙文麗“道德教育”的本質,仍是從事非法宗教活動。官方人士稱該案“揭示了非法宗教活動的隱蔽性和蠱惑性”。


斂財2200多萬元


雷宇說,到了2015年初,公司發生重大轉折。彼時,他們只知道被“掃黃打非”部門盯上,具體原因很少有人知曉,“我們志願者只好離開黑龍江,回到家鄉所在城市,繼續把團隊發展壯大,直至今天。”


司法資料顯示,趙文麗遭刑事拘留的日期爲2015年3月7日,4月9日被逮捕。由她一手締造的“傳統教育”教材,還被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定爲2015年“掃黃打非”十大案件之一。


當時,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掃黃打非”辦公室根據舉報線索,協調公安部門對該組織涉嫌制售含有封建迷信內容非法出版物立案查處,先後將趙文麗等數名犯罪嫌疑人抓捕歸案,僅查繳光盤就有30余萬張。


經有關部門調查落實,趙文麗的公司自2010年至2013年共制售非法出版物190萬件,違法經營額達2200萬元。但如今,這些非法出版物仍可在淘寶網上購買,店家仍稱是合法出版物。


案件經過偵查、起訴後,2016年12月23日,哈爾濱市道裏區人民法院對趙文麗等7人做出一審判決,案由是非法經營。


一審時,趙文麗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其他人被判處3年至8年不等徒刑,趙文麗等人不服,向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意外的是,去年5月5日,該案因“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被發回重審。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沒有查詢到重審判決結果。


返回家鄉的雷宇和很多志願者一樣深知公司困局,但堅信趙文麗給他們灌輸了正統的“傳統文化”。憑著這個信念,她和本地一些志願者專門成立隊伍,繼續進行活動,連組織的關鍵名稱都沒更換。


2018年4月份,他們還開通了微信公衆號,在已發布的40多篇文章中,除一些“心靈雞湯”文章外,還有不少舉辦過的“感恩”主題活動內容。


雷宇的家人坦言,女兒沒有工資,平時大多依靠家裏救濟:“我們也很矛盾,不讓她做吧,聽起來是好事,放任不管的話,她不去做正經工作。”


“就不能談這個問題,每次都得吵架。”雷宇家人覺得,她早被洗腦了,但目前沒有辦法,而且雷宇等人准備把趙文麗當成終生的精神導師。


趙文麗的“道德”組織崩塌後,很多人在社交平台打聽有關情況,不少人直指她利用“道德”斂財,但很快有網友與留言者展開對罵。


不過,也有未被洗腦的學員。近日,有人透露說,5年前,他在趙文麗的傳統文化學校讀培訓班時,因爺爺病重要請假回去探望,一位侯姓老師卻說:“你就算回去爺爺也活不了,早晚都是死,你還不如在這給爺爺念幾部經讓他走得好點,等他死了再看他不遲。”

(文中雷宇、趙文麗爲化名)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