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讀華爲30年:孟晚舟的婚姻,賣墓碑的出身和狼性的文化 - 社會大學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誤讀華爲30年:孟晚舟的婚姻,賣墓碑的出身和狼性的文化

誤讀華爲30年:孟晚舟的婚姻,賣墓碑的出身和狼性的文化

原創 冰川思想庫2018-12-07 00:26:51

突破命運的限制,恰恰是一家企業邁向偉大的終極考驗。一點風波和挫折不會摧毀已經壯大如斯的華爲,真正的難點在于超越自我。
冰川思享號特約研究員 | 關不羽
2018年,華爲公司三十而立,新老交替正式開始。3月份,已經75歲的任正非卸任副董事長,由他的女兒孟晚舟接任。孟晚舟的名字終于家喻戶曉,爲世人熟識。
1
華爲公司是世界五百強企業中爲數不多的非上市私企,加之奇迹般的飛速成長,更讓人感到神秘。作爲華爲掌門人的女兒,孟晚舟的身上也自帶神秘光環。
當她進入公衆視野後,“爲什麽任正非的女兒姓孟”被媒體追問,出現了兩個版本的答案。一個版本是出自她的父親任正非,他說女兒隨了母姓。而另一個版本是孟晚舟自己的回答,是她在十六歲時自己要求改的。
關于她的婚姻,傳聞就更多了,坊間一度流傳她結了四次婚、嫁了八次,甚至有鼻子有眼地說她現任丈夫是同任華爲高管的徐文偉。
四婚八嫁的中傷連辟謠的價值都沒有,“下嫁”徐文偉的段子,孟晚舟回答記者的話很經典——“說我的先生是徐文偉,坂田的華爲人都知道是假的,坂田八公裏以外的人都信以爲真。”
坂田,是華爲深圳總部所在地。坂田之外八公裏,大概就是華爲的世界之外了。
就在十年前,阿裏巴巴和馬雲已經成爲公衆舞台的明星時,華爲和任正非還在公衆視線之外。這份神秘並非刻意爲之,華爲長期從事通訊設施業務,爲郵政電信系統提供設備,程控交換機之類激發不起公衆的興趣,也沒有廣而告之的必要。
如果沒有移動通信領域的大展拳腳,也許今天的華爲還隱藏在“坂田八公裏”的小世界裏——就像世界五百強的航運巨頭丹麥馬士基,百年榮華堪稱偉大,卻罕有圈外人知曉。
2
其實,關于華爲和任正非的信息很容易找到。任正非的嶽父孟東波曾任副省長,任正非本人所謂的軍隊背景是當過兵,無軍銜。四十三歲創業後的“黑曆史”也不需要深度挖掘,百度即可。早期的華爲幾次掙紮在生死線上,連墓碑生意也做過。
中國的民營企業都是泥沼中掙紮崛起,市場經濟就是“英雄不問出身”。馬士基起家海盜,諾基亞則是賣木材的,華爲的“低起點”其實不算神奇。

▲ 任正非(圖/圖蟲創意)
著名業余登山者、地方房地産國企的前任領導王石曾經鄙夷民企對手是“賣菜的出身”,還好華爲沒有涉足房地産領域,否則王總一句“賣墓碑的出身”情何以堪?
這並非無厘頭的想象,因爲當年任正非下海時也曾考慮過房地産。就是一念之差,世上才多了一個IT帝國,少了一個炒地皮的。
賣墓碑當然成就不了什麽,華爲的第一桶金是從代理程控交換機開始的。如果僅限于此,任正非與同時代的“國際倒爺”的命運沒有什麽不同——好一點的攀上股市、樓市的好日子“鄉間一富翁”足矣,壞一點的吃喝嫖賭享受人生後、人生也就結束了。
1992年,任正非又一次破釜沈舟,華爲自主開發程控交換機。
3
1993年年末,C&C08交換機終于研發成功。其價格比國外同類産品低三分之二,爲華爲占領了市場。——“自主開發、占領市場”,簡單的八個字,卻是不簡單的艱辛與危機。
在開發期間,研發部門訂了一批20萬美元的零件,貨到了之後卻發現訂錯了,這批零件全成了廢物,當時這筆錢可以在深圳買好幾棟房子,任正非卻只是拍拍研發人員的肩膀,沒有責備。
這可以算是任正非企業管理思路的初啼。對華爲推崇的“狼性”精神,世人也頗多誤解。敏銳的市場洞察、機敏的行動力,乃至赤裸裸的利益驅動,是狼性。
但是,狼還有另一面,作爲群體動物,不貪婪、不自私是求生的基本法則。團隊的凝聚在于激勵分享,華爲員工豐厚的激勵機制正源于此。
華爲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比照外資待遇的高薪酬,還要加上員工股權分紅,奠定了激勵機制的基調。曾有華爲員工辦好離職手續後,人資部拿給他一大疊分紅,七年年資員工,身價達人民幣千萬元。
而作爲“頭狼”的任正非本人,堪稱不貪婪、不自私的表率。即使華爲成爲營收千億級的大企業,他仍是自己買車,自己開車,不用公司的錢請司機,和員工一起在員工食堂用餐。

▲ 孟晚舟(圖/東方IC)
而他的女兒孟晚舟大學畢業進入華爲後也是從打雜的基層做起,甚至在承擔財務管理的職責後,被任正非公開斥責“這還過什麽年”。
4
華爲聚集了十七萬敢打、敢拼、敢于冒險的“狼群”,卻是中國企業國際化進程的“孤狼”。今年在世界五百強的企業中已經有115家,名列前茅的國家電網、“兩桶油”都很強,很有影響力,卻談不上多少國際化。
華爲的國際化是“基因層面”的,還在程控交換機時代,華爲就開始在國際市場上披荊斬棘。1996年,任正非帶團到南斯拉夫洽談合作項目,在香格裏拉租了一個總統套房——十幾個人打地鋪睡。
中國企業走出國門不容易,中國民營企業就更不容易,沒有人會喂奶給你喝,也沒有成熟的市場空間留給你。
華爲要在國際市場的“邊境荒原”中摸爬滾打。俄羅斯的冰原、非洲的雨林、中東的戰火,在國際市場的邊緣區域開出一條血路,不斷與未知的風險抗衡,就是華爲的國際化之路。
2016年華爲實現全球銷售收入5216億元,海外營業收入占比達到55%,被譽爲中國國際化最成功的企業。
面對競爭激烈、充滿挑戰的國際化道路,任正非是清醒的,他說“泰坦尼克號也是在一片歡呼聲中出的海”,而他的應對之策也很簡明——“唯惶者可以生存”,侵略性強、充滿危機意識的求生者形象,讓華爲飽受爭議。
5
英國《經濟學人》形容華爲是“跨國公司的夢魇”,打價格破壞戰曾是華爲挑戰業界老牌巨人、以小搏大的利器。
業界流傳,一次電信網絡競標,其他對手准備了上百頁簡報,說明自己對網絡的規劃,華爲的簡報只有兩頁,第一頁,說明華爲是什麽公司,第二頁,價格,最終華爲中標。

圖/視覺中國
這樣凶猛的“侵略者”激發了國際市場的競爭活力,卻也成爲懷疑與敵意的目標。華爲在美國市場遭遇的長期抵制正源于此。
2003年,華爲和思科的專利侵權之爭引發公衆圍觀,最後通過聯手3COM公司,成功實現和解。而更大的阻力來自美國政界,企業巨頭無法阻擋“孤狼”來襲,市場之外的幹預不期而至,連區區兩百萬美元的收購項目也被阻撓,這也算是對一家民營企業的高規格“禮遇”。
因此,今年韓國媒體傳出“華爲退出美國市場”的消息時,華爲的官方回應極富戲劇性“華爲在美國市場沒有業務”。這是淡然處之,還是無奈表態呢?
中國民營企業VS美國政府,凡人挑戰命運。但是,突破命運的限制,恰恰是一家企業邁向偉大的終極考驗。一點風波和挫折不會摧毀已經壯大如斯的華爲,真正的難點在于超越自我。
狼性助其崛起,卻不是支撐其登上巅峰的唯一品質。華爲還需要王者的風範,無論是企業管理制度,還是技術研發,都是如此。
這個問題將從任正非的手中傳遞到下一代華爲人的手中,其中就有孟晚舟。一位熟悉她的人評價她“中規中矩、智性婉約”,對于而立之年的華爲,這是不錯的品質。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