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全能神”发家过程(1) - 社論,發洩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邪教“全能神”发家过程(1)

邪教“全能神”发家过程(1)

 编者按:2016年10月6日,南方都市报发表《起底邪教“全能神”》,揭露邪教头目赵维山的“发家”过程。本网在转发时有删改。


  邪教“全能神”发家过程
  ●1951年,赵维山出生在黑龙江,此后成为当地一名普通铁道工。
  ●1983年,32岁的赵维山开始信仰基督教,渐渐地时间精力用在传教上。
  ●1990年,追随者渐众的赵维山自立门户,自封“能力主”,创“永源教会”。
  ●1990年至1993年,赵维山从“能力主”渐渐过渡到“神本体”。
  ●1993年,赵维山向信徒宣布情人杨向彬为“全能神”教的“女神”,自己则是“祭司”。
  ●1995年,赵维山与情人杨向彬悄悄诞下一子。
  ●1998年,“全能神”建立东北、安徽、河南、山东4个区,并设置一线、二线、三线传福音队伍。
  ●2000年,被劳教三年解教后的赵维山与妻子杨向彬、5名骨干人员一起潜逃到美国,在美国建立“全能神”总部。
  ●2000年,何哲迅任“全能神”邪教组织监察组组长,2007年11月左右被赵维山撤职,期间转给赵维山约有6000多万元(受害者上交的所谓奉献款)。
  ●2001年至2009年初,是“全能神”发展鼎盛时期。成员由2001年底的数十万人发展到2007年的上百万,影响范围由原来4个区扩张到黑龙江、辽宁、豫南、豫北、安徽、江苏、河北、山东、华南(两湖两广)和浙江等10个区。
  ●2012年12月7日,赵维山指令“全能神”邪教组织全国性的公开活动,走在街头传播世界末日,把“诺亚方舟”末日逃生装置以150万元到500万元卖给信徒。
  ●2014年,赵维山在韩国首尔九老区九老洞390-157号石原大厦设立“全能神”亚洲总部,加强对中国境内组织的控制。

3.jpg


  
  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一快餐店内,张帆、张立冬等5名被告人为发展邪教组织成员向被害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即认定其为“邪灵”,残暴将其围殴致死。同年10月11日,烟台中院一审判决张帆、张立冬等两人死刑,吕迎春无期徒刑,张航有期徒刑10年,张巧联有期徒刑7年。 新华社资料图

4.jpg


  
  2014年7月1日,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对“全能神”“两湖牧区带领”曹银花进行一审宣判。法院认定被告曹银花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被告曹银花当庭表示不上诉。新华社资料图
  ●铁道工赵维山自封为神,20年间发展成员上百万,设“护法队”负责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者。
  ●为发展成员,除拉关系、爱心感化、送钱送物外,女色诱惑、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是常用手段。
  ●赵维山等伪造身份逃美后建立“全能神”总部,通过绝密邮件掌控成员,不断将受害者所谓奉献款转走。
  山东菏泽三女子明知“全能神”是邪教组织,仍加入该组织并制作宣传品,因触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2016年9月被法院判刑。“全能神”是一个幽灵般的组织,仿佛生活在世界之外,每次跃入公众视线,都带着暴力、血腥。
  2012年12月,坚信末日来临,“全能神”邪教人员大规模走上街头,公开传教,与政府对抗;信阳市光山县的闵拥军闯入校园,砍伤23名小学生;2014年,山东招远市麦当劳内发生了著名的“5·28”血案,一名女子被当众活活地打死;2015年,鹤壁市的传道员马改娣被逼自杀,引发当地基督教界震动。
  1989年初,黑龙江一名铁道工赵维山自封为神,据公安部门内部统计20年时间全能神教发展上百万教徒。赵维山带领下的全能神教,信仰的面纱下是极端的残暴。为拉更多人入教,“全能神”邪教人员不惜制造血案,打断不肯入教者四肢、割去耳朵,杀死“叛教者”儿子,教徒为遵从“神意”杀子祭神、杀妻“重生”。而赵维山本人,与神的“真身”女神生下一子。目前,赵维山藏身在美国纽约一别墅内,通过网络操控,从国内转走大量“奉献款”供自己享用。
  不择手段 叛教者惨遭身心迫害
  直到现在,人们谈起2014年“5·28”招远血案,仍然感觉毛骨悚然。6名“全能神”邪教人员在一快餐店向食客索要电话号码,女子吴硕艳拒绝后便被无故认为是“恶魔”、“邪灵”,应将其消灭,将其活活殴打致死。
  6人杀害吴硕艳手段极为残忍。目击者回忆,一名女子跑到吴硕艳桌前骂她,突然举起麦当劳的凳子打去,连续打了两三下。随后,其他5名男女参与围殴,其中光头男子“把钢制拖把都打断了”,吴硕艳倒地后还使劲踹,“跳起来用脚踩其头部”。
  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全能神”的血债远不仅“招远案”。1998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中原某省“全能神护法队”在短短12天内,就接连制造8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如今,史东来(化名)想起被绑架的40多个日日夜夜,浑身打颤,虽然被有关部门解救出来,但儿子在一次车祸中永远丧失行动能力。
  一名曾接触“全能神”的办案人员介绍,全能神教设有专门“护法队”,负责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2010年期间,为了报复惩戒一名意欲脱教的“全能神”成员,“护法队”将其仍在读小学的孩子残忍杀害,弃尸于一处柴垛处,并在其脚心印上闪电标志。
  “全能神”为这些残酷的行为找到借口,并指定成所谓的“行政及诫命”:“对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边,任其乱说乱作,到最后我彻底惩罚他,收拾他”,“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谁遭击杀,必是撒旦的后代”。在“全能神”邪教宣传品《话在肉身显现》里,“神”告诉教徒们,”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
  按照“全能神”教义所说,遭到击杀之人,等于恶魔的后代,杀死恶魔,不是罪,反而是功。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在“招远血案”中,张立冬等6人打死被认为是“恶灵”的吴硕艳,还泰然自若。
  为了拉人入教,制造神迹是“全能神”蛊惑人心的最初手法。一位基层的祝姓基督教传道员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利用人们对神的崇拜心理,在一个信徒家中,家中的墙壁突然显现出血红的大字‘信全能神者得永生’,这名信徒很恐慌,最终加入‘全能神’。其实,他们用的是一些科技的手段。这种情况很多。”
  曾经担任7年“全能神”监察组组长的何哲迅后来在狱中供述,为了多得新人,会采取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如强行传福音,限制被传道者的人身自由,演鬼戏引诱他人加入,用荧光粉在墙上、鸡蛋上写“全能神好”,在鱼肚子里塞“全能神好”的纸条和天使送信等。一旦发展对象被“全能神”拉拢后,就会开始被要求参加“聚会”。若发展受阻后,“全能神”改用“硬招”,恐吓、暴力。
  血腥、诅咒更是他们控制人心的重要手段。2015年,鹤壁市基层传道员马改娣家中多次被“全能神”强行闯进,要她入教,但马改娣坚持不从,“全能神”在多次逼迫,马改娣被迫加入“全能神”。而后,“全能神”威逼利诱,称她要拉拢家人、更多宗教人士入教,在正邪之间长久徘徊,最终她被迫上吊自杀。其家人说,生前“全能神”就跟她说了很多不信教被神诅咒报复的案例,她虽然知道是邪教所言,但害怕不信“全能神”,家人会遭到更多诅咒报复,因此自杀。一位姓赵的信徒告诉南都记者,“他们看中马改娣的传道员身份,只要她入了‘全能神’,她教会的近百人就会加入。
  一名资深基督教界人士说:“全能神披着宗教的外衣,很隐蔽,这是他们难以被发现的主要原因。而他们的发展历程,是踩着基层教会的身体过来的,发展一个基层传道员就等于将当地一个教会发展了。”“好在中央给了一条明确的路径,‘用正教的力量抵制邪教’,我们原来只是‘防’,今后要主动,主动进行宣传、引导。”
   建立邪教 封情人“女基督” 暗中生子
  “全能神”头目赵维山出生于1951年,原来只是黑龙江一名普通铁道工。自幼家中贫困,兄弟姐妹10人,父母都是铁路工人。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