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應該感謝馬雲 成功幫他逃離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劉強東應該感謝馬雲 成功幫他逃離

劉強東應該感謝馬雲 成功幫他逃離

來源: 鳳凰網/日期: 2018-09-09
老師馬雲向右,總裁劉強東向左

這是一次完美地搶頭條。

劉強東應該感謝馬雲,在他深陷性醜聞囹圄的當下,馬雲成功幫他逃離了頭條。
從7日(周五)晚上開始,“馬雲計劃辭去阿裏巴巴董事局主席職務”的傳聞傳得沸沸揚揚,最新的消息來自阿裏投資的媒體《南華早報》,馬雲將于今天(9月10日)54周歲生日那天宣布公司傳承計劃,讓年輕一代才俊能接班,解開企業傳承發展的問題,並不是媒體報道的“退任”或是“退休”。
這不是馬雲第一次和“退休”一詞扯上關系,事實上,馬雲示隱的姿態由來已久。
馬雲早在5年前,也就是2013年5月就已經提及要跟比爾·蓋茨比比誰退休退得早,那是在一場美國加州斯坦福大學的“對話矽谷精英”活動上,馬雲當時說自己要比他早幾年退休。
1年後,蓋茨卸任微軟董事會主席,當時他已58歲。而2018年9月10日,對于阿裏和馬雲來說,都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這一天除了是教師節,既是馬雲的54周歲生日,同時也是阿裏巴巴創立19周年紀念日。
而在去年年底,由阿裏巴巴合夥人聯合出資創辦的雲谷學校正式對外招生,在開學典禮上,馬雲非常詳細得規劃了自己從阿裏退休之後要做的三件事:
第一件事情,是馬雲公益基金會,解決鄉村教師、鄉村校長、鄉村孩子們的教育問題;第二件事情,是湖畔大學,告訴企業家不能唯利是圖,會賺錢但要賺有意義的錢;最後一件事情,就是基礎教育,希望雲谷能紮根于對中國教育的探索,走出一條具有本土特色的教育改革創新之路。
而與之可以相比較的,或許是年輕10歲的緣故,劉強東很少在公開場合提及過“退休”的字眼,唯一的一次,是在今年年初的達沃斯論壇上。
“PE投資之王”凱雷集團創始人大衛·魯賓斯坦問他:“未來幾十年你都不會退休吧?”劉強東回答,“我相信65歲之前應該不會。”這一年劉強東44歲。
在馬雲傳出辭任傳聞的前一晚,京東更新了公司英文網站,就劉強東陷入的性侵傳聞進行了4個英文回答,明確表示,“劉強東回到北京後,繼續領導公司且沒有打斷京東的日常工作。”
第二晚,也就是7日晚間,盡管身處辭任傳聞,馬雲依然沒有閑著,他在杭州接待完多哥總統福雷後,又在那日晚上飛赴貴州,帶上了阿裏雲總裁胡曉明、天貓總裁靖捷、副總裁李少華、副總裁聞佳、副總裁陶雪飛等隊伍班子,在當晚 8 點鍾與茅台的座談會上,馬雲與茅台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保芳各自表達了推動兩家集團進一步戰略合作的意願。
馬雲幾乎化身爲阿裏的唯一旗幟,是這家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和戰略總設計師。
這面旗幟的隱退會對這個中國最大的電商帝國帶來多大影響?業界普遍認爲不會對實際業務有影響,還流傳起了“騰訊沒有夢想、百度沒有文化、阿裏沒有馬雲”的段子。
不過資深媒體人王如晨認爲,馬雲不在董事長位子上,會有很多不同——因爲阿裏的體系裏,沒有誰能代替馬雲,作爲一個行業的文化符號,以後也不會有。“未來的挑戰是,當馬雲真的退了,文化如何既能集中顯示,又能放大、延續?”
在好奇心日報的報道中,馬雲的“退休”被解讀爲是一個壞消息,將會加劇中國私營經濟信心的滑落,文中引用了《阿裏巴巴:馬雲的商業帝國》一書作者鄧肯·克拉克對該事件的評論,“不管他願不願意,他都是中國私營經濟健康程度和遠景的一個象征。不管他樂不樂意,他的退休都將被解讀爲不滿或擔憂”。

10年前,馬雲和他的高層們坐在一起,馬雲向大家提問,“如果阿裏巴巴沒有了我怎麽辦?”
大家面面相觑。2008年的阿裏,剛剛經曆了兩年前ebay退出中國、前一年年底B2B業務在香港上市,正是揚眉吐氣之時,但馬雲在年初的年會上預測,屬于阿裏巴巴的冬天正在到來。
那一年,雷曼兄弟倒閉,金融危機的飓風席卷到中國,出口商紛紛削減了在阿裏的廣告投入,一年之內阿裏國際的股票從前期的高位下跌了整整90%,而外患之余,內憂更讓馬雲心驚。
阿裏號稱“中供鐵軍”的銷售團隊陷入了“欺詐門”醜聞,讓馬雲意識到阿裏正在形成一種危險的文化——爲了短期的經濟利益不擇手段;隨後的2011年,被馬雲稱作是最艱難的一年,他出現在了三次發布會中:一次是因爲中央電視台曝光淘寶出售假貨;一次是支付寶股權轉移風波;第三次則是因爲當時的淘寶商城修改規則遭到巨大反撣,引發了所謂的“十月圍城”。
一系列的事件壓在馬雲身上,他看起來有些疲憊,對前阿裏副總裁波特·埃裏斯曼說,自己想暫時離開中國、也離開阿裏巴巴一段時間。
馬雲從2008年就開始思考如何解開企業傳承發展的難題、如何讓年輕一代才俊接班,這一計劃他准備了10年。你可以看到自2008年之後,馬雲在阿裏的組織架構和人才梯隊上進行了大刀闊斧得修改,以允許這個帝國在馬雲走開之後,不至于帶來破壞。
2009年9月10日,阿裏成立10周年紀念日上,馬雲牽頭創始團隊十八羅漢紛紛辭去創始人職位,並宣布阿裏進入了合夥人時代。
4年後,馬雲以內部郵件的形式首次官方對外解釋了建立合夥人制度的邏輯,彼時阿裏已經産生了28位合夥人,他說,“合夥人作爲公司運營者、業務建設者、文化傳承者,同時又是股東,最有可能堅持公司的使命和長期利益,爲客戶,員工和股東創造長期價值。”
2013年5月10日,馬雲將CEO一職交到陸兆禧手中,此前1月,馬雲在內部郵件稱,自己將全力以赴做好集團董事局主席的全職工作,協助CEO做好組織文化和人才的培養。2013年,阿裏絕大多數生于60年代的領導者將會退出管理執行角色,將把領導責任交給70、80年代的同事們。
2015年5月7日,張勇接任陸兆禧出任阿裏第三任CEO。同年年底,張勇宣布正式啓動2018年中台戰略,打造“大中台、小前台”的組織機制和業務機制,同時提拔了七位80後擔任更重要的職位,“讓集團更多優秀的年輕人承擔起更大的責任”。
今年7月27日剛剛發布的阿裏2018財年年報文件中,詳述至2019年要完成對VIE架構進行調整完善,調整的核心內容爲減少馬雲和謝世煌的個人控制力,改由阿裏巴巴合夥人和高管們集體控制,目的是爲規避“關鍵人風險”。
馬雲一步一步慢慢淡出阿裏的路徑,有迹可循。但馬雲並未真正“退休”,菜鳥物流大會、天貓雙11等重要活動,馬雲依然會親赴支持;給互聯網商業世界帶來巨大震蕩的“五新”概念以及奠定阿裏全球化格局的eWTP,也都是由馬雲在近幾年提出。
但劉強東不同。京東的金字塔尖上始終只有劉強東一人。
劉強東也曾嘗試放權,但即使是13年底他在留學期間,據《財經》報道,一天早會,有同事剛宣布一項産品將上線,電話裏就突然傳出劉強東的聲音,他沒有向大家打招呼,而是直接提出有些細節需要改進,並要求立即落實!在座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原來老板在美國也會聽早會。
根據媒體報道,京東的章程中有一個非常不尋常的條款,即禁止董事會在劉強東不在場的時候做出具有約束力的決定,如果沒有劉在場,或者除非他自己回避,董事會不得舉行正式會議。
劉強東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自己很享受自己努力工作的狀態,平均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時間達16個小時,躺在沙灘上曬太陽會讓他覺得很痛苦。而馬雲曾說,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不想在辦公室,而想躺在沙灘上。

劉強東在意自己的各種角色,看重不同場合下外界對自己的評價。
他曾在達沃斯論壇上說過:“希望自己在父母面前是一個好兒子,在太太面前是一個好丈夫,在子女面前是一個好父親,在公司面前我希望是一個好的老板,在合作夥伴面前我希望是非常好的合作夥伴,每個人會扮演不同的角色,每個角色有不同的追求和自豪感。”
而對于馬雲,或許受夠了各種角色加諸其身的負累,他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說:“在我腦子裏,‘馬雲’跟我不是一個人,馬雲是馬雲,我是我,這是兩回事。我不是那個人,那個人是你們想象中的人。他沒你們想象得那麽好,也沒你們想象得那麽壞,你們已經把他想象成那個樣子,反正我是不願意當那個人!”
一位熟悉馬雲的資深人士表示,馬雲的“老師”情結很重,“這個角色,能讓人看到許多人看不到的地方,同時更關注人本身。”
馬雲的自我評價是他自己跟中國其他很多企業家都不一樣,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是老師出身。
在一次對話會中,他幾乎不假思索得分析個中原因,“老師有一個很重要的品德,是其他職業無法擁有的——老師永遠希望學生超過自己,相信並希望學生比自己更優秀。在我們公司裏,CEO代表‘首席教育官’,我負責教育,他們負責行動。”
做一名鄉村教師,可能只有這一個角色,才是馬雲心中的白月光;而在公衆眼中,曾笃定奶茶妹妹是劉強東的白月光,但現在或許産生了懷疑。
劉強東或許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忘記明尼蘇達州喝醉的那個晚上。兩天後,雅加達亞運會閉幕,馬雲與孫楊一起登台,歡迎下一屆亞運盛會來到杭州,在全場矚目的杭州亞運會宣傳片中,支付寶的名字占據了2秒。
馬雲小時候自學英文,整天在西湖邊找外國遊客練口語,他對自己的英文發音很自信。考進師範大學之後,他的同學大多來自農村,發音滑稽,馬雲也一度自我膨脹,有一次期末考試,老師給了馬雲59分,全班倒數第二。
馬雲記得自己當時氣憤又怨恨,如今他在微博中對這個大學四年中唯一的不及格表達了感謝,他說,“很多時候傷疤比獎牌更爲珍貴,重要的是對待傷疤的態度。”
這句話在今天,同樣適用于劉強東。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