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信仰和异变 - 反邪教 - 靠北專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信仰和异变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信仰和异变






     赵维山的信仰


         上个世纪70年代赵维山成为正式铁路职工的时候,曾经拜过佛教和信过天主教,后来又接触到了基督教,并且很快就迷上了信教和传教。他曾经说“佛教和天主教都不如基督教好”。这次笔者采访到当时与赵维山一同信主的许丽和李亚珍,据她们回忆,赵维山是1979年左右改信基督教的(网络采访赵庆芳说他是1983年信的,这与后续的事实和时间对不上)。改信基督教之前赵维山还研究易经,会看风水,并且帮人做法术画符,是一个乡间阴阳先生。1977年结婚后赵维山盖房期间,收了一个学徒叫做柳守信,赵对徒弟要求严格,常发脾气,之前几个徒弟都受不了就走了,而柳守信却留得下来。柳守信是一个基督教徒,父亲柳建良是当时基督教会的长老,他们常来免费帮赵维山盖建房子,并且向赵传教,赵觉得很好就接受了。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闭幕,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宗教政策也开始宽松。赵维山相信基督教后,他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赵庆芳语)。 那时候,铁路上很忙,他必须每天去上班。下了班他就开始四处传教,据李丽介绍,赵维山对原来自己画过符的人家都传过教。赵维山也曾经多次奉劝弟弟赵玉和家中的姐妹们跟着他信教,但大家谁也不听他的,谁也不信。用他弟弟赵玉的话说:“信那玩意儿能当饭吃么?”1983年之后,为了传教他开始频繁地换工作。他听说当时的阿城淀粉厂效益不好,员工经常放假,他就想办法和别人换了工作,到了淀粉厂上班。在淀粉厂没待多长时间又去了黑龙江新华印刷二厂当了一名印刷工人,因为“当时印刷厂快黄了,放假更多”。1982年3月中央下发《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简称19号文件,各地都筹备恢复基督教两会组织。阿城区基督教两会也相继成立,当时有三个长老:李景新、柳建良和郝震方,但他们都已经六七十岁了。赵维山也加入了当地的基督教教会,由于他会识谱,就做义工教唱赞美诗,也有口才能讲道。刚开始长老有意培养赵,赵也尊重长老们的服事,但后来却开始看不起并反对三个长老,因为他们讲道时常忘记甚至讲错圣经节。最后,因教堂的受洗是点水礼,而赵维山认为全身在水里受浸才是对的,就离开教堂在自己家里聚会,徒弟柳守信父子仍在三自教堂,徒弟的老婆齐燕却决意跟随赵维山参加了赵维山的家庭聚会。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图6 阿城市基督教协会与三自爱国会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图7  赵维山曾在永源的聚会据点




       赵维山的异变

         1985年,赵维山的父母和六岁的女儿因为冬天烧煤取暖时煤气中毒而去世。他回到老家亚沟,见到他父母的尸体,并没有哭,甚至还有些高兴。当时,他拿了一个红色的十字架,放在了他父亲的身上,祷告了一会儿。在父母死后,他更加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传教了。但因为有正规教会的存在,赵维山在阿城并没有组织起来很多人。他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农村。他在原阿城县的永源镇(现在归哈市道外区管辖)永源村建立了一个由他组织并亲自坐镇指挥的聚会点——永源真神教会,这里成了他传教的大本营。在1986年到1989年间,教会发展得很快,人数也越来越多,到1991年已达千人。期间赵维山也不断地外出传道、讲经,赵维山先后在河南、安徽等地接触到了“呼喊派”成员(网传赵原是“呼喊派”骨干并不确实)。赵维山身边有几位核心跟随者如郭钦君、伊海涛、何哲迅和窦春生等, 当时的聚会地点主要是在郭钦君(妻子刘丽珍,夫妻二人都是赵的忠实跟随者)的房子里,以及永源镇永源村八队的村民伊海涛家中。


        据1984-85年间在赵维山家中聚会有两年左右时间的李亚珍回忆:“我刚开始对圣经不大懂,后来我总感觉赵维山的心灵不大对劲。就去找郝震方长老(他当时已经80来岁了,基督教三自刚成立,他也常来赵维山这里讲道),赫长老说他也觉得赵维山里面不大对劲。后来我做了两个梦,梦见一颗枯干的大树突然间哗一声倒了,并且裂为两半,从里面爬出来两条小蛇,还有一次梦见有个女的蒙着面纱一直要把我引走,我却没有跟从。当时里面很清楚就是指着赵维山说的。我就注意他的言行,觉得他怪怪的,后来就分开没有再去他家了。但我还有一些书在他家里,后来我就联系向他要回来。再去他家里见到赵维山时,原来又黑又瘦的他变得又白又胖起来,穿得也很好,有十几个从永源来的人当时也在。其中有一个叫窦艳秋(窦春生的女儿)的女人比他小20多岁,赵维山介绍说她在炕上睡觉时被提到乐园中三层天上,并且还吃了生命树的果子,又香又甜,满屋子都充满了香气等话,还讲窦艳秋属灵,说她是活的“女基督”(那是1986年的事)。我进那屋听得感觉惨叨叨的(东北话,怪兮兮的,阴森森意),没有多说,拿了书就走。后来我碰着赵维山的妻子付云芝,才知道赵已经和那叫窦艳秋的女人在一起了。”


       另据当时追随赵维山的忠实信徒郭钦君回忆:当时在我们家聚会,人数无法统计,多的时候得有100多人,开始他都拿着圣经讲,后来讲着讲着,有些事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些变化。他说圣灵见证他是主,圣灵转到他身上来了,他又成主了,我那时候也挺发蒙的,我说人怎么能变成主呢,我那时候心里有疑惑,按照信主的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事,但那时候大伙都这么信。基本上对他都是存有敬畏的心,他那时候改叫“能力主”了,他说啥我们就听啥。当时伊海涛的父母姐妹几乎全都视赵维山为“能力主”,伊海涛也是他最信任的骨干之一。信徒们聚会祷告时,经常喊口号,把祷告内容按节奏喊出来。情绪高昂的时候,他们还会让赵维山骑在身上。后来,赵庆芳曾经问伊海涛的父亲伊大芳:“你比赵维山大那么些 ,怎么让他骑在你身上?”伊大芳不假思索地回答:“他是真神,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能力主。”


       从以上各种怪异的言论和行为可以看出,1986年之后赵维山的信仰和心灵已经发生了异变,这段时间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目前无法考证,可以参考的资料也几乎没有。然而,根据网上披露资料的蛛丝马迹,笔者寻访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南,找到了当时认识并接待赵维山的当事人,以探求赵维山在1985年之后信仰异变的原因。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