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佛主對付老熟人的“三字經” - 宗教大全 - 宗教,信仰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假佛主對付老熟人的“三字經”

假佛主對付老熟人的“三字經”

li洪zhi,原名李來,乳名小來子。後來鼓搗出壹個FLG,不甘當作凡庸的教主,自封為“宇宙主佛”,把自己吹上了天。比如:“我對眾生是個迷,……我有壹切能力,我不被壹切所累,……壹切是我所成,我又不在壹切中.”(《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誰也沒有動搖了我,動搖不了,我要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2008年紐約法會講法》)然而,就是這個不可壹世的李神仙,卻最怕老熟人。面對老熟人,李“主佛”心虛氣短,毫無辦法,只能閉目念刀“三字經”,那就是“躲、溜、裝”。
  躲——躲著不見
  據凱風網最近推出的獨家訪談《“哥們兒”li洪zhi》,11月24日,li洪zhi青年時期的三位同學王國慶、杜春林、王振久接受凱風網獨家采訪,回憶了“主佛”的壹些早年軼事。哥們兒爆料,li洪zhi當年與他們“在壹塊打撲克贏煙,偷過老鄉的雞,上果園摘過果”,還壹起打過人。除此以外,li洪zhi毫無神通,分不出屁臭味和死耗子味,還愛吹牛說大話,經常當眾丟醜。比如,吹牛會翻跟頭,口說“來看我老李的!壹拍胸脯,壹個跟頭,壹個小翻沒翻過去,四仰八叉躺那了”;說自己啥都知道,卻將印度歸入“印支三國”;賭氣與辭矮個子賽跑,結果輸得很慘。這些老熟人專門揭老底,讓自我神化的李來子很是尷尬。對他們怎麽辦呢?只能躲。主持人問及“li洪zhi創立了FLG之後妳們見過他嗎?”,老同學壹致反映,“自從他‘有名’了,以後真沒見過他”。主持人又問:“既是同學又是戰友,應該關系處的相當好了,為什麽他躲著不願意見妳們呢?”王國慶接口就答:“熟嘛,我們了解嘛,我們知根知底啊,所以他不樂意跟我們走近,應該是這個感覺,跟咱同學也沒聯系,我們幾個他也不聯系,尤其我總撅他,他更不能跟我聯系。”也是啊,對知根知底的老熟人,“主佛”又能裝什麽神仙呢?於是,李神仙奉行了常人的原則:惹不起,還躲不起麽?
  溜——溜之大吉
  “躲”,確實是個好辦法,不見不煩,不見不惱。可也有躲不掉、躲不及的情況。那又咋辦呢?以下是壹個真實的故事,其中就有答案。1996年的壹天,li洪zhi搭乘老戰友李極成(現任吉林省森警總隊後勤部部長)的順便車從北京機場到西直門去。途中,李極成出於好奇,便問道:“聽說妳整出個什麽FLG來,練得人還不老少,咱們在壹起多年,我咋沒看出妳有這神功呢?”li洪zhi又揺頭又擺手:“不行,不行。”接著老戰友對li洪zhi說:“聽說練習FLG能包治百病,得了病不吃藥不打針就能好,妳給解釋其中的奧妙吧。”li洪zhi還是又搖頭又擺手:“不行,不行。”只是笑得更加不自如了。“看在老戰友的份上,妳給我看看有什麽病?”李極成步步緊逼。li洪zhi仍是搖頭擺手,全然沒了他在眾人面前講“法”論“道”的做派,“謙虛”得壹塌糊塗。他心裏肯定在想:老戰友莫非也要把我“當猴耍”了,恨不得跳車離去。轉眼過了三元橋,li洪zhi迫不及待地提出“下車”。李極成感到突然,不解地說:“到西直門正好順路,幹嘛在這兒下車?”老戰友太單純,還不知道,剛才的提問和要求全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專挑人家的軟肋捏呢。短時間的四目相對,壹陣尷尬的沈默後,老戰友看li洪zhi心慌意亂的,立馬意識到什麽,可又有些不甘心。正想繼續發問,li洪zhi面對昔日老戰友壹次次好奇的追向,生怕到了終點再叫他“演示功能”,只好提前下車,於是就像兔子壹樣半途竄逃了。(以上參見《生活時報》1999-7-31)看來,面對躲不及的老熟人,李“主佛”最怕對方提“敏感話題”,如果任其糾纏,必丟大醜。沒辦法,“三十六計,走為上策”,遇到像李極成這樣“饒舌”的老熟人,只能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也。
  裝——裝聾作啞
  有時候,看似未與老熟人碰面,既不需要躲,也不需要溜,可老熟人“打上門來”且“來者不善”。這種時候,在洶洶輿情面前,李“主佛”念起了“裝”字經。比如,今年4月14日,凱風網推出“李慶元訪談錄”《戰友眼中的li洪zhi》,老熟人李慶元在訪談中曬出大量li洪zhi的“當年事”:給女孩傳紙條示愛,還不止壹個;積極寫思想匯報和入團申請書,根本不是“被動的被入過團”。老戰友還以不容置疑的口吻指出李“主佛”沒有神功:“要說他有功沒功,好像是作為我們那個圈子裏應該說是世人皆知,怎麽會有這功那功呢,沒有!如果li洪zhi坐在我當面,我也會說li洪zhi妳會什麽功?他都不會給我有滿意的解答,沒有功!”再比如,前不久,li洪zhi的前妹夫孫森倫出版了11萬字的回憶錄《我與li洪zhi壹家在泰國的日子》,這個特殊的老熟人回憶了自己與li洪zhi壹家在泰國生活的真實經歷,再現了FLG形成前後鮮為人知的真實故事。這本書曬出了li洪zhi浸透在骨頭裏的種種邪性惡品,比如好吃懶做、投機取巧、剽佛竊法、狂妄自大、忘恩負義,等等。以上兩個老熟人的爆料,在大法弟子中引發了精神地震,他們急切盼望師父能夠出面“辟謠”,壹洗“冤屈”。然而,事關師父形象和教主信譽,li洪zhi卻三緘其口,襟聲不語。請別忽悠弟子,說妳li洪zhi什麽都不知道。自從出逃後,li洪zhi壹直密切關註著國內媒體是如何報道妳的。且看李的經文:“妳們說大法不收費,它們就說師父斂財。”(2000年6月《走向圓滿》)“中共對學員造謠說妳們的老師怎麽怎麽有錢、在北京與長春住什麽什麽樣的豪宅、生活怎麽奢侈。……我是在為眾生受苦才被邪惡攻擊的。”(2005年2月《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哪知道,後來美國網站曬出了li洪zhi價值數百萬美元的7處房產,“中共謠言”全是事實。大概也是吸取這個教訓吧,從此,li洪zhi再也不敢“辟謠”了。面對李慶元、孫森倫這些老熟人曝出的新猛料,“主佛”除了裝聾作啞而外,還能說什麽呢?他為什麽不敢向弟子“講清真相”?心虛唄。
  li洪zhi好吹牛,得了個“牛皮李”的綽號。老熟人對“牛皮李”的根底了如指掌,自然成了他的大克星。面對老熟人,李“主佛”心虛膽怯,不念“三字經”又能怎樣呢?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