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对付老熟人的“三字经” - 反邪教 - 靠北專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李洪志对付老熟人的“三字经”

李洪志对付老熟人的“三字经”



  李洪志,原名李来,乳名小来子。后来鼓捣出一个法轮功,不甘当作凡庸的教主,自封为“宇宙主佛”,把自己吹上了天。比如:“我对众生是个迷,……我有一切能力,我不被一切所累,……一切是我所成,我又不在一切中.”(《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谁也没有动摇了我,动摇不了,我要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2008年纽约法会讲法》)然而,就是这个不可一世的李神仙,却最怕老熟人。面对老熟人,李“主佛”心虚气短,毫无办法,只能闭目念叨“三字经”,那就是“躲、溜、装”。
  躲——躲着不见
  据凯风网最近推出的独家访谈《“哥们儿”李洪志》,11月24日,李洪志青年时期的三位同学王国庆、杜春林、王振久接受凯风网独家采访,回忆了“主佛”的一些早年轶事。哥们儿爆料,李洪志当年与他们“在一块打扑克赢烟,偷过老乡的鸡,上果园摘过果”,还一起打过人。除此以外,李洪志毫无神通,分不出屁臭味和死耗子味,还爱吹牛说大话,经常当众丢丑。比如,吹牛会翻跟头,口说“来看我老李的!一拍胸脯,一个跟头,一个小翻没翻过去,四仰八叉躺那了”;说自己啥都知道,却将印度归入“印支三国”;赌气与辞矮个子赛跑,结果输得很惨。这些老熟人专门揭老底,让自我神化的李来子很是尴尬。对他们怎么办呢?只能躲。主持人问及“李洪志创立了法轮功之后你们见过他吗?”,老同学一致反映,“自从他‘有名’了,以后真没见过他”。主持人又问:“既是同学又是战友,应该关系处的相当好了,为什么他躲着不愿意见你们呢?”王国庆接口就答:“熟嘛,我们了解嘛,我们知根知底啊,所以他不乐意跟我们走近,应该是这个感觉,跟咱同学也没联系,我们几个他也不联系,尤其我总撅他,他更不能跟我联系。”也是啊,对知根知底的老熟人,“主佛”又能装什么神仙呢?于是,李神仙奉行了常人的原则: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溜——溜之大吉
  “躲”,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见不烦,不见不恼。可也有躲不掉、躲不及的情况。那又咋办呢?以下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其中就有答案。1996年的一天,李洪志搭乘老战友李极成(现任吉林省森警总队后勤部部长)的顺便车从北京机场到西直门去。途中,李极成出于好奇,便问道:“听说你整出个什么法轮功来,练得人还不老少,咱们在一起多年,我咋没看出你有这神功呢?”李洪志又揺头又摆手:“不行,不行。”接着老战友对李洪志说:“听说练习法轮功能包治百病,得了病不吃药不打针就能好,你给解释其中的奥妙吧。”李洪志还是又摇头又摆手:“不行,不行。”只是笑得更加不自如了。“看在老战友的份上,你给我看看有什么病?”李极成步步紧逼。李洪志仍是摇头摆手,全然没了他在众人面前讲“法”论“道”的做派,“谦虚”得一塌糊涂。他心里肯定在想:老战友莫非也要把我“当猴耍”了,恨不得跳车离去。转眼过了三元桥,李洪志迫不及待地提出“下车”。李极成感到突然,不解地说:“到西直门正好顺路,干嘛在这儿下车?”老战友太单纯,还不知道,刚才的提问和要求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专挑人家的软肋捏呢。短时间的四目相对,一阵尴尬的沉默后,老战友看李洪志心慌意乱的,立马意识到什么,可又有些不甘心。正想继续发问,李洪志面对昔日老战友一次次好奇的追向,生怕到了终点再叫他“演示功能”,只好提前下车,于是就像兔子一样半途窜逃了。(以上参见《生活时报》1999-7-31)看来,面对躲不及的老熟人,李“主佛”最怕对方提“敏感话题”,如果任其纠缠,必丢大丑。没办法,“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遇到像李极成这样“饶舌”的老熟人,只能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也。
  装——装聋作哑
  有时候,看似未与老熟人碰面,既不需要躲,也不需要溜,可老熟人“打上门来”且“来者不善”。这种时候,在汹汹舆情面前,李“主佛”念起了“装”字经。比如,今年4月14日,凯风网推出“李庆元访谈录”《战友眼中的李洪志》,老熟人李庆元在访谈中晒出大量李洪志的“当年事”:给女孩传纸条示爱,还不止一个;积极写思想汇报和入团申请书,根本不是“被动的被入过团”。老战友还以不容置疑的口吻指出李“主佛”没有神功:“要说他有功没功,好像是作为我们那个圈子里应该说是世人皆知,怎么会有这功那功呢,没有!如果李洪志坐在我当面,我也会说李洪志你会什么功?他都不会给我有满意的解答,没有功!”再比如,前不久,李洪志的前妹夫孙森伦出版了11万字的回忆录《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这个特殊的老熟人回忆了自己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生活的真实经历,再现了法轮功形成前后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这本书晒出了李洪志浸透在骨头里的种种邪性恶品,比如好吃懒做、投机取巧、剽佛窃法、狂妄自大、忘恩负义,等等。以上两个老熟人的爆料,在大法弟子中引发了精神地震,他们急切盼望师父能够出面“辟谣”,一洗“冤屈”。然而,事关师父形象和教主信誉,李洪志却三缄其口,噤声不语。请别忽悠弟子,说你李洪志什么都不知道。自从出逃后,李洪志一直密切关注着国内媒体是如何报道你的。且看李的经文:“你们说大法不收费,它们就说师父敛财。”(2000年6月《走向圆满》)“中共对学员造谣说你们的老师怎么怎么有钱、在北京与长春住什么什么样的豪宅、生活怎么奢侈。……我是在为众生受苦才被邪恶攻击的。”(2005年2月《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哪知道,后来美国网站晒出了李洪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7处房产,“中共谣言”全是事实。大概也是吸取这个教训吧,从此,李洪志再也不敢“辟谣”了。面对李庆元、孙森伦这些老熟人曝出的新猛料,“主佛”除了装聋作哑而外,还能说什么呢?他为什么不敢向弟子“讲清真相”?心虚呗。
  李洪志好吹牛,得了个“牛皮李”的绰号。老熟人对“牛皮李”的根底了如指掌,自然成了他的大克星。面对老熟人,李“主佛”心虚胆怯,不念“三字经”又能怎样呢?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