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的“语欲胜人病” - 反邪教 - 靠北專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李洪志的“语欲胜人病”

李洪志的“语欲胜人病”




李洪志的那张嘴常常有理,总是有理,即使理,也要找个理,实在无理可找,那就东拉西扯,编造歪理,想方设法把人压倒,似乎他就是真理的化身,唯有他站在真理一边其实,这正是《大藏经·百病篇》中的第十七种心理疾病,即:“语欲胜人是一病”

  所谓语欲胜人,按照最浅显、最直白解释,就是只要他张嘴开口讲话理占上风不可,从来得理不让人,得势不饶人,有错不低头,输身不输嘴这方面的典型症状及其表现特征,在李洪志与众人长期接触过程中,无论是他的著书立说,还是所谓的“法会”讲法,包括回答法轮“弟子”或媒体记者提问,简直随处可见不一而足,尽可俯拾而得。
  症状:他总是有理,并且非常强势,不容分说
  比如,李洪志明知一些人习练他的法轮功后,接连出现因走火入魔、精神失常而自杀,或因身体病情加重而死亡等问题,但他为了推卸责任,要么说人家不是“真修”的,所以“师父”本来就不应当来保护;要么这样,这些走火入魔的人,本来就是“魔”选择自杀与“大法”无关;要么指责、埋怨,说这些自杀或病亡的“弟子”,还没有彻底去掉“执著心”;实在无话可说,就说这些人意志不坚定,“练功不专一”,对“大法”及“师父”持怀疑态度;甚至扣上其他“莫须有”的帽子,说这些人是故意用死来考验自己,或者由于“学了别的功法,等等,反正说来说去,他都总是有理,而且强势凌人,根本不容练习者分说
  如果哪个“弟子”不识相,敢对“师父”提出质疑,或者想在“师父”面前秀一把、露一手,一旦威胁到“大师”、“主佛”的权威和尊严,那势必要遭到狗血淋头般地泼口大骂,甚至连珠炮似口头语言和书面文字轮番轰炸”笔者只说这样例:
  其中一例是对一早期“弟子”一首小诗“400多字怒批有个气功爱好者叫赵杰民,是李洪志的早期“弟子”,也是最初的合伙人之一,1993年7月一天,即兴在一张信笺上写了一首《无题自勉》小诗,兴冲冲递给交李“大师”过目。不仅小序写得很客气,字也写得遒劲工整,自谕“跟随师父年余”、“略有顿悟,作小诗一首,请您斧正本想通过这首小诗赞美一下法轮功,与同样爱写点诗作的“师父”套套近乎,可赵杰民做恶梦也没想到,这首总共四句28个字的小诗,居然有七处遭到李洪志的“斧正”,被写上400多字的愤怒“批注”,不仅改得面目全非,而且批得一无是处,直骂得赵杰民狗血淋头不寒而栗(凯风网:《李洪志的早期合作者“伴君如伴虎”》)。明眼人都知道一山容不得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你赵杰民啥也不是,还敢在“大师”、“主佛”面前舞文弄墨,那只有挨批挨骂的份了
  另一例对修炼中的“弟子”竟一连用了“10个反问句”。时间是200911月可见李洪志明慧网发表的致欧洲法会》一文与平时开口讲话差不多,即使用书面文字“面世”,他的那些“弟子”也会感到“声色俱厉”因为有人统计,这篇文字连标题、落款、标点符号共有659字,用来祝贺的文字一两句话,仅几十个其余内容全是他对“弟子”发泄威逼譬如,他得知个别“弟子”在修炼中“说的话不好听”,对完成“誓愿”有点疑虑,便抡起他的特色“语言轰炸”,竟然一连用了10个反问句“你真的不知是在给谁修吗?你真的不懂这不顺心的事是在帮你修炼、去你的人心、去你的执着吗?你从修炼那天开始,人生的路不是改变成修炼的路了吗?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你不是走在神的路上吗?你真的认为耳朵听的是好听的、大法弟子都顺着你的心讲话你才愿意修炼、你才能提高吗?那些一气之下不学法、不炼功的是与谁斗气?神?师父?还是你自己?面对这样强势压人的“师父”,即使“弟子”再有道理,也恐怕噤若寒蝉、哑口无言了!




TOP

症状即使理,也振振有词,死不认错
  众所周知,李洪志的学历虽有初中、高中两种,但由于那个特殊年代的原因,不是“半工半读”,就是“上山下乡”和“斗批改”,实际文化程度充其量高小而已。今年3月4日,独立学者司马南作客凯风网时,甚至更直接、更形象“李洪志读书很”、“东北话叫‘大白话蛋’
  对于这样一个文化层次的人,不要说他对博大精深的佛教、道教术语难以融会贯通,大多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就连其炮制的所谓“经文”、“讲法”和“批注”、“评语”等,也免不了口误连连、错别字连篇。但他在世人面前不仅从来不认错,还要装着有知识、有文化的“样子”,竟然说什么“在文字方面,我基本上是随意所用,如我经常把‘程度’写为‘成度’。我觉得一件事干成的多少,就应该用此字。喜欢把‘真相’写成‘真象’,我是觉得本来面目就应该用此‘象’,我喜欢把‘绝’写成‘决’,我觉得此字份量重,把‘弘’字用‘洪’来代替,对宇宙大法来说用‘洪’更合适等等。
  他甚至还这样说过:“我也不喜欢把语句规范成很简单的标点。写起文章来经常是一逗到底,我只重法的内涵对于自己学历低,没有好好上学读书,他在《随意所用》中,居然恬不知耻那样讲:我高中毕业,不读大学的目地,就是不能在思想中形成各种概念、定理、定义、定律、人的理论及各种规范了的东西。
  可是,法轮“弟子”并不全是“大白话蛋”啊,一旦对李洪志写的或说的那些认真起来,就不免有许多疑问,特别是对白纸黑字的所谓“经文”,凡是有点文化的人,看后无不如鲠在喉。可他一方面要求“弟子”必须逐字逐句地去理解,通过“反复念书”进行“深悟”,而另一方面呢,非常反感弟子向他问这问那。如果谁不长记性,或初来乍到,不明就里胆敢随意提问,那肯定要招致他没头没脸训斥的。如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和《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他对其虚心求教的“弟子”就有这样一些训话,说什么“你又跟我抠起字眼来了”、“你不用有意去抠字,对每一句话、每一行字,你都要有意去抠它是什么意思,那就大错特错了”、“大家看书千万别抠字”等等。
  真不愧是“超级大忽悠”,无论横竖,他都有理,即使没理,也要找理。明明自己是“白字先生”,却说就喜欢那么样写;根本就不知道啥叫语法,却说自己只重视“内涵”;就连没有读过大学,他也有“不读”的理由,并且对人对已又是自相矛盾的双重标准,这种振振有词、自欺欺人的作派,实在让人贻笑大方。
  症状三:甚至编造歪理,偷换概念、转移话题
  笔者经过长期观察,不难发现,李洪志每当无话可说、无理可辩时,他都很会兜圈子、绕弯弯,通过偷换概念来转移话题,进而整出他的歪理和谬论来。请看事实:
  例如,李洪志1999年5月在悉尼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有人说我是神,有人说我是佛,有人管我叫大师,有人管我叫这个、那个,叫什么都有,我封不住每个人的嘴,是我从来没有叫人把我当神看,也从来没有叫人把我当作什么大师,我从来没有说你们要管我叫大师。我在讲课中多次跟学员讲,在美国刚刚和学员见面时我还讲,我说我坐在你们面前的就是一个人像俱全的人,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大家看,他一边唧唧歪歪给自己做免费广告一边又用“可是”来偷换概念引申到自己在美国如何如何说,明显是想堵记者的嘴,把责任一推六二五
  又如,面对“弟子”在修炼过程中的质疑,他用“其实”二字转换话题后,连用两个“如果”进行条件假设,说“修炼与大法是严肃的,他可以使人成为神,旧势力受不了就要考验你们,所以出现生命危险的学员呢,不能说他不好,也不能说他有什么严重问题。其实都是旧势力在抓住人心在捣乱。一个是有些学员的心容易波动,如果这批学员都修的很好、很扎实,就不会出这问题;如果有的学员在心里有长期的执著不去也会被迫害干扰,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也容易出现问题。就是说,所有问题都与他无关,但也是有原因的,这显然是诡辩加狡辩的歪歪理
  不过,最多的还是修炼法轮功有病不吃药的诡辩他满口充斥着“可是”、“当然”、“其实”等转折词,即使“弟子”们思维再正常,也会被他的歪歪理和弯弯绕,搞得晕头转向、一头雾水譬如,在《1997年纽约讲法》中就有这么一些
  “人有病了当然要吃药啊,人有病了当然要去医院治病啊,人就是这样针对这个问题的,这没有错。可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就不能够混同于常人了。”“你是把你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呢还是把自己当作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这不是在看这个人能修不能修吗?当然了,讲起来表面上好象这个普普通通的人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其实你是个修炼的人。”其实我不是不让你吃药。当然我们在座的辅导员也要注意工作方法,不要强迫人不吃药。我们只是讲清道理。他想修他就修,他不想修吃毒药都是常人的事,他这个心不动谁也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讲缘份,劝善。
  人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何原因导致李洪志患上“语欲胜人症”呢?也就是说,他“语欲胜人症”的病因到底出在哪里。有人通过研究得出结论:他自小面对家庭的频繁变故,逐渐形成自恋、偏执并且带有攻击性和防护性的病态心理。李洪志父母1951年结婚后一直感情不和,1956年开始分居,1962年正式离婚,他从小就生活在一个缺少亲情、家族氛围紧张、矛盾冲突不断的环境中,从而导致其性格脾气暴戾、傲慢、嚣张,习惯于胡搅蛮缠,得势不饶人,举手不留情。正像作家王蒙所描写的“雄辩症患者”那样:“经过多方调查,才知道病人当年参加过梁效的写作班子,估计可能是一种后遗症。”况且,这种“雄辩症”的病毒因子感染性是极强的,毫无疑问,当年的李洪志肯定是受感染者之一了。  

  那么,然“语欲胜人是一病”,而且是一种精神心理疾病,那就得心病心医,对症开方。但是,笔者毕竟不是心理医生,只想通过媒介转告李洪志,他不是病体缠身、经常就医么,真诚希望其重视治疗身体疾病的同时,千万不要忽视心理疾病的治疗。从医学角度讲,因为心理疾病不但同样危害很多,而且还会诱发并加重身体病,更何况他的心理疾病肯定不止患有“语欲胜人症”一种呢?或许《大藏经·百病篇》中所列的100种心理疾病,他大多都能“对号入座”呢?
  譬如:喜怒偏执是一病。忘义取利是一病。毁人自誉是一病。乘权纵横是一病。非人自是是一病。侮辱孤寡是一病。曲人自直是一病。以功自矜是一病。谗人求媚是一病。好自掩饰是一病。危人自安是一病。持人长短是一病。内疏外亲是一病。轻慢老少是一病。两舌无信是一病。等等。借用最新网络名词告诉李洪志:这些心理疾病“细思极恐”,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哦!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