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主 作者:黑山老鬼(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大劫主 作者:黑山老鬼(連載中)

大劫主 作者:黑山老鬼(連載中)

【作者概要】

黑山老鬼,男,山東 - 青島,起點作家。

【內容簡介】

一卷道元真解,暗藏大道玄機,一術推洐萬法,三千大道在胸。

寒門少年崛起,苦讀十年窺得真經!

終得一劍出玄黃,隻手護蒼生!

三千年大劫降世,亦只作掌中神兵,從此仙路上,誰敢攖其鋒?

【其他作品】

《掠天記》、《瘟仙》

TOP

楔子


  「大劫歷九元兩千九百九十年春,西荒魔淵異動,黑暗生靈再度降世,肆虐人間,屠戮生靈,先輩修士仗劍入荒原,激戰十年,終逐黑暗生靈回魔淵,還天地一片清靜!」

  「歷史浩瀚,正道長存,特立此碑,以祭先輩英靈!」

  「道一仙祖鴻虛真人,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上清仙祖神遊宗主,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忘情島聖女碧落仙子,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大天魔宗太亙魔祖,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九重天帝玄古至尊,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崑崙戰仙紫瞳武聖,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雪原劍仙皇甫玄都,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永夜魔主血魔老怪,英靈不滅,萬古長存!」

  「……」

  「……」

  夕陽還余了一絲掛在山麓,但天地間已是一片暮氣沉沉,古樸而空曠的廣場之上,一眼望不到邊的青色石碑影子被最後一縷夕光扯得很長,交織在了一起,像是無盡的黑暗!

  碑是堅硬無比,萬年無損的玄石,而碑上的字,赫然是以血寫就。

  內容很簡單,寥寥數語,點到而止。

  但碑很多,遠遠鋪了開去,一座一座,延伸向了神山最深處。

  每一座碑,都代表了無數人生命的終結!

  自從魔淵大劫開始出現以來,每三千年,這世間便會迎來一場持續十年之久的大浩劫,每三千年,都會有無數人殞落在西荒那片早已被鮮血浸透的土地上,他們或是不世仙尊,或是驚豔奇才,或是德高望重的仙門大聖,或是惡名昭著的魔宗老怪,但最終,都會為了一個同樣的目的,殞落在那魔淵之前,一身修為煙消雲散,最後化作碑上一行小小的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仙榜榜首


  「仙榜榜首,方原!」

  此時的中土雲洲,越國之北,太岳城內,已是一片喜氣洋洋,張燈結綵。

  城北大青石鋪就的廣場之上,已築起了三丈高台,台上,城主、將軍,以及城中各家族的家主,都已經依序列座。而在台下,則立著一個一個氣宇軒昂,神氣不凡的年青人,皆仰著頭,望著台上手持紫榜的道師。那位道師身披卦衣,頭戴青冠,合下三縷長鬚,冷目如電,氣度不凡,他看了看紫榜上的名字,滿面笑容的掃了一眼台下,緩緩宣佈了那個結果。

  「轟……」

  翹首以待的台下百姓,立時歡聲雷動,一波一波的掀起了歡呼的浪潮。

  「我猜的果然沒錯,這榜首果然就是方原方小哥……」

  「呵呵,什麼叫你猜,這太岳城裡,誰不知方原小哥定是這仙榜榜首?」

  「據說這位方小哥在道元真解的修習上出類拔萃,連道師都稱他為三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這榜首之譽,便證明了他在整個越國七郡三千天驕裡,都是絕對的第一人啊!」

  議論紛紛裡,不知多少人都將目光看向了便立身於高台下方的那位青衣少年。

  那少年身材瘦削,面皮白淨,看起來似有幾分弱不禁風的味道。

  衣著打扮上來看,似是寒門出身,但神情沉靜,看起來卻甚是沉穩。

  台上道師宣佈了榜單之後,迎著無數人投來的豔羨目光,聲聲恭賀之言,他也只是向周圍人輕聲道謝,卻無驚喜之意,似乎早就料到了這個結果。

  「呵呵,小方原,上台來領取仙門玉符吧!」

  台上的道師收起了手中紫榜,望著台下的少年,滿眼皆是欣賞之色,笑呵呵的說道。

  台下又是一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道元真解


  「怎麼會這樣?」

  張燈結綵的城主府內,方原孤伶伶的坐在了外廳的一張桌子上,望著旁邊的池塘裡那些五彩繽紛游來游去的魚,呆呆的出神,忽然間很想躍入池塘之中,化作它們中的一員。

  他幾乎已經忘了自己是如何走下了道台,又如何被城主府的僕役架到了這裡來的。

  此時的城主府正在設宴。

  依著慣例,每三年一次大考過後,城主都會設宴宴請這些在大考之中登了榜,即將成為仙門弟子的天之驕子,今年自然也不會例外,甚至因為他女兒也上了榜的原因,還顯得更為熱鬧些。只是原本在這一場大宴中,應該坐在內廳貴賓席上的方原,此時卻只能呆呆的坐在外廳,守著空蕩蕩的桌子。

  他能感受到周圍那些夾雜了同情、憐憫、嘲弄,甚至是幸災樂禍的眼神,感覺異常疲憊。

  他本來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

  道元真解被取消了,自己不但不再是甲子榜榜首,甚至連小乙榜都進不去了……

  因為他在道元真解上花廢了太多的心血,其他的藥理也好,卜算也好,器物也罷,自然便不可能再有太多的造詣,甚至說,他對其他的東西,接近一竅不通,因為很早時朱先生便說過,道元真解一科,若是學得好了,便頂得上其他所有學問加起來的總和……

  畢竟其他學問,入了仙門,可以慢慢學,惟有道元真解,必須從小學起。

  事實也是如此,仙門考核之中,方原只考了道元真解一門,便得了甲子榜榜首。

  但誰又能想到,他還未接到玉符,便傳來了那樣一聲惡噩?

  他已榜上無名了,但城主似是好心,還是讓僕役將他接了過來,給他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仙門雜役


  「取消了道元真解一科,實在是沒有辦法,不過好歹專修道元真解一科的人本來就不多,也不至於埋沒了人才!」此時的城主府內廳之中,青陽宗仙使輕輕舉杯嘆道。

  能有資格坐在這內廳主桌上的自然不多,不過是城主、祁將軍、仙子堂道師、青陽宗仙使喬雲亭,以及哪怕取消了道元真解一科,仍然可以登上甲子榜的城主家千金呂心瑤、祁將軍膝下的公子祁嘯風和這太岳城裡的另外幾位小天驕而已,都是這太岳城裡頂尖的人才。

  此時聽了仙使的話,他們心裡也皆有些忐忑。

  虧得自己沒有在道元真解一科上下大功夫啊……

  當然,之前他們沒有去下大功夫,也實在是因為那一科太難了。

  雖然這對他們來說,是退而求其次,但如今,卻無形之中撞了大運……

  「沒有埋沒人才,怕是不見得吧?」

  也就在此時,一直沉默寡言的仙子堂道師,忽然間低聲嘆了口氣。

  那位青陽宗仙使微微一怔,循著他的目光向外看去,便看到了坐在外廳塘邊的方原。

  他似是剛剛想起了這個人,過了半晌,輕輕開口道:「聽說今年的太岳城裡,出了一位在道元真解一道的奇才,堪稱三百年內第一人,本是這甲子榜的榜首,可就是他?」

  一提到了方原,桌上的氣氛登時有些微妙。

  城主千金呂心瑤抬頭看了仙使一眼,旋及低垂了雙目,靜靜的坐著,不發一言。

  仙子堂道師則是沉嘆了一聲,沒有開口。

  城主呂竹庵輕輕一嘆,笑道:「仙使說的沒錯,這位方原方世侄是我看著長大的,倒是個不錯的孩子,為人有些木訥,記性倒是不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青陽宗


  很快,便到了這太岳城的天之驕子們啟程前往仙門的時候。

  在這十餘天的時間裡,不僅是青陽宗,其他越國四大仙門,也陸續都有仙使過來,從這些登了榜的小天驕裡,選擇合適的弟子收入門中。

  在往年,一些甲子榜上的天驕,被多個仙門看中,爭相搶奪的戲碼,向來是太岳城平頭老百姓們最為津津樂道的話題,但是今年,卻出了奇的無人關注這一塊。

  所有人,都將複雜的目光,放到了一位處境最為特別的人身上。

  本是榜首的方原,也要跟著仙門的法舟,去青陽宗做雜役了。

  仙門雜役,向來是難以被人瞧得上的。

  他們也隨著仙人們住在深山之中,享受不得紅塵繁華,又不可能成為高高在上的仙人,人生短短數十載,便這麼埋沒在了深山老林裡,任誰說起來,都惋惜的很!

  可是方原,卻出人意料的答應了下來。

  對此,太岳城裡有不少人都在感嘆,惋惜這孩子的執拗,興許就毀了他這一生。

  巨大的仙舟已浮在太岳城東面的天空之中,黑壓壓猶如一片巨大的烏雲,自仙舟之上,有雲朵化成的雲梯一路延伸到地面,小天驕們拾階而上,看起來真個像是平步青雲。

  下方,太岳城的百姓們仰望著這些猶如上了天一般的年青人,目光裡充滿了敬畏!

  方原沒有去接愛那些百姓們的注目,他早早就登上了仙舟,沉默的坐在了角落裡。

  他也知道此時的自己幾乎成為了太岳城的一個笑話,但並不介意。

  他認真的考慮過自己做的這個選擇是對是錯,最終還是堅定了信念。

  他確定自己是喜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修行之路


  「雜務監,灑洗閣,新晉雜役方原,這是你的號牌!」

  法舟入了青陽宗之後,方原便與其他人分開了,他被送到了一座青陽宗邊緣的矮山之上,一座稍顯古舊的殿閣前面,見到了一個高高瘦瘦,模樣有些賊眉鼠眼的青衣管事,這管事姓孫,卻是個在青陽宗執役十多年的老人,如今手底下也管著像方原一樣的十幾個雜役。

  他發放給了方原一應物品,其中有一塊青陽宗特製的號牌,一套不知是什麼材質織就的青色袍服,正是雜役們所穿的,還有兩枚可以讓人強身健體的練氣丹,以及一卷封面都有些破損的練氣心法,然後就領著方原穿梭在山林殿宇之間,絮絮叨叨的跟他說著規矩。

  「用膳之地是在這裡,每日早中晚各一餐,領取每月餉金的地方是在那裡,每個月尾記得準時過來,那裡是仙門弟子們清修的地方,不能隨便闖入,後山呢,倒是沒說不讓進,不過生著許多兇猛的妖獸,所以你不想拿自己的血肉去喂養他們的話,最好也不要隨便進……」

  這孫管事說起來話來就打不住,初時方原還耐心聽著,後來卻忍不住走神,只是滿懷欣喜的看著自己懷裡的青陽宗初階煉氣心法和那兩枚練氣丹,而孫管事居然也不在乎方原聽不聽,他只是在前面不停的說著,十分興奮的模樣,似乎自己只要說得開心了,也就夠了。

  「師兄,咱們也是可以修行的麼?」

  等到了那位孫管事給方原介紹到了青陽宗西邊山腳十里外的小鎮上賣豆花的小娘子養的那隻狗前不久剛生了一窩小狗其中一隻長的像貓的時候,方原忍不住還是問了一句。

  「那是自然,練氣心法與練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冥冥之中


  轉眼間月餘時間過去,方原在這青陽宗的生活也穩定了下來。

  此時的他,已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修行世界裡。

  白日裡做著職責內的雜役,晚上勤勉修行,平時偶有閒暇,便細細的讀著朱先生送給自己的書,將曾經為了鑽研道元真解而忽略了的其他的修行學識補全回來。

  漸漸的,他不僅修為上每日都在穩穩的提升,而且對於修行的理解也在一日比一日深厚。

  也正因此,這仙門中的生活雖然艱辛枯燥,但卻讓他感覺異常的充實……

  「哈哈,方師弟又來了?」

  「最近修為進境如何?」

  膳堂裡,方原抱著書捲走過,見到了他的人,也都笑著招呼。

  這一個月時間裡,方原與這仙門裡經常見到的雜役弟子也漸漸熟識了。

  如今他曾經是甲子榜首,卻因道元真解被取消了名次的事情已經傳遍了仙門,一眾雜役對他的態度自也複雜,一開始看到了他每日勤勉修行,連吃飯都不忘了看書的模樣,倒有不少嘲諷,不過一個多月過去,雖然還是有人不屑他的勤勉,這聲音卻少了許多。

  對於肯用功的人,這些雜役弟子好歹也是會多幾分尊重的。

  「哎呀,方師弟,好久不見,修為又精進了?」

  一聽到這個聲音方原就腦袋有些大,不用說便是孫管事來了。

  入門月餘,方原一切都算是趁心,惟獨這孫管事讓人頭疼,每每跑到方原的小屋里拉著他聊天說話,一說就是好幾個時辰,也是到了這時候,方原才知道這孫管事的敘叨在這仙門裡實在是已經出了名了,其他雜役都躲著他走,也就自己這個新人才願意聽他說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大道問心


  彷彿是冥冥中的巧合,方原在這心情極度失落之際,又看到了這本書!

  一時他神情微怔,心緒陡然變得複雜之極。

  若非十年時間裡心無旁騖,潛修《道元真解》,他大概也不會除了《道元真解》之外,其他的學問都淺嘗輒止,以致於最後落得這般下場吧?

  若不是這本《道元真解》最後被證明是假的,他如今還會是那個名震越國七郡的甲子榜榜首,又怎麼可能到這仙門來做了這小小雜役?

  追根結底,一切都是因為這《道元真解》!

  按理他應該非常痛恨這本書,可是再一次看到了《道元真解》時,心情卻複雜了起來!

  畢竟,這是一本自己十年時間裡,用盡了一切心血去參研的書啊!

  這十年裡,它一度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超越了一切!

  可以說,無論它是真的假的,他都深深的烙印在了自己心裡,血脈深處!

  道元真解曾經在青陽宗,甚至越國五大仙門之中廣為流傳,所以在藏經殿裡能夠發現經文真是一點也不奇怪,只不過,此時捧在了方原手上的這部經文卻似乎有些不同……

  這部道元真解的材質非常罕見,似帛非帛,似革非革,上面的字跡,都已經顯得有些模糊不清,封皮也有些破損,上面還沾著一些黑糊糊的污跡,不知是不是干涸了的血污。

  尤其是,方原在這部經文的第一頁左下角,看到了一個灰色的法印,更是讓他微微一怔。

  這部經文會被人打上法印,說明它一度是某人的私有,而且那人定然極為重視這部經文,而法印已經變成了灰色,說明留下了法印的主人已死,甚至那法印裡面的四個字……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一術洐萬法


  轟!轟!轟!

  難以形容那一霎的感覺,方原在回答了所有的問題,又依著本心說出了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之後,只覺得周圍虛空變幻,神雷震震,一霎那,卻似經歷了永久,在這過程中,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些意志的讚許,然後,便似乎有某種奇怪的東西進入了自己的神魂之中,這讓他無比的痛苦,神魂像是在撕裂,但又感覺異常的滿足,像是在經歷一場奇妙的夢境!

  「這是什麼?」

  良久之後,他才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似乎處於一個玄妙的空間之中。

  隱隱約約能看到,自己周圍全都是懸浮在了半空中的金色經文。

  這些經文讓他感覺熟悉至極,皆是道元真解的內容。

  對這些經文,他比自己的掌紋更瞭解,可是在這時候,熟悉之中,卻又多了些玄奇的變化,那些經文在不停的跳躍著,變化著,它們的排列順序,甚至每一個經文的筆劃,都在進行著一種玄奧莫測,卻又隱含大道之理的演變,隨著演變,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東西出現了……

  大道至簡!

  經文還是那經文,但其中所蘊含的道理卻已截然不同,直讓方原瞠目結舌!

  「我是讀書讀的魔怔了嗎?」

  方原一時間,都難以判斷自己經歷的場景是真是假,是否是自己經歷的一場怪夢。

  不過,出於一種內心莫名的衝動,他還是下意識的看了下去。

  「天洐之術?」

  「這是……這是一種推洐之術?」

  很奇妙的,他看到了那些經文之後,所有的金色經文,便一個一個的飛舞著,彷彿無盡的流星一般,衝進了他的眉心之中,然後,在他的腦海裡,已經多出了一道神異的法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