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法輪功“神韻演出”之二----烏合之眾的“大雜燴” - 歷史文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討論] 九評法輪功“神韻演出”之二----烏合之眾的“大雜燴”

九評法輪功“神韻演出”之二----烏合之眾的“大雜燴”

九評法輪功“神韻演出”之二----烏合之眾的“大雜燴”

所謂“神韻”是中國古代詩論的一種詩歌創作和評論,為清初王士禛所宣導。在清代前期縱橫詩壇達百年之久。“神韻”一詞,早在南朝齊謝赫《古畫品錄》中就已出現。唐代詩論提到的“韻”,大多是指詩韻、詩章的意思,不涉詩論。明清時期,“神韻”一詞在各種意義上被普遍使用。王士禛之前,雖有許多人談到過“神韻”,但還沒有把它看成是詩歌創作的根本問題,到王士禛,才把“神韻”作為詩歌創作的根本要求提出來。他早年編選《神韻集》,有意識地提倡“神韻說”,歸納起來,大致可以看到他的“神韻說”的根本特點,即在詩歌的藝術表現上追求一種空寂超逸、鏡花水月、不著形跡的境界。“神韻”為詩中最高境界,王士禛提倡“神韻”,自有他的道理。

而“法淪公”移花接木“神韻”的含義,借用“神韻”一詞來裝點門面,但其表演真的是“神曲”、“ 神舞”嗎?非也,不過是騙騙老外而已。《紐約州眾議院祝聖誕奇觀晚會成功》提到“…新談人電視臺及其合作夥伴-‘神韻藝術團’,通過舞臺藝術和樂隊伴奏,熔合舞蹈、清新的天幕和精美的服飾,充份運用現代科技,將古老的藝術再現,帶給人無可置疑的視覺震撼”。可見所謂的表演並非是神的歌舞,不過是喧鬧的音響,閃爍的霓虹,光閃耀眼的服飾來眩人耳目罷了,這正迎合了老外愛新奇、刺激的獵奇心理,要說其演出還有些內涵的話,應歸功於“神州”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

網上有許多介紹“法淪公” “神韻藝術團”的新聞,“法淪公”在其網站上吹噓說:“神韻藝術團是一個世界級的演藝團體,擁有世界一流藝術家”,事實上,成員多為“法淪公”弟子。近年來由於膨脹較快,在新招收的人員中,“法淪公”弟子的親屬也可以入團。龐大的演職員隊伍魚目混雜,泥沙俱下,是一群典型的烏合之眾和“豆腐渣工程”。這些演職人員主要有以下三部分組成。
一、在文藝界稍有名氣的“法淪公”弟子
“神韻藝術團”的歌手光桂敏、楊建生、白雪、薑敏等,演奏人員陳曉棠、陳凝芳、戚曉春、談駿毅等,舞蹈演員李維娜、陳碧娟等,都是癡迷的“法淪公”練習者。之所以說他們稍有名氣,不是因為他們是文藝界的頂尖人才,而是因為在文藝界他們“法淪公”練得最好,在“法淪公”界他們比同修多一點文藝細胞,所以就成為“神韻藝術團”拿來作為炫耀的招牌。

二、 通過新談人系列大賽網羅的文藝人才
想登上神韻的演出舞臺,成為神韻的臺柱子其實非常容易,只要通過“飛天藝術學校”短期培訓,在新談人系列大賽上露個臉就可以了。通過首屆“全世界華人系列大賽”登上“神韻演出”舞臺的有:陳永佳,首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青年男子組的冠軍,現為“神韻藝術團”舞蹈編導、領舞演員、“飛天藝術學院”教師;任鳳舞,首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青年女子組冠軍,現為“神韻藝術團”舞蹈編導、舞蹈演員;曲樂,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美聲唱法男子組優秀演唱獎,神韻男中音歌唱演員楊建生,從2008年起參加“神韻藝術團”的全球巡迴演出。

通過第二屆新談人“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登上神韻演出舞臺的有:洪鳴,美聲男子組金獎;寧正,民族男子組銀獎,兩人現在均為“神韻藝術團”歌手。通過第二屆新談人“全世界華人中國舞大賽”登上“神韻演出”舞臺的有:蔡翹楚,少年女子組冠軍;李博健,少年男子組冠軍;陳超慧,少年女子組亞軍;蘇仙姿,青年女子組亞軍;劉心怡,少年女子組季軍;廖若山、薛心壇,少年男子組並列季軍。而李寶圓(少年男子組)、李茜婭(少年女子組)、王君竹(少年女子組)、董美婧(青年女子組)、蘇舞璿(青年女子組)、周曉(少年女子組)僅僅獲得了優秀表演獎,也能一躍成為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還有一些是兩次大賽都參加了,估計是大賽報名者人數太少,不得己拿自己的學員充數的。梁詩華,“飛天藝術學院”學員,第一屆“全世界中國舞大賽”少年女子組二等獎,第二屆“全世界中國舞大賽”少年女子組優秀表演獎;石真,“飛天藝術學院”學員,第一屆“全世界中國舞大賽”少年男子組一等獎,第二屆“全世界中國舞大賽”青年男子組亞軍;趙亮,第一屆“全世界中國舞大賽”表演獎,第二屆“全世界中國舞大賽”青年男子組季軍;吳巡天,“飛天藝術學院”學員,第一屆“全世界中國舞大賽”青年男子組三等獎,第二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青年男子組冠軍。這些人有的歷經兩次磨難終成正果,有的成績一屆不如一屆,卻都成為“神韻藝術團”舞蹈演員。
三、平步青雲白衣素身直接登上了“神韻”舞臺
“法淪公”的文藝人才荒到了饑不擇食的地步,什麼成績都沒有,沒有任何的名分,只要演出需要,都能到舞臺上去獻醜。來自“飛天舞蹈學校”和“蓮花藝術團”的娃娃們陳科魁、董美靜、胡恬甜、劉天軼、麻澤昊、聶昊、郭芷貝、王璐逸、齊婉琳、劉宇旋等,學習個一年半載,沒有經過任何大賽曆練和舞臺實踐,就直接登上了“神韻演出”舞臺作秀,真是沐猴而冠,滑稽之極。

而“神韻藝術團”的演員王璿、熊俊秀、詹怡靜、舞星、曹翔、王琛等,更是查不到出處,也堂而皇之地登臺演出,真是群魔亂舞,令人作嘔。通過分析“神韻藝術團”的演員構成可以看出,“輪淪公”的“神韻演出”根本不是什麼由世界頂級的藝術家出演的世界一流的演出,而是一幫“法淪公”老弟子們和一幫剛出道的娃娃們的自娛自樂,是在假借文藝之名宣揚邪教害人邪說!

綜而論之, 該藝術團的演職人員大部分是青少年,以華裔為主,沒有發現國際一流的指揮或藝術家,演出的節目有舞蹈、歌唱、樂器演奏、雜技、舞劇等,內容龐雜,根本沒有值得讓人觀後難忘的節目,一些節目影射了政治和人權,這並非藝術。“神韻藝術團”完全是“法淪公”擴大影響、從事邪教和反華宣傳的政治工具,是對中華文化的玷污和歪曲,是對觀眾的欺騙和愚弄。其次,該藝術團是李混汁一手策劃的,企圖通過“神韻藝術團”,展現“法淪公”弟子“風貌”,破除“謠言”、“ 誹謗”,同時“救度眾生、講清真相”。“神韻藝術團”的節目充滿了“法淪公”訊息,以至於抵消了歌舞可能給觀眾帶來的任何愉悅,實際是借娛樂之名,行宣傳之實,雜技、唱歌、舞蹈等所有的演出技巧都是變著法子在為“法淪公”做宣傳服務的。
“神韻藝術團”成員赤裸裸鼓吹所遵奉的“法淪公”教義的種種好處,就像他們演唱的歌曲《法淪聖王》,吹捧李混質乃萬王之王,是為了在世界末日來臨前“救度眾生”而來到人世間,煽動人們趕快加入“法淪公”,否則將失去“成神”的機會。這樣的藝術團怎麼能登大雅之堂,在國外糊弄一下外國人還可以,對於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國人來言,他們的表演只是一群跳樑小丑的伎倆。

“神韻演出”不僅是“法淪公”自我吹捧的方式,更是借機斂財的幌子。所謂的 “神韻演出”也不過是李混質借用中國古典文化,在西方國家面前的一場諂媚表演,一場噪音污染罷了!“法淪公”將神韻演出作為一個專欄,放在大雞園網站上,張貼著眾多標榜為神韻藝術家的照片,什麼舞蹈家、歌唱家、 表演家,無非是自己給自己往臉上貼金,裝的無比高大上。“法淪公”將神韻舞蹈演員標榜為“天上的仙女”,將神韻音樂吹噓為“天籟之音”。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法淪公”組織對外宣稱:觀看神韻可以救人、可以治癒癌症等不治之症。

如果李混質真如所吹噓的這般神通廣大,那神韻演出必將也是效果非凡,但是2014年死去的大法弟子蘭多則給了“法淪公”當頭一棒。蘭多生前為“輪淪公”創作了眾多讚歌,在“神韻演出”中也是必唱歌曲,連法淪讚歌的創作人都難以“消業祛病”,作為普通的大法弟子又怎能逃脫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呢?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