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幻 作者:薪意(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神幻 作者:薪意(連載中)

神幻 作者:薪意(連載中)

【作者簡介】

薪意,男,湖北省-武漢市,起點作家。

【內容簡介1】

古文明重現!

焚書坑儒,焚的是何書,坑的又是何人?為何要築十二金人建阿房宮?阿房宮真的被一把火燒燬?十二金人又下落何處?繁榮的諸子百家為何開始沉寂?始皇為何不顧反對堅持泰山封禪?長生煉丹之術,到底存不存在?

何方站在山巔上說了三個字:「騷,浪,賤!」

【內容簡介2】

一輪紫月,石棺從天而降,世界出現無數未知空間,而這些又彷彿和華夏最大的秘密聯繫在一起。

古蜀國文明的沒落,良渚文明的消失,焚書坑儒的歷史,十二金人的秘密,諸子百家從繁榮到沉寂,這些歷史迷團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何方穿著褲衩,站立於珠穆拉瑪之巔,喊了三個字:“好,冷,啊!”

……

【其他作品】

《神書》、《神門》

TOP

第一章 檔案級別【絕密】


  作為四大文明古國,華夏歷史上下五千年,有著無數璀璨的文化瑰寶,神話傳說更是不計其數。

  可自秦始皇滅六國後,原本在殷商時期盛極一時的方士卻退出歷史舞台,一個個撲朔迷離的事件至今無法考究,鼎盛的古蜀國文明,良渚文明,彷彿鏡花水月般消失。

  焚書坑儒,焚的是何書,坑的又是何人?為何要築十二金人建阿房宮?阿房宮真的被一把火燒燬?十二金人又下落何處?繁榮的諸子百家為何開始沉寂?始皇為何不顧反對堅持泰山封禪?長生煉丹之術,到底存不存在?

  ——摘自《先秦文化之迷》。

  ……

  「何博士,上級對此次遺跡發掘工作非常重視,還請您簡單匯報一下現階段的進度,我們這邊已經開始錄音。」

  「好的,此次發掘很順利,在第一層已經出土陶器,蚌器,石器,骨角器等三百七十多件,現在我們已經進入第二層,大家都很興奮,積極性很高,這裡很多東西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特別是第二層,我相信,很有可能解開先秦文化中的……絲絲……」

  「何博士,您聽得到嗎?何博士……」

  「絲絲絲……」

  「不好,何博士信號中斷,趕緊派人增援!」

  ……

  「博士,您看那盞燈!為什麼只有一半,好像要……要……」

  「李青山,你能不能不要隨便拍人肩膀,你知不知道會嚇死人……啊,什麼東西在拉我?不要拉我……放開我……」

  「燈……消失了?!」

  「博士救我……」

  「快跑!」

  ……

  暴雨,傾洩。

  三個人影站在雨中。

  「聽說何博士在遺跡裡面發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古怪的設定


  這個世界變了!

  天上掛著一輪紫月,地上擺著一口石棺,還有傳說中的武林高手重現江湖。

  「殺人是犯法的,你們知不知道?!」何方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美好和平的世界一下就變成了武俠風?

  他可是祖國的花朵,東河村裡百年一遇的金鳳凰,不出意外,這次高考他可以憑本事考上一個專科大學,這樣就夭折了?

  正想著,他就看到頭頂上方又出現了一個黑點,在紫月的映照下,越來越近,越來越大。

  而且,還散發著詭異的紅光。

  難道,天上有兩個石棺?

  一雌一雄?

  「……」何方緊咬牙關,他可不甘心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掛掉,趁著這個機會,他決定再垂死掙扎一下。

  誰說鹹魚翻個身就一定還是鹹魚,也有可能變成一條刁子魚呢?

  一個老狗翻爬,再次一滾。

  「轟隆!」

  地面一震,塵土飛揚,一個半米深坑就出現了。

  誇張到讓人心顫。

  而在深坑中,一團赤紅色的火焰正在不斷的升騰。

  火焰中,一個足有兩米多高的身影正漸漸站起,皮膚漆黑,身上還泛著紅光,隱隱的透著火焰。

  至於蒙面女子,早就已經飛速的朝右邊一閃,輕鬆地就躲了過去,就像是背後生了一雙眼睛一樣。

  「所以,這個世界其實是一個玄幻世界?但玄幻世界,為什麼要加入一個黑人?還是個玩火的黑人?」何方看著這一幕,一瞬間,他覺得自己這二十年的時間都白活了,世界觀在五分鐘內就被刷新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難道真的應了那句古語,事出反常必有妖?

  如果確實是這樣,那麼,他只想說一句,地球很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厲害了,我的小銅人


  「……」何方。

  牛逼啊!

  果然,改了設定的世界,就該有一片新的氣象,這個老鐵666的暗號,簡直就是為這種生死時刻量身訂製的。

  什麼叫緊跟時代的腳步?

  粉紅小蘿莉就是!

  而且,還絕對是走在時代最前沿,屹立在風口浪尖上的人。

  何方決定知錯就改,馬上改變自己落後的思想,向著新世界前進,爭取早日跟上時代的步伐。

  可他的一句老鐵666還沒來得及開口,耳邊就傳來黑人的一聲咆哮。

  黑人似乎狂暴了!

  出手非常狠辣,一瞬間,便衝到了那名半跪在地的大漢面前,右手如金鐵一樣,直接轟在了大漢的胸口。

  火焰升騰,狂暴無比。

  「噗!」一口濃郁的鮮血便從大漢的口裡噴了出來。

  不用想,都知道傷得很重。

  但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在那一口鮮血噴出來的同時,一條紅色的大蛇彷彿脫僵的野馬一樣從那口鮮血中猛的衝出。

  又粗又大。

  至少有三四米長,兩個手指頭粗!

  速度出奇地快。

  何方之前並沒有看清楚,可這一次,因為體積足夠大,他看清了,那條大蛇瞬間朝著他撲了過來,眨眼間又消失不見。

  位置,正好是他掉落在地上的背包。

  而在那裡,還有著露出半截的小銅人。

  「什麼鬼?」何方小小地受了一下驚。

  這個小銅人是村長老頭在他五歲時送他的玩具,雕工粗燥,而且,還有一個最大的敗筆,懷裡多了一個葫蘆。

  烏漆嘛黑。

  破壞了整體美感。

  一看就和古董什麼的無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狂飆,停不下來


  「……」

  兩名大漢似乎還真的被何方給點醒了,在對視了一眼後,都是飛速地在腰間摸了一把,但摸出來的卻並不是什麼殺豬刀。

  而是,兩把漆黑的手槍。

  黑洞洞的槍口,直接就對準了玩火的黑人。

  「砰!」

  「砰!」

  兩聲槍響。

  黑人就中彈了,右手胳膊上和左大腿上各挨了一槍。

  這還是黑人反應得快,在兩名大漢掏槍的瞬間,就往地上一個麻溜的翻滾,硬是用腦袋在地上趟出一條升天之路。

  「咦?怎麼和電視裡的不一樣?」何方有些小意外,他一直覺得槍這種東西在武俠和玄幻的世界中,應該屬於最LOW的武器。

  但這個世界的設定似乎改得還不太徹底。

  手槍一出。

  黑人頓時就趴了。

  當然了,在黑人趴了的同時,兩條又粗又大的紅色大蛇,也飛了出來,畢竟,比起被拳頭打得吐血而言,被打了兩槍,血真的是在飆。

  一條90能量點。

  兩條180。

  黑人,果然是量大啊!

  何方的喜悅可想而知,他隱隱感覺到,實力越強的人噴出來的血,可能蘊含的能量點就越多。

  這功能簡直就是新世紀的薅羊毛!

  而且,還是毫無心理負擔的那種,畢竟,血都噴出來了,你總不可能再舔回去吧?

  「啊。」何方再次張了張嘴巴。

  這一次,小銅人沒有再讓他失望,一條小蛇很快就從葫蘆裡飄了出來,鑽入到了他的體內。

  然後,何方就感覺到體內游動的小蛇,漲大了足足一倍。

  好傢伙!

  現在至少能幹死四條土狗了!

  太變態了!

  何方很開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驚天大劇變


  「啊……我殺了你!」黑人在咆哮。

  但何方卻在防狼噴劑噴出的同時,就已經溜之大吉,鯉魚打挺再打挺,順便還揚了一把土,靈活得就像隻兔子。

  他當然不會傻不拉唧的真以為自己現在就能幹得過黑人,剛才勾到的那一腳,不過是巧合而已。

  至於什麼臨死前的遺言……

  那就只能呵呵了。

  「咦?這個小哥哥身手挺靈活的啊?居然把黑大叔都給耍了?」粉紅小蘿莉在看到何方逃出黑人手掌,小嘴也發出一聲輕咦聲。

  佛性冰雕女子沒有說話,因為,她的目光至始至終都在蒙面女子的身上。

  蒙面女子同樣沒有動,就那樣站在原地。

  但那兩名大漢卻在這個時候再次纏住了黑人,趁著黑人視線不清時,從左右兩側瘋狂出手。

  「嘭嘭嘭……」

  一陣拳打腳踢。

  然後,何方就又看到了一條紅色小蛇嗷嗷的飛了過來。

  能量值+50

  他沒有回頭看,但可以肯定應該是從黑人的身上來的。

  很開心。

  畢竟,他已經看出來了,沒有什麼相關部門,兩方都不是什麼善茬,蒙面女子抬手就要殺人,黑人同樣沒有對他手軟。

  在這些人的眼裡,他感覺到了一種同樣的眼神,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俯視著地上的螻蟻一樣。

  不屑一顧。

  「小哥哥,你快回來,就這樣走了多可惜,難道你忘了人家了嗎?人家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啊!」粉紅小蘿莉的聲音在何方的背後響起。

  夏雨荷?

  何方差點就一個趔趄。

  特麼的,城會玩!

  幸虧他心理素質過硬,隨即撇了撇嘴:「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地底祭壇


  一幕幕的記憶在他的腦海中迴盪著。

  不會的!

  老頭兒絕對不會出事的!

  何方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記得,老頭兒自小便有一個地方是絕對禁止其他人進去的,包括何方。

  那是後堂的一間雜物室。

  裡面沒什麼東西,就是堆著各種亂七八糟的雜物,還有很多老鼠屎,這樣的地方不讓人進,本沒有什麼奇怪。

  可他卻記得,有一次老頭兒在裡面待了足足一天時間。

  在一間充斥著老鼠屎的雜物室裡待一天?以老頭兒那愛乾淨的毛病,這件事情,只能用離奇來形容。

  何方來到了雜物室。

  裡面的雜物還和以前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

  他開始一件一件的將東西從裡面搬出來,破損的鋤頭,斷成兩截的鏟子,各種農具,還有稻草,裡面甚至還隱隱的有一種腐臭味,但他已經不在意這些了,很耐心,一件一件的搬,速度也很快。

  不過,裡面的東西堆得太多了。

  足足半個多小時,雜物室才被搬空。

  空蕩蕩的雜物室裡面非常地昏暗,牆角佈滿了一粒一粒黑黑的東西,除此之外,便並沒有其它。

  但何方卻並沒有放棄。

  他開始在牆上敲敲打打,每一寸都沒有放過,又折騰了二十多分鐘,他幾乎敲遍了所有的地方。

  怎麼回事?

  沒有?

  不可能的,這裡面肯定有東西,甚至還有一種可能,老頭兒看到村子出了危險,就躲在了裡面。

  抱著這樣的信念,何方開始繼續在雜物間外面尋找。

  窗戶,椅子,桌子……

  全部沒有機關。

  等一下。

  老頭兒好像每天都有一個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不科學的世界


  詭異。

  今天的事情太過於詭異。

  何方不得不小心一些,因為,他一直記得一句至理名言,這個世界除了詩和遠方之外,還有荀且。

  小心地從雜物間走出,他盡量沒有讓自己的腳下發出一點聲音,慢慢地,朝著門口的位置小心翼翼地蹭著。

  很快的,他便到了門口。

  門外並沒有人。

  一片空曠無比,而且,也沒有什麼草地,門口的小院還和以前一樣,除了泥土便是堆起的石頭。

  「怎麼回事?」何方很謹慎,在原地又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什麼變化,天上的紫月,依舊高掛。

  然後,他就又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還有說話的聲音。

  「蘿蔔,蘿蔔……我的蘿蔔呢?」

  「……」

  何方心裡微驚,他能清楚的聽到,確實有人在說話,可是,他就是看不到,這詭異的場景,讓他的後背有些涼。

  不會有鬼吧?

  如果是以前,有人告訴他這個世界有鬼,他肯定會一個耳光扇過去:「科學,你懂什麼叫科學嗎?」

  但現在他卻無法判斷了。

  一夜的見聞,已經刷新了他的三觀。

  不過,從內心而言,他還是不太相信這個世界會出現鬼這種東西,所以,他最終還是咬了咬牙,決定走出門看看。

  說不定有人倒掛在房頂擦玻璃也不一定呢?

  剛走出房門,他就發現眼前的一切變了,小院不見了,土塊和石頭也不見了,眼前竟然變成了一片竹林。

  地上一片嫩綠的小草。

  而在竹林旁邊,還有著一間木頭小屋。

  「穿越了嗎?!」何方這一次是真的被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便往後面退了一步,然後,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請繼續你的表演


  何方真的很開心。

  他可是記得,黑人被一槍打得飆血時,也不過加了差不多90點的能量值而已,可這個老道士隨便被捕獸夾夾了一下,飆的血不過一小勺,居然就加了200?!

  厲害啦!

  這個老道士真的是一個寶啊。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也從側面證明了他的猜測,老道士並不是什麼鬼魂,而是真正存在的人。

  雖然,他現在無法想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外面確實是另外一個世界,而且,還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不過,這樣一來,就又有了新的問題,為什麼兩個不同的世界,會重合在一起?這種重合,是短暫的,還是永久的?

  何方沒有多想,他決定先將這些小問題都放下,現在最重要的是趁著這波機會,在老道士身上好好搞一下!

  方士啊……

  身上十之八九,有寶物的吧?

  何方開始思考人生。

  這個老道士實力很強,正面肛,肯定是肛不過……

  怎麼辦?

  正這樣想著,他便又聽到老道士咆哮的聲音。

  「小畜生,竟然敢報復本尊?!本尊今天要是不將你的一條腿打斷了,就枉稱『竹山修士』!」

  很顯然,小男孩成了背鍋俠。

  而接著,何方便感覺到外面安靜了下來,按照他的猜測,老道士應該是跑去找小男孩麻煩去了。

  心裡默默同情小男孩三秒。

  然後,他便決定趁著老道士出去的這段時間,到小木屋裡面搜刮一下,說不定就找到什麼飛劍啊,攝魂鈴啊,二哈啊什麼的。

  到時候不單自己能飛升成神,順便還能把小男孩救出苦海。

  簡直一舉兩得。

  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一波賊溜的操作


  一個在外面受無數人跪拜的方士,受到眼前這樣的污辱後,會有什麼樣的表現?

  老道士用實際行動告訴了何方。

  他很憤怒,口裡唸唸有詞。

  這一次,他沒有再藏拙,白玉小劍在手掌心上一割,頓時,鮮血狂噴,而與此同時,他的手掌也抓著白玉小劍一捋。

  白玉小劍被血一染,頓時,也亮起奪目的流光。

  「孽障,受死!」老道士大喝一聲,接著,手也往空中一揚。

  白玉小劍應聲飛起,光華大放,直直地朝著何方射來。

  然後……

  「叭唧」一聲。

  掉在了地上。

  「……」

  「……」

  四目再次相接。

  場面就真的很尷尬了。

  老道士的眼睛都瞪成了燈泡。

  而何方則是沒事人一樣,飛快地將掉落在面前的白玉小劍撿了起來,又用手擦了擦上面失去能量的血液,接著,就收進了懷裡。

  能量值+300。

  老道士這一波操作,簡直穩。

  但何方覺得還不夠,一個人的潛力其實是非常大的,就看你怎麼去引導,只要引導得當,血完全是可以飆得更猛烈一點。

  比如,斷個臂,割個大動脈什麼的。

  加油,你可以的!

  何方這一次很賣力,將屁股一連扭動了五下,然後,還伸出了兩個手指頭,朝著老道士不停的勾啊,勾啊……

  意思很直接。

  有什麼法寶,儘管使出來吧!

  老道士怒了!

  但他是真的沒有想明白,為什麼百試不爽的飛劍殺敵之術,會不靈了?

  不過,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眼前這傢伙再次對他發起了挑釁。

  老道士的臉上瞬間就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