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 兩岸專區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前不久,“FLG”在华盛顿举办了所谓的“法会”,李大师出面“讲法”。与往年相比,这次基本上还是老调重弹,要求弟子们坚持坚持再坚持,主要的内容就是给弟子打气。其中,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片段,想讲给大家听听。
  “讲法”中,李大师许诺弟子:“我已经把你们从三界内除名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从你自己发心要修炼的那天起,你就在地狱中除名了。大法弟子如果死亡了,不会转生,因为不归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转生,也不归地狱管了,地狱也惩罚不了你”,听到此消息,众弟子热烈鼓掌,兴奋不已,如获一针强心剂。
  死后可以不下地狱,这对修炼者来说,是多么大的恩惠啊,李大师一句话就搞定了。这也是历年“讲法”中比较有“亮点”的一次,也是李大师历年“讲法”中给弟子开出的空头支票中“最慷慨”的一次。
  看过《西游记》的人,对孙悟空酒后大闹阴曹地府的故事非常熟悉。话说孙悟空在花果山和众猴饮酒醉了,睡梦中被两个无常带到阴曹地府,悟空棒打无常,质问阎王为什么把自己拘来,称自己是天地所生,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阴司十王面面相觑,悟空一笔勾了猴类的寿命,强销了死籍,撕毁了生死簿,趾高气扬离开了地府。
  那么这段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与李大师取消弟子的“下地狱”的资格之间有什么联系呢?且听笔者慢慢道来。 众所周知,“FLG”最大吸引习练者之处就是所谓的“圆满”。对于“圆满”,李大师有如下的描述:“如果你真的圆满了,你是修成了一个很大的神,你把地球攥在手里都不费吹灰之力”,“我想在你们圆满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的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可以说,“圆满”是吸引弟子们修炼“FLG”最大的诱饵,是弟子修炼的最终目标,也是李大师驱使弟子们的秘密武器。
 在“FLG”被取缔的最初几年,为了所谓的“圆满”,不少弟子甚至不惜对抗法律、舍弃亲情而一意孤行。但遗憾地是,20多年过去了,宇宙没有毁灭,“旧势力”越来越强,李大师的“法力”、“法身”没有踪影,“发正念”毫无效果。最为重要的是,20多年过去了,还没有一个“FLG”人员被正式宣告修炼“圆满”,李大师总是告诉弟子们修炼仍在路上。很多习练者发现当初被许诺的种种好处根本无法兑现,这让引颈指望的弟子很受伤,于是不再信奉李大师,纷纷脱离“FLG”。遥遥无期的期待也使另一部分苦苦支撑的弟子开始对“圆满”产生怀疑,“FLG”近年来内部乱象频生,折射出李大师教主地位动摇、对弟子控制力下降。
  这次法会上,李大师很无奈地说,“我一直在讲,我说修炼哪,其实是最苦的(师父笑)就是岁月的漫长,在魔炼中那个岁月的漫长。看不着边际,看不着岁月的那一天,(师父笑)其实这是最苦的”。 为了能够欺骗弟子死心踏地跟随自己,李大师采取了两招:一招是继续给弟子们戴高帽,精神上打气,比如这次“法会”上就讲,“大法弟子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高压下,那么复杂的环境中诱惑下,还能坚持修炼,多了不起啊,真的了不起啊”。在李大师的常年累月地反复“忽悠”下,一些弟子们逐渐形成了一种虚幻的“优越感”,在他们眼中,常人社会不过是个“垃圾站”,常人社会中人们是需要自己来“救度”的对象,很多弟子割舍不下“FLG”,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割舍不下这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使命感”;另一招就是威胁,不允许弟子放弃“FLG”,否则就会有生命危险。这次“讲法”还在强调,“不能放松自己!一旦放松,旧势力就有空可钻,甚至于拿走你的生命。这个例子、这痛苦的教训太多了!”。其实,在李大师一次又一次的承诺无法兑现面前,“FLG”痴迷者也并非看不出问题。只是一想到放弃“FLG”会招致“神形全灭”的严重后果,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李大师也明白,要想长期控制弟子光靠吹捧和威胁还略显不够,于是今年李大师索性大方起来,给弟子们一个天大的“馅饼”,就是这个“地狱除名”。李大师借用《西游记》这个桥段,其实就是想告诉弟子,你们个个都是孙悟空,换句话说,个个都具备了孙悟空的法力,不是凡人,死不了了,而李大师则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如来。这次把弟子们升级为死不了的“修炼人”,也算是对弟子们苦苦等待的一个暂时安慰,最起码可以在“圆满”的期限上再拖延些时日。
从心理学角度上讲,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同,是人的普遍心理需求,在日常生活中很难得到他人认可的“FLG”习练者,亟需在与现实情景无关的梦幻情景中寻求精神上满足。李大师正是利用这种空头支票,适应了弟子的心理需求。这也是李大师惯用的手法,当然也是一切邪教惯用的手法。
 对于“FLG”,世界知名邪教问题专家玛格丽特•辛格曾有过一段非常精辟的论断:“我认为FLG符合邪教的标准,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的标准。它的头目不是让信徒信仰上帝或是其他抽象的原则,而是信仰他本人。让信徒相信他是全能的主,他们放弃了自己多少年的文化信仰传统来跟随这么一个人。他只是个自封的教主,就像世界上其他的邪教教主一样,告诉人们,跟随我吧,我知道那条唯一的拯救之路,放弃所有的东西来跟随我。然后他就可以任意控制他们,而这些人就从此失去了自我思考判断的能力。”眼下,“FLG”痴迷者正是这样一群可悲可怜的被控制的人群而身陷其中却不自知。这些痴迷者把自己的生命、自由、思维、认知当作最后的筹码交给李大师,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赌赢、翻本,结局必定是像把一切都输光的赌徒。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