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饒命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大王饒命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連載中)

大王饒命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連載中)

【作者概要】

會說話的肘子,男,河南 - 洛陽,起點作家。

【內容簡介】

靈氣復甦的時代,寂靜生活碎掉了,彷彿雷霆貫穿長空,電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凡逆我們的終將死去,這就是法則。

……

這是一個呂樹依靠毒雞湯成為大魔王的故事。

【其他作品】

《我是大玩家》、《英雄聯盟之災變時代》

TOP

1、廟會


  時值2月,冬日裏的晚霞由西邊向整個世界蔓延,寂靜的紅色像是一層油畫的塗料,把所有行人身上都換了一種顏色。

  來往過客都是笑容滿面的。

  今天大年初三,正是逛廟會的好時候,洛城這個小城市,光是舉辦廟會的地方就有六七處之多。

  「呂樹,我要吃糖葫蘆,夾核桃的那種,」一個小姑娘拉了拉身前那個少年的衣袖,小手已經指向路邊的糖葫蘆車,透過玻璃窗還能看到裏面的糖葫蘆晶瑩剔透。

  小姑娘很小,大概也只有十歲左右的樣子,穿著白色乾淨的羽絨服一塵不染。

  名叫呂樹的十七歲少年蛋疼的看向賣糖葫蘆的車子,然後咽了一口口水對小姑娘說道:「呂小魚!咱們給你買羽絨服的時候就已經說好了的,想要買這件羽絨服,以後就得省吃儉用,不然我下學期上高三的學費都不夠了!」

  「呂樹你變了!」呂小魚平靜說道。

  呂樹臉當時就黑了:「你這是跟誰學的,少看點愛情肥皂劇行不行?!」

  然後他又盤算了一下,還是歎了口氣走向賣糖葫蘆的老闆:「老闆,夾核桃的這種多少錢?」

  「5塊,給妹妹買一串吧,」老闆笑呵呵的說道,他早就看出來這一大一小到底是誰想吃糖葫蘆了。

  5塊……真特麼貴,呂樹從兜裏掏出來一張皺巴巴的10塊錢遞給老闆,然後老闆找了5塊錢給他。

  糖葫蘆這就算是到手了,一串糖葫蘆有7顆夾著核桃的果子,呂樹遞給呂小魚的時候,呂小魚說道:「我吃5顆,給你留2顆!」

  呂樹樂了,摸了摸呂小魚的腦袋:「留一顆就行。」

  小姑娘這個年紀,個子也才長到呂樹的齊腰處,呂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吃貨


  呂樹一邊權衡著眼前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一邊隨時準備拉著呂小魚跑路,至於跑不跑得了……只能說盡力了。

  然而身穿黑色風衣的這群人似乎並沒有打算跟他們糾纏什麼,更不像是那種電視劇裡演的標準壞人,動不動就濫殺無辜什麼的,竟是直接走了。

  到了這個時候呂樹有點安心下來,難道對方真的是官府的?

  他忽然想起之前那些靈異事件消失的視頻與人……難道這個表演者跟那種事情也有關係?官府裡什麼時候多了黑色風衣這種制服了……看起來還不錯。

  如果對方這個時候忽然出示一個神秘部門的證件,搞不好呂樹還真的信了。

  至於對方所說的消防大隊……就算了吧……

  遇到這種事情,呂樹呂小魚這一大一小兩人也沒心情繼續看廟會了,回家吧。

  離開的時候呂樹低頭沉思著,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

  呂小魚抬頭看了他一眼:「呂樹,你在想什麼?」

  「你叫我一聲哥哥能死是吧!」呂樹當時就有點火大。

  「我們有血緣關係嗎?」呂小魚一臉鄙夷,人小鬼大。

  這個時候,忽然有個年輕人攔住呂樹和善笑道:「你們剛剛從後台那邊出來嗎,能不能告訴我裡面發生了什麼?」

  呂樹警惕道:「你誰啊?」

  「你好,我叫知微,很高興見到你,」帥氣的年輕人笑著自我介紹。

  「有多高興?」呂樹問道。

  這個叫做知微的年輕人差點就尿了,這貨特麼的怎麼這麼不按常理出牌?!

  「額……總之是很高興吧……」然而知微剛想繼續解釋,就看到對面的這個少年理都沒理他,拉著可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你攤上大事了!


  「吃什麼泡麵啊,我給你煮麵條吃,」呂樹不情願了,這麼冷的天還得出門買泡麵,這大過年的想要買泡麵都得去隔著兩條街的24小時張東來便利店才行。

  「你煮的掛麵一點味都沒有,我不吃,你去給我買泡麵!」呂小魚不樂意了。

  「我不去,」呂樹說著就要換鞋了。

  「那你把你脖子上的小核桃敲了給我吃,」呂小魚眼睛裏閃著光。

  「敲你妹啊,別惦記這個了成不成?」呂樹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自己脖子上的帶的玩意不是什麼核桃,只是上面的紋路看起來像而已,只是有些發黑,圓的也有些不正常。

  這是隨著自己一起被遺棄在孤兒院的,看起來平平無奇。雖然呂樹經常詬病那個孤兒院裏的員工都有點不負責任,但呂樹必須承認他們的人品還是挺端正的,不然這玩意也留不到現在他還帶著。

  這東西對別人沒什麼用,可對呂樹來說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念想。

  萬一……他是說萬一,他的父母如果通過這個又想找回他呢,這不就是一個憑證嗎?

  雖然他對父母這個詞彙並沒有什麼概念,自己這麼多年一個人也活的好好地。

  當初有家長來孤兒院想要領養孩子,院長牽著他的手走到那對陌生夫婦面前時,他還對父母這個詞彙有過一絲期待。

  然而當對方嫌棄他體弱多病之後,那一絲期待也隨之煙消雲散。

  自己好像,真的不太需要父母了吧,呂樹偶爾會這樣想想。

  但總歸真的要扔了它時……還是有些不捨得。

  「我再說一遍這玩意肯定不能吃,」呂樹沒好氣的說道。

  「別人的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車禍與樹


  呂樹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死,甚至身上連疼痛的感覺都沒有,但身上的血跡是真的,那股熱流也是真的,手心裏那顆樹苗的標記也是真的。

  可能發生了什麼呂樹自己都不太清楚的事情,但問題在於他近段時間一直都在琢磨關於那些奇異事件的新聞,甚至也想擁有那樣的能力。

  此時此刻,一切徵兆都好像在告訴他:他確實是與普通人不同的。

  當下的心情,一部分是遭遇車禍之後的心悸,畢竟被這麼大一輛貨車給撞翻,誰都會有害怕的感覺。

  另一部分的心情則是內心深處的小小竊喜,少年人都希望自己與眾不同,如果每個少年在17歲的時候面臨一個是否能夠擁有匪夷所思力量的選擇時,在是與否的抉擇之間,恐怕90%的人都會選擇是。

  而最後一部分的心情則是……不管自己有沒有事,自己走的是人行道,這裏也沒有紅綠燈,對方撞了自己就是不對的。

  閑著沒事大晚上出來給呂小魚買包泡麵結果就被大貨車給撞了,這上哪說理去?

  這不碰個瓷說得過去麼?況且這也不算碰瓷,自己是實打實被撞了的。

  只是有一個問題……自己身上的傷能驗出來嗎?那一股熱流過後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正正常常的,這一點呂樹自己非常確定。

  那麼如果去了醫院對方發現自己完好無損,這賠償的事還進行得下去嗎?

  而且白天那位表演者被打麻醉針帶走的一幕還在眼前,如果到了醫院,明明出了車禍卻屁事沒有,萬一自己身體的異常被人發現了,自己會不會也被帶走?

  這個時候呂樹有點擔心被帶走之後將會發生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5、負面情緒


  呂樹往上看去,來自曲洋的加了十多點,來自李林的加了十多點,這應該是自己遇到的那兩個路人?

  來自張存果的有幾百點,這難道是撞著自己的那個貨車司機?不然別人也不會貢獻這麼多吧,呂樹已經大概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來自呂小魚的一百多點,估計自己剛才嚇住她了吧。

  這時候呂樹重新把記錄的列表拉回最底下,赫然看到一行小字憑空出現:來自知微的負面情緒,+1。

  呂樹當時臉就黑了,知微不是下午的那個年輕人嗎,自己不就懟了他一句,這咋到了現在還有怨念呢?這人是得有多記仇?!

  不過這麼看來,不僅僅是恐懼才能增加自己的收入,好像只要是負面情緒都可以的,怨念也可以啊!

  想到這裡呂樹忽然鬆了口氣,他剛才還以為得扮鬼出去嚇唬人呢,結果現在看來是不用了,現在的世道好像忽然亂起來了,自己要是扮個鬼,忽然跳出來一個正義的大能出來拿雷劈自己一下可就不好了。

  既然異能都有了,除魔衛道的人恐怕遲早也會有吧。

  至於讓人產生怨念……這事呂樹在行啊……

  呂樹終於搞明白這收入是從哪來的以後,回過頭來點開最後一個抽獎中心的選項,裡面是一個轉盤,有指針,有按鈕,按鈕旁邊一行小字,每次抽獎100。

  這呂樹就開心了,起碼現在就能試一試啊,他點了一下開始,轉盤嘩啦啦開始轉了起來,呂樹腦海裡一喊停,轉盤開始減速。

  「謝謝參與!」

  尼瑪啊!呂樹當時差點就給浴室裡的洗臉盆砸了,這特麼啊!你是神奇的系統啊,怎麼還會有謝謝參與這麼坑爹的選項在轉盤上!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6、漂流瓶


  「呂樹,我怎麼感覺你好像一點都不累啊,」兩個人堆完雪人回到屋裏的時候呂小魚有點疑惑,平時呂樹出去買袋十斤的米都要累的氣喘吁吁。

  呂樹自己想了一下,好像還真的是有很大的改變,小說裏總是寫根骨好的人才能修煉更快,那自己現在吃了洗髓果之後,是不是就算有好的根骨了?

  想到這裏呂樹自己先笑了,他還不知道那個不一樣的世界到底是個怎麼回事呢,就開始異想天開了。

  誰知道未來怎麼樣呢,走一步看一步吧,眼下自己這個新得到的系統也得繼續研究研究。

  回到屋裏,呂樹窩在沙發上樂呵呵的玩著手機,呂小魚好奇的看了一眼結果啥也沒看到:「呂樹,你在幹嘛?」

  「聊天啊,」呂樹繼續盯著手機。

  「讓我看看,」呂小魚扒著呂樹的手,正好看到呂樹在發微信,聊天窗口上三個字:漂流瓶。

  呂小魚鄙夷道:「呂樹,你竟然玩漂流瓶!」

  呂樹懶得理她,重新撿起來一個漂流瓶:有可愛肥宅小哥哥嗎?

  對方:大哥哥要不要。

  呂樹:你是肥宅嗎?

  對方:嗯。

  呂樹:肥宅還特麼不減肥還有心情在這撿瓶子?!

  對方直接懵逼了!你特麼是不是有病!?

  而呂樹則樂呵呵的看著自己收入記錄裏:來自盧孟宇的負面情緒,+50……

  可以可以,收獲不小,呂樹樂呵的不行,這玩意來負面情緒值很快啊!要說嚇人,呂樹可能還沒什麼頭緒,但怎麼能讓人產生怨念,呂樹簡直就是行家裏的行家!

  又撿一個漂流瓶,對方上來就問:「睡不著,誰有片子發來看看。」

  呂樹:「我有,胸部特寫的。」

  對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7、么蛾子


  既然這金色紙頁的最後寫了長歌行三個字,那暗示的就太明顯了。

  可真要讓呂樹唱這玩意,他還覺得稍微有點彆扭,所以當金色紙頁化成灰燼與手心樹苗印記合為一體之後,他是正經的念了一遍。

  然而並沒有什麼作用……

  呂樹惆悵的望著窗外猶豫了好久,才終於唱了出來:「一閃一閃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僅僅是第一句剛剛結束,呂樹便已感受到這夜晚冰冷的空氣有些異樣,它們彷彿成為了呂樹與頭頂浩瀚星空連接的媒介。

  無形的信息由歌聲向黑暗的空氣尋覓而去,地面上的積雪被風一吹便揚起一抹雪沫,而無邊無際的壯闊銀河則像是一條真正的生命長河川流不息。

  這一首如同兒歌一樣的東西,竟是要連通呂樹與星河之間的莫名通道。

  雪已經停了,可在呂樹的眼中,天際星河竟忽然灑下如同大雪般的星輝朝他飄灑而來。

  星輝猶如冰雪輕飄飄的向人間墜落,輕盈而精緻,如同這世界上最美麗的藝術品。

  星輝穿過了冰冷的空氣,穿過了稀薄消無的雲層,穿過屋頂與窗戶,最終落在呂樹的身上,然後轉瞬消融。

  而呂樹自覺身體內部竟多了星星點點的光芒正在急速向著他身體內某一點,最終在胸腔之內交匯,於身體之中開闢了一片巨大的星圖。

  說實話呂樹內心裡有些驚慌,他沒想到這個不知名的金色紙頁上記錄的東西,竟然能引起這麼大的動靜。

  雖然他有想過自己一定得修煉,去見識一眼更大的世界,可當這一切到來時,他還是有點慌張。

  因為沒人告訴他到底該怎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8、莫名其妙


  夜色太黑,隔著十幾米呂樹也看不清對方的長相,但還是能感覺到對方身上緊繃的肌肉,所站的身姿猶如隨時都要暴起傷人一般。

  然而隱約間他已經看到對方兩人身上隨風搖曳的黑色風衣,以及寒冬裏凜冽的氣場,就像是一堵無形的牆壁,生人勿進。

  對方好像也有點不清楚呂樹的底細,大半夜的有個人站在屋頂上,怎麼看都有點不正常……

  呂樹覺得猶豫了一下就打算順著梯子重新爬下去了,畢竟對方身手看起來很好,而且大半夜的在房頂上跳來跳去,怎麼看都覺得有點不正常啊……

  而且最關鍵的是……黑風衣。

  這觸碰到了呂樹的神經,雖然很多人穿,但在這種時間這種地方忽然遇到了,他還是不自禁的想起下午那一幕。

  對方好像沒有想到呂樹會有這麼慫的反應,竟是一時間愣住了……

  不慫根本不行啊,呂樹現在這是有苦自知,從出生到現在,自己最接近那個奇怪世界的時間,也就是剛剛而已。

  如果說現在的呂樹有什麼不同之處,那就是腦子裏的商店系統,手心的樹,心臟裏的火,還有胸腔裏的暗淡星圖。

  再深究的話,還可以把他吃過洗髓果實的身體給算上。

  可是除了這些以外,他真的是一點戰鬥能力都沒有啊,這麼多東西說起來好像還挺唬人的,但要真打起來,自己百分之百就是一個秒跪的選手。

  自信反殺這種事情在呂樹這裏壓根就是不存在的事情好嗎,打不過就跑才是常理。鬼才知道今天下午的那個在雜技表演後台被帶走的人到底怎麼樣了,呂樹不想落到那樣的下場。

  他不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9、碰瓷


  現在室外溫度恐怕得有零下四五度,這人要是在雪地裏躺一晚上肯定得廢了,搞不好還會出人命啊!

  「你待在屋裏,我出去看看怎麼回事,」呂樹小聲跟呂小魚交代。

  結果剛說完,自己的衣角就被身後的呂小魚給拉住了,呂小魚也不說話,就是死死的看著他。

  「鬆開鬆開!」呂樹低聲吼道。

  「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50……」

  噗,你這是鬧哪樣,現在外面很危險的好吧。

  呂樹想了想:「你跟在我後面別吭聲,不許不聽我話。」

  呂小魚趕緊點頭,小腦袋點得特別快,看起來還挺可愛的……

  兩個人偷偷摸摸打開門鑽出去,呂樹第一時間就去打量這個人的模樣,結果這一看不要緊,竟然是下午在雜技表演後台的那個被黑風衣帶走的表演者!

  這就很有意思了,前面剛剛跑過去兩個黑風衣,結果這個人就倒在了自己的門前,呂樹發覺地上這人的臉上煞白一片,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

  怎麼辦?

  這人不是被帶走了嗎,怎麼跑出來的?呂樹肯定不會以為那群自稱消防大隊的黑風衣能好心把這貨給放出來。

  此時此刻,他心中無比確定遠處的那火災也一定與這貨有關,因為對方的能力應該就是與火有關的。大年初三忽然燃燒起來一場能夠照亮城市的大火,而這位表演者卻剛剛從不知名的地方逃離出來。

  他甚至猜測,這人也許應該就是為了脫身才在市中心燒起了一把大火,前面的兩位黑風衣很有可能就是在搜捕他。

  這人心還真的狠啊,竟然為了自己逃命,放了那麼大的一把火,也不知道火災裏面有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