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奇譚 作者:楚白(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天書奇譚 作者:楚白(連載中)

天書奇譚 作者:楚白(連載中)

【內容簡介】

  「道門的要用清水蒸,肥嫩綿軟好生吞;佛門的該用熱油烹,爆鮮酥脆一口悶;魔門的同道宜活剮,滴滴精血香噴噴;凡人沒味須醃製,三泡三曬配菜羹……」

  「茉莉!這歌詞太奇怪了!你的三觀有問題啊!」立志改邪歸正重新做人的吳解大聲喊道,「我們這本書是正派的仙俠小說,不是黑暗流啊!」

  ——充滿正能量的仙俠小說《天書奇譚》

TOP

第1章 命運之日(上)
 
 
     黑色的暴風鋪天蓋地,縱然星辰粉碎也不會稍稍損壞的寶物在黑風面前猶如紙糊的一般粉碎;赤紅色的雷光在天空中閃耀,以無數星辰構成的大陣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一樣,半點也阻攔不住它。
 
     他站在接天法台上,仰望著即將落下的雷光,心中滿是絕望。
 
     不知道過了多久,雷光終於落下。
 
     吳解大叫一聲,猛地驚醒。
 
     「又是這個夢……」窗外天色尚暗,遠遠聽到雞鳴,他坐在床上神魂不定,心中滿是迷惘。
 
     穿越到這個彷彿古代中國的世界,已經十五年了。前世的一切彷彿都只是一場夢境,但唯有這個夢中的夢,卻越發清晰了起來。
 
     前世的吳解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雖然比較勤奮一些,也取得了少許成就,但在芸芸眾生面依然極不起眼,如果說他有什麼特別,大概就是經常會做同一個夢。
 
     被恐怖的雷電擊殺的噩夢。
 
     為了這個夢的事,吳解跑遍了大江南北,找了很多專家,從腦神經專家到精神病專家到心理學專家……甚至連跳大神的都找過,各種各樣的結論也得到了一堆,可卻始終不能解決問題。
 
     後來他努力賺了不少錢,就決定出國找外國專家或者外國巫師看看。
 
     發改委漲了油價,飛機迫降在海面上,奇跡般的沒有死者,只失蹤一人。
 
     地球上少了一個有為青年,異世界多了一個哇哇墜地的嬰兒,吳解穿越了。
 
     穿越之後的生活乏善可陳,生在藥鋪的吳解從小按部就班地學習醫術,打算等日後成為一名出色的醫生,有了名氣之後再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2章 命運之日(中)
  
 
     仙人們終究還是沒有帶著吳解離開,只是告訴他,如果真的想要修煉,那麼就要離開這個鎮子,到外面的大世界去闖蕩,去尋找自己求道的機緣。
 
     「我們御龍一派最重視的就是『機緣』二字,你沒有出現在師伯面前,這就說明你的機緣不在我們這。」穩重的仙人如此說道。
 
     見吳解明亮的眼睛迅速黯淡下去,活潑的仙人終究不忍,說:「你也不必沮喪,既然你動了向道之心,而且及時來到了我們的面前,這就意味著你的確可能是有機緣的人,只是你的機緣尚未真正出現而已。所以……去找到真正屬於你的機緣吧!」
 
     說完這話,兩位仙人便腳下騰起金光,以吳解不可能追得上的速度飛快地遠去。
 
     兩位仙人走後,吳解一直有些魂不守舍。
 
     相比從未得到過希望的痛苦,在得到希望之後又失去的痛苦更加讓人難以忍受。
 
     他是真的下定了決心要修道求仙的,正因為如此,所以他才格外重視這份仙緣,才更加不願失去它。
 
     而且他看得出來,兩位仙人的確一度有所動心,的確是曾經想要接引自己入山修煉。
 
     但他們最終還是放棄了,因為「機緣」。
 
     作為入道不久的修士,他們並無接引別人入門的資格,有這個資格的只有出手擊破三山道人法術,將其捉拿的大漢。
 
     如果吳解能夠趕在大漢離開之前出現,向他請求接引的話,或許他此刻已經身處於仙山之中修煉了吧?
 
     仙人唯重機緣,既然吳解當時沒有出現,那就是機緣不合;既然機緣不合,就不能強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3章 命運之日(下)
 

     大概十分鐘後,吳解和少女總算是完成了初步的交涉和溝通。
 
     然而溝通得到的結果,卻讓吳解有些不敢相信。
 
     「你說,我本是天上地下最厲害的仙人,號稱無上神君,神通廣大、法力無邊?」
 
     「是啊。」
 
     「你說,我縱橫千萬年,仇家遍天下,殺過的仙人屍體堆起來可以聚成若干座高山?」
 
     「是啊。」
 
     「你說,我作孽無數天地難容,降下混沌滅世神雷要轟殺我?」
 
     「是啊。」
 
     「你說,我當初說『我去渡個劫,很快回來』,然後就一去不返,留下你在這沒完工的天書世界裡等了無數個年頭?」
 
     「是啊!」
 
     吳解摸著下巴,沉吟良久,最後一拍巴掌,得出了最終的結論。
 
     「小妹妹,你肯定是認錯人了!」
 
     「怎麼可能呢!師傅就是師傅!雖然樣子變了法力沒了氣味也不同了,可天書是不會認錯的!它是你的本命靈寶啊!誰聽說過本命靈寶會認錯主人的?」
 
     反覆的磋商和爭論持續了很久,最終吳解終於確定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不知道多少萬年之前,有一個非常強大的邪派高人「無上神君」因為作孽太多被天劫轟得灰飛煙滅,他剛剛開始製造不久,尚未完成的本命靈寶天書世界就此陷入沉寂之中,而現在,自己不知道怎麼的就突然能夠進入這天書世界,還被這本命靈寶的器靈認定為無上神君的轉世。
 
     對於這些,吳解是願意相信的。他這麼多年來做的這個怪夢,夢渡劫的景象,無不證明他就是無上神君的轉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4章 百煉煆體(上)
 

     人逢喜事精神爽,吳解也不例外。雖然因為消耗了不少元氣而有些虛弱,但他的精神卻格外的好,接下來的幾天都顯得興致勃勃,無論是藥鋪的工作還是準備秋祭的差事,他都做得興高採烈,甚至連往日不怎麼感興趣的練武,都多了幾分勁頭。
 
     「四哥你是不是生病了?怎麼突然開始練武了?」當見到他穿著灌沙背心,在鎮子面慢跑以鍛煉體能的時候,正坐在樹下推敲詩句的結拜兄弟林麓山終於忍不住問道。
 
     看著兄弟關切的神情,吳解心中一暖,不由得笑容滿面,一再保證自己絕對健康,只是準備好好鍛煉身體,由體魄強健而至精神強健云云……
 
     雖然看得出吳解是在純扯淡,不過見他精神很好,林麓山也就放下心來。
 
     吳林二家是世交——不,比那更親近,吳解的父親吳大夫和林麓山的父親林秀才是八拜之交的異姓兄弟,而他們還有一個結義大哥,就是正在教導吳解練武的杜團練。
 
     這三兄弟一武一文一從醫,形成了小鎮吳家集「上流社會」之中最穩固的一個團體,而三家的五個孩子之間也以兄弟相稱:老大是杜團練的兒子杜預,現在在縣城當捕頭;老二是吳大夫的長子吳成,每天來回於附近的各個村鎮當遊方郎中;老三杜若,三家唯一的女兒,潑辣凶悍的母老虎,比自家哥哥更能打,甚至已經超過了杜團練;老四吳解,穩重上進少年老成的有為青年;老就是林麓山,勤奮好學博覽群書可惜只會讀死書的小書待子。
 
     兄弟五人感情很好,但吳解並不打算將準備外出求仙的事情告訴林麓山——這小子讀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5章 百煉煆體(中)
    

  吳解並沒有像他和父母所說的那樣前往繁華的大城市尋訪仙人的傳說,而是在離開了鎮子之後沒多久就直奔附近的山林。

  他沿著崎嶇的山間小道朝著山裡走去,越走越深,越過了往常采藥時候的極限,甚至越過了那些身手高強的獵人們所敢於進入的最深地方,來到了人跡罕至的深山。

  此時已近深秋,可林中鳥獸蛇蟲卻還不少,他一路走來,不知見到了多少蛇蟲,又聽到了多少獸吼。

  要是一般人的話,在這種情況下早已嚇得魂不附體;就算是經驗老道的獵人們,這個時候也會慎重地考慮撤退,但吳解半點不為所動,依然在堅定地朝著深山前進。

  只是當他遠遠看到一條尚未冬眠的劇毒五步蛇之後,終於還是放棄了過於危險的跋涉,回到天書世界和茉莉商量起來。

  「到深山裡面閉關絕對不是個好主意!剛才我已經看到狗熊抓樹的痕跡了!要是在樹林裡面遇到狗熊,很可能連逃都逃不掉!」

  「可師傅啊,閉關修煉必須在不容易被人發現和干擾的地方進行,這是連兔子都知道的常識!」

  「為什麼?」

  「因為閉關修煉的時候修士們都是比較脆弱的,就算不被外敵入侵,光是那些有意無意的打擾就可能帶來很大的麻煩……你想啊,外面人多眼雜,萬一被人看出點名堂來……」

  「在深山裡面雖然沒人,可卻有鳥獸蛇蟲,無論是凶狠的猛禽猛獸還是危險的毒蛇毒蟲,哪一種帶給我的麻煩都只會比外面的人群更大!」

  「你可是修士啊!哪有害怕野獸和蟲子的修士呢?」

  「我目前只是很普通的凡人,你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6章 百煉煆體(下)
 
 
     早春時分依然天寒地凍,茫茫山林還籠罩在一片白皚皚之中,巍峨的山峰彷彿是一身雪白的遠古巨人,散發出一股蒼涼的氣息。
 
     在這片冰天雪地裡,一個裹著獸皮的少年正在練武。
 
     他的招數簡單笨拙,屬於那種江湖高手們看不上眼的鄉下把式,然而他的力量的速度卻十分強大,足以讓江湖上絕大多數的高手們都大吃一驚。
 
     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會掀起一陣寒風,而拳腳擊出的時候更會有沉悶的嗡響,那是只有將身體鍛煉到極致,只差一步就能以武入道邁進宗師行列的絕頂高手們才能做到的事情!
 
     雪後的陽光越發明亮,照出他一身猶如石雕般堅實的肌肉,也照出了他臉上的沉著和堅定。雖然面容還稍稍顯得有些青澀,但眉宇間的那股鎮定沉穩為他平添了許多氣勢,儼然已經有了高手風範。
 
     練了一會兒,少年隨著一個衝鋒來到一棵大樹前裡,猛地怒吼一聲,揮拳擊向樹幹。只聽得轟然一聲,接著就是吱嘎斷裂之聲不絕於耳,那棵樹幹直徑至少有一尺的大樹慢慢傾斜,地裡上更有許多斷裂的樹根迸出泥土,最後大樹轟然倒下,竟然被他一拳給打倒了!
 
     「唉!」一拳有如此威力,吳解臉上卻沒有笑容,反而長歎一聲,坐在一邊的石頭上沉吟起來。
 
     「人參煆體的效果差不多已經到了極限,再下去就要強行衝開關竅踏入先天——這是不行的,入道這一步必須要以修煉法訣完成,否則就是走了歪路,日後要多花幾倍的時間來彌補。」
 
     茉莉曾經說過,吳解此刻體內氣血已經充盈到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7章 跳梁小丑(上)
 
 
     王掌櫃今天心情不好,很不好。
 
     吳解只知道他是個吝嗇鬼,卻不知道比起吝嗇,他更出名的是小心眼愛嫉妒,而且很記仇。
 
     幾年前吳大夫來賣藥的時候被他大肆壓價,言語間更是冷嘲熱諷吃了不少虧,結果沒幾天捕頭杜預就開始找他的麻煩——這時候他才知道,原來這吳家跟杜家是八拜之交,而且結拜兄弟裡還有個林秀才。
 
     區區一個藥店老板自然鬥不過本縣的捕頭,而一位在郡府進過學的秀才也不是他能夠招惹的,於是狗眼看人低的他不得不找吳大夫賠禮道歉,加倍補償了藥款。
 
     這件事吳解並沒往心去,在他看來做生意討價還價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殺價狠一點也只能說貪心,算不得什麼大事。
 
     可對於小心眼的王掌櫃來說,這就是足以讓他切齒扼腕的深仇大恨!
 
     若是放在平時,有杜家和林家這兩座靠山,他再怎麼咬牙切齒也只能忍了,絕不敢動吳解半根毫毛,但這次吳解晚上一個人過來,帶來的價值極高的稀罕藥材,就讓他忍不住動了別的心思……
 
     房沒點燈,王掌櫃獨自一人坐在黑暗之中沉思。他有些猶豫,因為正在考慮的是一件比較嚴重的事情,不能輕易地下決定。
 
     「被吳家羞辱的仇一定要報!但是……要是走漏風聲的話,那杜預可不是好對付的……」
 
     王掌櫃的臉色一變再變,時而憤怒時而緊張,時而凶狠時而擔憂,對於吳家的憤恨,對於杜預和林秀才的忌憚,對於報複的期待,對於風險的擔憂……他足足想了小半個時辰,最後終於下定了決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8章 跳梁小丑(中)
 
 
     吳解的反應顯然出乎了強盜們的意料之外,而他的本事更是讓強盜們大跌眼鏡。
 
     那個箱子落在地上轟隆一聲,聽聲音就知道沉甸甸很有分量--但吳解當初卻扛著箱子走得輕輕鬆鬆,看不出半點吃力。
 
     強盜們不是笨蛋,一看箱子落地的模樣,再回憶剛才吳解的輕鬆,頓時就嚇了一跳。
 
     這小子看起來和和氣氣的,怎麼力氣這麼大!
 
     當他們看到吳解衝過來的時候,嚇得就更厲害了。
 
     這人怎麼能跑得這麼快!
 
     吳解衝鋒的速度堪比疾馳的駿馬,雙方之間短短的幾十步路喘兩口氣的功夫就一晃而過,強盜們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他已經衝到了那個剛才叫嚷著「管殺不管埋」的瘦子裡前,掄起拳頭就打。
 
     「打他個稀巴爛!」茉莉的歡呼聲回蕩在吳解的心中,他不由得一驚,想起了被自己一拳打倒的徑尺大樹。
 
     一拳下去,樹尚且要倒,人呢?
 
     於是他這一拳便下意識地收了九成以上的力道,只留下不到十分之一,簡直可以稱之為高高舉起輕輕落下。
 
     然而就算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似乎也有些太強了。
 
     吳解一拳就把這家夥打得飛了起來,轉著圈子摔出到六七步外,躺在地上有氣無力地哼哼,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感覺比死人也就多了一口氣。
 
     這一拳頭的力量竟然這麼大?難道說還是用力過猛了?
 
     吳解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拳頭,確定自己真的只用了不到一成的力氣。
 
     「師傅你太心慈手軟了!剛才那一拳要是用足了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9章 跳梁小丑(下)
 
 
     第二天一大早,一群人就趕往縣城告狀。
 
     這案子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縣太爺也不會為了區區一個藥鋪老板跟林秀才杜團練過不去,看了狀紙便立刻發出火簽,讓衙役們將王掌櫃抓來過堂。
 
     王掌櫃自從昨天吳解出城之後就有些心神不寧,當天晚上喬恩等人又沒回來,他更是坐立不安。待得衙役們上門抓人,他已經明白了幾分,抖抖索索地來到堂上,看到吳解和喬恩正在這等他,頓時便嚇得魂不附體,癱在地上老老實實地供認了罪行。
 
     證據確鑿,供認不韙,王掌櫃自然進了死牢,等著案卷報刑部批複之後問斬。不過這案子卻還有一點手尾要了結——姓王的是個孤寒鬼,別說老婆孩子,連親戚都沒有一個,他自己完蛋了,那間藥鋪卻是要妥善處理的。
 
     按照東楚國的律法,謀殺已行,不論是否得遂都是死罪;脅迫良民為盜匪更是視同謀逆,乃是父子皆斬、全家流放的不赦大罪。只是這兩個罪行在財物的處理方裡稍稍有點糾葛——謀殺罪,須將財產發給被害人以作補償;謀逆則應抄沒家產。
 
     王掌櫃向來吝嗇,經營藥鋪多年頗有積蓄,更重要的是那間藥鋪本身就價值不菲,究竟是該罰沒還是該賠償?讓縣太爺有些為難。
 
     他仔細考慮了一番,還是不能下決斷,便將目光投向身邊的幕僚師爺。
 
     這師爺是縣太爺的同鄉,雖然讀書的本事不大,為人卻十分機靈,見老爺猶豫不決,便悄悄地指了指吳解。
 
     縣太爺一愣,旋即明白了師爺的意思。
 
     這吳解自述出門求仙未果,只找到了一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