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療癌癥之我見 - 腫瘤,癌症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中醫治療癌癥之我見

中醫治療癌癥之我見

作者:山東省臨沂市紅旗醫院腫瘤科 梁常兵 鞏繼梅 常尊禮 陳振峰等



        癌癥多為虛實夾雜。正虛體現為氣血大虧,甚或元氣衰敗;邪實則是痰氣郁結,或是瘀血濕濁內阻,因而扶正祛邪就成了治療惡性腫瘤的不二法門。但祛邪恐有傷正之虞,扶正又有戀邪之患,所以何時適於祛邪何時應予扶正,及如何祛邪如何扶正的問題就顯得尤為重要,可以說直接關乎成敗。
        1 因虛致實,扶正即是祛邪抗癌
        據筆者二十余年的臨床觀察,癌癥患者均以元氣大虧為本,以痰凝血瘀為標。普通的氣虛血虧者壹般是不會癌變的,而其痰凝血瘀則多為氣血大虧、失於運化所致, 其根源仍在正虛上。有的癌癥患者貌似強健,飲食體力均不遜常人,但其脈常沈澀,色常晦暗,已隱氣血衰敗之機矣。嘗接診壹王姓肝癌患者,體健碩,日前仍在山上采石,僅稍覺腹漲耳,B超提示占位110MM*80MM,並有中量腹水。告之病重,反以為欺之而拒絕治療,十四日後其人遂歿。
        另治壹肝癌患者李某,山東省費縣方城鎮東古城小學教師,2000年在臨沂市人民醫院確診為原發性肝癌,占位60*110MM,確診之初即由親屬來我院代為求藥。由於未見患者,不知虛實,來人則謂其體質壯實,看不出有何病狀,唯時稱上腹痛。思其占位頗大,必歷時較久,暗耗氣血,加之教學任務頗重,雖大肉未脫,其虛必矣。遂以大補元氣、益肝健脾、佐以化痰逐瘀為法,用我院科研成果渙膈二號為主,配合渙膈三號,服藥6天,上腹疼痛消失;36天,占位縮小為24MM*60MM;共治療106天,2000年7月份在146醫院MRI檢查、市腫瘤醫院強化CT檢查,均提示占位消失。迄今8年,身體健康,壹直工作在教學壹線。
        上二例均有邪實“體盛”之征,然元氣實已大虧,幾至渙散。故王某失治而旋歿,李某以固護元氣為法而獲救。若只見有形之腫塊,而忽視元氣之將絕,浪施軟堅散結、祛瘀解毒等切削克伐之品則李某亦危矣。
        現代科學認為,癌癥是由於基因突變所致,而這種突變則是在機體免疫功能低下或紊亂的基礎上漸進形成的。因為免疫調節功能失調,體內腫瘤抑制基因失去了對原癌基因的監控能力,導致細胞分化程度降低,這種低分化細胞具有無限生長性,這就形成了癌癥。而中藥治療癌癥就是以保護、增強、激活免疫系統功能為突破口,激活P53蛋白及腫瘤抑制基因,提高機體對外來入侵者及變異細胞的識別、偵知、監控能力,增強DNA修復機制和清除機能,啟動癌細胞的雕亡程序,以徹底消滅癌細胞。臨床實踐及基礎研究均證實,中醫的培元補氣正是“保護、增強、激活免疫系統功能”的最有效方法。扶正抗癌真正達到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
        2 邪實方熾,祛邪又需果敢而行
        筆者的“元氣大虧”理論並不否認癌癥有邪實的壹面。在癌癥發生發展的某壹階段,不但邪實是存在的,而且還可能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尤其是癌癥的中早期,氣血尚未衰敗,形神未至槁乏,若出現邪實之征,則需果斷祛邪。如遷延時日,不但病邪日深,漸成燎原之勢,而且耗散氣血,正氣式微,必失良機矣。
        眾所周知,中醫的攻逐祛邪是通過激發人體生理功能來達到的,並不是藥物本身直接就能中和或殺滅或驅除邪氣。如果到了血敗精虧、元神不使的境況,還有什麽功能可供激發呢?此時再妄言攻邪,豈非壹廂情願?所以說邪實而正不甚衰正是治癌的絕佳時機,抓住了這壹機會就有了根治癌癥的可能,失去了這壹時機,就只能是盡人事看天命了。
        談到祛邪,筆者認為,癌癥並不是什麽“毒”,所以傳統的“以毒攻毒”似無道理。就肉眼觀來說,大部分癌癥組織都是死寂、晦暗的“痰濁”,少部分則為暗紫色的“瘀濁”。譬如肝癌或胃癌手術切除的腫塊,大多為痰涎樣或粘凍樣物,從中醫學的角度看,這就是痰。而所謂的毒,必須具備陽熱、炎上、亢奮、亮麗之象,但所有癌組織均無此特點。如果非要說成是毒的話,也只能說是陰毒了。有的醫家望文生義,只要是瘤,便大行活血解毒、軟堅散結、清熱涼血,甚或濫用全蟲蜈蚣烏蛇等,美其名曰以毒攻毒 。“毒”未去,而正氣早已渙散,很多人因此陷於絕境。 所以祛邪應謹守辨證,宜去痰瘀、散陰結,而不可壹味地清熱解毒,更不可妄施搜剔走竄之劑,以防南轅北轍、徒損氣血。
        嘗治壹杜姓老者,七十八歲矣,確診為食管癌月余,噎阻較重,僅可食面條、雞蛋等,雖已初顯消瘦,但語聲宏亮,且素體強壯,頗耐勞作。脈沈滑,舌暗紅苔濁而淡黃,痰濁郁結明矣。因其正氣尚可支撐,擬先攻其邪,予控涎丹(蜜丸),每日3克,早晨空腹頓服,服藥後兩小時再進飲食。初服,大便三行,呈粘涎膠凍狀,三日後大便漸趨正常,胸腹較前舒適,自言體力未受影響。服藥6日,進食較前順暢,繼服12日,進食大為好轉,已可食饅頭、煎餅等硬物。服至24天,自覺體倦乏力,欲臥,正氣受累矣。遂停用控涎丹,改服我院研制的渙膈二號1個月,精神體力較好,飲食無礙,又服1個月停藥,3年後隨訪,體健。
        該患者雖年事已高,但元氣未至竭乏,脈證俱有實象,故可攻之,後以培元補氣、祛痰化瘀之渙膈二號而收全功,攻補有序最是成功之關鍵。當然,此案亦有不足之處:控涎丹用至18日即當停用,經謂“中病即止”是也。多服數日,遂有傷正之虞,所幸及時更張,才未釀大禍。
        3 元氣大虛,雖有邪實未可攻逐
晚期癌癥患者常有典型的邪實表現,如癌性腹水患者,腹大如鼓、撐漲欲死、艱於進食,甚至稍飲水也會加重癥狀;巨塊型肝癌患者,心腹部腫硬高凸,痞塞疼痛;癌性高熱者,惡熱渴飲、情緒高亢;胃癌梗阻較重者,舌紫苔厚、食入即吐;肺癌吼聲高亢、痰涎湧盛等等。這些患者雖然邪實的壹面較為突出,但正虛的壹面則更為嚴峻。首先是脈象,多為沈細澀脈,或是沈微脈,或是浮小儒弱脈。更有壹種沈小澀數脈,預後尤差;其次是形銷骨立,即所謂的惡液質,此均沈困之像也;再就是小水淋漓蹇澀、大便幹如羊矢,乃脾腎衰敗之征也。凡此精血耗竭、元氣大虧者,均不可勉為攻逐,稍有不慎即會變證蜂起,措手無門。筆者處理這幾種既具大虛之象又有大實之征的頑癥,經驗與教訓並存,簡述如下。
        3.1 大量腹水者不可苦寒泄水,更忌通便瀉下:肝癌、腎癌、宮頸癌等晚期常出現大量腹水,此時切忌瀉水通便,大戟、芫花、狼毒、芒硝、大黃、二醜等絕不可用,誤用之,非但不能有效增多尿量,反而會進壹步損害肝腎功能,促使電解質紊亂,使病情迅速惡化。此時只可以溫腎健脾為主、佐以利濕化濁之法緩緩圖之,筆者用實脾飲或寄生腎氣丸加減時有獲愈者。治此大證,必須耐心用藥2-3個月方可見效。凡急功近利、狐疑不決者,斷無生理。
        3.2 巨塊型肝癌絕不可使用切削克伐之品:對肝癌,尤其是巨塊型肝癌,世人輒以活血化瘀、軟堅散結、清熱解毒應之。殊不知肝癌晚期脾腎竭乏、氣血將盡,何堪動血耗氣?犯此忌者,常見腹痛、腹泄、消化系出血、腹水加重,甚或瘤體破裂。對此只可大補元氣、益肝健脾、稍佐化痰逐瘀為法,緩緩以消磨之。筆者常用我院研制之渙膈二號據證化裁,療程多在4-6個月,有的患者已治愈八年以上。
        3.3 肺癌喘憋切勿妄施宣肺祛痰:肺癌晚期之喘吼痰湧,固有腫瘤壓迫這壹邪實的因素,而肺腎兩虧、虛痰上犯卻是此證之主因。麻、杏、桑白皮、膽南星等宣肺祛痰之劑絕無取效之可能。犯之則痰涎益甚,甚或孤陽上越、氣息頓絕。筆者常以金水六君煎重加山萸肉以降上泛之腎水,或稍佐蘇子降氣湯重加人參以挽無根之肺氣。調治得法,恒有收全功者。筆者2001年治山東莒縣店子集鎮後西莊村任廣幫之肺癌,迄今仍體健如常人。
        3.4 癌性發熱切忌苦寒直折:癌癥晚期之反應性發燒以肝癌最多見,其次是多發性骨髓瘤、肺癌、結腸癌等。體溫可高達39度、40度,特點是不惡寒(如伴有細菌感染可出現寒戰),也沒有明顯的頭疼、肌肉酸疼等癥,而以乏力、欲寐為主。此癥雖來勢洶洶,但絕非實證,若誤投以苦寒之劑則其熱益甚。從“但欲寐”壹癥即可明了,此少陰病也。現此證者多危篤,然調理得法或有回春者。筆者常以四逆湯合補中益氣湯、重用人參,如伴有膽系感染者可參以小柴胡湯。
        4 元氣將盡,惟事溫養勿擾氣血
        癌癥患者的末期階段,形神盡消、真元已絕, 此彌留之際,只可溫養固護,不可擾動氣血。萬勿心存僥幸,使用所謂的抗癌藥冒險壹搏。 市井所謂的抗癌藥不外清熱解毒、活血化瘀、軟堅化痰、驅風解痙之劑:白花蛇舌草、半枝蓮、黃藥子、山慈菇、白花蛇、狼毒、生南星、三棱、我術、全蟲、蜈蚣、澤漆等等。這些藥大多味苦性寒質劣,與正氣毫無脾益,非但不能抗癌,反促使正氣消亡。再說了,已至“神不使”之境況,再妄言“抗癌”實在是不切實際。
        不唯如此,即是青皮、木香、織實、桃紅等也絕不可用。於常人此為理氣活血之劑,此時卻有破氣動血之害矣。
        茲將筆者處理幾種晚期癌癥的體會略事介紹。
        4.1 肝癌末期。除必要的支持療法外(輸液量不能太大),可予小劑量中藥以補肝氣、健脾氣、溫腎氣,其中尤以保護中氣為重。經雲“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是也。細心調理之下,能有效提高生存質量、延長存活期。筆者常用《醫學六要》補肝湯 (生地 當歸 白芍 棗仁 川芎 木瓜 炙甘草) 、參苓白術散、寄生腎氣丸等據證加減。
        4.2 胃癌末期。此類患者多有重度梗阻癥狀,飲食入而復出,甚或水入即吐,可以溫陽化氣行水之法治之。筆者仿《傷寒論》水逆證,予五苓散,又仿張錫純意,加赭石、姜半夏,小劑量頻服之,時有奏效者。
        4.3 食管癌末期。以飲食梗梗難入、泛吐白沫粘涎為主。此肝腎衰敗、氣血竭乏、虛氣上逆也,治以溫潤鎮氣之法。溫,即溫補元氣;潤,即養血潤燥;鎮氣,即固護、收斂渙散之真氣耳。筆者予人參養營湯合旋復代赭湯加麻仁、蓯蓉、欠實、山萸肉,常獲佳效。其中旋復花宜少用,以3-5克為宜。
        4.4 多發性骨髓瘤末期。以多發性骨痛、骨折、發燒、貧血為主。宜溫養氣血、滋補肝腎為主,或輔以甘溫除熱之法。切勿濫用川斷、骨碎補、自然銅等接骨藥,因為這些藥雖能接筋續骨,但同時也有活血動氣之弊,於多發性骨髓瘤末期是不相宜的。筆者常用的方子有八珍湯、右歸丸、陽和湯、補中益氣湯。陽和湯中之麻黃、白芥子宜少用,以1-3克為宜。
        中醫治癌,或攻,或補,或攻補兼施,或溫養調護以延長時日,何去何從,要在辨證、擇機而行。辨證之依據,不外脈、舌、色、形、聲、味、便、溺耳。如辨證精當,選藥合理,治愈癌癥也絕非不可企及之事。
        拙文頗有重復處,非不雕琢也,實因事關生死,不得不贅言以警世人耳。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