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邪教“上帝之子”逃脱者讲述令人震惊的往事(2) - 宗教大全 - 宗教,信仰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淫乱邪教“上帝之子”逃脱者讲述令人震惊的往事(2)

淫乱邪教“上帝之子”逃脱者讲述令人震惊的往事(2)

道恩说道:“我们不被允许过多的学习或者阅读书籍。也不被允许从事任何将会把我们的心思从他们给予的教育中抽离的事情。”

  由于找不到自己问题的答案,道恩倍感挫败,有些夜晚她开始偷偷溜出去,带回了雪茄和音乐。

  她听过的歌曲中,抛开不属于“上帝之子”教会的,第一次听到的其中一首,是艾米纳姆演唱的。

  下定决心离开邪教

  教会“爱的表达”是不正确的,这种毫无动摇的感觉道恩始终没法摆脱,因此她决定在13岁时离开邪教。

  她说:“我终于到了人生的转折点,一个需要出路的地方。我不顾一切地说:‘你知道吗?如果外面的世界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如果上帝要审判我,要杀我,我就去下地狱。我真的不在乎。’。”

  “离开教区并且还必须弄清楚外面世界的生活真的很困难,既令人激动,又有些害怕,百感交集。”

  

道恩参加“与命运有约”活动,第一次分享人生故事

  道恩将母亲和弟弟留在教区,整整三年时间,她辗转在巴西多位前成员家中。

  “我走东家串西家。特别是前教会成员,那些我已经离开他们,后来又有了自己小家庭的人,他们会接纳我。我就经常变换地址,住到离开教区的人们家中。”她说道。

  “因此,生活感觉很熟悉。但是,与此同时,我仍然不得不要跟外面世界的人们打交道。”当她相信已经关闭了生命中最黑暗岁月的大门时,道恩15岁那年却被人强奸。

  她说:“在我留宿的一个房间里,我被强奸了。”

  

道恩帮助他人打破沉默走出邪教

  “那是我最为黑暗的时刻,我是在那个时刻,拨通了妈妈的电话。我最终了解到妈妈已经能脱离教会。”

   “她有能力离开,我有能力回家。 ‘好吧,现在我能重新开始,开始构建新的生活,而且我不是孤军奋斗。’就是这种感觉。”

  打造自己的未来

  跟家庭重新团聚后,在那些年间,道恩学习心理学。尽管在巴西出生,道恩在离开“上帝之子”的时候,根本不懂葡萄牙语。

  然而,她仍然挣扎着去感受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她已经被关在外面好久了。

  道恩讲道:“谈论我从哪里来这个话题,我仍然感到不自在。有好多的鸿沟人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你有口音?’,我生在巴西,但是葡萄牙语从来不是我的第一语言。”

  “他们谈论电视连续剧或者发生在巴西的正常的事情。我毫无概念。我感觉就像这个世上的外星人一样,与人们谈论的任何事情都格格不入。”

  “最后我不得不编故事。编造我来自哪里的各种背景。这样我就能感到解脱。但是那样做又确实让我感到内心的恐惧,好像我从来就不是我。”

  2014年,道恩变卖了她大多数的财产,买下一张“与命运有约”的门票, “与命运有约” 是企业家兼人生导师托尼·罗宾领导的自助运动。在那里,她第一次公开讲出她的故事。

  道恩说道:“那一刻对我而言,‘我历尽千辛万苦,我的心锁重重’,我仅仅是想释放自己。”

  “那是我生命中非常惶恐的时刻。但是我开始收到很多男性和女性的邮件和信息,他们说‘你的故事帮我解决了正在遭受的痛苦。’”

  道恩不但重建了自己的生活,还帮助其他人重建生活。2016年,她创办了自己的非盈利机构——道恩沃森研究所。

  

道恩后来研究心理学创办研究所助人   

  她说道:“我接纳那些经历了极端痛苦的人们,我帮助他们跨过我生命中的曾经,不念既往,宽恕为怀,让曾经拥有的失而复得。”

   “帮助人们逐步打破内心的沉默,说出他们经历了什么。然后他们就可以开启疗伤的历程。”

  “我认为我跟自己的过去发生联系的方式,真切地定义了人们将会怎样联系我。我感到我越是羞于我的过去,他们也越是不想谈及它。”

  “但是,现在我谈论过去是这样的:‘这就是我,我不羞于启齿。这就是我的过往。’”   

  背景阅读:

  1.“上帝之子”是谁?

  上帝之子教派是大卫·勃朗特·贝尔格于1968年建立的。

  20世纪60年代大部分时间,贝尔格和自己的孩子到住所附近的教堂游历,唱着赞美诗并且“传播上帝的神示”,之后举家迁往加利福尼亚的亨廷顿,在1967年他在那里开了家咖啡店,开始向顾客布道。

  最初名叫“耶稣少年”,不久贝尔格将其更名为“上帝之子”,期望吸引更广泛的民众,包括寻求支持和安慰的脆弱的青年人。以这些人群作为目标,贝尔格得以迅速扩大他的“宗教”,到1969年,他已经为他的“家庭”发展了超过50个成员。

  不久之后,“上帝之子”离开了惠廷顿,开启了再次游历之旅,在接下来的八个月内,教会规模扩大到超过200人。

  教会公社很快就在世界各地建立起来,成员们加入进来共同组成他们自己的“上帝之子”的家庭——到1972年,在全世界有130个全职成员“社区”。

  “上帝长子”成员被要求放弃他们的工作,专职致力于宣传贝尔格的教义,改变他人的信仰以发展更多成员——尽管贝尔格本人离群索居,仅仅通过“信件”以文字的形式分享他的预言。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