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連載中)

大仙官 作者:暗黑茄子(連載中)

【內容簡介】

執筆仙路寫長生,笑談天地任逍遙。一場黃粱夢,讓寒門士子楚弦擁有了後世記憶,在這個神佛為尊的大世界中,想要不為螻蟻,不被奴役,唯有自強不息。

【其他作品】

《煉器真仙》、《至尊仙朝》、《末日技能樹》、《最強斂財專家》、《末日新世界》、《絕世武聖》、《惡魔篇章》、《武道齊天》、《暗影街》

TOP

第一章 頭破血流


    九月安城,暑盡秋涼。

    城東南的安城貢院之內,負責今年鄉試的主考官坐在堂內,此刻他眉頭緊鎖,先是喝了一口茶杯中早已經泡好的茶水,這才衝著下面一個小吏道:「你是說,平字號房年久失修,突然倒塌,將在裡面考試的一個考生給砸了?不是我說你們,每年戶部下發的款項裡,都有貢院的維護費用,怎麼還會出這種事情?」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這位主考官語氣嚴厲,將茶杯甩放在木桌上,杯蓋落在桌子上,響動頗大。

    那小吏嚇了一跳,急忙將身子壓的更低:「這件事下官已經責令去查了,必然會給大人一個交代,好在那考生命大,頭上只是砸了一個口子,雖然流了血暈了過去,但醫官看了看,說沒什麼大礙,診治一下,性命無憂。」

    「那便好,若是出了人命,你們吃不了兜著走。」主考官這時候語氣緩和了一些,整了整衣冠,然後起身道:「走,帶本官去看看那個考生。」

    小吏急忙擦了擦額頭的汗,前面帶路。

    貢院鄉試,若是考生因為號房倒塌出了人命,那肯定會惹來麻煩,說不得是要有一批人倒霉了。

    這裡面,絕對包括這位主考官。

    光是一個監管不力就足以讓他背上一個過失,若是再有對手拿這件事做文章攻擊他,那他今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不過人若是沒什麼大礙,便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這點道理,誰都知道。

    貢院一處偏僻的號房前,可以看到這個號房塌了一半,就在前面台階上,躺著一個頭破血流的年輕人,渾身是土,此刻是緊閉牙關,人事不知。

    旁邊圍著幾個人,一個醫官翻開隨身帶著的醫典,施展當中的小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神海書庫


    就在恍惚當中,楚弦還發現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他愣神的時候,居然是眼睛一花,下一刻感覺自己到了一片浩瀚之海上,這一片海,無邊無際,無風無浪,靜如鏡面,又晶瑩剔透,清澈無比,他此刻雙足踏水,居然是沒有沉下去。

    楚弦回頭看了看,身後水面之上,居然有一個巨大的屋子,屋無門,裡面可以看到密密麻麻擺著無數書籍。

    這時候楚弦心念一動,便有一本書飛來,落到了他的手上。

    低頭一看,正是《回春醫典》。

    半晌,楚弦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喃喃道:「聖人有雲,神念為海,記憶為書,此處應該就是我的神海之域,只是,怎麼會……」

    楚弦知道這些,是因為他在夢中成官。

    夢中經歷,他最終也只是做到正四品,官位不算很高,但夢中他最強大之處,並非是在仕途。

    而是在修煉和鬼神之道。

    楚弦夢中修煉過仙道功法,更是修成萬中無一的神海之術。當時凝聚神海時,也曾來過這裡,只不過唯一的區別是,當時神海當中,可沒有這大屋子,也沒有這滿屋子的書籍。

    誰能想到,夢醒之後,他苦修的神海居然保留了下來。

    這對楚弦來說,簡直是天大的驚喜。

    神海難修,這是共識。

    楚弦在夢中,也是最後一年才修成神海,要知道,天下修道者不計其數,能修成神海的,絕對是鳳毛麟角。這個過程,經歷了太多波折和苦難,甚至是一些特定的機緣,少了任何一個,怕都不可能修成神海,最多,也就是修成神池,池與海,天壤之別。

    這個過程光是想想,都讓楚弦汗毛直立,當中凶險和艱難,簡直不堪回首。

    不過也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崔煥之


    這時候楚弦所想的是另外一件事,他知道夢中有一個在日後成就不凡,最終坐上正二品大員的人,此時此刻,還未得志,巧合的是,這個人剛好就在安城,還是這一屆鄉試的卷判官之一。

    吏部和禮部主持的國考,入仕的鄉試只是第一步,所以這裡的卷判,官職並不大,除了主考官有正五品外,其餘的,都是六品以下,就像是卷判官,便是一個從六品的官位。這種官員,在貢院監司裡那是比比皆是,有很多,因為只是文官,還不如一方主政的小官吏,所以沒有人會留意。

    但楚弦記得,神海書庫中就有這個人的記憶,一來是因為在夢中的九年以後,自己曾經在對方手下做過一段時間小官,所以彼此很熟悉,夢中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才知道自己這位上官居然是當初鄉試的卷判官之一。

    誰又能想到,就是這麼一位從六品,沒有什麼實權在手的小官吏,在幾年之後居然能平步青雲,坐到一部侍郎,二品大員的位置。若是有人早知道,在對方沒有發跡之前,肯定就已經想方設法的巴結上了。

    二品官位,那是何等的高貴。

    楚弦要做的,就是趁著現在那人沒有崛起之前,想法子搭上這一條線,如此一來,也能船借東風,一併崛起。

    這位以後的二品侍郎姓崔,名煥之,年歲要比楚弦大了十幾歲,如今只是從六品卷判,兼貢院執筆官,但也要比楚弦的地位高了太多,這般年紀就是從六品,已經算是年少得志。

    楚弦還只是一介草民,人家則是朝廷命官,名入官典,別說楚弦,就是他所在縣的縣丞大人見了崔煥之,也得尊稱大人。

    而想要結交,就得先認識,想要認識,就得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母親


    安城向東三十里是靈縣,楚弦的家就在這裡。靈縣是一個小地方,東城門到西城門穿城而過,也剛剛夠走千步。

    因為是小城,所以就連城牆都是土牆,混合了雜草黃土,常年風吹日曬,裡面的草絮已經是暴露出來,有的地方,更是塌了一部分,剩下的就像是一個孤零零大土堆,平日裡一些家裡沒錢去上學堂的毛頭小子就在這裡吱哇亂叫爬上爬下,好不歡樂。

    此刻,幾個玩的灰頭土臉的半大小子看到楚弦,立刻是嚷嚷道:「書呆子回來了,書呆子回來了。」

    書呆子!

    楚弦自嘲一笑,的確,自己以前還真的是只知道讀書的書呆子,一心想要入仕,想要出人頭地,想要讓辛苦帶大自己的娘親在親戚和鄉親那裡有面子,過上好日子,如此,反倒是為人木訥,被人叫了這麼一個『貶義』的綽號。

    換做入夢之前,楚弦多半會訓斥幾句,加上一些聖人的引言,說一些你們不學無術之類的話。

    但是現在,楚弦入夢三十年,夢中的東嶽府君,心境已經不同,此刻只是笑笑,便朝著這土城東巷自家小院走去。

    臨近家門,楚弦居然是忐忑起來,胸腔裡的心也是咚咚亂跳。

    夢中,他的母親楚黃氏在他這一次鄉試之後就患了重病,最終堅持了不到半年便撒手人寰。

    對於從小喪父,母親便是天的楚弦,打擊不可謂不大。

    也因為如此,夢中第二年的鄉試楚弦因為思母,同樣沒有考過,直到第三年發憤圖強這才考過成了榜生。

    雖是夢,但真實。

    之前種種已經證明夢中的事情會發生,自然,等同於重新開始的楚弦不會讓夢中的悲劇重現。

    破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慈母嚴教


    拳法。

    乃是最基本的一種鍛體之術,楚弦練的是他在夢中機緣巧合中從一位武道大家那裡學到的,名為『鬼門騰雲拳』。

    這拳法聽起來一般,實際上卻是十分厲害,乃是正統的仙道鍛體拳法。鬼門為汗孔,騰雲為汗氣,這拳練好了,可調理五臟六腑,強健筋脈骨髓,可強身健體,打熬精氣神,也可過招殺敵,施展時,周身霧氣繚繞,如仙人降臨。

    世間修煉成仙入聖之法,楚弦懂得很多,而成仙入聖的法子,也需要強健體魄。夢中的楚弦,先修道法,八年後才開始練拳,不光是過了最佳年齡,而且本末倒置,所以後來修為突破不上去。

    一路小跑到了城西的練武場,此處空曠,這個時辰更是寂靜無人,楚弦就練了起來。

    晨光未現時,便見楚弦練拳的身影,時而急步衝拳,時而收肘守拳,時而靈如蛇猴,時而穩若山嶽。這一套拳夢中楚弦煉了十幾年,可謂是熟悉無比,此刻施展出來,自然是彷彿練了很久一般,輕車熟路。

    只是很快,楚弦就感覺到身上有刺痛傳來,當即停了下來,檢查了一下,便知道怎麼回事了。

    「夢中我練拳十幾年,身體已經有了基礎,自然沒有問題,但夢醒時,我這是頭一次練這一套拳,身體還弱的很,氣血不足,經脈未張,如何能支撐這一整套的鍛體拳法?有些操之過急了啊。」楚弦自言自語,苦笑一聲。

    看起來,飯得一口一口的吃,貪多了,那是要出問題的。

    饒是只練了一會兒,楚弦此刻也是滿頭大汗,渾身疼痛,此刻天剛濛濛亮,雞也開始打鳴,楚弦擦了擦汗,便朝家走去。

    這些年都是母親起早貪黑照顧自己飲食起居,楚弦夢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作畫


    回到自己讀書的屋子,楚弦鋪紙研磨,取出畫筆。

    古語有雲君子不為商,因商人逐利,太宗曾說仕子不為商,也因商人逐利,楚弦既打定主要在天唐聖朝入仕為官,這商,是不能碰的。

    所謂君子愛財取之以道,若以文人君子之法賺錢,那就不是算是商賈之事,就算是將來被人翻出,也會傳頌為風雅之事。

    就例如,賣畫。

    楚弦本就學過畫術,入夢二十一年時,畫術已達巔峰,便是聖朝之內在畫術上能超過楚弦的,也不過一掌之數。

    可想而知,楚弦的畫術有多高。

    除了畫術,楚弦書法之術也是一絕,稱得上是書畫雙絕。顯然,夢中三十年,楚弦也是所學極廣,博學多才。

    入夢學術,夢醒驚才,楚弦的畫術自然也是保留下來,相信隨便畫上一副,都能比過靈縣甚至是安城當中的大家之作。

    楚弦要求不高,不說賣千金萬銀,只求能將為母親調理身子的藥錢賺回來就行。

    想到這裡,楚弦也便揮毫潑墨,筆隨神動,心有成竹,不一會兒,便畫出一副夕臨荷塘圖。

    畫中,乃是靈縣之南的荷塘之景,可謂是韻味十足,觀之,如身臨其境。

    畫有了,接下來,就是怎麼賣出去。

    次日大早,有楚弦昔日同窗學子前來邀請楚弦,前去參加這一年鄉試的學子會。這是各地的慣例,同年學子,鄉試之後有一部分就要各奔東西,有的必然落榜,只能來年再考,有的自知再學也考不過索性放棄,另謀出路,還有的是學識過人,鄉試成功成為榜生,成功入仕。

    正因為如此,才會有這種學子會,算是各奔東西前最後聚上一聚。

    楚弦在靈縣同屆學子當中,也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學子會(一)


    靈縣學堂,已有兩百年歷史,當中一景名為聽泉廊,四面環廊,中有假山泉水,四面廊壁上刻著天唐聖朝千年來諸多先聖敬言警句,又有詩文名詞,長寬有十丈,漫步其中,聽泉讀書,樂此不疲。

    學子會就在此處舉行。

    楚弦和蘇季來時,這裡已經有十幾個同屆學子,年紀相仿,都是和楚弦一樣,剛剛參加完鄉試,等待出榜的學子。

    只是他們當中,能入榜成榜生的,怕是連一半都到不了。

    此刻,一人正在高談闊論,不用看人,光聽聲音便知道是馮儈。馮儈此人也算是一表人才,只是行事做作跋扈,此刻,馮儈正在與人談笑,見到楚弦和蘇季過來,突然是莫名笑起來,陰陽怪氣道:「這不是楚大才子麼,當年咱們縣試文才第一,我還想著這次鄉試他能不能再考個第一,不過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鄉試缺考,便如臨戰而逃,這般壯舉,也是給咱們靈縣學子出了名了,可惜,是臭名。」

    說到最後,馮儈故作可惜的連連搖頭,但臉上的表情那是絲毫看不出可惜,有的只有得意和譏諷。

    一旁的蘇季眉頭一皺,想要說話,但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馮儈很有可能成榜生,一旦入仕,憑著馮家的底蘊,謀個一官半職還是很容易的,甚至都無需榜生歷練,到時候,自己說不得也有求上門的一天,又何必因為楚弦得罪這馮儈。

    蘇季也得為他自己的將來考慮。

    其他人更是不會替楚弦說話,都是附和笑著,出言譏諷。

    馮儈這時候走過來,顯然早有準備,衝著楚弦道:「楚大才子,我今日興起,寫了一幅上聯送給你,不知道楚大才子願不願意對個下聯?」

    說完,直接一揮手,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學子會(二)


    白子衿所指胡說八道之人,自然就是馮儈。

    這下在場的學子不吭聲了,剛剛他們也只是人云亦云,起鬨跟著嘲笑楚弦,但如果有真憑實據,證明楚弦是真的因病缺考,那再拿這件事做文章就不妥了。

    尤其是能被主考官以『品德端正,學子典範』這八個字來評價的,那可是很少很少,這是一份榮耀,他們若再嘲笑,豈不是在抨擊貢院主考官,那才是自討苦吃。

    當然也有人懷疑,但他們的身份地位,自然是無法印證這件事,更何況,看樣子學堂蔡先生也能證實這件事,所以不吭聲為妙。

    馮儈不置可否的冷笑一聲,也沒有再說話,而是轉身就走,不過走時回頭看向楚弦的一眼,帶著明顯的恨意。

    「楚兄,這馮儈不會善罷甘休,而且剛才,若不是蔡先生及時趕來,你就麻煩了。」蘇季這時候小聲說道。

    楚弦一笑:「是啊,若非蔡先生趕來,我倒也能狠狠揍那馮儈一頓。」

    蘇季一聽,心中暗笑楚弦在說大話。只是他哪裡知道,楚弦還真沒說大話,現在他要揍馮儈,還真不費什麼力氣。

    剛才的風波過後,不少人都知道,馮儈不會善罷甘休,楚弦雖逞了一時之能,但以後肯定會倒霉,在靈縣,楚弦又怎麼可能鬥得過馮儈。

    他們卻不知,從今天開始,不是馮儈會不會對付楚弦的問題,而是楚弦,會不會放過馮儈。

    楚弦躬身與蔡先生道謝,後者擺擺手,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嘆了口氣便轉身離去。楚弦又看向那邊的白子衿,然後走了過去。

    這一次來,楚弦就是為了見白子衿。

    夢中相隔三十載,又見白子衿,楚弦自然是感觸良多,畢竟眼力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月冠樓賣畫


    楚弦打算去安城將自己的畫寄賣掉,靈縣地方小,安城則是一州大城,有識貨之人,願意附庸風雅,也出的起價錢。最重要的是安城有一個『月冠樓』,此處乃是風雅之地,聚集了安城文士大學子,平日裡品茶論道,也有很多人將字畫斜掛在牆上,這意思就是說想要出售,若是誰看上了,直接將畫扶正,便算是有意買下,至於多少錢,全看字畫是擺放在何處。

    月冠樓上下七層,也有七層寶閣之名,那是一層高過一層,不光有字畫,也有其他好東西,最下面一層出售的東西價格最低,最多也就是十幾兩銀子的樣子,然後逐層遞增,到了第七層,隨便一幅墨寶,價格都不是尋常百姓所能想像的。自然能在上層的,都是名家之作,至於一層,大都是無名之輩的畫作,自然價錢不可能太高。

    楚弦有自知之明,他這一次的目標,只是月冠樓最下面那一層,因為若能將畫拿到月冠樓寄賣,最少也能換回十兩銀子,這些錢,已經可以買一些關鍵的藥材,相對於其他地方,估摸他這種無名之輩的畫作,怕是連一兩銀子都換不回來。

    從靈縣到安城,不過三十里地,便是步行,一來一回也用不了半天,所以楚弦沒有耽擱,和母親說了一下要去一趟安城拜訪同學便起身,等一路風塵趕到安城時,也不過用了一個多時辰。

    安城之大,遠不是小小靈縣所能相提並論的,光是安城高聳的城樓就有十丈高,街巷人聲鼎沸,盡顯繁華。

    天唐聖朝,仙武為尊,文風鼎盛,月冠樓便是這些人最喜歡去的地方。

    月冠樓在城中南河之畔,登樓觀河望月,一目掃去,可見河中秀舟畫船,微微徐風,盡顯風雅。

    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