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肆部曲——工會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夢見肆部曲——工會

夢見肆部曲——工會

被誤會、誤解、恐懼,世人所偏見的存在--後裔,他們正是。

彷彿可怕的罪刑,充滿犯罪的氣味。

不管大學生、企業家、教育學者、數學家、黑白道...無一不是要置他們於死地,究竟,全世界都要殺的時候,要怎麼存活?

夢見肆部曲,為你呈上!光明與黑暗,不斷衝突的智與利故事。

TOP

代號/暱稱:樹頂
蓮華雖然面對自己的錯誤,但是把所有人都推開,到了最後剩下七年生命。組織的陰暗讓她堅持自己
真名:蓮華
職業:大學生(女)
能力:夢、虹
個性:標準吃貨一個,陳府深,善偽裝
善於溝通、說服、談判。天生擅長領導人,很會看透別人的特質。
自己父母從小對自己嚴格的管教讓她做事情非常謹慎
長大之後因為對人失去信心太過強勢,常常擅自作主決定別人的事情
絕招:愛因斯坦的千層透視鏡
樹頂擁有絕佳控制夢的能力,透視鏡斯以自己為寫照來透露出各種訊息,藉由各種狀況讓人被暗示,迷惑,從而喪失鬥志,甚至感到絕望。
喜好:吃
立場:和平

代號/暱稱:觀望者
真名:葵牙
職業:數學家(男)
能力:時
個性:不常表現自己情緒,一旦表現都是當下的反應,少有失控的時候。做事認真快速有效率。
絕招:時幻水(時間的交錯)
葵牙完全沒有攻擊能力,也沒有防禦的能力,他使用時間的前後順序對調,讓別人會錯意而失去判斷或者混淆。
喜好:閒閒沒事做,最喜歡站在自己喜歡的一方。一旦認同義無反顧幫到底。
是個新加坡人,從小在新加坡長大練就國際觀點和語言能力,家世背景非常好,父母是商人,所以從小就開始獨立生活,後期被派遣到台灣。直到婕妮聘請才移民成為台灣人。
立場:站在蓮華這邊


代號/暱稱:寧兒
真名:蘇寧蜜
職業:資優生(跳級生,小三的年紀已經讀完大學,女)
能力:生
個性:乖巧
絕招:生命的氣息
寧兒念頭非常美好純淨,依照現在科學來看他的意念能夠使生物活化起來,安詳有朝氣。所以他總能讓人回歸善良的一面。
父母是典型的瑞典人,後來遷居到衣索比亞,寧兒一直沒有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工會起始

後來憑著葵牙的各種資料,婕妮的公司和組織全融在一起,轉型成了另類產業——工會。

發派任務,接取任務,工會的勢力越來越大。

而當中最快闖出名號的是一對夫妻檔,據說沒有他們解決不了的事情。

好景不常,這對夫妻擋在工會成立五年後就消失匿跡。

「陳哥......」 葵草簡直不知道怎麼對眼前的人解釋。

不知覺間,陳振聲也變成人人喊哥的對象,他關心問: 「怎麼了?」

葵草嘆了氣,把一大袋牛皮紙直接給對方。

陳振聲打開,覺得自己快死了。

裡面是簡單的一張紙,還有幾本存摺,卡片,財產存證。

只上面是蓮華潦草的字跡:我們去遊歷世界了,自立自強,加油!愛你們。

「今天早上我看到這個,他們啥都沒帶走,把全部財產留給我們。」

陳振聲滿臉黑線,這還真的是那對超不負責的夫妻擋會幹的事。

「陳哥,我們可以加入嗎?」

「唉,跟我來吧。」 不然還能怎樣?

幾分鐘後,辦公室傳出婕妮的大吼: 「給我發出他們的通緝令,陳振聲!馬的,把我這邊當孤兒院是不是!不好好修理他們我就不姓婕!」




一隻老鷹在空中盤旋了下,降下高度,最後直接化成人行站在葵牙面前。

「如何?」

「哈哈,她氣炸了,發通緝令了。」蓮華笑著巴了對方, 「你把我當什麼啊,獵犬喔?還幫你偵查勒!」

「妳比較厲害嘛。」

「少恭維了。」 雖然嘴巴上這樣說,蓮華還是勾起笑, 「接下來去哪?」

因為葵牙一直都是任務人,所到之處他啥都看不清楚,蓮華知道後,兩人某天半夜偷偷串通好,在確定孩子都考上大學之後當晚就開溜了。

「哪裡都好。」

「哈......」 蓮華勾起狡詐的笑容, 「既然都是通緝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情感與否?判別與定位

到了晚上,葵牙依約出現。

小狗身邊也圍了很多人,讓蓮華有點無奈,她的確是挑可愛的變,但沒想到會這樣。

這是寧兒的生日聚會。

寧兒也從乖巧的小女孩變成亭亭玉立的美女了。

「不好意思。」 葵牙適時的幫蓮華趕走一些人,悄聲問: 「妳要去找寧兒嗎?」

小狗歪歪頭,反問對方意思。

看來她只想來湊熱鬧。

「看看狀況好了。」

「你就是今天的客人嗎?「 說人人到,寧兒打扮的整齊,彎起好看的笑容。

「謝謝妳人好的讓我來。」

「不會喔,這是你養的嗎?」說著寧兒看向小狗。葵牙總算懂蓮華幹嘛變小狗了,女生都愛小動物,笑笑: 「嗯,最近養的。」

「這樣喔,咦?」寧兒突然頓著,呆呆的看向葵牙,壓低聲音說: 「不會吧,不是被通緝了嗎?」

葵牙豎起一根手指靠在唇上,笑笑。

寧兒無可奈何地看著小狗,只好約他們去會客室。

小狗跳出來,變回蓮華,開始環視房間: 」好懷念喔!很久沒來了!「

「......婕妮姐氣炸了,你們甩了她的人,還把小孩丟在那裡。」

「他們今天有來嗎?」 葵牙笑笑的問。

「那又不是小孩了,都已經成年了。」蓮華渡步過來, 「何況我們也不算丟啊,我也算把保母費給他們了。」

「哥哥,你太寵姊姊了。」

葵牙只是笑笑, 「今天路過時,是蓮華想來的。」

「到時候兄妹的生日,你們也打算混著進去嗎?」

「這個......」 蓮華勾起笑, 「是驚喜啊。」

寧兒好笑的說: 「謝謝你們的禮物。」

「寧兒,妳打算通報上去嗎?」 葵牙端起茶水, 「蓮華想玩。」

「姊,工會很忙。」

「那就算了。」 蓮華聳聳肩, 「借住一晚行嗎?」

「......」 寧兒無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傳遞知識

蓮華在客廳看電視。

葵牙仔細確認了下,蓮華臉色的確不太好。

他坐到旁邊,拉起對方的手,笑笑: 「我想跟妳上床。」

蓮華頓住動作,瞪大眼,張口半句話都吐不出來。

「有聽見嗎?」

蓮華眨眨眼, 「......誰教你的?」

還是不要出賣朋友好了,葵牙笑著聳聳肩。

關掉電視,蓮華直接摸對方額頭,又摸摸自己的, 「你今天撞到頭?」

葵牙搖搖頭。

「頭痛嗎?」

還是搖頭。

「......」 蓮華決定找出人算帳, 「手機給我。」

葵牙遲疑了。

「我就知道!到底是誰教的!」

怎麼跟坦途說的不一樣,蓮華看起來更生氣了。葵牙露出疑惑的神情。

「聽著,葵牙,你再不說,不只上床,我連理都不理你。到底是誰?」

不理他算不算好事?

「好吧,我換個角度問,如果你告訴我,我會開心。」

「坦途。」

「是嗎,」 蓮華笑了,充滿青筋的微笑,摸摸對方的頭, 「你好乖喔,把手機交出來。」





把人約出來後,蓮華一見人就海扁。

「你幹嘛亂講啊!」

蓮華暴躁的甩甩手, 「不要管好不好!」

「拜託!是他問我的啊!」

蓮華臉色難過起來, 「那也是我的事情啊!」

「妳真的很愛他,不是嗎?他想要妳開心啊!」

「不要說了!」 蓮華眨掉眼淚, 「不要再提了!半個字都不要跟他說!」

「妳什麼心態啊,為什麼不坦白一點?」

「因為我自己很清楚,有一天他自己有感情之後,絕對不是喜歡我!」蓮華大吼, 「就是因為懂,我才根本不想說!」

「那就離開好了,以免日後分得更痛。」

「我離開,那小孩呢?」 蓮華冰冷的吐出話, 「小孩跟誰?他?我?」

坦途站起來,扯著對方的手, 「說真的,我也看不下去了,我的立場是妳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董事會

都月出現在會議室,她實在有點厭惡這邊的人。

蓮華雖然會亂搞,其他人雖人很有毛病,但沒有這邊這麼勾心鬥角的。

「他們選完了,拿去吧。」 都月一拍手,資料變成蜻蜓到其餘人手上。

婕妮勾起冷笑看了眼都月,看來她知道她偷搞定人手。

事實上蓮華也是要自己選的,但避免爭議,都月乾脆幫她選了。都月做到婕妮旁邊,小聲地說: 「我在上面遮罩了,葵牙竟然給我全查出來!」

董事裡面只有他們兩個知道葵牙的事情。

「很有他的作風。」

古德站起來,開始這次的會議。

會議上有幾位是很強,更是在上古時就一直做對的,他們乾脆拉進來合作比較快。不然要是再這樣內耗下去,還沒被外面追死就先陣亡了。

沒有永遠的敵人,大多都是婕妮在跟他們做商談。都月實在談不下去。

但因為這是保護後裔,倒也沒什麼太針鋒相對。

不過婕妮層警告葵牙,不准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然真的沒完沒了。對於這次的事情討論完,也就是一些大方向,剩下的就不是他們的事了。

「他看出夜櫻在作怪,裡面有些人是夜櫻刻意調進來的。」

「她真煩,裡面最煩的就她!」都月惱火, 「人家都結婚有小孩了,幹嘛糾纏不休!」

「說到這個,妳不去交一個嗎?」

「不要轉移話題,我最近還有事,妳盯一下,我怕她整個把葵牙拉去了。」

夜櫻的能力實在非常棘手。平常有戒心還不一定能擋,如果意志力薄弱,很快就會敗場。

那完全不是葵牙能對付的類型。

婕妮挑眉, 「不然我平常在幹嘛?」

開完會,人全散了。

婕妮直接堵住夜櫻的去路, 「談一下?」

「要談什麼,呵?」

「這樣好了,我直白的跟妳說,妳敢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等待1.0

「葵牙?」

「嗯?」

「你還好嗎?」

看著眼前放大的臉蛋,葵牙退了步,搖搖頭。

蓮華疑惑的看著他, 「你最近怎麼搞的,魂不守舍。」

葵牙苦笑,還能誰!一想到那晚的事情他到現在還覺得可怕, 「沒事。」

蓮華又看了幾眼, 「你知道你等下要進去吧?」

「嗯。」

門推開,寧兒走出來笑說: 「哥,進來吧。」





蓮華看著葵牙,就是覺得不對境。

輕輕一吹,虹淡淡的附在對方身上。

「?」 寧兒疑惑,蓮華比個手勢,「噓。」

連平常都能察覺的虹,現在渾然不知。

門關上,蓮華爬上放在附近的桌子,等下就是她了。

『小華~妳要做什麼啊?』

『沒有啊。』

『騙人~妳在失落什麼啊?』

『妳怎麼這麼煩,都跟妳說沒有了。』

『阿勒,妳怎麼可以抱怨啊?』

所以她到底為什麼會培養出這麼囉唆的意識?

『算了啦,我又想哭了。』

『妳怎麼動不動就要哭啊?』

『我怎麼知道啊?』

『好啦,乖乖,不要哭~等一下幫妳找一下啊~』

她真的覺得很累。

被自己的心搞得很累。

縮著身體,她睡著了。




「蓮華。」

「嗯?」

「輪到妳了,快進去吧,想睡回家再睡。」

「好。」

打個哈欠,蓮華走進去。





葵牙還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皺皺眉, 「算了。」

他才剛回家,就錯愕地想逃走。

退了好幾步,發現四周都被禁錮了,他去轉門,門逢都被奇怪的黑色植物牢牢纏住, 「妳......妳來做什麼?」

夜櫻勾起笑,葵牙感覺他更害怕了,他根本打不過這女人,戰戰兢兢的看對方走到自己面前, 「我不是說過,要給你更多嘛?」

「呃......不用了。」

「噓。」 夜櫻整個靠在葵牙身上,葵牙屏住呼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等待1.1

葵牙找到位置的時候,什麼都沒有,但看到葵草站在一大片空地上,顯然就是在等他, 「爸,不要再接近了,這地方到處都是陷阱。妹妹把房子的力量刻印整個藏起來了,你找不到的。」

「那你先回去吧。」

「那你呢?」 葵草疑惑的看著對方坐在原地。

「我在這邊等。」

「......媽是真的很生氣,非常非常生氣,她雖然嘴巴上說沒關係,但是我看一時半刻她不會想理你的。爸,你在這邊等,會生病的。」

葵牙看著還會擔心他的兒子,笑了下。

「你怎麼和媽一樣固執?」

「不要讓蓮.......她知道你來找我,你趕快回去吧。」

「爸,你是打算在這邊露宿個一年嗎?」 看來那種氣不是短暫能消的,葵草是她兒子,她當然知道蓮華把什麼都看在眼裡,但比誰都還要會裝。偶然一次葵花不小心整個惹怒她之後,整整半年,整整半年!蓮華連理都不理。

葵花看起來嚇壞了。

「她跟我說她一直在等我,現在我等她也沒關係。」

葵草反而沒回去,他在旁邊坐下來, 「爸,你和媽本來就不一樣。」

「嗯,不一樣。」

「媽說她放棄你了,要你死去哪都可以,就是不要來找她。」 葵草整個嘆氣, 「她說她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嗯,我知道,但我還是要講清楚。」

「我可以幫你傳達嗎?」 他實在不想看到自己的老子坐在這邊乾等人。

葵牙搖搖頭,笑了下。

「妹妹的力量刻印是故意針對你的,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可以來這邊,我怕媽礦工這麼久,真的會被宰了。」 葵草偷偷眨了眼,消失在原地。

那天他......

那種恐懼遠遠比不上死亡。

看到對方的表情,他才後知後覺的知道狠狠傷透了她的心。

難怪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剷惡

一隻蜻蜓飛過,蓮華巧聲無息的出現在建築頂樓。

試過許多動物,她發現蜻蜓比較適合她,蟑螂太引人注目了,被人看見就會被踩。其他昆蟲又太慢。

迅速的在四周立下消藏,陳振聲和婕妮出現。

「妳可以不要用會變色的蜻蜓嗎?」

「囉唆!會變色比較好!」

「我就覺得詭異啊。」

婕妮冷冷巴兩人, 「閉嘴!做事!」

蓮華點點頭,直接跳下去,又變成一隻蜻蜓,迅速低飛。

青龍出現在陳振聲面前, 「去!」

青龍竄進一個倉庫裡。

婕妮也行動了,她散出力量,地上開始出現地圖,微微皺眉: 「竟然有遮罩。」接著她冷笑, 「有叛徒。」

陳振聲抖了下,玄武出現, 「玄武,使用幻影。」

蛇吐出冷冰冰的氣息,轉眼間,他們兩人就變成另外的人。

收回玄武,陳振聲問: 「妳只說要聲東擊西,找出帳簿,挖金庫,還要多加找叛徒嗎?」

轟!青龍在的倉庫整個炸掉。

青龍火力支援,蓮華找帳簿挖金庫,婕妮則是......

陳振聲抖了下,不敢繼續想。

「我去找叛徒。你待這邊支援。」

「妳怎麼確定在這邊啊?」 陳振聲很怕那個叛徒變成肉塊。

「你放心,不會變肉塊,我會帶回工會。」 婕妮勾起嗜血的笑容。

那不是一樣!

到最後一定都會變肉塊啊!

「肯定在這,最近內部有些資料失竊,這邊已經算是很隱密的點,我們突然來襲,要是他剛剛逃我會察覺到,但沒有,所以還在這,看著蓮華,她很強沒錯,但難保不會狗急跳牆。」 說著,婕妮往下一跳。

不是他們不仁慈,但古戰資料不能隨便外洩。

隨便一點都會讓人有心利用。

婕妮在新人來時都警告過嚴重性,更不用說這些都認識的人。

就算是自己人,外洩的話,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無意的傷害

葵牙站在門外,也沒有進去。

他會一直等,一直等到蓮華願意聽他講話。

他覺得這句話很重要。

所以他會一直等。



執行完任務時,葵牙哪都沒去,就在對方門口等她。

蓮華根本不理他也行。

反正他會等。

今天他知道對方去執行任務,從天亮站到天黑,從天黑站到天亮。

每天都沒看見人,但他知道對方都會回來。

只要在門口就好。

以前當任務人的時候,他也像這樣,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都不曾闔眼。

除了都月會明目張膽地跟他說蓮華去向,有時一些人也會故意搓合兩人。

有時候真的很危險的任務他會跟去,在危急的時候解決一些事情。

但這些都沒讓對方知道。蓮華自尊很強,如果讓她知道,會非常生氣,像上次她會一點都不高興。

他不喜歡這樣。

就算對方不理他,他也要對方有笑容,這才對。

放棄他也行,但是他想說一句話。

好讓對方放下心結。

直到對方願意面對之前,他都可以等。

恍惚間,他才知道蓮華說她一直在等是什麼意思。

原來想讓他明白一些事嗎?他有點懊惱自己遲鈍。





基本無視天天都站在那邊的人,蓮華已經習慣每天用跳躍式回來。

「嗨。」

但有個董事真的比門神煩,有事沒事就往這邊跑。

「......任務嗎?」

「哪來這麼多任務?諾,給妳的。」 都月把超厚超大的牛皮紙袋放在桌上。

「這啥?」 蓮華打開,有一本超厚的支票簿,全都寫滿錢,光這樣看,少說就有百萬左右。再裡面是很多卡片和一些小東西。

「我不是說過那些人想感謝妳嗎?但任務組的身分不能曝光,基本上是代收,然後轉交給妳的,還有至少三袋,看妳多有人緣!」

「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