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參部曲——聯盟(完)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47 12345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夢見參部曲——聯盟(完)

夢見參部曲——聯盟(完)

人總算救回來,組織徹底崩盤、人潰散,但過去的時間已沒辦法回來。蓮華只剩下十年的生命能活。
背後巨大的陰謀漸漸伸出魔爪,女兒有危險了!那個連組織都極為忌憚的人,在慢慢出現,她有什麼目的?
領導者、追逐者、觀望者、第三者、投機者、謀利者究竟還會摩擦出什麼火花?

[ 本帖最後由 xufudj1993106 於 2018-5-22 19:52 編輯 ]

TOP

有家不能回

脫離組織,被設計陷害抓到之後,婕妮跟我面對面。

「我老實說好了,我已經活不了多久了,都月幫我做過檢驗,說我大不多只剩十年可以活。」 我無奈嘆了口氣。

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可以做很多事情,至少我很難悲觀起來。

婕妮什麼話也沒說,掏出一份超厚的紙往我眼前一丟,似笑非笑, 「妳沒忘了你欠我們吧?」

我拿起紙本,上面是一些說明,還有契約。看到一半我默然, 「妳要叫我培養陳振聲?」

自從本事曝光之後,我就想過婕妮會叫我這樣做,但我有我的顧慮。十年培養一個人不是問題,但是.......?

「你自己很清楚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廢話。」

「我不要。」 我果斷拒絕。

「真好笑。」

「這不是好不好笑的問題,妳沒忘記我們被組織盯上的原因,你要陳振聲做下一個?」

婕妮冷冷瞪著我,我也皺眉瞪回去。

突然辦公室打開門,有人急急忙忙的衝進來, 「婕妮——呃?!」

坦途錯愕的看著我, 「蓮華?」

「我要走了。」 我把紙本放回桌上,沒好氣站起身。坦途拉著我, 「等一下,妳又要去哪裡?」

「離開你們這些大混蛋!」 我說,想甩開對方。坦途抓更緊,瞄到桌上的東西,也微微皺眉, 「這次連我也不準妳離開。」

「準不準關你屁事!」

「哈。」 坦途輕笑, 「我很不想用暴力手段,所以心平氣和溝通一下,怎樣?」

「這沒什麼可以心平氣和的。」

「妳知道組織瓦解之後,我們一直在找妳,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就算不為這件事,我還是要解釋一些事情。」

「我不要。」 我冷淡看著坦途, 「到底要不要放開我?」

坦途鬆開手,還順便幫我打開門, 「妳現在不要聽就算了,但不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看了礙眼!

雖然說實在......很不想。

但是我還是一頭栽進來了。

我無奈的拿出出平板,對陳振聲說: 「你以後要跟著我當實習生,自己看一下條款。我會用課餘時間教你一些東西。」

「那什麼無奈的臉啊!」 陳振聲皺眉。我壓壓額頭,深深覺得自己很勞碌。

有生之年我還要教小屁孩!

「好了好了,這份跟我之前跟你講的一樣,」 葵牙看出我的火大,連忙緩頰, 「蓮華很行的。」

陳振聲出現大便臉。

我也很想出現不爽臉,但說實在的,我不能抱怨對方表情。想想我才大他三歲而已,已經整個超越他,還要他接受這個看起來像當我小弟的條約。

我覺得就是我也會很不爽。

有些東西果然要實際有東西對方才會信服。但我也很不想收學生,他要不要是他自己決定!

「我還是不知道妳可以教我什麼,這樣看起來很像浪費時間。」

「你會懷疑是當然的,我不是教你課業上的東西,那些已經有很多人可以取代了。」 我冷笑, 「知識什麼的自己去學就可以了,婕妮要我提升你。」

「提升什麼?」

「......」我轉頭看著葵牙, 「我可以不幹嗎?」 這人情真難還!

「不行。」 葵牙微笑堵我,折衷地說: 「不然這樣好了,你禮拜六跟蓮華走一天,就會知道為什麼了,如果不知道,不要也可以。」

看著陳振聲半信半疑的臉,我好想海扁一頓。

「好吧。」

最後,他妥協了。

————————————————————————————————————————

「你遲到了。」 我在門口等了十五分鐘,陳振聲才飆車抵達。

「路上塞車!」

我壓下不滿,微笑 「安全帽請給我。」

然後我坐上他的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惡趣味

這天,她終於受不了了。

葵牙對她的意思表現的很明顯,但他行為舉止很成熟穩重,充滿魅力,同時吸引不少女同事的示好,但他似乎從沒有在蓮華眼前避嫌過,讓蓮華覺得火冒三丈。她到底幹嘛為了一個男的搞得自己整天心神不寧?與其讓對方這樣玩下去,不如先來攤牌。

碰!重重摔厚重公文在葵牙桌上,茶杯直接打翻在地。

整個辦公室一片靜默。

葵牙抬頭有點訝然的看著蓮華, 「有事嗎?」

有眼睛的都知道葵牙和蓮華有什麼,私底下說八卦的超多。蓮華工作能力很出眾,同時又是會照顧同事的好上司,對很多交際手腕他們都見識過,很是佩服,所以沒人敢懷疑他怎麼那麼年輕就有這麼卓越的成績,是說懷疑的不到一晚就會閉嘴然後驚慌的不敢再懷疑,更讓他們對這位上司有敬畏的心。

一個眼刀殺過去,淡淡的眼神透出可怕的銳利,立刻讓抬頭的人低下頭,

「我找你。」

「好,我先把檔案歸位。」葵牙正想拿起文件,蓮華重重的壓住,對葵牙皮笑肉不笑。

「現在,立刻,馬上。」 聲音很淡然,但有腦的的都知道她很火大。

葵牙只好隨著蓮華起身走到外面去。

兩人走之後,同事才開始七嘴八舌:「 喔啊,太可怕了!」

「是不是有什麼內幕?」

「嘿嘿,一定是前幾天有人對葵牙示好被蓮華吃醋了啦!」

「可惡,這是要氣死單身的人嗎?可不可以不要在辦公室放閃!」

————————————————————————————————————

隨著蓮華走到頂樓,蓮華轉身面對來人,葵牙也跟著停下腳步,微笑起來。

又是這種笑容,蓮華先去踢上大門,轉身過來勾住對方下巴,舔了舔唇, 「我已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無法自拔

「做什麼,放閃的滾。」

蓮華一進門,婕妮劈頭就是一句。

「喂,很不公平欸,為什麼都算在我頭上!」

「難道葵牙自體發電,沒有電導體怎麼發光?」

蓮華死目,怨念有沒有這麼深啊......「妳可以交一個啊!」

「一起被閃瞎?」

「我......我不想說了!我要找妳講別的事!」

回頭找那個混蛋算帳!

「什麼事?」 婕妮整理手邊資料,邊請蓮華坐下。蓮華在椅子坐下之後,淡淡地說: 「我覺得我不適合。」

「陳振聲?給我一百個理由。」

蓮華肝火莫名上升,婕妮連她那套反駁的說詞全都學過去了,用膝蓋想都知道是故意的, 「我從組織回來,這個夠了沒!」

婕妮停下手邊整理的動作,頭用一種慢動作轉過去盯著,一錘桌子,碰!的發出很大聲。桌子...桌面直接被搥出一個洞,蓮華驚嚇的看著對方。她面無表情: 「然後呢?」

不愧是和組織周旋的領頭,幾秒的時間就讓蓮華冒冷汗,連想講話都覺得心虛: 「就...我覺得我剛從組織回來,難道方法就正確嗎?「

那個桌子....啪地冒出許多裂痕。

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說: 「雖然我很高興妳這麼信任我,但是組織那一套根本不適用在普通人身上,何況聲只是學生,沒...沒必要攪進來。他很光明,跟我們不一樣他不會走到黑的領域,他天生有的正義感會讓他過得很好......「

磅!桌子直接裂成兩半,公文四處飛。

婕妮眼中浮現殺氣,蓮華感到不妙。婕妮雖然身為一個女子,但武力可比特戰部隊強好幾倍,惹火她的人可很慘。

「呃,我再考慮看看好了。」蓮華立刻起身,轉頭想開門時一個東西打歪了門把,把門給卡死。蓮華認命的回頭,婕妮站起身,臉上浮現一個讓人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酵

蓮華一直沒說自己的打算。

從都月說他只剩下十幾年之後,她自己也不知道堵塞心中的情緒是什麼。

滿漲到她無法開口。

就算她還可以愛,她也不會太深入。

最後一天,都月也阻止不了,傲慢的光明了結自己的生命。

『哈......我是不會交給任何人的......』

蓮華看著光明嚥下最後一口氣,心中複雜到不知道該說什麼。直到都月把她拉開。

而她的情緒,好像隨著那種驕傲,那些野心,一起結束了。

等她知道光明做了些什麼時,已經太遲了。

光明拖了很多人,很多事情陪葬。她的情緒,也消失在自己的五感間。

變得冰冷之前,她只還記得一件事情。

這些,不能讓她朋友知道。

然後她就變成了冰冷的精緻娃娃。

——————————————————————

「我要妳發誓不會告訴任合人。」 蓮華眼神冷蕭,讓看的人都會害怕。她毫無情感的掐著層就過自己無數次的人的脖子,「如果任何人知道了,我都要妳死。「」
都月幫她瞞了這件事。

剛開始被坦途發現自己的時候,她正在打算,不知道是要怎樣。

那些形形色色的感情她沒辦法再擁有,沒辦法再表現出來。

但自己記得的事情還是記得的。她只是待著,就只是看著很多事情發生。

她欺騙了很多人,卻再也沒辦法有什麼感覺。

從組織出來之前,那個曾經的自己早就死了。

只是她沒想到——

『妳還想再愛嗎?』

『不知道。』

夢主淡淡的嘆氣了, 『是我們害了妳。』

在夢中依然是漂亮的草原,純晶依著她坐在旁邊。

『妳可以再嘗試看看嗎?』

『不知道。』

不知道夢主為什麼要露出那種表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白目

「你再閃,我就垂死你!」

定好下次聚會時間,坦途先惡聲警告。

「戴太陽眼鏡啊?」 葵牙笑了聲。

「......」 坦途不知道自己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交個女友還要這樣。

「好啦,我會節制。」 葵牙聳聳肩。

「你們在幹嘛?」 後從會議室走出來的蓮華看著堵著門口的兩人。

還沒等坦途警告,葵牙攬著人親了下,在蓮華臉紅之後笑嘻嘻的跟坦途說: 「我們先走啦。」

「你個死損友!」

蓮華半餉才回過神,半惱怒地說: 「你又玩我!」

「這次是認真的,妳不喜歡嗎,我以為妳在吃醋。」

蓮華愣了好大下,馬上巴對方腦袋, 「你要玩去找別人!」

「好啦好啦,」揉了揉對方頭髮,蓮華抱怨著整理起來才停手,他當然知道辦公室都在說些什麼,他也不在乎,反正蓮華生氣的話會自己來找他算帳。他連對方來要吃什麼的點心都有準備好。 「先去找寧兒喔,她剛剛打電話給我叫我過去帶她。」

蓮華不客氣的搶走對方的車鑰匙,葵牙也笑笑沒說什麼,等她坐到駕駛座還主動的幫她繫好安全帶。

蓮華覺得有天自己理智線會斷光,尤其看到對方那得意的笑容,她只好讓自己冷靜點。

葵牙把導航打開,設定一個地址後,就隨便蓮華開車。自己則拿起手機和別人講一些公事。

葵牙對男女什麼主權沒什麼概念,他是一個很民主平和的人。所以是男是女開車他也無所謂,就算有時候有刻板的同事笑他他只覺得這樣很無聊,也沒反駁什麼,反正他就是很隨性的人。

不過蓮華只要一覺得別人很自我,或是大男人主義的話,就會想辦法惡整對方,手法還相當高明,完全沒有人懷疑到她身上。

「妳是摩羯座的嗎?」 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哼哼。」蓮華停好車,帶著寧兒下車。

「喔,妳老公呢?」

蓮華皺起眉,一腳踹過去,海扁那個看戲的。

「哥哥說不用等他......」 寧兒縮到婕妮身後,嗤的一聲,婕妮沒好氣: 「看來被放生了,聲,我們先進去。」 她招呼其他人,沒有打算救坦途或制止蓮華,一群人就進門了。

蓮華甩掉對方,惱怒說: 「你們到底可不可以正經一點!」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啦,開玩笑嘛。」 坦途連忙站起來, 「說正經的了啦,我已經有叫葵牙改了喔,下次再這樣妳跟我說,我再幫妳。」

今天來聚餐的都是老朋友,當然也有新人:坦途的女友——謝彩瑤,寧兒的好姐妹——黃詩蕊還有黃耀顏,陳振聲的好朋友——楊園......等。

雖然最初六人沒有血緣關係,但他們已經比親人還要親,不管多忙多少事,都固定會一個月一次聚會。分享,討論,交朋友。

其中坦途和蓮華人面最廣,所以聚會偶爾會出現一些名人一起參加。到最後很多仰望的人也想來見見世面,他們就乾脆開放成一個月固定人數的聚會。

「彩瑤呢?」 懶得繼續糾纏,蓮華問。

「進去了。」 坦途說,拿出名單, 「還有很多人還想來,妳有打算再擴大的打算嗎?」

「沒,太麻煩了。」

「又不是妳在佈置。」 坦途說, 「這樣對你們比較好一點不是嗎,雖然我不追求名利,但婕妮總需要商場上的朋友,妳也需要。」

聚會是坦途在幫忙,公司上面交際大多是蓮華領頭,所以兩人的人面才很廣。

會轉型成這樣,剛開始是為了婕妮,後來附加蓮華。

蓮華沈默了下, 「婕妮說好就好。」

六人裡面最初是婕妮有私人公司,其他人則是幫忙,直到最後大家都長大有力量之後把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冷笑話

「雖然我不想問......妳和婕妮談得如何?」

到一個安靜的小房間,蓮華頓了下,搖搖頭。

葵牙走到對方面前蹲下,他早就察覺蓮華身體狀況不如從前,沒辦法久站,常常會有莫名病痛,有時睡到半夜會呼吸困難,連視力和聽覺都有點退化,但對方都隱藏的很好,葵牙只能在一旁多在小細節打點,讓她保有面子。

他知道婕妮會拒絕,是他他也不同意。當蓮華眼神開始空洞的時候,叫她她也沒反應。他抱起對方在一個休息室小心安置好對方,然後找來些外套蓋住,最後拉下窗戶,讓光線暗些。

這是打戰的副作用。

葵牙坐在一旁看對方深睡的臉龐。

還有消耗力量的代價。

「嘿,蓮華還好嗎?又暈倒了?」 坦途推開門進來,看到的是蓮華睡死的畫面。

「嗯,剛剛聚會上我看她好像就不是很有精神了,先帶她過來。」 葵牙笑不出來。

蓮華常常會暈倒,給醫生檢查大多都沒什麼疾病。連蓮華自己本人也不知道會很常昏倒,醒來的時候其他人都跟她打哈拉,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瑤才正想跟她去繞一圈說。」 坦途搖搖頭,蓮華常暈倒他們兩個倒是沒讓婕妮知道太多,在沒有很多人知情情況下都是兩人小心的處理。

「幫我道謝。」

「不用了,瑤不是很小氣的人。」 坦途打開手機,記錄一些事情, 「我應該要先到外面,其他人沒看到主辦人會覺得很怪,你自己在這邊沒問題吧?如果結束了蓮華還是沒醒來你先傳簡訊通知我一下,我想辦法讓你們離開。」

說著,坦途拉開門,又回到會場。

——————————————————————————————————

『妳的狀況好很多。』

蓮華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感到絕望

「蓮華。」都月咬著牙,忍下脖子上的痛楚。

蓮華不希望別人知道,但都月覺得這是殘忍的事。

那天在場的,除了都月就是蓮華。

蓮華只是慢慢收緊手指。

那天,是決定後來的一切。

————————————————————————————

「哥哥?」

蓮華醒來,看到寧兒在搖晃自己, 「怎麼了?」

「到家了喔。」 寧兒大大的微笑。

蓮華自從從組織回來之後,就知道自己老是會失憶還是不知道上一秒在做什麼,她有點恍然的看一下四周,葵牙剛好打開車門,他笑: 「先進去休息吧,我帶寧兒回家。」

蓮華點點頭,也想不起剛剛自己在幹嘛。她下了車,葵牙拿出鑰匙幫她開門。

雖然常常恍神,但蓮華自己有解決的一套方式,她會放心讓自己恍神到想不出來的地方大多是朋友身邊。

葵牙回到車上,寧兒有點難過的開口: 「哥哥不知道自己剛剛說了什麼嗎?」

「寧兒不用擔心,我會把事情處理好,不會讓她有困難。」

寧兒還是改不了口叫哥哥。

寧兒垂下臉,葵牙一笑, 「這個嘛,蓮華會在車上失神表示她很信任我們啊,至少我們知道她怎麼了,對不對?事情發生了沒辦法解決的時候,至少可以讓事情再好一點點。」

寧兒點點頭, 「哥哥說的對。」

「所以不用難過啊,一天好一點點,一定會變得很好的啊。」

寧兒笑了,心情輕鬆起來。

「好了,我帶妳回家。」 葵牙轉動方向盤,寧兒突然抓住對方, 「 ?」

「寧兒今天想跟蓮華哥哥住一起。」 寧兒說了一句讓葵牙感到不妙的話。

葵牙扯動笑容, 「可是蓮華都睡很晚喔,妳這樣會遲到。」

「沒關係,明天請假也可以,寧兒想照顧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7 12345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