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首部曲--校園篇(上)(完)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7 123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夢見首部曲--校園篇(上)(完)

夢見首部曲--校園篇(上)(完)

一個遠古的遺憾,因為一絲的情感,讓如同神一般的男人,在沉睡幾萬年之後,醒了過來。
不屬於現代的力量和能力,在十三人身上覺醒。他們以前是古代的首領,拯救過無數生命:他們在現代生活,擁有現代的知識和智慧,屬於不同職業的人。
一個女大學生:樹頂。在一場重病之下意外啟發她原本的智慧,在自己體內力量的引導下,隨著時間接近了一切事實:其他的首領,迫切尋找他們的手下。

[ 本帖最後由 xufudj1993106 於 2018-6-13 00:13 編輯 ]

TOP

學校首發彈--陰暗

「過得如何?」   很黑的房間,電腦的聊天程式跳出對話視窗。

「不錯。」簡單兩個字的回應。  

「是嗎?很久沒又見面了,要不要出來談談說清楚?憋著兩人都不好受。」

房間沒有任何人,電腦螢幕閃爍著畫面,沒有敲打鍵盤的聲音、沒有活人呼吸的聲音,然後,又回應了。
直接回應在視窗當中。  

「很樂意。」  

「謝謝妳的慷慨,真不好意思觸發妳不好的回憶,我的錯。但我想說說兩人都會好多的,也好放下,我知道妳很討厭我,之前我只是不想談而已,我想好好冷靜再溝通......」  

視線距離再遠一點,有人割挽自殺在房間當中,手法很激烈,血噴灑在牆壁上,空氣凝結了。  

很惡臭!  

人的醜陋?

或者該死的背叛?  

應該不太有人關心。  

在這個陰暗的角落。

TOP

標籤

人言可畏,向來如此。

無形的話把一個人貼上莫名的標籤,然後疏遠、誤會、不能理解。

我不是內向,但我用著不適合自己的個性長大,沒有為什麼,似乎我就是那樣子、家庭就是那樣子、社會就是那樣子,似乎這樣才正常。......也不是只有我而已啦,同學大多也是這樣。

交談間總可以嗅到某種壓抑。

「今天下午我們約了一個下午茶,妳要不要去啊?」

「哈哈,但我有事欸。」總是推託,乾笑、尷尬。

「走啦,一起去啦!才一下子而已。」

聽你屁!

「真的不行啦!我不是不去嘛,我約了看診啦......」

「算了,那下次看看吧!」

「好啊!下次一定去。」有點鬆口氣,心情也矛盾,明明很近的距離,卻說著最遙遠的話語。似乎有什麼無形的牆把我們阻隔開來了。

看診不是謊言、沒空不是謊言,待在原地看著人走遠,總是有這麼一些人,叫做邊緣人。

我的大學,很辛苦。

TOP

環境之不可抗力

一天的課上完,我也沒有什麼休閒娛樂。也許應該說根本很少可以休閒娛樂,因為一開學就註定要忙到暑假。

我很認命的回家,先去看診,然後該準備的準備:功課、ppt、報告、考試。你絕對很少聽過上了大學還要交罰寫,而且罰寫一個禮拜要8張A4紙,字跡端正、寫的還要跟印刷的一樣美......某位同學真的辦的到,比對過了,他簡直是奇才!

我待的算是私立學校的頭頭,剛好就數學業上要前不前,要後不後的尷尬地方,學校也很尷尬的感覺,每次都要學校形容詞加一個「高級」。學費比起其他私立學校比較便宜,但是也沒有便宜到哪裡去。收錢效能第一,行政效能最後的學校--都是別人抱怨的。

尤其又在這種學校的冷門系,不是主系的絕對會待得痛苦萬分,因為什麼都會跟主系扯上關係。一個學校,三百六十五種競爭,天天競爭,天天倒掉,每科當掉。

......我在說我,我覺得待的很痛苦,完美罰寫讓人好痛苦。

話扯遠了。

「噗滋—」我往下一看,血撒滿我身體,眼睛很自然的瞳孔放大,退了三步。下一把刀就砍在我剛剛站的位置上。

我愣了一下子,下一秒就反應過來:我又做夢了。「幹,這種夢做了幾百次,煩不煩啊。」我踢掉那把刀,操了幾句(好小孩請勿模仿),順手就握上那把刀柄,一刀背打昏眼前的人。

我會做清明夢。

什麼是清明夢?清明夢指的是有意識的在做夢,或是在你的夢裡變得有意識的覺察事物的進展。我看得見煙,知道自己在做夢,明白自己要做什麼,甚至可以運用還沒睡覺時所學到的知識。

就是醒著時學到的東西啦!睡覺可以運用在夢中。

而這一切,我並沒有去學,也從來不想接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叫我姐

「早安。」習慣不算太差的走進教室跟人打招呼。

「華姐,這麼早喔?」

我不是姐!

我很年輕好嗎?

心裏碎念一下,把背包放到桌上,坐他旁邊位置,「早早起床早早來了,我有心理準備要死了。你也很早啊,起床打太極喔?」反正都背不起來。

「噗哈哈,我打太極要幹嘛啊我要打還要拿支手機看影片學,不是啦,凌晨起來了,無聊打電動,書跟我沒緣分。它認識我我不認識它,有什麼辦法?早點來領死早點去打工。」他笑說很打混的話,一點都不像學生要考試。

這人是我的朋友兼同學:永季凡,人很隨和好相處、脾氣好、長得中等帥,不明原因被班上貼標籤排擠,我幫他解決幾次問題,從此他都叫我姐。

我是吃驚兼傻眼,我只是基於友善和同學的好意幫忙他,結果他叫我姐叫到全系都知道!我是黑社會嗎我?但他沒有改口的打算,要提我也很尷尬。

「放心啦,我上次偷看到教授的成績單,半數以上不及格,他考太難了他。他肯定降低標準。FFF說最多砍1/3,如果砍太多就被叫去問話了,評鑑會有問題需要考核,算算自己成績如果超過十個人你就穩過不會當人。」我打個大哈欠,懶洋洋趴桌上,「不會輪到我,我只要見這次閻羅王就OK,你成績應該還好。」

永季凡從他那輕的不像話的背包當中拿出筆記本翻看,「哦,那我也平安,還好,這科過了。」

我是成績安全線是嗎?

過了我說的就安全,是這樣嗎?

「早安。」除了一位臉很鬱卒的大男孩,還有很安靜的女孩子都來這桌。我稍微點頭示意。大男孩恭周女孩子吳昆平沒有閒話家常拿出筆記埋頭背,很悶。

這教授出奇的變態,出名的嚴厲,實在很愛砍學生。每每他的課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學會的堅強

晚上時分,洗完澡坐在書桌前打開筆電,把今天發生之事KEY上網,瀏覽了下別人臉書狀態,接著查起有關遇到夢境裡相似的人。

維基百科真的是學生的最愛,有問題問它就對了。

夢是一種主體經驗,是人在某些階段的睡眠時產生的想像中的影像、聲音......(以下省略幾千字。) 

要結語就是腦袋的變化,是嘛?

睡覺時帶著有點興奮又有點遲疑的想法,以至於半小時後才睡著。

「你為了什麼背叛?」

又回到這個夢中了,是在一個刑場中,我站在軍隊中,身上穿著紅方盔甲,似乎已加入了。

這夢會持續進行的,歷年的經驗就是這樣。

軍隊人潮前是個吊刑台,幫我擋刀的武軍被粗麻繩綁住脖子只等底下木板一放就吊了,旁邊是沒人性的弩在質問他。

武軍露出極端嘲諷的神情,根本把刑具當屁很有種的說:「殺吧,弩,做你最會的事,不用顧念我們之間的情份。」

弩沒有情緒的眼盯著他很久,沒有任何表情。我轉頭看看四周,沒有任何人有遲疑或不滿的神情⋯⋯他們沒有感覺嗎?還是已經習慣了?但我從來沒有習慣過。

「等一下,等等!」嘴巴總是動得比腦袋快,大喊出聲才後覺,全部的人刷刷刷的轉頭過來看我,那視線感超有壓力,媽呀⋯⋯我吸氣鼓起勇氣大叫:「大哥,你把他殺掉那你就沒衷心僕人了啦。」

「拖出去殺了。」弩回了很驚人的答案。

「哇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聽我說話,一句話一句話就好!」我立刻抓住右邊武軍的褲子,被四個武軍抓著硬是要拖出去,我死命的抓他褲子,趁著褲子還沒裂掉大吼:「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不能不相信自己判斷你為什麼跟他有交情就是因為你們互相認可不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追馬子

「哈啊~」

那可怕的大刀教授見血成績還沒出來,假日還得補休,補悲慘的微積分,教授殺到低空都飛不起來。

不只我,1/3的人都被當,科科科。

我坐前三排,其他根本來混的學生坐後三排。

「同學,沒睡飽喔,當心扣分喔。」教授丟來很機車的話,一邊在黑板上寫下樂樂長的運算規則。

他到底有哪個不扣分的?

錯單位扣分、算式少寫扣分、遲到扣分、看手機扣分、帶計算機扣分、沒假設扣分、不專心扣分、沒用黑筆寫字扣分、少文具扣分⋯⋯什麼都能扣,扣得是總成績不是平常表現分數!

這可能要超級模範學生來才滿他的意。

不過也不能這樣說,這教授明明是外國前一百大的大學教授還是知名的數學家,哪裏不教書就跑來這學校教書,他不覺得委屈嗎?要具體形容就是學界知名學者放棄高薪到偏鄉小學教書。

他是確實放棄自己高薪,來這教書的理由一想就腦袋當機,他竟是為了追馬子。

有錢真好,追求愛情也好看,降尊身份叫謙虛;如果反過來就會被說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肖想。

「好了都打起精神,這是你們的作業。」他揮揮手說黑板上已經寫滿滿的一串超長運算題,根本不知道是微分還是積分,「下課之前要算出來,沒算出來扣總成績五分。」

班上立刻哀嚎一片,同學甲已經顧不得形象悲憤大聲抗議,「教授,那我們根本沒學過啊!」

「是啊,但你們眼前有一位學過的對吧?」教授說得一點都不害躁,好會推薦自己。

「教授那你直接算在上面好不好?」

「不行啦,這是作業,你們要算過,我下課前30秒再公佈答案,三十秒內沒完成的分數就飛走囉。」他樂得呵呵笑,真的有夠大刀,還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初吻

說是接受,但我們先採保密私下交往。葵牙很愉快的帶我去一家比較遠的電信門市辦全新的門號,說有困難問題打給他,他就會從天而降。

嘴巴上說他很會花言巧語,但內心是很高興的,自己有夠犯賤,但總之就是拿著新手機回到家,回房間關門研究。

一個人在安靜的房間時,我想起以前一位男孩朋友對我說的話:『妳跟其他女孩很不一樣,不會因為錢而勢利。』

「那也只是我還沒遇到壞人而已?⋯⋯時間真快,你不知道有沒有做好未來準備了。」大歎躺床上,新手機塞枕頭下,想到以前的朋友,眼睛有些濕潤。

時代讓每個人改變了,遇見選擇、困難、誘惑、情誼、壓力⋯⋯每一刻都在改變,變動有多劇烈,人就離得多遠。漸漸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失去信任,一點點都沒有。

還記得我們當初笑容多純真,轉眼間已經沒有對誰真正笑過、關懷過,身邊還是有不少朋友是信任著、懂信任的,但有些處境比較糟糕的,就陣亡在成長途中。

「我很想念你們。」我輕嘆。

「想念誰?」

「哇靠!」轉頭一看,從床爬起身,葵牙在我房間窗戶外,嘻嘻笑的。我半是驚喜的說:「欸這邊是二樓欸,你不怕摔死啊?」

「噗哈哈,別小看我哦,我說會從天而降呀!妳房間好小,真可愛,很有妳的風格。」葵牙眼冒愛心泡泡,整個犯花痴,「妳晚上有空嗎?」

「做啥?」

「帶妳逛街吃飯呀,女孩兒不是都喜歡逛街嗎?」

「其實我還好,沒有很喜歡逛街。」想到被拖去逛街每次就要12小時以上簡直是噩夢,我覺得逛街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休閒活動之一。

「這樣呀,那妳喜歡什麼呢?」

「嗯⋯⋯書店。」

他不知為何明顯一頓,表情微變,「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刀魂!

會追我只是一時興趣吧?

我一直這樣想法的,就連到十幾年後我都是這樣的想法,但那天來臨時,我明白了真正的愛。

那是誰都無法阻攔、誰都改變不了的堅定心意。

呼喊口號能證明什麼?

物質可以表達什麼?

誰才是陪伴自己走到最後的人?

那始終是我們太年輕而去在乎的事。

車子開到了一棟豪華別墅停車場,我宛如童話故事的灰姑娘一樣被王子挑上來到自己不曾想過的地方,讓我臉紅心跳不已,葵牙很禮遇的下車幫我開門,伸手輕牽起我的手親吻了下,然後微笑說:「真高興妳能接受,我能問個題外話嗎?」

「什麼?」

「妳常常接吻嗎?技巧真好。」

我臉爆紅,捶他胸口一拳,「誰常常接吻啊,那是我的初吻!」

葵牙吃驚給我看,「真的?感覺不出來,那可以說妳很冷靜理性沒有把我當變態,處變不驚,我好佩服。」

媽的這是恭維還是揶揄?

「我要回去了。」我氣惱。

葵牙噗哈笑的攬住我腰,「好啦好啦,別生氣嘛,妳喜歡NNN作家嗎?今天他會出席哦。」

我尷尬的笑了,「呃哈哈哈哈,我⋯⋯我只會看書⋯⋯不會記那誰寫的⋯⋯」

「那也不要緊呀,可以交個朋友,他人挺好的,在外有困難問他也是能行的。」

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他在倒追我?

不對我想太多了吧,「好呀,交朋友。」

他很是滿意點點頭,帶著我走一扇小門進入一個客廳,是溫馨舒適風格的,沙發上放有許多可愛的拼布玩偶,我雙眼放光就跑過去抓起一隻小狗玩偶抱,「好可愛哦,你好好哦有這些。」

葵牙笑:「妳喜歡送妳啊。」

「可以送我?」

「對呀,不是說每個人都說要追到手嗎?他們拿來的,說女孩子會比較喜歡這些,真的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已出場人物

已出場人物:


蓮華:女主角,大學四年級,善溝通、談判,很有方式,雖有一段不是太圓滿的過去但不自卑,奮發上進,雞婆又有好奇心,常常有怪點子。

葵牙:追求蓮華的大學微積分教授,家事背景很好、有錢、帥又聰明,身在新加坡,是聞名學界的數學家。

弩:原為武軍長官,被刺殺身亡之後變成長刀鳴東刀魂,同時穿梭兩個世界。

永季凡、周恭、吳昆平:蓮華大學同學。

峰慶:葵牙司機。

丁魯克:外國傭兵,被派遣來照顧蓮華安全。

天坤:城池將軍,是個武癡。

TOP

 27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