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欺世盗名的行骗“鬼”记 - 反邪教 - 靠北專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李洪志欺世盗名的行骗“鬼”记

李洪志欺世盗名的行骗“鬼”记

曾几何时,李洪志以他的妖言歪理蒙骗了一些善良的人们,以他的鬼蜮伎俩搭起了一座欺世盗名的神坛。中央作出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决策以来,随着“法轮 功”组织在各地覆灭,李洪志及其“法轮大法”的光环不 再显灵,他那一套骗人的歪理邪说,他的反科学、反人类 、反社会、反政府的阴险图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剥去画皮,还李洪志的本来面目;

  撕掉伪装,看李洪志的用心何等险恶!

  李洪志是怎样走上“神坛”的

  仅仅450多天,李洪志就由一个凡夫俗子,摇身一 变成为无所不能的“大师”。尽管听起来有如天方夜谭,可是,这又的的确确是发生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

  且看李洪志的神话是如何炮制的--

  李洪志自撰的“个人简历”称:本人童年开始由佛家全觉大师传授独传修炼法门,8岁时修炼圆满,12岁时,道家师父八极真人找到我传授道家功夫,1972年又 由道号真道子的师父传授大道所学。1974年又由佛家 师父传授修炼大法直至出山。

  另一版本的“李洪志简介”称:李洪志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

  事实的真相又是如何呢?

  在李洪志的家乡吉林省长春市,记者采访了部分曾与 他一起长大,与他有过长期接触的人,他们说,李洪志编 造的“4岁练功、8岁得法、12岁修真悟道、二十几岁 元婴初始”的神奇经历,是向世人撒的一个弥天大谎,纯 属江湖骗术。

  1960年7月与李洪志一起就读于长春市珠江路小 学的徐占璞说:“我和李洪志一起长大,是小学和中学的 同学,上学时,李洪志可能受了父母离异的影响,性格内 向,但从来没见过他练过功。”

  1969年7月,李洪志由长春市第四中学调入长春 市第四十八中学“宣传队”,特长是吹小号。当时的宣传 队队长郭术军说:“我看书上说他有多少多少个练功的师 傅,我一个也没见过,他当时找个小号师傅倒是有可能。”

  李洪志因为能吹小号,1972年被召入吉林省森警支队宣传队当演奏员。原吉林省森警支队宣传队演奏员吕玉武是李洪志的室友。他说:“1972年底李洪志来到 我们宣传队,我和他床挨床在一起呆了五六年,如果他晚上练功的话,那我应该能知道,因为1972年的时候我正好犯胃病,睡眠非常不好,我们班里这些人晚上谁要出去上厕所什么的,我都知道,何况他要起来练功呢,可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他练什么功。”

  1992年5月,学过几种气功之后的李洪志经过一番操办,在长春市第五中学的阶梯教室开办了他的第一个培训班,正式推出了“法轮功”,李洪志本人也从此正式 “出山”。

  彭锡荣是法轮功第一个培训班的学员。他向记者回忆了参加培训班的七天:李洪志在授课时,首先向学员们吹嘘自己的“本事”,说他在泰国帮一个植物人“换脑子”,使其恢复了正常;李还说人们得病的根源是前世所造的 “孽”,盲人过街、别人遭车祸甚至遭残害谋杀凡此种种 ,都应不管不问,否则罪孽就会转移到自己身上;后几天 李洪志又传授了一些练功的基本动作。彭锡荣至今还为此 而庆幸:听了七天课后,怀疑起李洪志的言辞,断然放弃 了继续练这个功。

  彭锡荣还说:“李洪志自己宣扬的几巴掌拍好的那个锣锅’,也是第一个培训班的学员,她是一位四十多岁 妇女,当李洪志在各地招摇撞骗,说治好了她的驼背时,我们还常看见这位妇女仍然弯着背在胜利公园散步。可见,杜撰自己在某地的治病业绩,然后在另外一处宣扬,是李洪志惯用的把戏。”

  在无数事实面前,谎言堆积起来的神话破灭了,李洪志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但这一由江湖骗子所导演的并不 高明的现代迷信的闹剧,却给人们留下了太多的思考。

  科学利剑戳穿李洪志的谎言

  为了迷惑和欺骗更多善良的群众,李洪志编造一套歪理邪说,大肆宣扬伪科学和封建迷信,诋毁、否定现代科学,愚弄和毒害广大群众,以实现控制群众、对抗政府的政治目的。

  新陈代谢,生老病死,是人类繁衍发展的自然法则。李洪志置这些基本常识于不顾,大讲歪理,蛊惑人心。他宣称:“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回报,你欠了债就 得还。”“练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练功能治病”,“你的心 如果摆正的话,相信练功能练好,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你治了”。

  受李洪志这些歪理邪说的欺骗、迷惑,很多虔诚的患 者以“消业”、“超度”为由,把求医问诊看作是对法轮功的不忠,就此忌医讳药,结果贻误治疗,造成了严重的 恶果。

  令人气愤的是,就在李洪志极力鼓吹让人有病不看医生、不用吃药的同时,李洪志自己却是既看病,又吃药,仅1982年至1992年间,他本人及其家人就报销医 疗费单据73张,其中李洪志本人报销单据48张。

  “法轮功”蒙蔽群众、蛊惑人心、牟取暴利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宣扬所谓练功的“祛病健身奇效”,大肆鼓吹“法轮功”能“包治百病”,吹嘘“一些难治的重症患者,求遍了名医也没治好,而一修炼‘法轮功’便奇迹般地 康复”。并炮制出许多身心状况“变化实例”和“典型案 例”。然而事实又怎样呢?

  在“法轮功”组织中流传的一篇《广东省高校系统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身心变化实例》中记载:“肺肿瘤”患者刘××,手术后每年耗费国家医药费3000元。199 7年参加“法轮功”修炼仅一年多,身体就一天一天好转。而事实上,就在这一调查报告编印的1998年12月 ,刘××就已经“肺癌术后复发”,但在李洪志编造的一 套练功人不要治病、不能吃药的歪理邪说影响下,她硬撑着不去医院就诊,直到今年3月出现了肿瘤广泛转移、大 量胸水、心包积液,被家属送进医院治疗。由于延误了治 疗时机,刘××于7月13日去世。

  人的意识是人脑的一种功能,形在神在,形灭神灭。对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一窍不通的李洪志,却大谈物质与意识的关系,窃取了佛教的“法身”、“法轮”、“天目 ”等名词神化自己,欺骗信众。他宣称能给修炼者小腹部 装一个“法轮”,可以度修炼者去“法轮世界”,也可以 给修炼者周围的人如亲朋带来好处。李洪志更宣扬修炼“ 法轮大法”可以“开天目”,“看到另外的时空”,“看 到常人看不到的景象”等等。

  一些修炼者轻信他这套鬼话,追求出现这种奇迹,导致精神失常,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仅北京两所精神病院收治的因练“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的病例看,1996年 9例,1997年10例,1998年22例,1999 年上半年就有16例,呈逐年上升趋势。

  对于练“法轮功”出现的大量“走火入魔”的现象,精神病学专家分析说,首先是李洪志自吹为“神”、“救世主”,树立神化的“权威性”,形成权威效应。而且其 权威性越大,所说的话权威性也越大。此外,部分人群的 暗示性很强,往往不加思索和批判地接受别人的指令和思 想。三是具有盲从性和迷信心理,产生一种“这么多人相 信我也相信”的集体性暗示,轻信李洪志的“神话”。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下,练习者的意念和思想活动被改变,意识范围缩窄,极易出现“入痴入迷”的情况,进而“入魔 ”,导致精神失常。

  纸是包不住火的。李洪志的骗术再高明,也只能蒙骗一时。在科学的“照妖镜”下,李洪志“法轮大法”的歪理邪说原形毕露。李洪志这些理论的核心,就是把自己打 扮成“救世主”形象,制造狂热的现世教主崇拜,蛊惑于民,以期万众归附,最终成为他精神上的“奴仆”。

  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车轮不会倒转。李洪志硬要把人们带回到封建迷信盛行、唯心主义猖獗的愚昧、落后时代,到头来,毁灭的不是地球,而只能是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大法”。

  精心策划的政治阴谋

  在李洪志东拼西凑的歪理邪说中,背后有一个他处心积虑、精心编造的策划的政治阴谋。由于他的歪理邪说罩上了一层“真”、“善”、“忍”的光环,使其说教具有一定的迷惑性,不仅使一些善良的群众难辨真伪,有些共产党员也误入他的圈套。

  李洪志在许多场合都多次宣称,他的“法轮大法”没有组织,实行的是松散管理,不参与政治。但谎言重复一千遍仍然是谎言。随着揭批“法轮大法”的不断深入,查获铁证的消息不断从各地传来,重庆市警方的调查表明,“法轮功”不仅有组织,而且组织十分严密,重庆“法轮功”组织大体有五个层次:总站、分站、一级辅导站、二级辅导站和练功点。李洪志直接任命总站站长,分站不仅 有站长,还有常务副站长。他们对自认为“不得力”的站 点负责人,还可以罢免撤换。

  今年4月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围聚党中央、国务院办公场所中南海,严重地扰乱了社会秩序和首都的稳定,对此,李洪志仍然宣称,没有人组织这次行 动,这是“大法弟子”“自发地到中南海练功”。当时,记者自始至终在事发现场,所见所闻表明:李洪志撒了一 个弥天大谎。

  这一天,从凌晨开始,各地的“法轮功”练习者陆续 向中南海集结,从新华门到府右街,一直到北海一带很快 就围满了“法轮功”练习者。记者看到,这些人按地域分 片聚在一起,组织严密,不断有人出来维持秩序。近日,在党的政策感召下,一些围聚中南海的练功者幡然悔悟,道出了事情的真相:他们都是在前一天晚上或者当日凌晨 接到通知说“只有听师父的话到中南海练功,才能长功、‘消业’。”试问:哪一个“没有组织”的群体有这样大 的欺骗性?哪一个“松散管理”的群体会如此这般地“不参与政治”

  “法轮功”借用练功的形式,在全国各地发展组织机构,形成了从北京到地方的一套严密组织体系,同我们党争夺群众,甚至打入了我们一些党政机关包括一些要害部 门。事实表明,“法轮功”的组织系统,不仅仅是用来组织练功的,而且被作为进行各种社会政治活动的工具。

  近年来,这个非法组织不断挑起事端,在各地兴风作 浪,谁对他们的歪理邪说提出不同意见,谁要起来揭露他 们骗人的把戏,他们就组织力量加以围攻,这种围攻达3 00多起。他们以“上访”名义向党和政府施压,严重干扰了社会公共秩序,破坏了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好局面。在面对覆灭之时,李洪志和“法轮功”的一些幕后策划者还变换手法,隐蔽骨干,窃取情报,继续负隅顽抗。

  李洪志一方面编织了一个“真、善、忍”的美丽花环愚弄群众,另一方面又抛出了“救世说”蛊惑人心。他在国内外的演讲和各种版本的“经文”中都说:世界末日已 经来临,人类就要毁灭。这个人类的大劫难,现代科学无能为力,任何政府也无可奈何,只有他的“法轮功”才能超度众生,而他李洪志就是那个应运而生的“救世主”,“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

  李洪志的这套“救世说”,实际在为他实现政治野心制造舆论。他提出现在的问题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整个人类都解决不了,当然中国共产党的政府也解决不了,只有他一个人才能解决。这是赤裸裸地否定现实社会,否定我们党的领导,具有浓厚的、强烈的反科学、反人类、作 社会、反政府倾向。

  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杨春贵认为:“我们与‘法轮功’的斗争不是一般的唯物论与唯心论的斗争,也不是一般的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这是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公然向我们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提出挑战,公然向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挑战,这场斗争关系到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关系到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根本思想基础,关系到我们党和 国家的前途命运,一定要认识到这场斗争的严重性、尖锐 性和复杂性。”

  一些专家指出,“法轮功”组织聚众闹事、兴风作浪的时间、地点和环境值得引起深思。它发生在我们党和政府集中精力处理国际国内重大问题的时候;发生在党和国家的权力中心,在中南海周围聚集一万多人,整整围了一天,这是近十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政治事件。联系近一个时期来国际国内所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就可以更加清醒地看到“法轮功”事件发生的深刻社会政治背景。事实 证明,“法轮功”对于社会秩序的扰乱和破坏是一种有组 织的扰乱和破坏。我们决不能听之任之。

  李洪志煞费苦心将自己装扮成“真、善、忍”的化身,巧言令色,妖言惑众,但是,一旦撕开他的画皮,他就原形毕露,现出了欺世盗名、祸国殃民的鬼蜮真身。善良的人们,可要警惕啊!

TOP

 纸是包不住火的

纸是包不住火的。李洪志的骗术再高明,也只能蒙骗一时。在科学的“照妖镜”下,李洪志“法轮大法”的歪理邪说原形毕露。李洪志这些理论的核心,就是把自己打 扮成“救世主”形象,制造狂热的现世教主崇拜,蛊惑于民,以期万众归附,最终成为他精神上的“奴仆”。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