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劍 作者:遠瞳(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黎明之劍 作者:遠瞳(連載中)

黎明之劍 作者:遠瞳(連載中)

【作者概要】

遠瞳,男,四川人

【內容簡介】

高文穿越了,但穿越的時候稍微出了點問題。

在某個異界大陸上空飄了十幾萬年之後,他覺得自己可能需要一具身體才算是成為一個完整的穿越者,但他並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成功之後竟然還需要帶著這具身體從棺材裡爬出來,並且面對兩個嚇蒙了的曾曾曾曾……曾孫女。

以及一個即將迎來紀元終結的世界。

【其他作品】

異常生物見聞錄、希靈帝國

TOP

第一章 穿越成一個視角是什麼鬼


    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某分某秒。

    下面的世界一如既往,可觀測區域晴朗,無風,雲層稀薄。

    高文靜靜地以一個絕對俯視的視角遙望著那遙遠的大地,靜靜地思考人生——畢竟他也干不了別的事。

    他已經記不清楚自己保持這種狀態有多少年月,也不知道自己如今到底是個什麼模樣,盡管他能夠根據晝夜的交替來粗略判斷時間,但說實話——在晝夜交替進行了數十萬次之後他也就懶得去計算了。

    自己這算是穿越了吧?

    說實話,關于「穿越」這事兒高文還是很看得開的,倒不是說他這人有多大覺悟能做到視生死如無物,而是上輩子坐飛機掉下來的時候他就意識到了世事無常生死在天的道理,畢竟在那種已經死定的情況下,能有個穿越的機會總比真的落地成盒要強,他看不開的主要是自己穿越之後怎麼就飄在天上了呢……

    還一口氣飄了天知道多少萬年。

    高文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處于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他無法轉移視角,也感受不到身體的存在,事實上除了視覺之外,他已經徹底失去對外部環境的感知能力,所以他也不能確定自己現在到底是一縷殘魂還是一個飄在軌道上的太空浮尸,但唯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他現在絕對不是以正常人類的狀態在這兒飄著。

    因為他能肯定,正常人類的精神結構絕對做不到孤零零在天上飄了好多萬年之後還能跟自己現在一樣思維清晰記憶完整,甚至還有閑工夫在這兒思考人生。

    正常人早該瘋了。

    但他沒瘋,不但沒瘋,還記憶力超群。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穿越完從棺材里爬出來又是什麼鬼


    隨著沉重的石門在古老魔咒的推動下緩緩閉合,魔法的力量沿著牆壁和地面上的溝槽游走,形成封閉的能量循環,外面那個噩夢般的世界也仿佛被徹底隔絕開來。

    听不到衛隊長的怒吼聲,也听不到受傷垂死之人的慘叫,更听不到那些恐怖怪物的嘶吼與咆哮,所有聲音都被沉重厚實的石頭與鋼鐵阻隔著,盡管所有人都知道這阻隔僅僅是暫時,但就在這片刻的安寧中,瑞貝卡還是忍不住長長呼出口氣——如果外面那個地獄真的只是一場噩夢該多好。

    然而下一秒,瑞貝卡便用力甩甩頭發,把腦海中浮現出來的軟弱念頭統統拋開。厚重的岩石與鋼鐵並不能帶來真正長久的安全,反而有可能削弱意志,讓她沉溺于這短暫的安全假象中。想到這里,這位塞西爾家族的年輕繼承者忍不住用力握緊了手中已經暗淡的法杖,並希望這件兵器能帶給自己更多的勇氣。

    家族騎士拜倫‧柯克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子爵大人,通道已經封死了,那些怪物短時間應該進不來。」

    瑞貝卡回頭看了一眼這位忠心耿耿的騎士,對方的精鋼鎧甲遍布傷痕,胸甲上還有一處不大不小的凹陷,而他那頭灰白色的短發上則可以看到一片明顯的燒焦痕跡——那是之前赫蒂姑媽為了將這位騎士從一頭怪物口中救下而用大火球燒出來的,當時的情況真是驚險萬分,火球幾乎貼著這位中階騎士的頭皮炸裂,如果不是幸運之神的眷顧,這位為家族效忠二十年的騎士恐怕已經化為一具尸體了。

    當然,瑞貝卡也不敢確定這是不是因為赫蒂姑媽那遠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終于……能動了!


    從一個可疑的黑色金屬箱子里坐起來之後,高文正陷入嚴重的懵逼狀態,事實上就連「坐起來」這個動作,他都是在無意識中完成的。

    一種前所未有的混亂與眩暈感正襲擾著他的大腦,他感覺自己耳朵里嗡嗡嗡響成一片,渾身上下都在傳來瘋狂而難以分辨的各種感覺,眼前的所有東西都帶著至少四個重影,而且其中倆重影還是黑白的——然而在所有這些混亂之中,他的思維能力卻還沒徹底完蛋。

    或許應該感謝之前不知道誰一棍子砸在自己手背上,他在差點就要被混亂吞噬的一瞬間得到了寶貴的清醒。

    但那一棍子是真疼啊……

    而在思維漸漸回復正軌的過程中,高文終于回憶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突然中斷的視野,什麼逃逸程序的啟動,不斷下墜的錯覺,以及現在……這個實實在在的,有知覺的,可以活動的身體。

    身體!!

    他得到了一副身體!

    在穿越天知道多少萬年之後,在差點就要以為自己天生就是個第三人稱俯視視角的時候,高文獲得了一副身體!

    頭腦的混亂是可以理解的,全身上下傳來的混亂感知同樣可以理解,他已經太多太多年沒有過除了視覺之外的任何感知能力,即便他的神智因不明原因保持了正常,他也很難適應這種能夠感知到冷熱痛癢的狀態。

    不過高文能夠感覺到,自己正在飛快地適應這副身體,適應重新回歸物質世界的種種感覺,在大腦中的眩暈稍稍減弱一點之後,他眼前的禁忌‧四重影分身視覺也終于恢復正常,周遭的情況便映入眼簾。

    他首先看到的便是前方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一覺醒來就在一個爛攤子里


    高文感覺自己的狀態正在飛快好轉,大腦正在漸漸清醒,對身體的控制也達到了行動自如的程度,便終于有精力去關注一下那個仍然被押著的姑娘︰“話說……這是怎麼回事?”

    半精靈少女在這之前一直努力地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並寄希望于這些塞西爾家族的人能在“面見老祖”所帶來的巨大沖擊中忘掉有人挖他們祖墳的事兒,但還不等她找到開溜的機會,高文就把視線投了過來,于是這位倒霉的竊賊小姐只能一縮脖子,露出很可憐的模樣︰“我只是想進來躲一躲……”

    “躲一躲需要一路鑽進最深處的墓室里麼!”赫蒂立刻一瞪眼,對高文說道,“先祖,就是這個卑鄙的盜墓賊褻瀆了您的安息地,驚擾了您的沉睡!”

    高文愣了一下,看向那位半精靈少女的視線便古怪起來︰“也就是說……是你把我叫‘醒’的?”

    如果不是人體結構限制,竊賊小姐這時候把腦袋縮到盆腔里的心都有,她聲音都哆嗦起來︰“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啊!我一開始真的就是想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結果鑽進來之後一不小心職業病犯了才鑽到墓室里的,可是鑽到墓室里我也什麼都沒……”

    高文想了想,很認真地說道︰“總而言之謝謝啊。


    竊賊小姐︰“……哎?”

    包括瑞貝卡和赫蒂在內的所有人︰“……哈?”

    “咳咳,把她放開吧,你們四個大男人這麼押著一個小姑娘也不好看,”高文說完謝謝之後也意識到了有哪不對,但又不好改口,只好硬著頭皮繼續下去,“不符合騎士精神,嗯,騎士精神。”

    赫蒂臉上閃過猶豫之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盜賊小姐的作用


    高文不知道這個叫瑞貝卡的小姑娘是不是之前跟怪物打架的時候腦袋被砸懵了,但還是耐著性子說了一句︰“雖然我在這兒‘住’了很多年……但那時候我已經死了好麼!你死了之後能知道自己的墳長什麼樣麼?”

    瑞貝卡想了想,想提醒一下自己的老祖宗當年安甦開國之君的皇陵就是在國王還活著的時候修好的,國王自己都甚至參與了設計,但仔細一琢磨,她覺得自己要是再**很容易被赫蒂姑媽當場打死,就把嗓子里的話硬咽了回去,轉而尷尬地笑著︰“啊哈哈……有道理哎。


    “現在我們不能原路回去,”赫蒂嘆了口氣,冷靜地分析道,“城堡的中庭和先祖墓穴的入口都已經被那些怪物佔領了,從原路回去就是死路一條。”

    “必須找到別的路,”高文一邊回憶著繼承來的記憶一邊說道,“已經七百年過去了,這片領地上的城堡恐怕也不是當年的結構了吧?”

    “上層結構進行了好幾次翻修,不過基礎沒動,”赫蒂趕緊說道,“您提到的那個入口應該還在原地。”

    “是麼,那就好辦了,”高文說著,朝旁邊的一名士兵伸出手,“劍借我用一下。”

    接過士兵遞來的長劍,高文在地上勾勾畫畫起來,他首先畫出城堡輪廓的俯視圖,然後又畫了個大致分為三層的側視圖,雖然都是倉促間畫成的草圖,但大致區塊的劃分還是很清楚的。

    “入口在這個位置,地下兩層,挨著酒窖和糧食庫——當年是酒窖和糧食庫。有兩個通道可以進到里面,但這兩個通道都要從地面走,所以大概是行不通的。”

    瑞貝卡好奇地看著高文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這是啥玩意兒


    優秀的潛行技藝大師,暗影力量專業人士,挖墳掘墓愛好者琥珀小姐有一句至理名言:路就在那裡,門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裝飾品罷了,只要拋開心理上的問題,哪怕皇家寶庫的大門也只需要一根芹菜而已。

    好吧,這個世界恐怕並沒有芹菜,但對於琥珀而言,捅開一個古代陵墓中的大門也用不著芹菜。

    只要一點小小的暗影戲法,再加上一些對古代禁制的了解,以及一些微不足道的運氣,這位半精靈竊賊就輕而易舉地破解了塞西爾先祖陵墓中的禁制,一條連赫蒂和瑞貝卡都不知道的通道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然後所有人都跟在琥珀身後步入了這條通道。

    用岩石和鎮魂磚堆砌而成的墓穴通道比預想的要寬敞很多,即便是高文和拜倫這樣身高接近兩米的重裝騎士在通道中也不會感受到狹窄逼仄,通道兩側牆壁上鑲嵌的注魔燈檯已經枯竭,但在赫蒂施展了幾個基礎的法術之後,這些已經有七百年曆史的古老燈檯還是一個接一個地亮了起來,指示出前路的方向。

    “我真的只是個小盜賊啦,平常就混口吃的,”琥珀走在隊伍前面,一邊走一邊謙虛地說道,“我可是森林精靈的後代,很尊重先魂的,怎麼會幹挖墳掘墓這種事呢?”

    高文對她的說法不屑一顧:“都熟練成這樣了,還好意思解釋?”

    或許是確認了自己的小命已經得以保全,這個絲毫沒有種族矜持可言的半精靈臉皮厚的跟剛剛被她撬開的墓室門一樣:“開鎖技術和破解術是我們這行的標配啊,我基本功紮實還有錯嘍?”

    這時候走在隊伍中段的瑞貝卡突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那些古老的事情


    當緊握長劍沖向那猙獰詭異的魔物時,高文心中沒有了緊張,沒有了猶豫,也沒有了恐懼,非要說有點什麼的話,那恐怕只是一點點的恍惚和不真實感。

    他還清晰地記著自己飛機失事的那個瞬間。

    他還清晰地記著懸掛在這個世界高空的那十幾萬年。

    他還沒有很好地適應高文·塞西爾這個從天而降的身份。

    然而就在這一刻,他卻握緊了一把古老的家族長劍,猛撲向一頭不知道是惡魔還是亡靈的詭异怪物。

    砰!

    巨大的衝擊從劍刃上傳來,腦海中所有的雜念瞬間煙消雲散。

    以近乎本能的反應躲過那怪物橫掃的利爪,高文順勢將上半身扭轉了小半圈,蕩開的劍刃在空氣中劃過一道流光,狠狠地劈砍向怪物一側的肩膀,而在劍刃下劈的同時,他努力調動著蘊藏在這具軀體中的力量,並將那股力量引導至手中的長劍上。

    劍刃根部那一縷微弱的紅色在力量的刺激下綻放出璀璨的紅光,並彷彿火焰一般沿著劍刃迅猛蔓延,在灼熱高溫的炙烤下,就連周圍的空氣都跟著扭曲起來。

    那三米高的怪物從劍刃高溫中感受到了威脅,以完全不符合其龐大體型的敏捷猛然一個後仰,結果高文的一記劈砍就這麼差之毫釐地落空了。

    第一次以自己的手釋放出這種彷彿魔法般的超自然力量,高文心中難免會有一瞬間的激動和興奮,大概正是這瞬間的興奮之情讓他沒能把握好第一次攻擊的節奏,不過很快他便調整了心態,重新將力量灌注在長劍上。

    記憶中那些來自高文·塞西爾的技能知識果然都是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重見天日


    雖然只和這位名義上的曾曾曾曾……曾孫女相處了不到一天的時間,高文仍然對瑞貝卡產生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並且不止一次地懷疑這孩子小時候腦袋是不是被什麼東西夾過……

    按理說不至於啊,哪怕刨除掉貴族子女必須接受的精英教育不提,她本身施法者的身份也差不多能證明智商了,畢竟隨手搓出個大火球這種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

    而反觀其他人,此刻卻沒有心情追究瑞貝卡說話不過腦子的問題,就連一向對瑞貝卡很嚴厲的赫蒂此刻都只餘深深的憂慮:“您是說……出現在塞西爾領的是七百年前那些怪物?”

    高文嘆了口氣:“看你們對那些怪物陌生的樣子,想來這好幾百年間都不曾見過它們了吧。”

    “開拓期結束之後與魔物的那些戰爭歲月已經是歷史了,”赫蒂輕輕搖頭,“雖然史書上有記載,但最近的記錄都在至少六百年前……據 我所學的知識,從古帝國廢土中游盪出來的魔物確實騷擾了安蘇很長時間,但自從精靈們幫助人類建造了那些哨兵之塔,那些怪物就徹底成了個傳說……”

    高文微微皺眉:“哨兵之塔麼……精靈建造的東西不會這麼容易出狀況。”

    “這件事必須告訴國王陛下,”瑞貝卡突然用力握了握拳,一臉嚴肅地說道,“幾百年前就銷聲匿蹟的怪物突然重新出現在帝國境內,必須有人趕快把情報傳回去才行。而且塞西爾領遭到這場無妄之災損失慘重,我們……我們必須向王室求助了……”

    高文想了想“自己”當年的豐功偉績,很有信心地笑著說道:“放心吧,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焚燒


    高文久久地眺望著地平線的方向,在最初的幾分鐘里,認知上的巨大沖突甚至讓他根本猜不到自己看到的是什麼東西——不管那是什麼,都與他所只的太陽相距甚遠。

    那一道寬闊而宏偉的弧線在繼續上升,而且在最初階段比太陽升起的速度要快很多,所以沒過一會高文便看到了它的一小部分弧面,那道弧面確實在發光,邊緣有著朦朧的色彩和看不真切的、仿佛雲霧一般的結構,這個世界的光和熱應當便是這個東西在提供,但它的光芒卻不像太陽那樣刺眼到無法直視——事實上正好相反,高文不但可以直視那弧面,甚至可以從弧面上看出一些細微的紋路來。

    在大致判斷了那東西的弧度之後,高文意識到這是一個目視直徑比太陽大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東西——當然,它的真正尺寸應當比一顆正常的恆星要小,只是它距離大地實在太近了。

    在這個距離上,它若升起,或許將遮蔽五分之一左右的天空……當然,這只是高文粗略的感官,因為他所受到的觸動實在很大,直覺判斷出的東西難免會有很大偏差。

    目視一個巨型天體在眼前升起,所帶來的壓迫感是很難言傳的。

    迅速檢索高文‧塞西爾的記憶,果然,在那記憶中找到了無數次同樣壯觀的“日出”,天上的那個東西並不是什麼異常天象,而是這個世界最正常不過的景觀。

    那麼解釋呢?

    高文很快便根據自己掌握的知識做出了諸多解讀,或許是因為這個世界的物理規則與自己故鄉的宇宙截然不同,因此恆星的光和熱效率都相當低下,而自己腳下這個星球離恆星非常近,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