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作家:“神韵晚会”是邪教年度演出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美国女作家:“神韵晚会”是邪教年度演出

美国女作家:“神韵晚会”是邪教年度演出



核心提示:2017年12月31日,美国女作家西德尼·简·贝蕾(Sydney Jane Baily)在个人博客上发表了“神韵演出”的观后感。她认为神韵是一场靠自吹自擂、质量低劣的演出。特别有趣的是,虽然贝蕾女士不了解“法轮功”和李洪志,但节目单上的李洪志介绍和形象,让她一眼就觉得李洪志像个邪教头目。

  

作者拍摄的节目单封面

  本帖之所以用这一标题,是因为我兴冲冲地购买了神韵演出门票,结果却大失所望。你可能对神韵的预想跟我一样,多年来宣传神韵的街头广告、网文和电视广告层出不穷,所以我就想带着孩子们去观看。从广告上舞蹈演员的舞姿来看,神韵应该是一场展示中国舞蹈艺术的精心大作,说不定还能看到中国杂技。最终,我决定带着18岁的儿子和21岁的女儿一同观看。我们先去吃了一顿寿司(鲍伊沃斯顿大街上的芬恩餐馆,味美价廉),然后迫不及待地位于波士顿市的朝王安剧院跑去。
  我发现神韵演出中舞蹈表演特别多,就像多年前观看当时学跳舞的女儿表演一样。我承认自己的期望值有点高,但事实上在王安剧院上演这种表演,神韵就该展示那种高水准的庄重性、可靠性、权威性以及其它诸多的“性”,因为这里可是久负盛名的王安剧院啊!
  首先,门票很贵。最便宜的座位要80美元,另加10美元订票费。我们买的是是88美元的,另加10美元订票费。不过剧场里有不少空位,所以观众们为了多一点呼吸空间,稍微移动了下位置。楼上座位很挤,就像达美航空公司双引擎通勤班机上的座位一样。我儿子运气好,他的座位靠过道,可以往前伸出一条腿。他前排座位上的男子就着微弱的过道灯光斜歪着身子看节目单时,无意中把胳膊肘垫在了我儿子的脚上达五分钟之久。我儿子觉得那男子既然已经把胳膊肘放在自己的脚上了,挪开的话就显得没礼貌。(儿子在我们开车回家的路上告诉我说:“说实话,把玩我的胡须玩都比看演出有趣。”确实,在整个演出过程中,我用余光注意到他一直在抚弄他那大学新生面须,所以说他并没有说谎。)
  一般来说,不管你到王安剧院看过多少次演出,这里的一切都会让你哇哇赞叹,舞台上的表演更不用说。曾有那么一些时刻,我们也发出了“哇哇”之声,但是表示吐槽。神韵就是一连串的舞蹈,有些服饰不错,水袖舞也很好,有筋斗和弹跳。还有一个舞台背景,随舞蹈的变化而变化,很高科技的样子:舞蹈演员走下舞台后面的台阶,事先摄制好的这名舞蹈演员就会在屏幕上出现,就像他嗖地飞上了屏幕。我觉得这一招很有趣,但是我那身为电子技术迷的儿子认为是“小儿科”,“2006年的老把戏”。
  节目单上说,这是一个享有专利权的“数字背景和舞台演出相结合的技术”(美国专利号:9468860),还说欢迎有兴趣的人加入伴奏乐队。节目单上还介绍了编舞指导、乐师及部分舞蹈演员,以及如何向神韵和飞天(即位于纽约培训了这些舞蹈演员的那所专科学校)捐款。
  不过,暗藏在“精神艺术”几个字下有一段极小的文字:“神韵演员从名为‘法轮大法’的冥想和自我精进中汲取了自己的精神灵感。‘法轮大法’又名‘法轮功’,起源于中国古老的精神传统。”在节目单中倒没看到说你要花上几个小时,听他们告诉你神仙以及天堂之门马上要关闭了之事。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女儿从手机上读来给我们听,法轮功是在中国创立的,它的一些术语源自于佛教。上世纪90年代,中国政府取缔了违法的法轮功,并开始教育(转化)成千上万的追随者。”(详见于2015年2月6日的《星论坛》文章《神韵:演出背后的政治》一文)。2006年,“法轮功”创办了神韵,不断壮大,从一个演出公司发展到六个。我跟孩子们说,我们无意中观看了一场为“法轮功”信徒举办的邪教年度演出

  当晚第一个舞蹈名叫《下凡救世人》,不过这个舞蹈貌似由中国古代故事改编而成,并不是当晚的主题。然而,经过几场舞蹈和蹦蹦跳跳的演出,突然之间我们看到了一场基于所谓“真实事件”、名为《滔天罪行》的现代布景舞蹈。舞台上,一个小伙子入了狱并被弄瞎了眼睛。获释后,几个貌似从屏幕上飞下来的神仙,让他重见了光明,寓意“重新觉醒的信仰”。我们周围的观众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接下来,一名男中音走上舞台,唱起歌来,翻译过来的歌词投影在他身后的屏幕上。突然我感觉自己像来到了主日学校(西方国家儿童在星期日接受基督教教育的场所——译注),最后一句歌词连唱了三遍:“但天堂之门不会长久开着。”台下的抱怨声不绝于耳。

  接下来是中场休息,一些人起身就走了。不过,考虑到买票花了不少钱,我们一家坚持了下来。中场休息时,我们三个站在那儿,期盼着下半场会上演太阳马戏团那样的杂技节目,却悲伤的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一项。下半场开场节目叫《天国世界》,接下来的几个舞蹈更为古怪,关于忠诚、滑稽、射箭的故事。再下来,是一名乐师上台表演二胡,这个女乐师的表演不错,但是我女儿不懂她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为何穿一件粉红色的T恤。临近结束,我早就等不及了,结果一名女高音又给我们上了一堂信仰课,歌词是:“大多数每个人来自天堂”(大多数每个人?狗屁不通的语言)和“许多人受到无神论和进化论误导”(被进化论误导?)。

  作者拍摄的节目单内图,图中人物正是化名“大法”(D.F.)的“法轮功”邪教头目李洪志

  节目单上每个舞蹈的器乐伴奏旁都有一条注释,写的都是同一个人的名字D.F.,即神韵的创办人。猜猜又是谁为两首歌剧风格的歌填的词?不错,还是D.F.。神韵的艺术和创意指导、首席服装设计师、中国古典舞指导、飞天学校“著名教授”,都是他。即使这人可能是个好人,我的脑海也只有一个声音在叫:邪教头目(而且他戴着墨镜、名字用的是首写字母缩写)!
  最后,给我们上演的压轴节目叫“神性开始复兴”。我承认我不够尊重,当投影屏幕上出现一片蜡笔一样的翠绿和蓝色,一个神模样的人从亮黄色的太阳里走出来时,我嘟囔了一句“天线宝宝”。所有舞蹈演员都面朝这位神,合掌作祈祷状。节目单上写着“一个希望新时代开始了”。说的没错,如果你没看到“把我们变得更坏”的“现代思维和方法”(D.F.的话),这真是一条正能量信呢。总而言之,这绝非我们心目中的演出。

  

作者给出的视频链接截图。该视频是“卡尔贡”牌硬水软化剂广告,故事大意是:一名西方女性到一家中国人开的洗衣店取衣服,表扬店主衣服洗的很干净,随便询问店主用的什么牌子的洗衣粉。店主神秘地告诉她说,用的是中国的传统秘方。正在这时,店主妻子从后面出来,告诉他说“卡尔贡”硬水软化剂用光了。作者使用这个广告视频,讽刺“法轮功”的神韵演出假借“中国传统文化”搞神秘招徕观众。

  对了,还没介绍舞台上的那对男女。他们是男女主持人,在两场节目之间,交替使用英文和中文,讲讲笑话。令我女儿厌恶的是,他们还招徕生意,告诉我们每年神韵演出都有新舞蹈,即使看过一次神韵,但没有“看遍所有”。每次主持人说到“古代中国”,我心里便说:“卡尔贡,你就骗我吧!”这个烦人的广告暴露了我的年龄。抱歉,我不得不说这对男女有点让人浑身不自在,笑的太假,玩笑尴尬,变态的整洁。让我想起我女儿的舞蹈老师曾告诉过我,真正优秀的舞蹈表演是不需要在开始前向观众作介绍的。

  作者所拍摄的节目单中“法轮功”借神韵兜售所谓“纪念品”

  演出结束后,在剧院大堂,那位胳膊肘垫在我儿子脚上的人走到我身边,问我有何感想。我还有点疲惫,再加上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身处跟我想法一样的人当中,还是身处“法轮功”信徒当中,我没有正面回答,只说道:“演出跟我原先想的不一样。”我不知道这人和他妻子希望在王安剧院看到什么样的演出,不过他们貌似对演出很满意。但许多人并不满意,演出期间,特别是在下半场,都在大笑。我后面两个人说他们都快睡着了(跟我一样)。演出结束后在大厅逗留时,大家谈论的气氛与往常不太一样,不是那种观看了一场高水平演出后所会表现出来的热烈气氛。大家的观后感往好了说是沉闷,往坏了说是嘲笑。
  昨天没有拿得出手的舞蹈吗?有。好得完全能够撑起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吗?绝对不行(我女儿说演出肯定是四个小时,这是她因感冒头脑有点混乱而产生的错觉)。而且那些令人不舒服的座位,也让人感觉演出没完没了。这种将表现中国历史的欢快舞蹈同暴力场景、宗教信息混在一起的表演实在让人看不下去。神韵广告当然不会这么写。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