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藏 作者:鬼雨(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仙藏 作者:鬼雨(連載中)

仙藏 作者:鬼雨(連載中)

【作者概要】

鬼雨,男,起點作家。

【內容簡介】

虛度光陰年近半百的秦笛穿越到了異界,從一個束髮少年接受桃花洗禮開始,他的命運就與一枚神奇的桃核分不開了。自此之後,一路奇遇,煉氣,築基,金丹,元嬰,步虛,合道,地仙,靈仙,天仙,金仙,道祖……

那時那日此門中,桃花樹下初相逢。

只見仙人種桃樹,未聞仙人看花紅。

這是一本充滿傳奇、悠閒安逸、富有陽光的仙俠修真小說。

鬼雨擱筆十年,重新寫書,仙路漫漫,歲月悠悠,希望這本書能讓大家滿意。

聲明:本小說只是轉貼,內容好壞概不負責,如對文章內容有何意見,請前往作者原首發網站。

【其他作品】

《鬼雨仙踪》、《道緣儒仙》

TOP

第1章 異界古越國


  秦笛呆呆的坐在秦府學堂裡,腦子裡一片糊塗。記憶的碎片不停的翻騰,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不知是莊周夢蝶,還是蝴蝶夢莊周。

  此時的他擁有兩個不同的秦笛記憶。

  一個老秦笛已經年近半百,曾經在學校裡待到三十歲,拿到了所謂的最高文憑,畢業後卻沒了幹勁,每日瞎混日子,不知不覺到了四十多歲,眼見一事無成,禁不住懊悔失去的光陰,流水落花春去也,時光荏苒不知不覺就老了!某天獨自喝悶酒,喝得有點多,魂魄飄出了身體,不知跨過了多少時空,一睜眼來到了未知的新世界。

  另一個小秦笛是越國禮部尚書秦廣靈的七公子。

  秦家是越國大姓,滿門書香,子孫賢達,人稱一門廿進士,祖孫七探花,用來稱頌秦家再合適不過了。

  小秦笛的爺爺秦高嵐做過太傅、太宰,已經八十高齡,雖然賦閒在家,還時不時接到皇帝垂詢,可謂德高望重,國之棟樑。他父親兄弟六個,最低的也是五品知府。秦廣靈排行第二,生了七個兒子,已經有五個進士,十六歲的老六也中了舉人,只剩下最後一個么兒就是小秦笛了。

  小秦笛在自己家排行第七,在家族裡總排行第十九,年僅十四歲,為人聰明,卻從小不愛讀書,科舉的書籍也被逼著讀過很多本,可到今年連童生都不是。按說十四歲還年幼,可他的兄弟們最早的八歲就過了童子試,最晚的也不過十二歲就有了成績。

  小秦笛不愛讀書,卻喜歡看雜書,尤其喜歡仙家列傳。他經常四處遊走,打聽仙緣軼事。還給自己起了個別名「秦少游」,恨不得踏遍越國十萬里國土。不過打聽過來打聽過去,聽到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2章 秦府老桃樹


  秦笛想了半天,才又回過神來。這時候,三叔秦廣元已經講完了經書。

  年過三旬的秦廣元很有威嚴,雙目炯炯有神,望著學堂裡的孩子,沉聲道:「再過三天,就是三月十五。從明天開始,七歲以上,十五歲以下的孩子就不用來了。」

  秦笛聞言一愣,心道:「不來幹嘛?放假去踏青嗎?沒想到學堂還有休閒的日子?」

  秦廣元表情肅然,沉聲吩咐道:「每年這時候,七歲以上,十五歲以下的秦家子弟,都要齋戒三天,沐浴更衣,潛心滌慮,安神定志,做好充足的準備,迎接桃花節。要明白,今生能有多少成就,就看你們每年在桃花節上的表現了。」

  秦笛想了想,很快從記憶碎片中找到了答案。

  卻原來,越國以桃為崇,桃花為國花,每年三月十五乃是桃花節,家家戶戶要去賞花祭拜。還要評選每一屆的國花靈木,評出狀元、探花、榜眼和十大學士。誰家的桃樹要是被選中了,不但有極大的榮耀,還有金銀物質的獎勵。所以每到這時候,越國都變得很熱鬧。

  秦家有一株老桃樹,雖然從來沒有進入評選優勝,但是這棵樹很神奇。相傳從秦家第一代先祖,七千年前搬到這兒的時候,就有了這棵樹,那麼多年過去,到今天依然枝繁葉茂。可惜不知道是否因為太老了的緣故,最近兩千年,已經只開花,不結果了。

  雖然如此,這棵老桃樹卻有一樁奇異之處:它開的桃花格外的香!可以讓人不知不覺沉醉不醒!而且它還有特殊的效果,少年人聞一口耳聰目明,聞兩口四體康泰,若能盞茶功夫而不醉,不但智力提高五倍,還能壽過百歲!如果能清醒的多聞一會兒,就會有說不出的好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3章 齋戒靜坐


  齋戒三日,每天只吃素食,不食葷腥,不吃蔥蒜韭菜生薑,不出去遊樂玩耍,這在生性好動的小秦笛來說,或許可能難以忍受;但對此時的老秦笛來說,卻是小意思了。

  穿越之前,老秦笛每天牛排烤鴨,連青菜都吃的很少,實在吃膩了!

  正好,這次能吃吃素食,齋戒三天,也能清心安神,想想未來的日子該怎麼過。

  從這天開始,秦笛靜坐在臥室內,大門不出,二門不到。連吃食都是婢子送來的。

  外面也沒人前來打擾。

  因為此時的秦笛已經十四歲了。

  按照老秦家的規矩,十二歲搬出內宅,每當月圓之日的晚上回內宅請安一回。平時他有自己的小院子。院子不大,只有七八間瓦房,除他之外還有一個小廝,一個婢女,外加一個僕婦,和一個壯僕。小廝負責陪伴出行,婢子負責生活起居,僕婦負責做飯加小院的衛生,壯僕負責裡裡外外的體力活。

  小廝喚作秦石,祖孫三代都是秦家的家生子,今年雖只有十三歲,卻比秦笛還要高兩寸。肩寬體長,骨頭架子很大,人卻很瘦。猛一看是條漢子,仔細瞅還是淳樸的少年。頭腦簡單,很聽話,讓他幹什麼就幹什麼。

  婢子也是家生子,喚作秦小雨,年齡比秦笛小幾個月,相貌清麗,面色白皙,身材適中,鵝蛋臉,兩彎細眉,眼睛很是明亮,讀過書,通文字,看上去不似婢女,宛如小家碧玉。

  秦笛知道,這第一個隨身婢女是按照屋內人培養的。然而按照秦家規矩,非滿十六歲不得同房,否則打死勿論!不單婢女要打死,被伺候的秦家少爺也要打斷一條腿!這一點,從每一個秦府少爺搬出內宅那一天,就已經三令五申,所以也很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4章 桃花洗禮


  然後車廂裡變得靜悄悄的。

  就聽見馬車輪子「咕嚕」轉動的聲音,還有窗簾被春風拂過發出的簌簌聲響。

  馬車行了小半個時辰停了下來。

  秦笛率先下了車,放眼一看,就見前方有一片很大的宅子,寬廣足有五百丈,不是小秦笛幼年居住的內宅,而是一處專門的別院。

  他的腦海裡掠過小秦笛去年來時的光景,心道:「這才是老宅子呢!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前幾年剛剛修繕過。這麼大的宅子並沒有人居住,裡面只有一棵老桃樹,還有的,就是祖宗的牌位靈堂了。」

  眾少年下了車,並不敢進入宅院,而是就在大門前等著。

  等了一小會兒,又有不少的幼弟、子侄先後過來。漸漸的,大約聚集了四十多人。其中有學堂裡常見到的,也有從未見過,居住在外州返回本家祭祖的。小秦笛有幾個叔伯居住外地為官。每年的三月,這些親戚也會派專人將適齡孩子送回來,接受桃花洗禮。

  最後是這些小孩子的父母,也就是秦笛的堂兄和長輩們了,能來的也都來了。沒有適齡兒童的成年人是不准踏入桃院的。

  今天是一個大日子,秦笛的父親秦廣靈來了,五個叔伯來了兩個,就連老爺子秦高嵐竟然也趕過來了!

  老爺子年過八旬,耳不聾,眼不花,腰板挺直,看上去也就是六十歲的樣子。據說這也是祭拜老桃樹落下的益處。當年最長的一次,他曾經流連花下大半個時辰,直到一枝香點燃了四分之三,這是百年來留下的最長記錄了,在秦家歷史上能居於前三位。

  眾人到齊之後,在老爺子帶領下進入大院,先祭祖,給祖宗牌位上香,三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5章 奇異的桃子


  走著走著,已經過了花亭三丈,到了繩索的極限了。

  他的腦子陷入欣快的狂野中,覺得前行受阻,不由自主的揮動雙手,無意識的解開了繩索的結扣!

  「孽子啊!」

  見此情景,外面的秦廣靈忍不住低喝,一下子跳起來,上前幾步,就想衝進去,將兒子拉出來。

  老爺子面色也變了,咬牙怒目對身旁的人道:「還不攔住他!」

  幾個身強力壯的後生抱住了秦廣靈,七嘴八舌的低聲叫:「二叔,你不能去!」

  「二叔,快停住!你不要命了!」

  老爺子上前兩步,低聲訓斥:「廣靈,你都是知天命的年紀,怎麼還這麼毛糙!」

  秦廣靈眼睛盯著兒子,心裡焦急,口裡道:「爹,讓我把十九拉回來……」

  三叔秦廣元急道:「二哥,你快醒醒!你難道不明白?你不去,小十九最多昏睡三天,回頭身體弱一點,調養好了,還能活過五十歲!你若是去了,自己的壽命就沒了!」

  五叔秦廣山也勸道:「是啊,二哥,你都快六十了,一下子折壽三十年,那怎麼能行!別忘了,你還有六個兒子呢!你現在身居高位,也是我們秦家的棟樑!你若是沒了,我們老秦家損失就太大了!你不能只想著小十九!」

  秦廣靈掙扎了兩三下,沒能掙脫,畢竟是文弱書生,手無縛雞之力。只能心裡焦急,面色發苦,眼睜睜的看著卻沒有辦法。

  這時候,秦笛已經走到距離老桃樹百丈之內了!

  他的身上滿是黑黑的污垢,結成一塊塊,一團團,隨手一抓就能抓下一把來。

  桃花香氣已經透入骨髓裡,他覺得自己似乎醉了,彷彿喝了八兩茅台酒。他前生酒量好,最多能有一斤半的酒量。因而覺得還能忍受,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6章 醉花陰


  桃子看著很大,吃起來卻很快!從上到下彷彿蜜水,一張口自動流入腹內。

  才吃了三口兩口,很塊就看見桃核了!

  然而令人驚異的是,碗口大的桃子,桃核卻只如豌豆那麼小!形狀有些古怪,彷彿一隻小船。船上有蓋,又像一隻船型的丹鼎。

  秦笛瞅了兩眼,換了另一面繼續啃桃子。

  吃著吃著,一不小心,三口兩口,吃了個精光,連桃核也沒剩下!

  秦笛大驚:「哎,桃核呢?桃核怎麼不見了?這真是奇怪了!我又不是餓死鬼托身,怎麼會吃個桃子連桃核都吃下去了?」

  看看手裡,確實空空如也!

  摸摸肚子,也沒有凸起的地方。畢竟只有豌豆那麼大,放在胃裡也摸不出來。

  秦笛也算久經考驗,琢磨了片刻:「算了,不管了!那麼小的桃核,不管能不能消化,都沒什麼了不起的!若是消化不了,到明天就拉出來了!別說蠶豆大的桃核,就算再大個兩三倍,也沒有問題。這只是木質的桃核而已,又不是吞下去黃金。」

  想到這裡,他也就放寬了心!

  滿院的桃花落盡,花香也沒了,留在當地也沒啥意思。

  「回家!不待這兒了!快天亮了,應該能找到馬車!」

  沒成想,邁步才走了十幾丈,他忽然腹中一陣狂跳,彷彿懷孕八個月,被嬰兒踢了幾腳,繼而頭暈目眩,四肢冰冷,渾身顫抖,一頭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接下來發生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直到七天之後,秦笛悠悠醒轉,耳邊聽見有柔和的中年婦人的聲音:「小雨啊,你也不要著急,神醫已經看過了,說十九腦波平穩,氣血通達,不會有什麼事,最多十天就會醒過來。從今以後呀,你還要好好照顧他,他雖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7章 升仙令牌


  秦笛想了半天,尋找仙緣不外乎三個辦法。

  一個是守株待兔,坐在院子裡呆呆的看著天空,說不定有神仙恰巧從天上經過。這法子理論上可以,但是實際上很難成功。他現在十四歲的年紀,按說去修仙都可能有些晚了,若是再晚兩年,說不定就廢了!

  二是去城外殘破的道觀,繼續尋找仙家經過的蛛絲馬跡,但是如果沒人引薦,就算碰見了也未必有用。這法子也不是太靠譜。

  第三個辦法,不妨大著膽子詢問祖父。老爺子身為太傅、太宰,對越國的國事十分瞭解,這麼大的歲數,吃過的鹽比小秦笛喝的水都多,說不定知道一些仙蹤道源。

  想到這裡,他頓時眼睛一亮:「對,就這麼辦!去求老爺子!」

  換做以前的小秦笛,是不敢開口去問的,怕被祖父罵成不務正業。秦家書香世家,從來沒有人拋開家業求仙的。此舉不亞於離經叛道,被罵一頓算是輕的。

  然而對於融合了記憶的老秦笛來說,這就是一樁小事了。老秦笛久經考驗,飽受折磨,皮糙肉厚,臉皮好比城牆,還怕什麼責備啊!更別說如今名義上患了桃花醉,身子骨弱,前途渺茫,更有理由標新立異,不尋常道,說不定能找到新的路子!

  於是乎,他抬腿邁步,向秦府大院走去。

  秦府佔地數千畝,房屋近萬間。分為左中右三重院落。

  老爺子住的地方位於正中,喚作「擬聖堂」,前後七進的院落,處處飛簷走壁,雕樑畫棟。朱紅的大門,門口兩個丈許高碩大的石獅子。

  秦笛也沒理睬矗立在門口看門的大漢,而是徑直往裡走,來到第三道門戶,才對守門的老蒼頭躬身道:「林伯,麻煩您通稟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8章 一年錘煉


  老爺子看見他興奮的面龐,面色有些不渝,伸手在他腦門上點了一下:「你這孩子,說你什麼好?修仙這條路,不好走啊!多少年輕人,一去不回,死無音訊!又有多少人一事無成,還落個殘疾之身!每隔十年朱家灣一次升仙會,每次招收數百的弟子,可是我聽說,通天河裡最大的宗門也只有幾十個築基期以上的高人!修仙不能築基,就等於沒有入門!如果修了幾十年,還只是煉氣低階,跟凡人也沒有太大的區別。一旦停止修煉,不出一兩年,功夫就退回去了!修真不築基,到老也垃圾!」

  秦笛「嘻嘻」笑道:「不會的,孫兒有仙緣,肯定能出人頭地,一準能修成金丹老祖!說不定能成為元嬰真君呢!」

  老爺子聽了,眼中忽然多了神采,道:「果如此,那倒是秦家的造化了!只是小十九,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先測出靈根,再說別的!記住,一旦出了秦府,你就不是秦家子孫,築基不成,就不要回來!就算回來,也只能偷偷看一眼,不能暴露你的身份,知道了嗎?」

  「孫兒曉得了!」

  老爺子又道:「還剩下一年時間,你也不能閒著,先跟林強練練拳腳,看看能不能將身子養壯實一點,否則風一吹就倒了,就算有靈根也沒用!林強,你過來!」

  黑衣大漢從遠處走過來:「老爺,有何吩咐?」

  老爺子道:「從今天開始,你每天操練小十九八個時辰!只要還有一口氣,就不能讓他停下!」

  「是!」黑衣大漢睜開環眼,虎視眈眈瞧著瘦弱的秦笛,獰笑道:「小少爺,你去換身衣服,這就開始吧!」

  秦笛叫道:「爺爺,我肚子餓,先得吃飽了再說!」

  「嗯?咋回事?」老人有些詫異。

  黑衣大漢伸手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9章 接引仙船


  黃昏已過,夜幕降臨。

  秦笛上了小船,扁舟緩緩漂向暮色深處。

  此時天邊只有一彎月牙。

  林強辨別星月,揮槳向北方划去。

  船行漸漸加快,越往前行,波浪越來越大,扁舟彷彿變成一片竹葉,在通天河水上飄來蕩去。有時候一個大浪打來,小船飛上了天;波浪過去,小船又砸到地!秦笛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一個浪頭把船打碎了。

  好在只是一個時辰,就見前方天空掛著數盞明燈,簡直亮如白晝一樣,燈下一隻巨舟。巨舟足有百丈長,三十丈寬,前面是巨大的龍頭,中間是高高的白帆。船舷高到了半空裡,從小船望上去,就像望到了天上。船後面不遠處,就是一堆巨大的水杉,高聳入雲,成環形堆在一起,形成一個小島的形狀。

  林強將扁舟划向大船,來至船邊燈光下。就聽見對面有人高喊:「仙舟臨世!凡人勿近!有牌登船,無牌閃開!」

  秦笛從懷裡掏出令牌晃了晃:「有牌!我又令牌!」

  巨舟上有人喊道:「有牌上來,一塊令牌只能上一個人!」

  秦笛拍了拍林強的肩膀:「多謝了!林師傅多保重!」然後縱身一躍,跳上了巨舟。

  巨舟上一個身著黑衣的漢子接過令牌檢查之後,將令牌又還給他,喝道:「快點兒進去!艙內有空位,再等三個時辰,就要開船了!」

  秦笛回頭對扁舟上的林強揮手告別。

  這時候,彷彿怕被人認出自己,林強頭上的斗笠拉得更低了,整個腦袋都藏在陰影裡。

  隨後,扁舟緩緩划向巨樹,林強拋出一根繩索,套在大樹的枝丫上。

  他要在這裡等半個月,才能知道最後的結果。

  秦笛進了船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