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秘之主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詭秘之主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連載中)

詭秘之主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連載中)

【作者概要】

愛潛水的烏賊,男,人稱烏賊娘,四川人,1984年2月16日出生,水瓶座,O型血

【內容簡介】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秘中醒來,睜眼看見這個世界:

槍械,大砲,巨艦,飛空艇,差分機;魔藥,占卜,詛咒,倒吊人,封印物……光明依舊照耀,神秘從未遠離,這是一段“愚者”的傳說。

【其他作品】

滅運圖錄、奧術神座、一世之尊、武道宗師

TOP

第一章 緋紅


   痛!

    好痛!

    頭好痛!

    光怪陸離滿是低語的夢境迅速支離破碎,熟睡中的周明瑞只覺腦袋抽痛異常,彷彿被人用棒子狠狠掄了一下,不,更像是遭尖銳的物品刺入太陽穴並伴隨有攪動!

    嘶……迷迷糊糊間,周明瑞想要翻身,想要捂頭,想要坐起,可完全無法挪動手腳,身體似乎失去了控制。

    看來我還沒有真醒,還在夢裡……等下說不定還會出現自以為已經醒了,實際依然在睡的情況……對類似遭遇不算陌生的周明瑞竭力集中意志,以徹底擺脫黑暗和迷幻的桎梏。

    然而,半睡半醒之時,意志總是飄忽如同煙霧,難以控制,難以收束,他再怎麼努力,依舊忍不住思維發散,雜念浮現。

    好端端的,大半夜的,怎麼會突然頭痛?

    還痛得這麼厲害!

    不會是腦溢血什麼的吧?

    我擦,我不會就這樣英年早逝了吧?

    趕緊醒!趕緊醒!

    咦,好像沒剛才那麼痛了?但腦子裡還是跟有把鈍刀子在慢慢割一樣……

    看來沒法繼續睡了,明天還怎麼上班?

    還想什麼上班?有貨真價實的頭痛,當然是請假啊!不用怕經理羅里吧嗦!

    這麼一想,好像也不壞啊,嘿嘿,偷得浮生半日閒!

    一陣又一陣的抽痛讓周明瑞點滴積累起虛幻的力量,終於,他一鼓作氣地挺動腰背睜開眼睛,徹底擺脫了半睡半醒的狀態。

    視線先是模糊,繼而蒙上了淡淡的緋紅,目光所及,周明瑞看見面前是一張原木色澤的書桌,正中央放著一本攤開的筆記,紙張粗糙而泛黃,抬頭用奇怪的字母文字書寫著一句話語,墨跡深黑,醒目欲滴。

    筆記本左側靠桌子邊緣,有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情況


    蹬蹬蹬!

    周明瑞被眼前的景象嚇得連退了幾步,似乎穿衣鏡中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具乾屍。

    擁有這麼嚴重傷口的人怎麼可能還活著!

    他不敢相信般又側過腦袋,檢查另外一面,哪怕距離拉長,光線模糊,依舊能看出貫穿傷口和深紅血污的存在。

    “這……”

    周明瑞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

    他伸手按往左邊胸口,感受到了心臟劇烈快速又生機勃勃的跳動。

    又摸了摸裸露在外的皮膚,些微的冰涼掩蓋下是溫熱的流淌。

    往下一蹲,驗證膝蓋還能彎曲之後,周明瑞重又站起,不再那麼慌亂。

    “怎麼回事?”他皺眉低語,打算再認真檢查一遍頭部的傷口。

    往前走了兩步,他忽然又停頓下來,因為窗外血月的光芒相對黯淡,不足以支撐“認真檢查”這件事情。

    一個記憶的碎片應激而出,周明瑞轉頭看向了書桌緊挨著的那面牆壁上的灰白管道和金屬柵格包圍成的壁燈。

    這是當前主流的煤氣燈,焰火穩定,照明效果極佳。

    本來以克萊恩.莫雷蒂的家庭情況,別說煤氣燈,連煤油燈都不該奢望,使用蠟燭才是符合身份和地位的表現,但四年前,他熬夜讀書,為霍伊大學入學考試而奮鬥時,哥哥班森認為這是關係家庭未來的重要事情,哪怕借債也要為他創造良好的條件。

    當然,識字又工作了好幾年的班森絕對不是魯莽的、缺乏手段的、不考慮後果的人,他以“安裝煤氣管道有利於提高公寓的檔次,有助於將來的出租”為理由忽悠得房東先生掏錢完成了基礎改造,自己則藉助於供職進出口公司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梅麗莎


    確定了計劃,周明瑞頓時有了主心骨,惶恐、徘徊和不安全部被蜷縮于了角落。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有心情仔細審視克萊恩殘留的記憶碎片。

    周明瑞習慣性站起身,關上管道閥門,看著壁燈緩緩黯淡,直至熄滅,自己則重新坐下,一邊無意識摩挲著手槍的黃銅轉輪,一邊按住頭側,于染著緋紅色澤的黑暗里靜靜「回味」,如同電影院里最專心的觀眾。

    或許受子彈穿過的影響,克萊恩的記憶就像摔碎的玻璃,不僅失去了連貫性,很多地方還明顯缺失內容,比如做工精致的轉輪手槍從哪里來,是自殺還是他殺,筆記本上那句「所有人都會死,包括我」究竟是什麼意思,事發前兩天有沒有參與奇怪的事情。

    不僅這些具體的回憶成為了碎片,有所殘缺,就連掌握的知識也是如此,以目前的狀態看,周明瑞相信克萊恩如果再回到大學,恐怕畢不了業了,哪怕他實際才離開校園幾天,並且對自身沒有絲毫放松。

    「兩天後,要參加廷根大學歷史系的面試……」

    「魯恩王國的大學有畢業生不直接留校的傳統……導師給了一份廷根大學,一份貝克蘭德大學的推薦信……」

    ……

    周明瑞無聲「觀看」之中,窗外紅月西斜,逐漸下沉,直至東方有微光亮起,地平線染上金色。

    這個時候,里面房間有動靜傳出,很快,腳步聲靠向隔離門。

    「梅麗莎醒了……她還真是一如既往的準時啊。」周明瑞微微一笑,受克萊恩記憶的影響,對梅麗莎有種看自己親妹妹的感覺。

    然而,我並沒有親妹妹……他隨即吐槽了一句。

    梅麗莎和班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占卜


    重新坐回椅子,直到遠處教堂的鐘聲當當再響,連續七下,周明瑞才慢悠悠站起,來到櫥櫃前,拿出衣物。

    黑色馬甲,同色正裝,腳踝略緊的褲子,一頂半高禮帽,配上淡淡的書卷氣息,讓周明瑞望到鏡中的自己時,仿佛在看講述維多利亞時期故事的英劇。

    「我不是去面試,只是買個菜,準備轉運儀式的材料而已……」忽然,他低聲嘟囔,搖頭失笑。

    克萊恩是如此記掛即將到來的面試,以至于化成了身體的本能,當自己注意力不夠集中時,就習慣性穿上了這唯一一套體面的衣物。

    呼了口氣,周明瑞脫掉正裝、馬甲,換上棕黃陳舊的外套,頭頂也改成了同色圓邊的氈帽。

    收拾好自身,他踱步至那架高低床邊,抬起上方墊子,將手從底部不顯眼的破洞處伸了進去,一陣摸索,找到了夾層。

    當他的右手縮回來時,掌中已多了一卷鈔票,大概七八張,色澤墨綠泛白。

    這就是班森目前所有的積蓄,甚至包含這三天的生活費,其中只得兩張五甦勒的紙幣,其余都是一甦勒的。

    在魯恩王國的貨幣體系里,甦勒位于第二層,來源于古代的銀幣,一甦勒等于十二銅便士,有一和五兩種面值。

    位于貨幣頂端的是金鎊,同樣屬于紙幣,但以黃金作保障,並直接掛鉤,一金鎊等于二十甦勒,有一、五、十這三種面值。

    周明瑞展開鈔票,聞到了很淺很淡的特殊油墨香。

    這是錢的味道。

    或許是來源于克萊恩的記憶碎片影響,或許是因為本身對金錢從未改變的渴求,這一瞬間,周明瑞覺得自己愛上了這些小家伙。

    瞧,它們的圖案是如此的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儀式


    免費?免費的東西才是最貴的!周明瑞無聲嘀咕,打算等下不管有什麼附加服務,都堅定拒絕。

    有本事你就佔卜出我是穿越的!

    想到這里,周明瑞跟在臉涂紅黃油彩的女子身後,彎腰進了那低矮的帳篷。

    帳篷內非常黑暗,只得少許光線滲入,隱約照出一張擺滿紙牌的桌子。

    頭戴尖帽的女子一點不受影響,黑色長裙飄蕩在水上般繞過桌子,坐到對面,點燃了蠟燭。

    昏黃搖曳,帳篷內似明似暗,瞬間多了幾分神秘的感覺。

    周明瑞不動聲色坐下,目光掃過桌上的塔羅牌,發現有自己熟悉的「魔術師」、「皇帝」、「倒吊人」和「節制」等主牌。

    「羅塞爾同志難道真是‘前輩’……不知道是不是我大吃貨帝國的老鄉……」周明瑞嘴角微動,一陣恍惚。

    他還沒來得及看完桌上翻開的紙牌,號稱「佔卜很靈」的女子已伸手將所有的塔羅攏在一起,疊成一堆,推到了他的面前。

    「你來洗牌、切牌。」這位馬戲團的佔卜師低啞說道。

    「我來洗?」周明瑞下意識反問。

    佔卜師臉上紅黃油彩蠕動,露出淺淡的笑容道︰

    「當然,每個人的命運只有自己才能佔卜,我只是一個解讀者。」

    周明瑞當即警惕反問︰

    「解讀不額外收費吧?」

    作為鍵盤民俗學家,類似的伎倆我見得多了!

    佔卜師明顯愣了一下,好一會兒才悶悶道︰

    「免費的。」

    周明瑞放下心來,將左輪手槍往口袋里又塞了一點,接著坦然伸出雙掌,熟練地洗牌、切牌。

    「好了。」他將洗好的塔羅牌放在了桌子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非凡者


    同樣的魯恩語,同樣凝重而緊繃的感覺。

    這是哪裡?我想做什麼?我也想知道……周明瑞冷靜了下來,無聲重複了兩人的問題。

    而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單詞所構成的句子,句子所蘊含的意思,而是那一男一女錶現出的慌亂、警惕、惶恐和敬畏!

    莫名其妙將兩個人拉入這片灰霧世界之上,就算身為“肇事者”的自己,也是異常地錯愕和震驚,更何況屬於被動一方的他們!

    在他們看來,這種事情這種遭遇恐怕已超越想像了吧?

    這個瞬間,周明瑞想到了兩個選擇,一是假裝自己也是受害者,隱藏住真實的身份,以此換取一定程度的信任,靜觀其變,渾水摸魚,二是維持那一男一女眼中神秘莫測的形象,主動引導事情的發展,從中獲取有價值的信息。

    來不及多思考多推敲,周明瑞抓住腦海內一閃而過的想法,迅速做出決斷,嘗試第二種辦法。

    利用對方現在的心理狀態,把握自身最大的優勢!

    灰霧之上短暫沉默了幾秒,周明瑞輕笑了一聲,語氣平淡,嗓音低而不沉,就像在回應訪客禮貌性的問候:

    “一個嘗試。”

    一個嘗試……一個嘗試?奧黛麗.霍爾望著那被灰白霧氣籠罩的神秘男子,只覺事情荒唐、好笑、驚悚、奇詭。

    自己剛還在臥室內,梳妝台前,轉頭便“來”到了這滿是灰霧的地方!

    這是何等的匪夷所思!

    奧黛麗吸了口氣,露出無懈可擊的禮節性笑容,頗為忐忑地問道:

    “閣下,嘗試結束了嗎?可以讓我們回去了嗎?”

    阿爾杰.威爾遜也想做類似的試探,但經歷豐富的他更為沈穩,按捺住了衝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代號


    “你們可以稱呼我,愚者。”

    簡短的答案很快消逝於恢弘的神殿和瀰漫的霧氣內,但在奧黛麗和阿爾杰心中,那聲音卻長久迴盪,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沒有想到卻覺得就該是這種感覺的稱呼,完美體現出神秘、強大、詭異等形象的稱呼!

    幾秒的安靜後,奧黛麗站起身,虛提裙擺,彎曲膝蓋,對周明瑞行了一禮:

    “尊敬的愚者先生,請允許我冒昧懇求,您可以做我們交易的見證嗎?”

    “一件小事。”周明瑞念頭急轉,以符合身份的方式回答道。

    “這是我們的榮幸,愚者先生。”阿爾杰也跟隨站起,右手撫胸,彎腰行禮。

    周明瑞右手虛壓,微笑開口:

    “你們繼續。”

    阿爾杰點了點頭,重新坐下,看向奧黛麗道:

    “如果你能拿到鬼鯊血,那就找人送去普利茲港白玫瑰區鵜鶘街的'勇士與海'酒吧,告訴老闆威廉姆斯,這是'船長'要的東西。”

    “等我確認之後,你是給我地址將魔藥配方寄過去,還是讓我直接在這裡告訴你?”

    奧黛麗思考了一陣,展露笑容道:

    “我選擇更保密的方式,就在這裡,雖然這很考驗我的記憶力。”

    既然愚者先生答應見證交易,那就表示還有下一次的類似“聚會”。

    想著這些,她忽地側頭,目光閃亮地望向周明瑞,饒有興致地提議道:

    “愚者先生,您介意多幾次現在這樣的'嘗試'嗎?”

    阿爾杰沉穩聽完,也是一陣心動,忙附和道:

    “愚者先生,您不覺得這種'聚會'很有意思嗎?雖然您的力量超越了我們的想像,但世界上總有您不了解不擅長的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新的時代


    嗚!

    狂風呼嘯,暴雨如注,三桅帆船在一座又一座的波浪“山峰”間起伏,就像被巨人拋飛又接住,接住又拋飛的玩具。

    阿爾杰.威爾遜眼中深紅褪去,發現自己依舊站在甲板之上,與先前沒有任何區別。

    緊跟著,他看見掌中造型古怪的玻璃瓶喀嚓破碎,霜雪化水,融入了雨滴。

    短短兩三秒鐘的時間後,這件古代奇物便徹底失去了曾經存在過的痕跡。

    一片六角形的晶瑩雪花浮現於阿爾杰的掌心,接著迅速變淡,直至不見,似乎內縮於了血肉。

    阿爾杰像是在思考什麼般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沉靜了足足五分鐘。

    他轉過身體,走向船艙入口,剛要進門,就遇見一位同樣穿著繡閃電花紋長袍的男子出來。

    這有著柔軟黃發的男子頓住腳步,看向阿爾杰,伸出右手,握拳放在胸口道:

    “風暴與你同在。”

    “風暴與你同在。”阿爾杰粗獷深刻的臉龐不帶一點多餘的情緒,同樣地握右拳擊左胸。

    彼此行禮後,阿爾杰進入艙房,沿著過道走向遠處的船長室。

    一路之上,他竟然沒再碰到任何一名水手或船員,這里安靜得彷彿墳墓內部。

    船長室大門打開,柔軟厚實的深褐色地毯出現於他的眼前,兩側分別是書架和酒櫃,一本本封皮偏黃的書籍和一瓶瓶顏色暗紅的葡萄酒在蠟燭輝芒照耀下閃爍著異樣的光澤。

    擺放蠟燭的書桌上有一瓶墨水,一根羽毛筆,一架黑色的金屬望遠鏡,以及一個黃銅製成的六分儀。

    書桌背後,一個戴著骷髏船長帽、臉色蒼白的中年男子看著阿爾杰一步一步過來,憤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筆記


    休息了半個小時,已經自認為克萊恩的周明瑞才緩了過來,其間他發現自己右手手背多了四個黑點,恰好組成小的正方形。

    這四個黑點由深變淡,很快消失,但克萊恩清楚,它們依舊藏在自己體內,等待著喚醒。

    “四點,正方形,難道是四個角落四份主食的對應?以後我就不需要再準備主食,可以直接上步伐和咒文了?”克萊恩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這看起來似乎不錯,但身上多了點來歷奇詭,缺乏了解的“東西”總是讓人恐懼。

    再想到地球上莫名其妙的方術在這裡竟然也能產生效果,再想到自身睡夢中的奇怪穿越,再想到神秘、迷幻、不知代表著什麼的灰霧世界,再想到“儀式”之中徘徊於周圍,讓人接近發瘋的陣陣耳語,克萊恩就難以克制地打了個寒顫,在六月底的炎熱天氣裡打了個寒顫。

    他曾經聽說過一句話:“人類最古老又最強烈的情感是恐懼,而最古老又最強烈的恐懼是對未知的恐懼”,現在,他就深刻體會到了來源於未知的恐懼。

    前所未有的,無法遏制的,他升起了想要接觸神秘領域,了解更多,破除未知的強烈衝動,也有著把頭一埋,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逃避念頭。

    窗外陽光正盛,為書桌鋪上了一層“金粉”,克萊恩凝望著那裡,彷彿觸摸到了一絲溫暖和希望。

    他稍微放鬆了一點,立刻感覺洶湧的疲憊潮水般湧出。

    昨晚的未眠,剛才的消耗,讓他眼皮沉重像是鉛白,止不住地下垂。

    搖了搖腦袋,克萊恩伸手撐住桌緣,顧不得收拾放置於四角的黑麥麵包,踉踉蹌蹌走到高低床前,剛一躺下,沾到枕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