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書屋 作者:純潔滴小龍(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科幻靈異] 深夜書屋 作者:純潔滴小龍(連載中)

深夜書屋 作者:純潔滴小龍(連載中)

【作者概要】

純潔滴小龍,男,江蘇 - 南通,起點作家。

【內容簡介】

一家只在深夜開門的書屋,

歡迎您的光臨。

【其他作品】

《他從地獄來 》、《恐怖廣播》、《恐怖網文》、《殺戮沸騰》、《無限之強化》

TOP

第一章 不要燒我!


    掬起一捧水拍在自己臉上,周澤慢慢地抬起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略顯憔悴,作為一名急診科醫生,這種憔悴仿佛是一種標配。

    「周醫生,有新病人馬上就到,好像是從樓上摔下來的,不知道是不是自殺!」護士王雅站在男衛生間門口喊道。

    「知道了,馬上就來。」周澤回應了一聲,然後抽出紙巾將水珠擦干淨開始往外走。

    救護車很快就開入了醫院,擔架車上躺著的是一位身穿灰色唐裝的老者,老者不停地在咳嗽,不時有血沫子以及脾髒器官碎片被咳出來了,全身上下都是血污。

    周澤馬上跑了過去一邊推擔架車一邊觀察傷者情況,同時對前頭的人喊道︰「準備手術器械,快!」

    傷者的情況很不好。

    「我…………我…………不想死。」

    老者睜著眼,看著自己身邊距離自己最近的周澤。

    「放心,你不會有事的,我們會幫助你,你死不了。」

    大部分垂危的患者,在這個時候都會說這種話,能真正平靜面對死亡的人,畢竟是少數,而作為醫生,在這個時候當然不是和傷者分析病情告訴你你有幾成把握能活下來的時候,傷者這個時候所需要的,是心理的慰藉。

    「不…………不…………下面…………下面…………下面真的太可怕了…………」

    老者忽然攥住了周澤的手腕,一臉嚴肅地看著周澤。

    「你穩定一下情緒,放輕松,你的生命不會有問題。」雖然手腕處有些生疼,但周澤還是沒有去嘗試掙脫掉。

    「我不想……不想再下去了……他們……他們發現我了……我……他們發現了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地獄!


    冷,

    好冷……

    周澤不知道為什麼這里會這麼冷,

    他行走在一條幽徑的小路上,小路的兩邊,開滿了鮮花,卻沒有絲毫浪漫美好的氣息,花朵嬌艷,像是一道道嘲諷,也像是圍觀的看客。

    花開彼岸,人去往生;

    周澤記得自己之前最後的記憶是火,大火,恐怖的火焰將自己完全吞噬,那令人心悸的炙熱溫度將自己烘烤成灰。

    但轉眼間,

    他卻來到了這里。

    在這條路上,其實還有許多人,

    有老人,

    有孩子,

    也有年輕人和中年人,

    有男有女,

    大家穿的衣服各不相同。

    有的人穿得很簡單,有的人穿著大紅大紫的衣服,臉上也畫著過分的腮紅。

    大家都是踮著腳後跟在走路,

    沒人說話,

    也沒人發出其他聲音,

    只剩下偶爾傳出的「擦擦擦」鞋底摩擦聲響。

    周澤也在跟著所有人一起麻木地前行著,他不時地在張望,也在不時地回首,他隱約間意識到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

    他,已經死了;

    而這里,

    是地獄。

    這里,是死者的世界,是亡者的歸宿,

    自己,

    終究還是死了。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知道該做出何種選擇,

    他不想死,人,都是不想死的,但在這個地方,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又該如何是好,他很迷茫,也很無助。

    「咿呀……………………………………」

    清冷的小調自遠處傳來,

    周澤撇過頭,看見遠處走來一朵朵的鮮紅,而周圍其他人對此都熟視無睹,繼續麻木地踮著自己的腳後跟往前走去。

    等近了之後,周澤看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贅婿


    午夜的街頭,

    路燈黃黃,

    人也惶惶,

    天很冷,還有風,似刀子割人。

    周澤也感到冷,

    他不知道這里又是哪里,

    但知道一件事,

    這里是……人間。

    他已經死了,但又回來了。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只能機械麻木地繼續往前走。

    他現在沒有功夫去思考太多其他的事情,

    比如自己剛剛下去的地方,

    比如那個自己車禍前救治的老者,

    比如水潭里身穿著紅色衣裙的無面女,

    比如……自己的指甲。

    他回來了,本該是很喜悅的一件事,但哪怕身邊偶爾有人走過,哪怕他再用力地打招呼,也依舊沒人可以看見他和听見他。

    他被這個世界給排擠了,隔絕了。

    沒嘗試過被關「緊閉」的人,不會了解那種被完全隔離的痛苦,而對于周澤來說,眼下整個世界,就是他的囚籠,囚籠上還蓋上了一層黑布。

    沒人能看見他,

    也沒人能和他交流,

    他拿不起任何一件有實的東西,

    甚至,

    連風都能夠從他身上輕而易舉地吹過去。

    他是那麼的羸弱,

    弱不禁風這個詞在他身上,真的是一點都不夸張。

    而且,最讓周澤震驚和駭然的是,

    他能看見自己身上不斷有淡淡的光點流散出去,

    換言之,

    他的身體正在慢慢地變淡。

    可能再過個一刻鐘,自己就將徹底地消失不見,被抹去最後一絲微不足道的痕跡。

    他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但他清楚,自己的時間,真的沒剩下多少了。

    八仙里,鐵拐李就是以魂魄的方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周澤愣了一下,所以說,昨晚自己之所以能拿「徐樂」這個人的身體去借尸還魂,還是因為他剛剛被殺了?

    因為身子還熱乎著,所以自己才能進去?

    這樣看來,自己,好像真的有些幸運了。

    沒有反感,也沒有憤怒,更沒有可能被戳破身份的驚慌,周澤轉過身,看著自己身後的這位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男子。

    男子愣了一下,

    他從周澤眼里看見了不同尋常的東西,

    是歡喜,

    是慶幸,

    甚至,

    還有一點點的欣賞。

    作為一個宿主,在昨晚那個情況下,周澤清楚自己面對的是何種艱難局面,如果這個家伙沒恰巧在那個時候殺人,自己可能已經魂飛魄散了,根本見不到今天的太陽。

    「抱歉,我昨晚昏過去,早上起來腦子很不舒服,像是喝醉了酒一樣,忘記了昨天的事情。」周澤隨意地解釋道。

    他不認為對方會猜出來自己是鬼魂借尸還魂,除非對方腦子進水了。

    「你不怪我?」對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荒謬道,「哪怕我已經告訴你,昨天抽了你一記悶棍?」

    「沒事兒,我倒是謝謝你,沒把我桌上的手機和電腦拿走。」

    「那個……是我忘了。」男子撓了撓頭,「你沒事就好,這是我昨天搶的你的錢。」

    男子主動地從口袋里拿出了三百塊,然後又掏了掏,又取出了八百塊。

    「八百塊是你的醫藥費,三百是昨天搶的。」男子抿了抿嘴唇,「昨天上網賭錢把自己的工資都輸給狗莊了,路過你這書店時忽然想弄點錢花花,把你打倒之後我發現你沒鼻息了,還嚇得要死。

    跑回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陌生的夫妻


    警察同志,請問一下,我老婆叫什麼名字來著?

    這個念頭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周澤也沒蠢到這個地步,但他是真的不清楚自己這個「老婆」真名叫什麼,這個年代,也很少有人用自己的真名做QQ名和微信名。

    倒是油膩男子一臉哀怨地瞥了周澤一眼︰兄弟,你不厚道啊,說好做彼此折翼天使的呢?

    周澤也有些無奈的回瞥了一眼︰我也很意外啊。

    油膩男子低下了頭,嘆了口氣,小聲地呢喃道︰「我做的餃子很好吃。」

    「走吧。」

    「老婆」很清冷地說道,然後,自己直接轉身往外走去。

    周澤只能跟著一起過去。

    她開著一輛卡宴,直接上了車。

    周澤打開車門,坐入了副駕駛位置。

    老實說,

    有些尷尬。

    如果那位倒霉鬼徐樂,他的夫妻和家庭生活能正常一點,那麼自己還真不至于現在這麼尬著,面對嬌妻的關心自己還能找一些借口去解釋解釋,比如頭暈了一些東西好像記不清了這類的;

    但這位明顯帶著一種冰山女神的範兒,好像完全不愛搭理自己的樣子,就算是從派出所領自己出來也只是例行公事一般。

    我家狗走丟了,被保安撿到,

    我去把它領回來。

    就是這種感覺。

    女人發動了車子,她其實挺年輕的,應該和自己(徐樂)差不多年紀,比原本的周澤要小個好幾歲。

    當車子開上高架路時,女人終于開口打破了沉默︰

    「沒事吧?」

    「哦,我沒事。」周澤回答道。

    然後,

    又是沉默。

    女人覺得自己丈夫今天有些過于安靜了,但她沒那個意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見家長了!


    這一聲「草」,

    接了之後,

    兩名小護士有些手足無措,林醫生也是愣了一下。

    實在是接得太過于簡單粗暴。

    周澤則沒有做任何的解釋,直接伸手揭開了蓋在女孩兒頭上的白布,

    是她,果然就是她!

    怪不得剛才她一點傷都沒有,

    甚至身上一點擦痕都沒有,

    這不是因為她坐在最後排得到的幸運,

    實際上,

    她是所有小朋友之中傷得最重的一個,剛剛醫生全力搶救的就是她。

    她的靈魂已經飄零了出來,卻還不自知,她還在提醒自己不要在公共場合吸煙,還去安慰了那些受了小傷的同學小朋友,

    其實,

    那些小朋友,根本就看不見她,

    整個醫院里,

    能看見她的人,

    只有周澤著一個!

    「她死了?」周澤一邊問一邊目光在四處逡巡。

    「徐樂?」林醫生看著自己的丈夫,她現在不想去理會丈夫剛剛的髒話,因為她發現自己的丈夫現在精神有些異常。

    「她還沒死,你們繼續救,繼續搶救!」

    周澤忽然抓住了林醫生的手臂,把她拉了過來,吼道︰

    「搶救時限還沒到,她還有醒來的可能,繼續搶救!」

    「先生,先生!」

    兩個護士見周澤這般粗暴地抓著林醫生,當即上前準備把周澤拉開,在她們眼里,林醫生的這個丈夫有點莫名其妙,而且還有家暴的趨勢。

    周澤推開了身邊的兩個護士,也松開了手,低聲呢喃道︰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周澤沖了出去,他在奔跑,在尋找。

    就在剛剛,那個女孩兒的靈魂還游走在小朋友之間安慰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嚇尿了!


    「不好意思。」

    周澤伸手示意自己不是故意的,因為這實在是太打臉了,尤其是不知道為什麼「徐樂」這個上門女婿這麼不受岳父岳母待見的前提下。

    「身體不舒服?」林醫生放下了筷子問道。

    「沒事,沒事。」

    周澤又拿起筷子,往嘴里扒飯,

    但剛吃到嘴里還沒咽下去時,

    胃部又是一陣痙攣,內心深處泛起了濃濃的惡心感,仿佛自己將要吞下去的不是大米飯,大米飯的兒子米田共一樣。

    「噗……」

    這次,

    周澤把嘴里的飯粒都噴了出來,

    噴灑在了坐在自己對面的岳父岳母臉上。

    岳父的鏡框和頭發上都沾染著米粒,

    岳母盤起的頭發上也是白花花的亮晶晶,

    「啪唧」一聲,

    岳父手中的筷子落了下來,臉皮抽搐了幾下,似乎還沒反應過來到底該用何種情緒來面對現在的狀況。

    岳母則是深吸一口氣,眼中的怒火已經熊熊燃燒!

    這是,

    給臉不要臉啊!

    「啪!」

    岳母推開了身後的椅子,站了起來。

    「徐樂!」

    岳母是護士長退休,所以她知道,就算一個人生病了,也不可能噴飯噴得這麼夸張,而且,看徐樂的樣子,也不像是「生命垂危命不久矣」的感覺。

    他這是故意的,

    他肯定是故意的!

    他要造反了!

    造反了!

    周澤捂著自己的胸口,直接離開了飯桌,沖入了衛生間里,掀開馬桶蓋子,開始拼命地干嘔起來。

    這次,直接連膽汁兒都嘔出來了,嘴里一陣發苦。

    這頓飯,是吃不成了。

    林醫生看了看衛生間那邊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冰冷的推手


    一聲尖叫,吵醒了一家人;

    也難怪,大晚上地不開燈的衛生間,憋著尿意打開門忽然看見里面有人,這就已經足夠嚇人的了,相信大部分人都有過類似的經歷。

    更何況,小姨子踫到的,是一只鬼。

    林晚秋從臥室里出來,伸手拉起自己的妹妹。

    「怎麼啦,怎麼啦!」

    岳父岳母也一起從一樓上來,看見自己小女兒在姐姐懷里哭,然後再看一眼依舊坐在馬桶上面的周澤。

    「好你個徐樂,你這吃了豬油蒙了心的混賬貨,主意都打到我小女兒頭上了!」

    岳母拿起衛生間門口的掃帚就準備打徐樂。

    岳父也是一樣,氣沖沖的準備進來教訓自己這個混賬女婿。

    也難怪,看到這個場景,

    大家都會想當然地向那邊去想。

    姐夫發了狂,對小姨子不軌,

    畢竟俗話說得好,小姨子有半片那啥是姐夫的。

    「爸媽,是小憶進廁所時被嚇到了。」林醫生開口道。

    岳母愣了一下,手中的掃帚舉起來卻不知道該往哪里放。

    岳父也是身形一滯,然後有些訕訕地後退了幾步。

    周澤被這一打岔,忽然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雙臂的青筋已經褪去了,同時那種劇烈的疼痛感也消失了。

    當下覺得好累,也好困,好想睡覺。

    他站起身,準備離開衛生間,至于自己這岳父岳母,周澤真懶得去計較什麼,他沒興趣給徐樂那個慫貨收拾爛攤子。

    只是,當周澤站起來時,小姨子當即嚇得連續幾個哆嗦,硬是往姐姐懷里躲去。

    「啊!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周澤微微皺眉,剛剛被她,看見了什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你竟然是這樣子的徐樂!


    周澤雙腳開始在里面向外蹬,打算讓自己出去,但外面卻傳來了「 嚓 嚓」的聲音,這意味著冰棺外面的鎖被人扣上了。

    被鎖住了,出不去了,

    一時間,周澤仿佛又回到了當初自己被放入逼仄棺材里的場景。

    只是,這一次,周澤沒有狂躁,也沒有發怒,他只是伸手在自己頭部位置的金屬板那邊敲了敲︰

    「有事?」

    周澤不認為是有人來到這里幫他把冰棺推進去然後再上鎖的,除非那個人是一個精神失常的瘋子,而周澤並不認為自己的運氣會差到這種地步。

    且,

    他進了太平間後,是關了門的,一個知道太平間門密碼的瘋子?

    你信麼?

    所以,周澤只能認為,是有那種東西「幫」了自己一把,而且幫得很徹底。

    只是,這一聲詢問之後,外面依舊悄無聲息。

    周澤干脆不管了,重新閉上眼,準備好好睡一覺。

    這一覺,入眠速度很快。

    畢竟,兩天沒合眼了,而且這兩天的事情又很多,積攢下來的疲勞也極為恐怖。

    哪怕我死後洪水滔天,

    現在誰都不能阻止我睡覺。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當周澤睜開眼時,只覺得自己神清氣爽,久違的精神頭上來了,可惜自己的身體也被凍僵了,否則下面那塊地方說不定來舉個旗桿。

    身體的僵硬程度有些可怕,周澤在狹窄的空間里盡力蠕動了幾下自己的身子,一陣陣「脆響」聲傳來,舒服得讓人下意識地發出了聲音。

    而周澤的十指指甲在此時也自然而然地長長變黑,閃爍著異樣的光澤,身上的僵硬以及體內對于普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