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記 作者:宅豬(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牧神記 作者:宅豬(連載中)

牧神記 作者:宅豬(連載中)

【作者概要】

宅豬,男,安徽 - 合肥,起點作家。

【內容簡介】

大墟的祖訓說,天黑,別出門。

大墟殘老村的老弱病殘們從江邊撿到了一個嬰兒,取名秦牧,含辛茹苦將他養大。

這一天夜幕降臨,黑暗籠罩大墟,秦牧走出了家門……

做個春風中蕩漾的反派吧!

瞎子對他說。

秦牧的反派之路,正在崛起!

【其他作品】

《人道至尊》、 《帝尊》、《獨步天下》、《野蠻王座》、《水滸仙途》、《重生西遊》

TOP

第一章 天黑別出門


    天黑,別出門。

    這句話在殘老村流傳了很多年,具體是從什麼時候傳下來的,已經無從考證。不過這句話卻是真理,無需懷疑。

    殘老村的司婆婆看到夕陽一點點藏在山後,心里又緊張起來。隨著夕陽落下,最後一縷陽光消失,天地間突然一下子寂靜無比,沒有任何聲音。只見黑暗從西方緩緩的淹沒過來,沿途吞噬山川河流道路樹木,然後來到殘老村,將殘老村淹沒。

    殘老村的四個角豎著四個古老石像,石像斑駁,年代久遠,即便是司婆婆也不知道這石像是何人雕琢,何時豎在這里。

    黑暗降臨,四個石像在黑暗中散發出幽幽的光芒,石像依舊亮著,讓司婆婆和村里的老者都松了口氣。

    村外的黑暗越發濃郁,但有了石像的光,殘老村便還算是安全的。

    突然,司婆婆耳朵動了動,呆了呆,失聲道︰“你們听,外面有個孩子的哭聲!”

    旁邊的馬老搖頭道︰“不可能,你听錯了……咦,真有嬰兒的哭聲!”

    村外的黑暗中傳來嬰兒的哭聲,村里其他老人除了耳聾的都听到了這個哭聲,老人們面面相覷,殘老村偏僻荒涼,怎麼會有嬰兒出現在附近?

    “我去看看!”

    司婆婆激動起來,踮著小腳跑到村子的一個石像邊,馬老連忙過去︰“司老太婆,你瘋了?天黑了,出了村就是死!”

    “背著這個石像出村,黑暗里的東西怕石像,我一會半會死不了!”

    司婆婆彎腰,想要將石像背起,不過她是個駝背,背不起來。馬老搖了搖頭︰“還是我來吧。我背著石像陪你去!”

    一旁又有一個老者一瘸一拐的走過來,道︰“馬爺,你只有一條胳膊,背石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四靈血


    司婆婆拉著他興沖沖的往村里走,笑道︰“別看了,快點過來,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村長,馬爺,都出來!”

    村里燃起了篝火,村長又被人用擔架抬了出來,沉聲道︰“四靈都找到了?”

    “都找到了。”

    獨臂的馬爺拖來了一條幾丈長的大蛇,碧青色,也還活著,泛著腥氣,只是被馬爺單手捏住七寸,動彈不得。

    啞巴鐵匠則提來了一頭大鳥,那頭大鳥比啞巴還要高大一些,但是被綁住了翅膀和雙腳。那大鳥掙扎時,羽毛中竟然有火光飛出, 里啪啦作響,很是嚇人。

    瞎子則搬來了一只比桌子面還要大的巨龜,這頭巨龜不知活了多少年,龜殼都翻起了金黃色。巨龜四肢都縮在殼里,時不時偷偷的探出一只爪子,秦牧看到它的爪子探出殼,爪子下便生出水汽,似乎能夠將這頭金龜托起,駕著水汽逃之夭夭。

    只是金龜被瞎子用魚鉤穿住鼻孔,無法逃走。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四靈的血雖然無法弄到,不過用青蛟蛇、鐵骨虎、雷鳥和金龜代替,也可以煉出一點靈血來,足夠用了。”

    村長向村里的屠戶點了點頭,屠戶咧嘴笑了笑,雙手撐地上前,他是個只剩下上半身的漢子,腰部以下被人砍斷,傷口平整。

    四口缸放在青蛇老虎雷鳥和金龜前,屠戶一刀一只,給這些猛獸放血,過了不久,四個獵物鮮血流盡。

    “藥師。”村長說。

    村里的藥師上前,他沒有臉,臉上的皮似乎是被人切了下來,一起切下來的還有他的鼻子,以及半張嘴的上唇下唇,是村里最丑陋可怕的人,不過秦牧則覺得藥師爺爺是村里對他最和藹的人。

    藥師上前,取出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神通


    藥師有了自己的想法,道︰“給他喝靈血,多多的喝,死命的喝!靈血每次都能多少提升一點他的體質,喝得多了,雖然激發不了靈體,但那身體素質一定比什麼靈體都厲害!”

    “一拳打死一條龍。”

    村長笑道︰“一定能夠嚇死大墟外面的那些王八蛋。”

    兩人相視一笑,藥師走出房間,掩上房門。

    第二天,村民們又弄來幾只鐵骨虎、青蛟蛇、雷鳥和金龜,這些老頭子老太太有了目標,干勁十足,不過惹得藥師發怒了︰“讓他一次喝太多靈血,會把他撐死的!”

    拖來兩只雷鳥的啞巴鐵匠咧嘴,嘿嘿笑了,嘴巴里沒有舌頭。

    “牧兒能撐得住!”司婆婆對秦牧信心滿滿。

    藥師瞪了他們一眼,不再說話,取出蟲卵繼續煉血,不過還是出了事。這次的四靈血有些多,秦牧喝了之後身體像是充氣般膨脹起來,讓老頭老太太們都緊張萬分,生怕他會 的一聲爆炸。

    藥師取出幾根中空的銀針,插在秦牧背上和天靈蓋上,只見這些銀針的針孔滋滋的向外噴著紅的藍的紫的氣流。

    過了片刻,銀針不再噴氣,藥師將針取下,又瞪老頭老太太們一眼︰“循序漸進,一步一步來,你們想一口將他喂成大胖子,只會將他撐死!現在他還有些撐得慌,你們都有得忙了,待會屠夫和他練練刀,馬爺和他練練拳,瘸子,你陪他練腿,幫助他消化。”

    “牧兒,來練刀了!”

    屠夫雙手撐地,竟然跳了起來,落在一根獨木樁上,他沒有下半身,上半身立在獨木樁上,與秦牧差不多高。

    屠夫雙手握住兩把殺豬刀,與普通的殺豬刀不同,普通的殺豬刀長不及尺,圓木柄,刀刃是圓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天魔造化功


    “瘸爺爺的腿功這麼快,能夠跑上天空,那麼是誰砍斷了他的腿?馬爺爺的拳這麼厲害,又是誰砍斷了他的右臂?還有屠爺爺的刀,誰能夠突破屠爺爺的刀,將他攔腰砍斷?”

    秦牧見到屠夫、馬爺和瘸子的真本事,既是佩服又是不解,他跟隨瘸子學完腿功,總算將四靈血的力量消化,體質有所提升,只是這次將他累得半死,恨不得直接倒下來呼呼大睡。

    然而,這只是他苦難的開始。

    幾乎每一天,村里的老頭老太太都會捉來幾只猛獸煉成四靈血,給他灌下去。灌下去之後便是瘋狂的訓練,直到將他折騰得筋疲力盡這才罷休。

    除了瘸子的腿功,獨臂馬爺的拳,屠夫的刀,他還需要跟隨啞巴學習打鐵,跟聾子學習書畫,跟瞎子學听風辨位,蒙上雙眼與瞎子比棍法。

    累得實在不行的時候,又會被村長叫去,一起呼吸吐納,村長說傳授給他的呼吸吐納法門是專門訓練霸體的功法,叫做霸體三丹功,很是厲害。

    秦牧盡管沒有察覺出這個所謂的霸體三丹玄功有多厲害,但是跟著村長呼吸吐納,全身的疲勞感消退得很快,沒過多久便神采奕奕,因此覺得這門功法很是神奇。

    “村長,你教他的好像是最為普通的導引功對吧?”藥師目光閃動,等到秦牧走遠這才低聲道。

    “沒錯,是導引功。”

    村長沒有否認,道︰“四大靈體各有各的功法,青龍靈體修煉青龍之氣,白虎靈體修煉白虎之氣,朱雀靈體修煉朱雀之氣,玄武靈體修煉玄武之氣,但是牧兒體內並沒有這四種屬性的元氣,所以無法修煉四大靈體的功法。我們的功法,他都煉不成。所以我只能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灕江五老


    這個聲音突然傳來,中氣十足,明明是從遠處傳來,但卻仿佛在他們耳邊響起一般,震得已經變成麋鹿的秦牧耳朵嗡嗡作響。

    他循聲看去,遠處的懸崖上站著幾個人影,從山麓到懸崖,約有六七里地的路程,秦牧已經看不太清面孔,但能夠將聲音傳得這麼遠,還如此清晰,應該不是普通人。

    司婆婆挎著籃子,笑道︰“天魔?什麼天魔?老身只不過是江邊的普通人,這小鹿也是尋常的鹿,是老身養大的……”

    “牧兒,跑!”

    秦牧听到司婆婆的聲音,心中一怔,想要說話卻說不出聲。他不想走,擔心司婆婆遇到危險。

    “江邊的普通人?中氣這麼足,能將聲音清晰的傳到我們耳中,普通的老太婆是做不到的。”

    那山崖上,一個年老卻又洪亮的聲音冷笑道︰“而且,天魔造化功我灕江五老是斷然不會認錯的。剝皮制衣,千變萬化,這麼歹毒的手法都被我們看在眼里,你還想狡辯?”

    山崖上另一個老者沉聲道︰“天魔造化功將人變成牛羊,拉到市場上宰殺販賣,這種事情你們沒有少做吧?我們正教許多前輩,甚至被你們這些魔頭變成了牛羊,一輩子耕地吃草!你的手法,騙不了我們!”

    又有一位老者聲音帶著悲憫︰“鹿也是一條生命,就這樣被你將它的皮和靈魂都煉成了邪物,不誅殺你,還不知道要有多少生命葬送你手,不殺你殺誰?”

    司婆婆在被變成鹿的秦牧眉心捻了捻,抽出一根銀針,低聲道︰“這幾個老雜毛奈何不得婆婆,但是你在身邊婆婆便還要分心照顧你。快跑,跑回村子!”

    秦牧不再遲疑,立刻轉身飛奔,他被變成了鹿,本以為會行動不便,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小不點兒,死


    “難道她是用這道細線操控這口劍?只是這麼細的線,她是如何做到讓劍轉向的?”

    秦牧來不及想出其中的奧妙,立刻飛奔而去,只听咄的一聲,那口劍與他擦身而過,刺入一株大樹之中,深入樹身。

    那口劍仿佛活物般,在樹身中跳動兩下,沒能從樹身中拔出,隨即那女子飄然而至,縴細手掌握住劍柄,將寶劍從樹身中抽出,懊惱道︰“我的白虎真元還是不夠強,無法做到如臂使指……”

    “晴師妹,你能夠以真元化作細絲,御劍殺敵,已經很了不起了。”

    與她一起踏波而行的那個男子來到她身邊,柔聲笑道︰“你欠缺的並非是修為,而是火候,這次師父帶著我們來到大墟歷練,便是讓我們補上這個弱點。以往我們自顧自修煉,缺乏實戰,而現在這個小魔崽子就是我們的實戰機會,你很快便可以掌握以氣御劍。”

    另外三個少年趕至,其中一位少年笑道︰“這小魔崽子變化成鹿,鹿本來便十分敏捷,所以能夠躲過師姐的御劍。”

    那位晴師姐精神大震,繼續御劍向秦牧刺去,嬌笑道︰“曲師兄,你先不要出手,留下這小魔崽子給師妹練練劍。”

    曲師兄便是與她一起踏波而行的年輕男子,聞言點頭,笑道︰“三位師弟,咱們一起欣賞晴師妹的劍法如何。”

    秦牧全力躲避背後飛來的劍光,心中不解︰“以氣御劍?難道那女子手中的絲線不是真正的絲線,而是她的元氣?元氣可以做到這種程度,操控寶劍?我能不能做到?”

    他跟隨屠夫學習殺豬刀,屠夫只教他雙手控刀,卻從未教他用元氣控刀,他對這方面一無所知。

    看到那位晴師姐以氣御劍,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靈胎壁


    魔猿暴怒,縱身跳起向秦牧追去,奔跑幾步,怎奈身體太重,速度遠不如秦牧,這頭魔猿惱怒至極,探手拔起一株株大樹,手順著樹身一捋,樹枝樹葉都被捋得一干二淨,如同一根粗大無比的長矛,被那魔猿抖手射出!

    “小不點兒,死!”

    這一擊力量十足,霸道十足,速度驚人,但就是準頭有些不足,距離秦牧十多丈處激射而過。

    魔猿更加暴怒,又捋了一株大樹,想要再來一擊,怎奈秦牧已經跑遠,恨得搥胸不已。

    曲師兄低聲道:“那個小魔崽子的修為實力遠不如我們,他的傷勢一定比我更重,走不了多遠。”

    他強行起身,卻悶哼一聲,他的胸口實在太痛,只怕肋骨被魔猿拍裂了不少根,不過連秦牧這樣的小魔崽子都能扛得住魔猿的暴擊,自己自然也能堅持。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秦牧不是修為弱,他的修為絲毫也不弱,只是因為元氣沒有屬性,威力發揮不出來而已。

    倘若真的論修為,秦牧年紀雖小,但修為比他們任何一人都不弱,包括曲師兄!

    五人繞過魔猿的領地,再次尋到秦牧的踪跡,確實如曲師兄所說,秦牧被魔猿所傷,傷勢也是很重,逃出魔猿領地之後,他的速度便不得不放慢下來,給了他們追上秦牧的機會。

    但隨著他們繼續追擊,卻發現秦牧的速度在不斷提升之中,似乎他的傷勢也在不斷的複原。

    “這個小魔崽子,一定有治傷的良藥!”

    五人心中微沉,曲師兄也已經服下自己師門的傷藥,但是效果卻沒有秦牧的“傷藥”那麼好,看秦牧速度提升的幅度,秦牧的傷勢肯定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這種傷藥,讓五人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婆婆的皮囊


    “婆婆曾經說過,如果在大墟中迷了路,無法在天黑前返回村子的話,那也不要慌。”

    秦牧定了定神,心道︰“大墟中有很多遺跡,那些遺跡多有神異之處,往遺跡里躲說不定還能活命。遺跡能否救命,要看兩點。一,是否有與村子里的石像類似的石像,二,遺跡中是否有大量的異獸。這些異獸通靈,知道哪里可以躲避黑暗……”

    大墟中的遺跡不少,剛才奔逃途中秦牧便看到一些城郭和村落的遺址,殘垣斷壁,很是古老,只是無暇停下查看是否有石像。

    夕陽已經有一半沒在山下,突然,天地間一片寂靜,寂靜得令人發狂。

    接著呼啦啦的聲音傳來,秦牧抬頭,只見半空中一只只大鳥呼嘯而過,黑壓壓遮住天空。然後大地震動,樹林倒伏,一只只異獸不知從何處鑽出,撒腿狂奔。

    秦牧甚至看到一片湖泊之中水聲響起,幾條數丈長短的赤紅大魚竟然跳出水面,以鰭為腿,在地面上狂奔!

    秦牧有些迷茫,在地上飛奔的魚,這還是魚嗎?

    “這些異獸都是跑向同一個方向,那里一定可以躲避黑暗!”

    他精神大振,跟著這些異獸一起往前沖。

    天色越來越昏暗,遠處黑暗如同潮水般侵襲而來,那黑暗不同與黑夜,而像是大洪水一樣,漫過了山峰,漫過了谷地,漫過了荒野,將一切淹沒。即便秦牧不是第一次看到黑暗侵襲,但還是覺得無比震撼。

    黑暗來勢洶洶,而獸群還在迎著黑暗狂奔,秦牧遲疑一下,獸群奔跑的方向就是黑暗來的方向,前方是否真的有安全之地可以躲避黑暗侵襲?

    萬一沒有,豈不是要死無葬身之地?

    “不管了,黑暗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紅粉骷髏


    “前面果然有一處遺跡!”

    秦牧跟隨獸群狂奔,突然看到前方地勢矮了下來,出現一道峽谷,峽谷之中竟然還保存著許多古老的建築,一座座宮殿錯落,還有寬大的廣場,巍峨的高樓。

    而在這片遺跡的前方,卻是一座高聳的門戶,連接峽谷兩端,粗大的華表柱龍盤其上。

    獸群正是向這座門戶沖來,沖入遺跡之中。

    “黑暗過來了!”

    秦牧抬頭,頭皮不禁發麻,只見黑暗像是墨汁一般從峽谷上方順著峭壁流下,向峽谷灌去!

    這黑暗,將很快來到遺跡的門戶,將門戶淹沒!

    獸群更加狂暴,瘋狂向那座門戶沖去,獸群變得很是凶險,異獸沖撞,踩踏,一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

    但是現在根本顧不得這些,不能在黑暗到來之前沖入遺跡,死得更慘!

    秦牧瘋狂向前沖,猛地抓住一頭巨獸的尾巴,那頭巨獸極為雄壯,如同一座飛速移動的黑山,所過之處將一頭頭異獸撞飛,踩扁。

    而落在這頭巨獸後面的異獸竟也紛紛躍起,也抓住巨獸尾巴,讓這頭巨獸帶著它們往遺跡中沖。

    秦牧低頭,只見自己身下一頭頭平日里凶神惡煞的異獸此刻戰戰兢兢,死死的抓住巨獸尾巴,不敢動彈。他回頭看去,只見追殺他的曲師兄、晴師姐等五人也在瘋狂向遺跡趕去,距離自己並不遠。

    終于,在黑暗將遺跡門戶淹沒之前,巨獸沖入那座巨大的門戶中,同時黑暗如墨淹沒門戶。

    曲師兄、晴師姐等人呼嘯沖來,不過只有曲師兄和晴師姐和另一個少年在黑暗淹沒門戶之前沖入門戶之中,其他兩個少年,其中一個晚了一步,只有一條手臂伸入門戶,另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