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減稅超萬億 中國要和美國幹一場?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重磅!減稅超萬億 中國要和美國幹一場?

重磅!減稅超萬億 中國要和美國幹一場?

來源: 占豪/日期: 2018-03-11

  3月7日,有則重磅消息:中國將大幅降稅,今年總規模或超萬億!
  如此大規模降稅,不禁讓人想起前不久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大幅降稅政策。那麽,中美降稅有什麽本質不同?中國是在跟進美國降稅嗎?是爲了經濟發展和美國打一場“稅收”大戰嗎?中美的降稅政策,到底孰優孰劣呢?
  在兩會記者會上,財政部部長肖捷就“財稅改革和財政工作”相關問題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中國今年要加大對中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進行大幅度減稅。他表示,根據測算,全年減稅將超過8000億元。同時今年還要進一步清理規範政府性基金、行政事業收費和經營服務性收費等,預計全年還能減負3000多億元,兩者合計就超過了1.1萬億。
  另外,從2013年到2017年這5年,中國個人所得稅總額從6531億增長到11966億,5年增長了5435億元。5年增長率分別爲12.2%、12.9%、16.8%、17.1%、18.6%,增速呈現不斷加快趨勢。可以看出,中國個人收入在過去5年是快速增長的,而個人所得稅增速不斷加快也說明中國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太低了。在剛剛的國務院工作報告中,已明確表示要提高個稅起征點。筆者認爲,個稅至少應該把增量調整下來,這就2000多億。如果起征點能提高到6000元甚至更高,個稅包括預期增量甚至會降四五千億都有可能。
  除上述政策外,還有其它針對中小微企業的減稅,譬如500萬以內的設備當年抵扣等等。這些減稅措施出來後,今年中國將爲企業減輕負擔達一萬多億,此力度可謂不小。

  如果大家還記得,前不久美國降稅政策出台後,筆者曾分析過中國是否跟進的問題。筆者當時分析認爲,中國會降稅,但一定是結構性降稅,不可能像美國那樣進行普遍性降稅。中國降稅,大概率是針對新興行業、扶植行業、中小微企業及貧困地區。3月7日,財政部長肖捷的答記者問完全確認了這一點。中國減稅,除針對個人提高個稅起征點、增加抵扣及調整征稅模式外,針對企業的就是通過增值稅並檔、特殊行業降稅和針對中小微企業降稅。
  說起國家的稅收優惠,這讓人想起今年春節,父親喜歡吃羊肉,筆者前年去內蒙錫林郭勒欣賞到美景的同時也品嘗到了當地羊肉的鮮美,今年春節一家內蒙牧場賣羊肉的網店買了只全羊郵寄回了老家,結果店家開回來的發票稅率爲0。也就是說,國家對牧民的小微企業是不征稅的。由此可以看出,中國對貧困地區經濟的支持力度有多大。
  其實,國家對西部有一系列稅收優惠政策,譬如享受西部大開發政策優惠的企業,所得稅是按15%的稅率征收,去年營改增農産品的增值稅又由13%降到了11%,這就是國家針對不同行業的不同處理,扶植企業發展有效措施。企業發展了,國家稅收也就上來了。
  更爲關鍵的是,國家和企業其實是互相借力的關系。譬如,像伊利這樣的大型乳業集團,其産業特點是産業鏈長,上遊鏈接數百萬農牧民,下遊鏈接十幾億消費者,企業快速發展不但解決了乳業消費的民生問題,更幫助政府解決了牧民增收問題,當地民生得到很大改善。
  由此可以看出,國家好的政策促進了企業發展,企業又爲國家解決了老百姓的收入問題,彼此互相借力,推動國家發展,社會福利增加。

  由于伊利的股票過去兩年漲了2倍,筆者一直在關注伊利的發展。通過關注發現,近幾年通過積極探索,伊利首創包括技術聯結、金融聯結、産業聯結、風險聯結的“四個聯結”機制,有效解決了農牧民實際困難,促進了奶農的增産,帶動了整個産業鏈的大發展,這又反過來促進了伊利自己的發展。爲了給牧民提供現場指導和技術服務,伊利還成立了“奶牛學校”和“牛二代訓練營”,4年時間爲牧民提供技術、管理等方面的培訓800多場,培訓農牧民近20000人次。
  不得不說,創新在新時代的企業發展中太重要了,直接關乎到能否跟得上市場升級,伊利通過打通上下遊,充分釋放了産業鏈的活力,並實現了企業與市場需求的産業、産品大升級,這樣的發展才是符合市場規律、符合企業發展規律的發展。
  筆者之前分析過,特朗普政府推出的大幅減稅政策,瞄准的主要是企業所得稅,從35%直接降到了20%,力度之大史上之最。所得稅被大幅削減,增加的當然企業盈利。特朗普政府的其目的是,通過降稅提升企業效益,消化已經大幅上漲的股價,並以此提升美國股市對境外投資的吸引力,促使國際資本流入美國市場。
  前不久,美股一度大跌,這一方面是華爾街對美聯儲加息預期的一次情緒宣泄,另一方面也是技術上以時間換空間的操作。通過快速下跌,美股可以快速修正高估值的股市,然後以高位震蕩的方式,等待白宮降稅後對企業贏利的積極印象,從而通過企業業績提升來爲高股價提供績支撐。
  由于美國工業占GDP比例已降至20%以下,且美國創業門檻非常之高,中小微企業又比中國少得多,所以美國要想提升經濟吸引力,就得用企業高利潤形成在虛擬資本市場的估值來實現。然而,美股高企,又如何吸引呢?大幅降稅,提高企業業績就是辦法,這就是特朗普降稅吸引國際資本流入美國投資的根本邏輯所在。
  而且,由于美國企業主要是中高端産業,企業利潤的確很高,所以減所得稅對企業的利潤影響會立竿見影,非常有效,這也是特朗普上任之後美股大漲的最重要原因。
  當然,對美國政府來說,這毫無疑問是一場賭博。因爲,降稅受稅收減少、支出增加、赤字也跟著增加,若政策吸引國際資金流入不順利,沒有大量境外資本接盤美股,政府稅收不能從經濟增量中得到補充,那麽美國經濟就將遇到更大的困難。
  與美國試圖通過穩住資本市場來達到吸引國際資本的目的不同,中國注重的是實體經濟,減稅也是瞄准發展實體經濟進行操作,其目的是要通過改善投資環境來促進中小微企業的發展壯大從而提升中國經濟發展的質量,轉變經濟的發展方式,把經濟結構向更合理的方向調整,進行産業升級和供給側改革以滿足國家發展需要和老百姓的生活需要。
  19大報告中明確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爲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這個“美好生活需要”靠什麽來滿足?就是要靠發展。所以,中國政策就是圍繞發展實體經濟,圍繞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圍繞供給側改革來開展的。所謂供給側改革,放在國家層面是經濟發展的質量要進一步提升,放在企業層面就是産品的品質要進一步提升。

  作爲一個典型實例再看伊利的情況。2014年,大大到內蒙考察並視察伊利,他曾提出要“著力抓好農牧業和牧區工作”、“食品企業要生産高質量的放心産品,確保人民群衆舌尖上的安全”。而在剛剛的兩會上,當時給大大介紹情況的全國人大代表、伊利質量檢測控制中心主任李翠枝說,我非常驕傲地向大大彙報了近些年伊利一直堅持不懈地追求高品質發展,通過對産業體系的升級很大程度上促進了龍頭企業與農牧民的共贏式協作,不但提升了企業效益,也讓牧民增收了。
  全國人大代表李翠枝還表示,大到國家,小到企業,品質都是根本。中國未來經濟發展需要質量,作爲一家企業産品質量就是生命,發展經濟要讓全國老百姓都從發展中得到實惠,做牛奶就得像爲自己家人生産産品一樣,要爲消費者把好質量關。如果人人都是品質的守護者,企業生産的産品都是高品質的産品,各行各業的龍頭企業都能主動擔當、積極履責,發揮好引領帶動作用,相信美好生活會越來越近。
  這些話說得非常到位,實際上是准確表達了中國經濟現階段發展與中國企業現階段發展的共性,企業在這個階段應該抓住這種時代共性,謀求新的大發展之路。
  關于這次降稅,可能還是會讓一些大型企業不太滿意。因爲,這次結構性減稅措施,從根本上說就不是瞄准的大型企業。其實想想也是,國家的稅收要保證,因爲這是國家保證民生、引導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基本條件。中國又不像美國,靠虛擬經濟和服務業促進經濟發展,減稅當然就有先後,因爲實體經濟有轉型升級的基礎性要求。
  現階段,中國正在進行經濟結構轉型、産業升級和供給側改革,顯然此時中國最需要的就是要通過創新來推進這幾大目標。而創新對經濟的刺激,一定是科技行業、新興産業、中小微企業,針對區域發展不平衡,一定是針對特定區域進行減稅。如此一來,局部減稅規模就會很大。一方面要保證稅收,另一方面局部又要有力度減稅,國家又怎麽可能給那些大型傳統行業大幅度降稅呢?
  那麽,是不是中國的所得稅就沒有調整空間呢?在筆者看來,其實也並非如此,事實上這要看未來中國宏觀經濟發展情況和未來中國稅收結構。若未來隨著宏觀經濟轉型升級,隨著供給側改革順利推進,企業利潤大幅增加,所得稅也大幅增幅的情況下,國家就可能爲了更快更好地發展,重新審視企業所得稅,並考慮調整稅率。但是,在現階段,筆者認爲中國政府不可能廣泛降低正常的企業所得稅。
  雖然所得稅不降,但爲了發展實體經濟,中國卻在增值稅稅率上進行了調整,通過三檔並爲兩檔,重點降低了制造業和交通運輸等行業的稅率。而且,考慮到新的抵扣政策,實際上一些傳統行業的稅負也得到了相應降低。由此可以看出,依然是結構性調整。
  那麽,不禁要問,中國這次大幅降稅是在跟進美國嗎?是爲了經濟競爭和美國打一場“稅收”大戰嗎?中美的降稅政策到底孰優孰劣呢?
  在筆者看來,中國這次大幅降稅主要還是按照自己的節奏推進的。過去數年,中國一直在進行稅收改革,一方面大力推進營改增,另一方面就是根據中國實體經濟發展需要進行稅收的結構性調整。所以,中國降稅本身有自己非常明確的節奏,無論美國是否降稅,中國的稅改都會持續推進。當然,由于美國大幅降稅,世界經濟環境出現了重大變量,中國據此進行針對性的調整也很正常。
  據此,筆者認爲,中國稅改的方向是不受美國降稅影響的,是國家根據現實需要既定的。但是,中國降稅的節奏,應該對美國大幅降稅可能對世界、對中國的影響有針對性的調整。因此,中國降稅不是跟進美國降稅。不過,中國稅改進程中,針對美國降稅,中國會做出適當調整。
  至于是否會與美國打一場“稅收”大戰,筆者認爲一定程度上存在,但雙方也有較大差異。如果非要說這是“戰爭”的話,那也是間接“戰爭”。因爲,中美的經濟結構、稅收政策、投資環境差異巨大。
  中國降稅,是爲了將符合實體經濟投資的環境做好,而美國降稅更大程度上是爲了吸引國際資金流入美國資本市場高位接盤。中國是要做好實體經濟投資環境,通過提升企業的成長速度來吸引國際資本流入投資;美國則不同,美國是要通過降稅提升企業的利潤從而提升資本市場的競爭力以吸引資本。這種差異,決定了中美降稅模式不同,吸引國際資本的賣點也完全不同。
  那麽,中美降稅到底孰優孰劣呢?
  在筆者看來,美國降稅的確力度很大,但更像一場賭博。如果美國政府不大幅降稅,未來企業利潤增長陷入停滯或下跌,那麽美股就難以維持高位,股價下跌就會影響美國的資産負債表,並最終影響美國經濟發展。
  但是,降稅就能解決美國的經濟發展問題嗎?筆者認爲並非如此,因爲如果這次降稅吸引國際資本流入美國的情況依然像之前那樣不如預期,美國還能拿出什麽特別有效手段來維持美國高股價呢?
  當然,美國在未來一兩年完成加息周期後進入降息周期,這將會是另一個支撐,只是到那時美國就一定能讓美國經濟發展達到理想狀態嗎?同樣也非常之難!
  所以,美國的政策更多的是利用自己的實力,盡量想辦法從全世界範圍內刮油水,這個刮得滿足美國經濟增長的需要難度太大了。所以,雖然美國政策也有針對性,但並不算什麽真正的、能讓美國經濟煥發青春的政策,而且還有系統性風險。
  中國政策與美國相比有很大不同,中國是針對自己實體經濟設計的稅收政策,其目標是推動實體經濟發展,經濟增長是內生的。譬如,2017年GDP增長目標本來定的6.5%,但實際上卻增長了6.9%,這說明,中國經濟增速實際上2017年是超過原來預期的。
  接下來,中國的系列稅收政策改革後,對宏觀經濟的推進將會更好,那麽未來中國宏觀經濟將會走得更好。中國經濟的內生性是美國經濟無法比擬的,與此同時中國與美國通過“美國優先”刮他國油水不同,中國給其它國家提供的都是基于中國經濟的優勢、世界經濟的痛點和相關國家的需要,進行的平等互利共贏的合作,這種合作比美國的“美國優先”將更具持續性,更加受國際社會歡迎。相比與“美國優先”配套的美國降稅,中國的降稅更具針對性、系統性、節奏性,更能推動實體經濟可持續增長。
  美國的降稅是賭博,中國的降稅是有計劃地推進實體經濟可持續發展,孰優孰劣其實現在已經可以看出端倪。當然,要從“賬面上”真正分出高下,還需要大家等上三五年再看。到那時,看看到底是中國經濟狀況更好,還是美國經濟更優,一比較就清楚明了了。
  中美,毫無疑問是戰略對手,雖然中國並不希望與美國成爲對手,但現實如此,美國對中國的定位也是如此。不過,中美同時也可以作爲合作夥伴,因爲合則兩利鬥則兩傷,中美共同利益太大了。
  未來,中美依然是博弈與合作同行,競爭與協作並進!大戲,在未來兩三年將更激烈、更精彩!而且並不局限于經濟領域,是全方位的競爭,請拭目以待!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