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盜 作者:石章魚(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替天行盜 作者:石章魚(連載中)

替天行盜 作者:石章魚(連載中)

【內容簡介】

風本無形,我欲獵風!九州笑傲,替天行盜!

他風華正茂,她國色天香,

他本該書生意氣,揮斥方遒,她本該巧笑倩兮,葬花弄月。然生於亂世,國恨家仇,山河破碎,列強割據,先祖蒙羞。於是他丟掉了詩書,她拿起了刀槍,護龍脈,探九幽,奪天棺,戰妖星。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其他作品】

《醫道官途》、《三宮六院七十二妃II》、《食色天下》、《三宮六院七十二妃》、《醫冠禽獸》、《醫統江山》、《鬥無不勝》、《極品龍套》

TOP

第一章 【盜金符】(上)


  「上帝說有光,於是就有了光……」

  羅獵一本正經的話還沒有說完,衛生署長夫人就嬌滴滴地打斷了他︰「羅牧師,你知道的,我來找你並不是為了要什麼光,人家只是想要一個孩子。」

  羅獵笑了起來,英俊面孔頓時變得生動而明朗,同時又顯得莫測高深。

  署長夫人潔白如玉的雙頰居然泛起了兩抹懷春少女般的嫣紅,心跳也因為這年輕牧師的笑容而突然加速起來。咬了咬熟透櫻桃般潤澤的雙脣道︰「上帝能滿足我的心願嗎?」

  羅獵點了點頭,目光落在辦公桌上春蔥般的一雙纖手之上,然後毫不猶豫地將這雙手握在掌心,一臉神聖和正義地說道︰「只要你相信主,任何願望都可以實現。」

  署長夫人非但沒有責怪這廝的唐突,聲音變得越發軟糯酥甜︰「如果他不肯幫我怎麼辦?」一雙鳳目已經變得水汪汪的,柔情萬種地落在年輕牧師的臉上,彷彿一隻獵犬鎖定了她的獵物。

  羅獵此刻的表情高冷禁慾,一雙大手卻明顯增加了握力,而且分明在將那雙白嫩的小手向自己的懷中牽引過來,聲音帶著深沉的磁性︰「別忘了我是上帝的使徒,就算他不肯幫你,不是還有我嘛。」

  署長夫人激動的聲音都微微顫抖了起來︰「那就替上帝賜福於我好不好……」

  蓬!辦公室的房門被重重衝撞了一下,因為房門是從裡面反鎖的,所以一下沒有撞開,卻驚得裡面正在靠近的兩個人匆匆分開,署長夫人嚇得花容失色,慌忙站起身整理自己的妝容,妝容精緻,不見絲毫的凌亂,只是一顆心卻已經紛亂如麻。

  羅獵的反應比她來得更加迅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盜金符】(下)


  瞎子一屁股重重坐在了沙發上,原本興奮發紅的大圓臉瞬間變得煞白。穆三爺可不是小有名氣,他是法租界的風雲人物,不但中國人買賬,就連法國人見了他也要笑臉相迎,算得上黑白通吃,在黃浦手眼通天,這照片既然是他乾女兒的,就證明這錢包的主人很可能和穆三爺有關,若是惹惱了穆三爺,只怕他將整個租界掘地三尺也要將偷盜者找出來。

  「你是說……穆三壽……」瞎子的聲音有些顫抖了。

  羅獵點了點頭。

  「你怎麼會認得?單靠一張照片?」瞎子馬上又想到羅獵很可能是在惡作劇,故意恐嚇自己,也是這小子慣用的手法。

  羅獵抓起桌上的浦江日報向他扔了過去︰「睜大你的小眼仔細看看,最近一週的報紙,頭版頭條全都是穆三爺力捧葉青虹的文章,大都附有照片,除非是瞎子,誰會認不出來?」

  瞎子哭喪著臉,撿起地上的報紙,一眼就看到頭版的照片,報紙上的葉青虹美麗妖嬈,楚楚動人,比起照片上更顯嫵媚更有風韻,可瞎子卻不敢想入非非了。

  羅獵道︰「不過你不用害怕,錢包裡沒多少錢,也沒什麼重要東西,這樣的小事應該不會驚動穆三爺。」他拍了拍瞎子寬厚的肩膀︰「放心吧,躲上兩天就會風平浪靜。」

  瞎子的表情非但沒有因為羅獵的這句安慰而平復,反而愈發惶恐了。

  羅獵超人一等的洞察力馬上發現了其中的問題,他皺起眉頭︰「怎麼?是不是還有事情瞞著我?」

  瞎子堅定地搖了搖頭,可閃爍的眼神卻騙不了人。

  羅獵起身向他走了過去,一把薅住了他的衣領。落手處感覺有些堅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風波動】(上)


  穆三壽的臉色突然又沉了下來,冷冷道︰「大清都亡了,哪來的奴才?李德勝,你還當自己是公公呢?」

  這白白胖胖的中年人過去曾經是皇宮裡的太監,滿清覆滅之後,留了一部分太監在宮裡,多半太監被遣散出宮自謀生路,李德勝就是其中的一員,李德勝苦著臉道︰「無論什麼時候,在三爺面前,小的都是奴才。」

  穆三壽有些厭煩地擺了擺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還有事!」

  「三爺,小的在城隍廟被人給偷了。」

  「報警啊!法租界的巡捕效率還算過得去。」

  「錢倒還在其次,小的把王爺生前委託我交給格格的信物給丟了。」

  穆三壽緩緩轉過頭去,目光如同兩道利劍看得李德勝心底發寒,膽怯地垂下頭去。

  「過去怎麼沒聽你說過?」

  「因為也不是什麼要緊事,所以奴才一時疏忽給忘了,剛剛才知道格格從法國回來了,所以才急著去見,沒成想中途在城隍廟遇到了騙子,奴才一時不察就被人設計了……」

  穆三壽指了指李德勝的右手,示意他抬起手來。

  李德勝將手剛一抬起,穆三壽就將灼熱的白銅煙鍋子扣在他的掌心之上,痛得李德勝白胖的面龐扭曲變形,額頭黃豆大小的冷汗簌簌而落,可是他懾於穆三壽的威勢卻不敢發出一絲的聲音,手掌痛得抽筋,也不敢躲開。

  直到聞到那股刺鼻的焦臭味道,穆三壽方才熄滅了煙鍋子,就手在桌面上重重磕了磕,站起身來,伸出右手被煙燻得焦黃的兩根手指︰「兩件事,一,永遠不要提起她的身份,二,滾出黃浦,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別讓我再看見你!」

  夜雨瀟瀟,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風波動】(下)


  羅獵的目光追逐著穆三爺他們進入了包廂,無意中卻發現居然有人和自己一樣關注著他們。

  青年軍官的目光冷酷而淡漠,循著他的視線可以判斷出他的目標就是贛北督軍任忠昌,現場歡聲雷動,卻是葉青虹在一群美貌伴舞的簇擁下登臺了。十二名伴舞身穿白色水手服,在節奏鮮明而歡快的舞曲聲中來到舞臺之上,一位身穿火紅色長裙的美麗女郎踩著輕盈的舞步,如同一團火焰一般出現在現場,縱然在一群美貌伴舞的映襯下,依然卓爾不群,脫穎而出。她跳得是新近流行於美國的踢踏舞,舞姿狂野,節奏明快。

  葉青虹膚白如雪,她的相貌有別於傳統的東方美女,眼窩稍稍有些凹陷,鼻樑挺直,嘴巴也不是傳統美的櫻桃小口,面部輪廓缺少東方女性特有的柔潤,卻多出了歐美女性獨特的立體感,眉形絕佳,未經修飾,鋒利如劍,雙目也不是純粹的黑色,仔細看隱約有些發藍,這並不奇怪,葉青虹本來就是混血,她的母親是法國人。

  從體態上也能夠看出她的特別,身高達到了一米七五,腰身纖細,雙腿修長,葉青虹的美屬於離經叛道的那種,美得高調而張揚,狂野而不羈,換成大清覆滅之前,這樣的女孩十有八九會被別人當成怪物一樣看待,眉目如畫,嬌小玲瓏,小家碧玉,她沒有一樣能夠捱得上,尤其是那雙踩著明快節奏的天足,以傳統的眼光來看稍嫌大了一些,雖然清亡後已經命令禁止纏足,可世俗的審美觀也非一日能夠扭轉。

  然而這裡是黃浦,又是法租界,歐美各色人物不斷湧入的同時,也帶來了符合國際潮流的時尚和審美,這也是葉青虹能夠在短時間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葉青虹】(上)


  四名士官在槍口的威逼下,一個個無奈地將槍口落下,大帥的仇要報,可是他們的性命更加重要,這裡是黃浦,他們不得不考慮其他的因素。

  穆三爺向陸威霖道︰「年輕人,放開我乾女兒,我讓你活著離開藍磨坊。」活著離開藍磨坊是交換條件,只要沒有離開租界,沒有離開黃浦,穆三爺想要找到一個人還不容易。

  陸威霖脣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他將槍口繞到葉青虹的頸下,然後卻又突然改變槍口的方向,蓬!蓬!蓬!蓬!連續四槍,竟然將任忠昌的四名士官全都擊斃當場,槍槍爆頭,無一例外。

  身為旁觀者的羅獵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既歎服於陸威霖精準的槍法,又感嘆他的冷血殘酷。

  穆三爺的八名手下舉起槍同時瞄準了陸威霖,穆三爺的目光在地上橫七豎八的四具屍體掃了一下,仍然處變不驚道︰「你走!人給我留下!」

  陸威霖寸步不讓道︰「讓你的司機把汽車發動好,開到後門等我!」然後又道︰「把槍全都給我扔到地上!」

  穆三爺使了個眼色,八名手下猶豫了一下,仍然將槍扔到了地上。

  陸威霖抓著葉青虹道︰「勞煩葉小姐送我一趟。」

  葉青虹的臉色有些發白,不過她的目光仍然鎮定,在這樣的狀況下能夠保持鎮定沒有癱倒在地已經很不容易了,她輕聲道︰「我不知道你是誰,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會後悔!」

  陸威霖用槍口重重抵住她的下頜︰「走!」

  葉青虹向舞臺的一側使了個眼色,此時一道強光照射向他們兩人,卻是燈光師用聚光燈投射到他們的身上,強烈的光線讓陸威霖的視力出現了短暫失明。葉青虹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葉青虹】(下)


  葉青虹停好了車,早有人撐著雨傘跑了過來,拉開車門為她擋風遮雨。

  葉青虹伸手接過雨傘,本想去迎接羅獵,卻看到羅獵已經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快步來到別墅的大門前。

  葉青虹跟著走了過去,已經換上了一身黑色的西服套裝的她顯得格外幹練。

  手下人在她面前畢恭畢敬,低著頭,不敢正眼看她。羅獵也沒有看她,借著這次機會正欣賞著別墅精美的裝飾。

  葉青虹快走了幾步,修長的美腿,步幅絲毫不遜色於男子,走路的架勢也是英氣十足,少了幾分舞臺上的婀娜卻多出了幾分矯健。很快就超過了羅獵,自然而然地充當了引路人的角色,輕聲道︰「這座房子將近有二十年曆史了,從設計到施工全都由意大利工匠完成。」

  羅獵點了點頭,進入富麗堂皇的大廳,目光首先就被巨大的水晶吊燈所吸引︰「應該花了不少錢吧?」

  葉青虹淡淡笑了笑︰「摺合成銀元,大概二十萬。」

  羅獵為之咋舌,如此富麗堂皇的建築他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身臨其中。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當今時代的貧富差距已經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

  葉青虹簡單做了一番介紹,這棟別墅共有大小廳室三十二間,樓體內通道雖然迂迴,可是上下貫通,房廳、客堂都是用中式裝飾,室內的彩繪壁畫也都來自於歐洲名家,門窗拉手全都用紫銅開模製作,空鑄梅花窗欄,可以說這裡每一個部件,每一個細節都接近完美。

  羅獵笑道︰「住在這樣一座小樓裡做夢都會笑醒吧?」

  葉青虹卻搖了搖頭︰「這裡曾經死過人,鬧過鬼!」

  羅獵內心咯 了一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軟硬手】(上)


  穆三壽背朝教堂的大門坐著,右手端著旱菸,和瞎子臉對著臉,只不過瞎子的臉是倒著的。瞎子的背後不遠處就是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受難像,如果可以選擇,瞎子寧願跟耶穌換個位置,畢竟人家是頭朝上站著受難的。

  瞎子的視線被穆三壽擋著,他並沒有第一時間看到羅獵和葉青虹並肩走入了教堂。

  穆三壽雖然聽到了腳步聲,可是他並沒有回頭,拿起一根寸許長度的鋼針刺入煙鍋兒之中,然後把頭歪向右側對著和田玉菸嘴兒用力啜了兩口,菸絲隨著他的抽吸忽明忽暗,鋼針的尖端卻在短時間內已經被燒得通紅,這根鋼針是特製的,尾端嵌入一個精工細作的黃花梨手柄,平日裡是穆三壽用來通菸嘴的工具,不過此刻他顯然又想到了別的用場。

  通紅的鋼針湊近瞎子的小眼楮,雖然還相隔一寸,瞎子卻似乎已經感覺到了燒灼的痛感,嚇得慘叫起來。

  穆三壽道︰「知不知道燒紅的鋼針刺入眼楮的後果?」

  瞎子用力閉上眼楮,周身的肥膘無一處不在顫抖。

  大門處響起羅獵鎮定的聲音道︰「小小的眼球在短時間內承受那麼多的熱量,必然從內部膨脹,然後整個炸裂開來,三爺還是離遠一些,不然很可能會被濺得滿頭滿臉,瞎了他的眼楮是小事,弄髒了您老人家的衣裳可不好。」

  穆三壽聽到這番話脣角露出諱莫如深的笑意。

  瞎子卻如同看到救星一樣睜開了雙眼,聲嘶力竭叫道︰「羅獵,救我,救我!」

  穆三壽仍然沒有回頭,看著那根鋼針迅速降溫由紅轉灰,點了點頭︰「你說得對!這麼骯髒的事情,我是不該親自動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軟硬手】(下)


  穆三壽道︰「各門各派都有什麼人物,我心中清清楚楚,但凡在法租界討生活的,都要先跟我打聲招呼,也都要給我幾分面子,你們兩個小子是無知者無畏呢?還根本就是奶奶不疼姥姥不愛的孤魂野鬼?」

  羅獵道︰「三爺明鑑,我們跟任何勢力都沒有關係。」

  「那就是說,我不用給任何人面子!」穆三壽的聲音陡然變得嚴厲起來。

  羅獵道︰「在法租界,乃至在整個黃浦,三爺的確不用給任何人面子。」

  穆三壽的表情又突然緩和了下來,將螺旋塔形掛件遞給了羅獵︰「小子,說說它的來歷,興許我會對你們網開一面!」

  羅獵已經知道今晚如果不露出一些真才實學,恐怕很難過穆三壽的這一關,穆三壽應當不僅僅是為了討回東西那麼簡單,以他的身份也沒必要親自前來報復,事到如今,也只好賭上一把了,羅獵道︰「如果我沒看錯,這東西應該是個鑰匙,上面沿著螺旋的走向刻了一些文字,我用放大鏡看過,是滿文,鐫刻的內容是《道德經》裡面的一段。」

  穆三壽的目光已經失去了剛才的凜冽殺氣,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非但有著一流的飛刀射術,還擁有著細膩的觀察力和淵博的知識,更為難得的是他擁有著和自身年齡並不相符的沉穩和鎮定,同時還擁有一顆智慧出眾的頭腦。

  葉青虹此時也悄然來到了他們的身邊,穆三壽道︰「既然知道這東西如此重要,又知道失主跟我有些關係,為何還敢下手?」這句話卻不是向羅獵問的。

  瞎子也不敢裝聾作啞,嘆了口氣道︰「三爺,是我有眼無珠,本以為那個白胖子是頭肥羊,哪知道他有您老這座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闖關東】(上)


  羅獵內心劇震,穆三壽果然老謀深算,竟然查到了和自己相關的那麼多的事情,還利用福音小學的那些孩子的性命作威脅,實在是夠卑鄙,可如果不是如此,又怎能逼迫自己輕易就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跟這位成名已久的江湖梟雄打交道如履薄冰步步驚心。

  穆三壽向大門外走去,來到大門前停頓了一下,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事情︰「對了,小胖子,我會讓人把你外婆接過去好生伺候著,你不用擔心。」

  瞎子大叫道︰「你別傷害她老人家……」瞎子只有這個親人,五年前他背著半身不遂的外婆一路逃難來到黃浦,想不到穆三壽連這點底都查得清清楚楚。

  穆三壽哈哈大笑,根本不理會瞎子的大叫,拉開教堂的大門揚長而去。

  羅獵在穆三壽離去之後,方才走過去將瞎子放下,瞎子麻痺的手足剛一恢復自如,就猶如一頭暴怒的河馬一樣衝向葉青虹,張開大嘴怒吼道︰「你們怎麼對付我們都可以,絕不可以傷害我外婆!」

  寒光一閃,葉青虹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柄輕薄鋒利的匕首,抵住瞎子的下頜,迫使瞎子不得不用腳尖來承受一身贅肉的重量。葉青虹冷冷道︰「你給我記住兩件事,第一,不要再衝著我大吼,你有口臭知不知道?第二,不要再盯著我看!我最討厭別人色迷迷的樣子。」

  羅獵道︰「只有沒自信的女人才害怕別人盯著自己看吧?」

  葉青虹霍然轉過俏臉,美眸寒光閃爍,死死盯住了羅獵。

  羅獵道︰「想讓別人為自己賣命,最好還是禮貌一些,能夠合作共贏當然最好,可若是當真翻了臉,拼個魚死網破,葉小姐覺得能有幾分把握活著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