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鎮星河 作者:開荒(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刀鎮星河 作者:開荒(連載中)

刀鎮星河 作者:開荒(連載中)

【內容簡介】

三年之後,戰死廣林山的上官玄昊,以應試弟子張信的身份,再次踏入了日月玄宗的天柱山別院,開始了他刀戡日月,劍削星河之路!

【其他作品】

《怒蕩千軍》、《八荒誅魔錄》、《君臨》、《神煌》、《劍動山河》、《紈絝邪皇》

TOP

第一章 重歸日月


    廣林山巔,天雷已息,狂風漸平。

    在三千丈高空中,上官玄昊渾身染血,整個人已掛在了一桿巨大的黑色長槍上。

    ——這槍是何等之巨大?只是前面的一小截槍尖,就將他的胸腹完全貫穿,也令他徹底失去了所有的氣力。

    可此時的上官玄昊,卻並未去注目身前那取去了他性命的八臂邪魔,而是艱難的轉頭回望身後。

    那赫然是一個有著龍姿鳳表般容貌的男子,眉心間一點紅痕似如刀刻,氣質風流倜儻,卓爾不群。

    上官玄昊口中不禁一口黑血吐出,隨即苦笑。

    “剛才我就想到,這些妖邪,必定是有著內應在配合。可我沒想到,這個人會是你。”

    “你沒想到的還有很多。”

    那男子神色平靜,看向上官玄昊的目光裡,則滿含著憐憫與譏誚:“這幾年來,你是何等的春風得意?只怕不會想到自己,會是這樣的下場吧?”

    “可是為何?”

    上官玄昊有些無奈的問:“出賣同門,勾結邪魔,此乃大逆!”

    “大逆麼?玄昊你說錯了!今日勾結邪魔,背叛師門者,並非是我,而正是你上官玄昊。”

    年輕男子搖著頭,唇角冷挑:“至於為何?可還記得五年前,我對你說的那番話?”

    上官玄昊不由微微皺眉,似是陷入回思。

    而此時那年輕男子,已再次出言:“當日我曾有言,你從我這里奪走的一切,我遲早有一日會奪取回來!無論名聲也好,地位也罷,當然還有你我二人最重要的一件珍寶。那時我發誓,哪怕是身落地獄,也必要令你上官玄昊死無葬身之地,並且身敗名裂,永世不得翻身。而時隔五年後,我終於做到…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罪人玄昊


    足足半刻之後,體力恢復過來的張信,依舊還躺在地上。不同的是之前他是為恢復體力,可現在卻是為努力平復自己身下的異狀。

    而此時那'若兒',已換回貓女的形象,正略含好奇的說著:“主人,那個人剛才對你用的,也不知到底是什麼東西?若兒感覺好厲害,居然能修復腦電波,可惜沒法掃描成分。主人有機會的話,可以蒐集一兩滴。以後帶回地球,聯邦科學院一定會有獎勵的。”

    “那是'靈仙露',很貴的一種靈物,日月玄宗內只有真傳弟子,才有供應——”

    張信隨口答著,可正當他為若兒解釋到此處時,卻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捅了捅。

    張信愕然偏過頭,只見有一位青色袍服,面如圓盤的肥胖少年,正以手駐劍,笑嘻嘻的立在一旁,

    “張兄!本人王封,奉監試官諭令,引張兄前往演武台,”

    張信聞言,急忙爬起。其實他認得路的,那演武場就在山門之後不遠,是天柱山別院專為武試而設,

    可問題是他現在的身份,從未來過天柱山,他實無必要表現出自己的異於常人處。

    亦步亦趨的跟在王封身後,張信與之一前一後的進入到了山門內,又穿越過了一條彷彿斧劈而成的峽道。

    隨後當張信走出峽口時,卻是不自禁的瞇起了眼,目中微澤閃現。

    這是一片在山頂處開闢來的平地,廣達二十餘里。一眼望去,可見各處都是高大巍峨,美輪美奐的樓宇高台。

    更使人震驚的,則是那上空處,還有四十餘個小型空島漂浮。仰頭上望,更可見有數百光影,正從空島之中出入著。

    換成常人,此時必有眼前換了一片世界之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再會靈兒


    “不過也無需太擔憂他們的,過些日子,巡山堂的秦副首座,就要出關了。有這位的法眼觀照,玄昊黨的那些混蛋必定無所遁形!也就只能再囂張這段時日。”

    二人邊走邊說,只片刻之後,就已到了演武場內。這里長寬四里,裡面有著近一百座比武台。而之前那數千少年,早就已在旁邊搭好的涼棚裡休息等候。

    “其實這次山門試,還有一位與你一樣,是出身廣林山。那是個女孩,居說還長得特別漂亮,身材極好。”

    “同樣出身廣林?可是叫做謝靈兒?”

    張信腦海之內,同時浮現出一個小女孩的身影。最初他被日月玄宗救'助'後的半年,時常昏迷不醒。那時在照顧他的,就是一位名叫謝靈兒的女孩,

    可既然是'特別漂亮,身材極好',那應該不是,他記憶裡的那個少女,最多只能算是清秀,身材也如洗衣板似的。

    只是靈兒她要參加武試的話,也必須回天柱山不可,待會如有時間,得去好好尋尋。

    “謝靈兒?我不知,只聽別人說了這麼一句。”

    王封隨口答著,而此時他已將張信引到了一處涼棚內,隨後又指著外面一處高台道:“你比試的地方,就是這座第七十五號台,很近的。武試的規矩你應該知道,不用我說。”

    武試的規矩,張信自然知道。今日天柱山別院只錄取一千人,稱為入試弟子,有資格參加入門第二試。而這場武試則是淘汰制,所有人必須勝過三場才算合格。

    不過失敗的人,也還有機會,之後還有個敗者組。所有勝過一場之人,可仍舊捉對比鬥,直至決出最優秀的弟子人選。可這裡再輸了的話,就得再等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神劍狂刀


    “七十五號台麼?”

    皇甫誠劍眉微揚,隨後就笑了起來:“這可真巧,我也是在七十五號,不過要與張兄對上,卻要第三場之後,希望那個時候,還能與張兄你撞見,切磋一番。”

    張信豈能聽不出這句的夾槍帶棒?他卻沒怎麼在意,自顧自的整理著衣袍,又仔細查看了一番腰間的長刀'秋瀾'。

    謝靈兒卻神色糾結,她既希望張信這次能夠獲勝,留下來與她同入玄宗,又知這希望極其渺茫,擔憂張信事後傷心難過,以後也更難見面。

    最後千言萬語,只能化為一句:“信哥哥你一定小心,寧願輸了,也別把自己傷到。”

    王封也大為贊同的一頷首:“謝師妹之言在理!即便這次通不過,也還有外門。我玄宗每十年都會從外門挑選弟子入門,不是沒有機會,張信你不能把自己給毀了。”

    張信暗暗一嘆,他都懶得答話,直接走向七十五號台。當他從左面登上擂台的時候,他的對手,也從對面走了上來,

    那卻是一位年紀十四歲左右的少年,面容還算俊俏,渾身白色長袍,身負長劍,衣袂飄舞,顯得風度翩翩,可惜這位額頭上的青春痘,卻是略煞風景,破壞了這風景如畫。

    見了這位,張信頓時心情一舒。他就怕對手是十七八歲的人,這場輸給他之後連敗者組都沒得打,錯過了上進之機,

    準備時間大約是六十個呼吸,而張信對面那少年,卻是神色傲然:“你是張信?可知本座何人?”

    張信微一愣神,心想你一個十四歲的小娃娃,怎麼就敢自稱'本座'?隨後他也不解的問:“敢問兄台姓名?”

    “吾乃十絕神劍方信子,九里坡第一劍客是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意發並進


    此時在演武場的中央,李光海也在看著七十五號台上的某個身影,目光定定出神。

    這使得旁邊的副監試官王純,頗為好奇:“李師弟,你在看什麼?”

    “那邊七十五號擂台,可能是意發並進!”李光海醒過神之後,眼中就微現異色。

    王純聞言,也吃驚不已:“第二境意發並進?師弟你沒看錯?不知是哪一位?”

    意發並進,是凡人武道與靈師鬥戰的一種境界。共有第一境意在發先,第二境意發並進,第三境發在意先,還有後面的第四境極發藏意等等,說的是靈師的戰鬥意識與本能.也被稱為戰境。

    在修為相等的情況下,鬥戰境界的不同,很可能導致彼此間戰力出現十倍以上的差距,

    其中意在發先好理解,就是超越常人的層次。通常的情形下,常人打鬥都是胡亂揮拳,腦子裡不會有什麼意識。可意在發先,卻是有了相應的意識之後才發招。而意發並進,則更進一步,自身的意識與出招同時發生。這極難辦到,需要對靈術與鬥戰之法有很深的理解,甚至將各種靈術的施展與應對,化為自身的本能。

    日月玄宗五階以下的靈師有十餘萬之巨,可能做到意發並進的,十不存一。靈師只要達到了這個戰境,就可實力大增。對那些普通的同階靈師,通常都能以一戰十,甚至越階而戰。

    至於那發在意先,亦是顧名思義,發招在自身產生意識之前,有激必應,並且是最優最妥善的方法應對鬥戰。

    簡而言之就是,你還在想著怎麼出招的時候,別人的刀就已架在你的脖頸上。

    而天柱山今日的這場武試,就是為考校弟子的鬥戰天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草木黃落


    張信的第二個對手,是一位名叫高洋的青年,也同樣是用劍。然而如論劍法,這位卻還差了方信子一個層次。他同樣是勝得乾脆利落,將此人一刀而敗。

    之後張信就又開始閉目養神,直到大約三刻時間之後,又聽那七十五號台上的裁判叫到自己。而當他抬目望去時,恰見一位方面大耳,神情冷酷的少年,正背負著手肅立。而此人的視線,也正向他這邊看了過來。

    “果然是能靈能外放了!”

    張信仔細看了一眼,眼中微顯凝然之色。他剛才看似在存神修養,其實一直都保持著清醒。而此時張信雖還未能成為靈師,可基本的聽風辨器還是能做得到的。每到這位'墨宮'被呼喚上台,都有刻意留神。

    可惜的是,這人的對手,連讓他睜眼的價值都沒有。這位兩次上台,一次是十個呼吸,就將對手解決,那次是碾壓性的戰況,一點參考的價值都沒有。另一次則對手主動投降,根本不敢與之戰。

    ——能夠將靈能外放,就可算是準靈師了,戰力與凡人間,確實有了天翻地覆的區別。

    “他就是墨宮。”

    王封眼中略含艷羨,加上入門三試的時間,他入內門已有六年,可到二十一歲才成為正式的一階靈師,如今也才只二階。而他眼前這位,年紀十六多一點,就已能靈能外放,距離成為正式的靈師,只差臨門一腳了。

    這些出身匯靈班的天才,有時候真使人絕望。

    “要不還是放棄吧?養精蓄銳去打敗者組,只要再戰上兩場,就可以留下了。”

    張信聞言,卻又是一陣哈哈大笑:“我狂刀的字典,可從沒有放棄一說!”

    這位直接是袍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金風未動


    “居然還真的是意發並進!”

    三百丈外,副主考王純早就注意著此戰,此時更不禁一聲驚嘆:“這有多少年沒見了?二十歲之前,就掌握了意發並進?”

    “還不止如此!他避開那靈光斬的方法,那是金風未動而蟬先覺!”

    李光海眼眸微凝,隨後就又打開了名錄,在'張信'這兩字上面重重點了一筆。

    王純亦微一頷首:“這一戰過程太快,還無法確認。不過看情形,此子要掌握發在意先,應當不難。只可惜……”

    “是可惜他的神魂受損?”

    “那倒不是!”

    王純搖著頭:“既然他能自己恢復過來,那就說明他的傷,不是沒法修復。我只擔心接下來的兩試,他過不了。畢竟已是十八歲多,年紀不小了,”

    “留在外門也是一樣。”

    李光海並不怎麼在意:“他在戰境這方面如真有天賦,那麼傳法堂那邊,自不會錯過這位奇才。”

    王純卻是苦笑,心想那怎麼能一樣?這多半又得耽誤此子幾年。而凡人一旦過了二十五歲還不能打開靈竅,就永遠沒有成為靈師的可能。

    ——一位掌握了意發並進的一階靈師,足可以一當十。這樣的奇材,哪怕只在靈師道上只耽誤了片刻,他都覺惋惜。

    需知這戰境,比之那靈師天賦還要更難得,一位九階靈師。宗門隨隨便便就可培養出來。可一名神師法座,卻往往需在數百位,甚至上千位靈師中產生。

    “話說回來,這傢伙不是時昏時醒了將近三年麼?他是怎麼掌握的意發並進?”

    提起此事,李光海也陷入了深思:“應該是與其父有關,我查過他的資料,其父乃廣林山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墨家小姐


    “靈丹?”

    張信心想怎麼會有這麼多?他乾脆將這些包裹一一打開去看,發現裡面,共有養靈丹九瓶,蘊靈丹四瓶,升靈丹一瓶,玄元丹一瓶。

    那丹瓶大小不等,內中丹藥數量也不一,可數量確實挺多的。尤其那七粒'升靈丹',價值驚人,是許多正式靈師常用的養靈丹藥。

    此外還有與之搭配的玄元丹,能夠緩解升靈丹的藥力,使普通人也能服用,這更是罕見之物,價格還在後者之上。

    張信沉默了一陣,之後才抬頭問道:“這裡面多少是藉來的?”

    “九成吧?總之信哥你放心啦,匯靈班裡我的姐妹多,她們都家世好,手裡靈丹多。尤其那養靈丹,我們都已用不上了。”

    謝靈兒歪著腦袋,毫不在乎的解釋:“以後成為正式靈師,再還給她們就是。這些東西,山外的人很難得手,可一旦成了靈師,還是很容易的。”

    張信聞言不禁搖了搖頭,可心中卻是湧出了一陣暖意。這丫頭一下午都沒過來尋他,多半是為自己去藉這些靈丹了。

    深思了片刻,張信隨後就將那四瓶蘊靈丹與升靈丹,都塞了回去。

    養靈丹倒是可以留下,以謝靈兒現在的靈能修為,如今的確是已用不上這些了。

    謝靈兒卻氣鼓鼓的不願接,直到被張信定定的注目了許久,這才不甘不願的把那這幾個丹瓶拿了回來,可唯獨那升靈丹是例外。

    “這種丹,我也用不上,蘊靈丹就足夠我用了。升靈丹的話,等靈兒成為靈師之後再用不遲。這可是我從最好的朋友那裡借來的,還回去好沒面子的!而且信哥哥你現在,剛好也要用到。”

    “這是什麼說法?”張信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升靈玄元


    張信與謝靈兒二人抵達東院宿舍的時間不早不晚,可到了這里後,那皇甫誠卻也跟了上來。此前這人是因賽程之故而無法及時趕至,可一到他的比試結束,就又如一條尾巴似的如影隨形。

    謝靈兒明顯對其感觀甚佳,知曉皇甫誠也順利通過武試之後,亦為他歡喜。可不知為何,謝靈兒卻始終未發現這位眼裡滿蘊的嫉火,依舊是將整個嬌軀,幾乎掛在了張信的身上。

    不過此時皇甫誠看張信的目光,除了噴著火焰之外,卻也多出了幾分忌憚,對這位'狂刀'再無半點的輕視之意。

    無論如何,一位掌握著'意發並進',並且能擊敗墨宮之人,都容不得他小視。

    而最後宿舍分配的結果,是張信與皇甫誠就在隔壁,謝靈兒則是在他們對面不遠。

    這是因男女宿舍分開的緣故,若非如此,謝靈兒這次是必定也要與他做個鄰居的。

    至於皇甫誠,這位分明是拿出了死皮賴臉,時刻盯防的架勢。

    張信對此無可奈何,只能任之由之。之後謝靈兒依舊呆在他房間裡敘說別情,聊著這兩年在匯靈班裡遇到的趣事,還有張信分別後的經歷。

    其實謝靈兒在匯靈班裡的一切,絕大部分都在她每週一次的信箋裡說過了。

    說到信,謝靈兒每旬都會給他寄兩封信,風雨無阻,年復一年,從無間斷。張信頗為慚愧,他一年中才零星回過幾次。

    一直聊到了子時將近,謝靈兒才將一直賴在這房裡'監視'的皇甫誠趕走,又不依不捨的與張信告別,返回了自己的房間。她雖還想與張信說話,可卻知子時是一位低階靈師,最佳的修行時候。尤其此刻,她的信哥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