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多名高官“設局”的“戰神”郭文貴秘史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分享] 為多名高官“設局”的“戰神”郭文貴秘史

為多名高官“設局”的“戰神”郭文貴秘史

19日,外交部在新聞發布會上證實:國際刑警組織已經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貴發出了紅色通緝令,也就是"紅色通報"。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從權威渠道獲悉,目前,郭文貴及其相關人員涉嫌多宗犯罪,包括挪用資金、騙取貸款、騙購外匯、非法拘禁、銷毀賬目和會計憑證、侵犯隱私等,其中所攫取的巨額資金部分通過地下錢莊轉往境外。

他所牽頭的"盤古會"壹度聚攏了多名高官巨賈,包括國家安全部原副部長馬建、河北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書記張越等,交織了壹副令人難以想象的利益之網。

時間已過去兩年八個月了,50歲的郭文貴自第四次海外逃亡後就再未涉足盤古大觀。

這座毗鄰國家體育場鳥巢和水立方的龍形建築,過去幾年裏,因郭文貴的神秘性以及其牽頭的盤古會而知名度陡升,成為郭文貴鏖戰京華商業扭曲的縮影。

他從壹個農民,成為福布斯胡潤百富榜上有名的資本大鱷,在關於他的傳聞裏,卻包涵了資本市場裏未嘗敗績的郭氏並購和資本轉移案例,動輒數以億元計的造富能力,從結盟到反目的高官圍獵能手,利用色誘、偷拍獲取尋租權力的香艷故事。

在這些暗黑交易中,他就是那個躲在權力的霾影裏的幻影,壹個性格多面,難以捉摸的操控者。在盤古公司多位前任高管眼裏,郭文貴是“人情味很濃”,又會隨時翻臉的“獨裁者”;既是虔誠的佛教徒,又曾性侵女員工;“恩人”馬建則如此評價他:沒有道德底線,對有幫助的人員揮金如土,講義氣;曾經的合作夥伴認為郭文貴巧取豪奪,“心狠手辣,謊話連篇”,“只有新朋友,沒有老朋友”。

多次,郭文貴將幫助他的人送進監獄,完成對巨額資本的搶奪,爾虞我詐,形如大片。




兩個貴人

郭文貴在資本市場縱橫馳騁,離不開兩個大貴人馬建和張越,分別為國家安全部原副部長和河北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書記。郭文貴在“國家安全”和政法權力的幌子下總能逢兇化險,屢屢有斬獲。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獨家獲得馬建壹段長達28分鐘的供述視頻,馬建表示,他和郭文貴在2006年左右經工作結識,從2008年到2014年,他多次為郭文貴給予幫助。





馬建稱,2008年左右,郭文貴在建設金泉廣場寫字樓時增加容積率,北京市規委要對違規建築處罰。按照處罰最高的規定可以拆除這些建築,郭文貴因此會面臨幾個億的損失,他派人以國安部的名義,給北京市規委發函,希望北京市規委,在不嚴重影響郭文貴公司利益的情況下,依法作出處理,北京市規委將情況報給時任北京市副市長,經批準,最後只對郭進行了罰款處罰,為郭文貴挽回了數億元的損失。

2010年前後,郭文貴向安全部門反映其公司壹名叫曲龍的高管曾幫其代持了壹些資產,但曲龍之後不但不歸還這些資產還敲詐郭文貴,馬建派員到河北跟時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口頭匯報,很快張越決定由承德公安立案,為了讓河北更加名正言順的立案,馬建派員以國家安全部的名義,給河北省公安廳發函,說明郭文貴是安全部門的工作關系,為國家安全工作作出過貢獻,後正式立案,對曲龍抓捕,最終曲龍被承德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

2012年左右,河南商人謝建生以曲龍和郭文貴詐騙他為由報案,被焦作立案調查,馬建又以國家安全部名義,跟河南經偵總隊溝通,之後焦作公安確實沒再找郭文貴的麻煩。為了掌握謝建生的動向,馬建違規派員對謝建生短信、話單進行調取,監聽壹年。

在民族證券收購過程中,為了獲得首都機場持有的民族證券股份,馬建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多次發公函並派人前去協調,迫使首都機場、北京產權交易所等單位為郭文貴接手民族證券提供便利。

“先派了安全部某處處長高輝去談,首都機場的張誌忠態度很冷淡。過了壹段時間,聽郭文貴說把張誌忠抓了,就是高輝抓的,他說'跟我鬥的人都沒有好下場'。”時任民族證券董事長趙大建說。

最終,郭文貴如願以償,逼退各方競爭對手,讓民族證券落入囊中。

此外,馬建還動用國安關系為郭文貴大量刪除網絡負面報道,威脅報道記者,調查對立公司的賬目情況。

在政商資源的兌換中,馬建也得多了好處。

馬建透露,2010年左右,他與二姐購買郭文貴開發的金泉家園6套房產,以借的名義拿了600萬元。

2011年左右,他與二姐購買了金泉廣場10套寫字樓房產進行投資,總面積大概1000平米,總價值2000多萬元。2013年,郭文貴以每平米4萬元的價格回購,馬建與二姐在這場倒轉中凈賺了2200萬元人民幣。

2011年,郭文貴為馬建在香港太古城買了兩套房產,總面積200平米,花了3000多萬元港幣,馬建說,為規避風險,房產落在了他壹個外甥名下,“但實際擁有者是我本人”。

2010年到2013年過年,郭文貴以給馬建孫子輩壓歲錢的名義,陸陸續續給了現金大概300萬元,每次最少二三十萬,最多的時候70萬元。

此外,郭文貴為馬建買古董、工藝品、茶幾、沙發、西裝、皮鞋。為馬建在紐約上大學的女兒租房,安排馬建家人旅遊等。

“郭文貴從商人本質上講是很自私很逐利的人,也沒有道德底線,他可以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損害別人的利益,從他同肖建華、車峰、李友合作的事情上都能看出來,但是對郭文貴有幫助的人員,比如對我,他都是言聽計從,並且可以為我揮金如土,給人感覺他很有親和力,很講義氣。”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評價說。

“對張越,郭文貴總是破口大罵,張越總是對他唯唯諾諾。”馬建說。




郭文貴與張越在2006年左右認識,郭文貴因公司員工酒駕肇事找張越幫過忙,郭文貴出手闊綽,張越對他頗有好感,此後,兩人經常往來。壹段時間,傳聞張越被查,郭文貴知悉後稱自己可以幫忙找關系解決問題,張越此後對郭文貴言聽計從。

郭文貴又給張越安排了色情服務,將張越牢牢控制。

目前,馬建被最高檢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采取強制措施,張越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涉嫌受賄罪。

從合作夥伴到仇人

而在面對有芥蒂的企業時,郭文貴的鬥法充滿謀劃和算計。

2014年7月,在民族證券和方正證券合並後,為了爭奪對方正證券的控制權,郭文貴和原方正證券CEO李友從親密的合作夥伴變成仇人,互相舉報、暗算。

為了搞倒李友,在郭文貴的授意下,四名盤古七星酒店的員工被安排到李友居住、辦公的北大博雅酒店,應聘客房主管、客房服務員等,在李友房間安放錄音筆,對李友進行全方位監控。

2015年1月4號,因郭文貴舉報,李友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警方抓獲並批捕。據辦案人員轉述,李友評價說,與郭文貴的較量好比是下象棋,他下不過妳了,就幹脆把棋盤踢了。



郭文貴與李友(右)

在另壹起天津華泰公司的案件中,郭文貴展現了他巧取豪奪的壹面。

據原天津華泰公司控制人趙雲安講述,2008年他由於經濟糾紛被天津警方拘留,其同學虞曉峰是郭文貴盤古公司的高管,說可以試著找郭文貴幫忙撈人。隨後,郭文貴答應幫忙,但提出先借他3個億。在趙雲安釋放回家後,郭文貴就以各種方式威脅借錢。

“事實上,我出來跟郭文貴本身沒有關系,郭是看到我公司賬上有10個億,就開始打主意了。”剛從看守所出來的趙雲安如驚弓之鳥,對郭文貴更是充滿恐懼,迫於壓力,同意將公司中自己的股份作價3億元賣給郭文貴。

到最終簽協議時,趙雲安卻發現協議上連要支付的對價3億元都刪去了。“我印象中第壹稿協議中有3億,後來就沒寫3個億了。當時有很多保安,我很害怕。我悄悄問了壹下,郭的律師說,到時候給妳錢就行了,寫上去幹嘛。”

壹個在常人眼中不可思議的協議就這樣簽署了。

“壹方面當時有各種傳說,我知道招惹了他會有很大麻煩;第二,郭通過各種方式來威脅我,比如說妳怎麽出來的怎麽進去等,不寒而栗。”趙雲安說,每次到盤古去見郭文貴,都是穿壹襲黑衣的保安,用步話機層層通報上去,讓人感覺很害怕。

就這樣,北大經濟學院博士畢業的趙雲安就在恐懼中把公司“賣”給了郭文貴,至今未從郭處收到任何錢款。

虞曉峰表示,2004年進入盤古公司的時候,郭文貴許諾給他年薪100萬,後來壹分錢也沒給,“那個時候他確實資金緊張,我就沒有說什麽。”

虞曉峰離職時,找郭文貴要錢,郭文貴給了他壹輛開了7、8年的奧迪A8抵賬,虞曉峰說,“相當於壹個月5000塊錢,實際上現金壹年6萬,我以為最起碼工資會給我,沒想到這些都沒給。”

據趙雲安和郭文貴當時的合作夥伴曲龍講述,在轉讓公司股份的時候,郭文貴曾讓曲龍幫忙代持,後從華泰轉出資金約4億元供郭文貴支配。

曲龍說,由於華泰公司陷入官司糾紛,郭文貴請他全部接手,曲龍從代持變為真正控制,此後,郭文貴與他關系逐漸惡化,並不斷索要華泰的股權。在遭到拒絕後,郭文貴威脅說“妳要是不給,我就找人弄死妳。”

曲龍多次實名舉報郭文貴侵吞巨額國有資產,並接受媒體采訪。2011年3月31日,曲龍駕車在北京遭多車圍堵,被砸開車窗後帶走,曲龍申訴材料稱,抓捕他的是安全部某處處長高輝、承德警方及郭文貴手下,壹共10余人。

2011年4月1日,曲龍因涉嫌非法持有槍支罪被承德市公安局拘留。2011年5月6日因涉嫌職務侵占罪經承德人民檢察院批捕。2012年4月18日,河北圍場縣人民法院以職務侵占罪判處曲龍有期徒刑15年。

“我的案件完全是郭文貴與原安全部副部長馬建和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共同策劃的壹起冤假錯案。”曲龍認為,郭文貴的目的就是從自己手中搶走華泰公司。

據曲龍說,近兩年他壹直在提出申訴,但是申訴材料出不了河北。

“玩弄領導於股掌之間”

王有傑、石發亮、馬建,張越,這些與郭文貴交從甚密的官員相繼落馬;李友、曲龍這些郭文貴曾經的生意密友因其而深陷囹吾。

在加拿大定居,跟郭文貴認識多年的謝建生分析,郭文貴最擅長的就是偷拍、錄音和抓小辮子,管妳是朋友還是敵人,都先偷拍錄音再說。

“他歷來只有新夥計,沒有老朋友,喜歡裝慈善,但是妳的小辮子只要被他抓住了他就會下手。”謝建生說。

原北京政泉公司執行董事曲龍說,有壹次,郭文貴讓他把金泉廣場的地庫騰出來打隔斷,說是領導要用來布控東西,是涉密的。實際上地下室就是個大的監控房,監控這些領導的不軌行為,錄下來作為備用。在裕達、政泉和盤古,這些手法已經用得很成熟了。

“我覺得郭文貴比較陰險狡詐,他在跟壹些領導幹部的接觸中,不惜利用壹些不正當的手段,抓住領導幹部的把柄,比如安排色情服務和安插眼線等方式,並利用這些把柄迫使這些領導幹部為他服務。”馬建說。

據《財經》報道,1999年10月,石發亮開始主持河南省交通廳全面工作,2000年5月左右,石被任命為河南省交通廳黨組書記、廳長。知情人士稱,2001年,石發亮被做局,受美色誘惑,而房間裏被安裝了攝像頭。

事後,石發亮指令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購買裕達國貿大廈西塔16、17、18層,而且價格為裕達置業確定的每平方1.4萬元,不許還價。

2002年,石發亮落馬,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但此案未牽涉郭文貴。

同樣被舉報的還有原北京市副市長劉誌華,郭文貴動用特殊手段偷拍了壹盤長達60分鐘的錄像帶,舉報劉誌華權色交易,收受巨額賄賂,插手重點工程,劉誌華被順利扳倒。

除了偷拍,壹些熟知郭文貴的人,認為他善於吹噓。

壹位與郭文貴接觸過的廳級官員表示,郭文貴喜歡吹噓與高層的關系,說話毫無遮擋,後來證明都是假的,比如,他會說高官給他削蘋果,去他的私家影院看電影。

“他的假話給人壹種神秘感,”該廳級官員說,“他背後好像有很深的背景,妳不信但又覺得不是空穴來風,憑空怎麽會走這麽快,裕達還未經營好,在北京怎麽又蓋了大樓?還有壹些省市領導經常去他那兒。”

在其母親做壽,生日的時候,有領導主動去磕頭。

此外,郭文貴坑過最早幫他發家的原鄭州市委書記王有傑。

早在1995年,郭文貴就是王有傑的座上賓,1999年裕達國貿建成後,香港兆澤投資有限公司收購了裕達置業,王有傑的兒子王鍇被任命為公司董事,而該公司的老板郭浩雲,就是郭文貴香港身份證的新名字。

王有傑判決書顯示,他與鄭州多位房產商交厚,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攬工程,征用土地。消息人士透露,王有傑要與郭文貴聯合投資的時候,郭文貴想都沒想,直接上交了長期搜羅的證據,以“貪汙和索賄罪”舉報了王有傑。

對自己的保護傘馬建,郭文貴也處處提防。

《棱鏡》報道,郭文貴曾要求馬建幫忙解決壹起經濟糾紛,事成之後,少給了3億元的好處費。到了2014年夏天,馬建的遙控指揮就不靈了,馬建手下的電話郭文貴說掛就掛。

“郭文貴是個怪胎,從人格來講,沒有誠信可言,為了他自身的利益和發展、斂財可以不擇手段,可以玩弄領導幹部於股掌之間。”王有傑說。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