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巨鱷”肖建華或涉朱令案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金融巨鱷”肖建華或涉朱令案

“金融巨鱷”肖建華或涉朱令案

“金融巨鱷”肖建華或涉朱令案!揭秘他與朱令姐姐的隱秘聯系……

今日,隱形富豪肖建華在香港“神秘消失”,引發很多猜測。辯證唯物主義告訴我們,事物都是普遍聯系的。今天,就說說這位巨鱷跟清華女生朱令的千絲萬縷的聯系。
簡言之:朱令的姐姐叫吳今,曾是肖建華的暗戀對象。吳今香消玉殞後,肖創立的明天集團就是以“吳今”(意同“明天”)命名,更令人細思恐極的是,肖建華集團內,長期雇傭那位涉嫌給朱令投毒的兇手“壹毛大師”並令其擔任要職。這中間有什麽故事?且聽筆者壹壹道來。
壹、朱令舊案
朱令案是壹個陳年舊案,與白銀系列殺人案、南大碎屍案等並稱天下奇案。去年白銀系列殺人案在警方持續二十八年的努力下,於去年成功告破,但朱令案和南大碎屍案則暫時看不到任何偵破的曙光。要命的是,受害人朱令目前仍然處於飽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其父母二十多年承受的痛苦更是常人難以想象,令人希噓。
根據百度百科: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華大學。朱令於1994年、1995年遭人兩次蓄意用致命化學物鉈下毒,出現全身癱瘓、腦神經受損等癥狀,並造成終身傷害。朱令的室友孫某有重大嫌疑,警方也曾鎖定兇手就在朱令的身邊,但最終此案不了了之。1998年8月,公安機關解除了對孫某的嫌疑,並取消之前對她的出國限制。
朱令案發生的年代,正處於中國互聯網的萌芽階段,朱令高中同學,北大力學系學生,後來成為某系核心骨幹,當時還是北大力學系學生、後來成為著名互聯網達人的“壹毛大師”在國際互聯網上發起求救,經國際醫學界診斷為鉈中毒。此事成為當時轟動壹時的新聞,南方周末當時做過報道,可以說朱令案從壹開始就與國際互聯網在中國的發展息息相關。
1995年互聯網遠遠沒有普及,學校只有有限的互聯網接入。但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仍然有少數私人擁有互聯網接入賬號,只是壹般采用撥號方式上網,而且價格非常昂貴。從壹毛不拔求救信發送的私人郵箱來看,他使用的應該是北京電信註冊的賬號,那個年代應該很少人擁有這樣的賬號,但仍然有。
二、三波炒作
朱令案發生後,長期得不到破案,而受害者壹直悲慘地存活著,牽動著社會的神經,因此每隔壹段時間就會在網上掀起壹波關註浪潮,已經成為了中國互聯網發展的壹個縮影。
總體來說,大體經歷了三波炒作:
第壹波是在2002年,當時互聯網方興未艾。最早討論該案案情的是由方舟子主辦的海外網站新語絲,在2002年刊登過幾篇關於朱令案的來稿,其中有壹篇《朱令案件的壹些情況》是壹毛不拔大師實名寫的。正是在那篇文中,壹毛不拔大師首次公開該案的唯壹嫌疑人是孫某。網民對此案的判斷,比如堅信孫維是被當局包庇的兇手,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這篇文章的影響。
第二波是在2005年,當時互聯網進入論壇時代。2005年11月30日,在天涯社區,壹名網友發表了《天妒紅顏:十年前的清華女生被毒事件》重提此案,在社區內引起了關註。此後壹個多月時間,各大主流媒體大篇幅跟進報道此案,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註。
第三波是在2013年,當時互聯網已經進入了微博時代。復旦大學學生投毒案的討論觸發了社會對這起舊案的再度關註。這波討論,各路大V赤膊上陣,最早發布壹毛不拔大師文章的新語絲網站創始人方舟子連續發表多篇文章質疑壹毛大師,壹毛大師未予理會。但方舟子的質疑有頭無尾,曾經威脅說在某個時限內如若壹毛不出來澄清,將會發布更多的證據,但最後沒有下文。
在第三波討論中,北京警方出面聲明由於年代久遠,原始證據滅失,朱令案已無法偵破。
三、三路大俠
在互聯網的各種八卦之中,基本可以澄清的是此案涉及的清華北大的幾個學生朱令、孫維和壹毛,家境都相當不凡,因此在三波討論中將案情刻意引向孫維家背景很深,向領導人求情,在某最高領導幹預下釋放孫維這個方向,非常值得警惕。
三人中,誰的家境最牛?是壹毛。
首輔身邊的所有戰友,壹毛他們家都應該很熟,這些人在改開後基本屬於當權派,事實上壹毛的父母的職位也相當不凡,壹毛母親任職外交部。朱令家次之,朱令外公屬於壹二九運動活躍分子,與許多老革命同屬燕京校友,應該熟識。本案在1997年得到了兩位副總理級領導的批示,也就不足為奇了。孫維家家境相比之下要弱得多,民主黨派屬於黨團結對象,孫維爺爺算得上社會名流,但不算當權派。
按孫維聲明的內容,她在1997年4月接受了警方唯壹壹次訊問,而她爺爺在1995年底就去世了,要說她爺爺向領導求情警方才釋放她,很難站得住腳。如果孫維在這壹點上是誠實的,那麽,更有可能的解釋是:警方壹直沒有充足的證據將孫維列為嫌疑人,隨後在高層壓力下將孫列為嫌疑人進行問訊。
四、壹毛疑點
現在問題來了,天涯ID“孫維聲明”的陳述,或者更具體地說,上述這項陳述可信嗎?我傾向於相信孫維聲明的這項陳述大體可信。
問題在於2005年那場討論中,現身的幾乎所有孫維朱令的同班同學幾乎都支持孫維。試想壹下,如果有壹個人,睜著眼睛說瞎話,明明很長時間被警方控制著,失去聯系已久,還能找到如此多的同學為自己背書?尤其是同宿舍同學,為什麽要替她撒謊?除非是同謀。
輿論都被導向壹個結論:朱令的室友,孫維和其他幾位女生,合謀給朱令下毒。但只要稍微理性思考壹下,基本可以知道這個假設或者結論很荒誕。20歲上下的學生,沒有任何社會經驗,如果真的合謀做壞事,能扛得住警方的分頭問訊?妳不會真的懷疑京城警方連這個本事都沒有吧?尤其是對於壹個發生在名校的轟動壹時的刑事案。
合謀論的起因是2005年在孫維聲明現身期間,所謂黑客爆出孫維與同學之間溝通郵件的曝光。在這些曝光郵件中,孫維和她的同學討論了怎樣引導輿論,為孫維洗清冤屈。打個比方,剛剛散場的雷案,其家屬和同學為了擴大影響,肯定有策劃,而且在互聯網上的傳播發酵,也肯定有傳播學痕跡。但是,並不能因此推斷雷案是這些人編造的,相反雷案後面事態發展證明,該案廣為傳播的核心內容基本屬實,哪怕細節認定上存在分歧。
同樣道理,孫維與同班同學的這些討論郵件,恰恰說明曾經與孫維朝夕相處的、更了解案情的同學,在畢業多年之後,仍然相信孫維是被誣陷的。
在2013年的討論中,很多人揪住壹毛在朱令案的歷次發言和歷次報道中陳述上的差異,指出壹毛的很多疑點,有些疑點有壹定道理,有些則沒有道理,有興趣的可以到天涯去搜有關的罄竹難書的文章。
最大的疑點在於壹毛在案件發生之後,過去二十幾年的表現。如前所述,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壹毛十幾年如壹日地指控孫為兇手,令人覺得不可思議。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壹毛從壹開始就聲稱因為孫家的後臺硬,所以孫才被釋放。
要知道,孫的後臺在普通人眼裏確實很牛逼,但是壹毛自己在帝都,自己的家庭背景遠比孫的深厚,也不可能拎不清輕重,衡量不出其實朱令家的家庭背景也要強於孫家。在這種情況下,不惜編造謊言,構陷與自己素昧平生的孫維。
有人說壹毛也許出於正義感和同情心,嫉惡如仇所以堅持指稱孫為罪犯。但是,公開信息顯示,在朱令出事後,朱家常年在網上募捐,募集朱令的治療費用和護理費用。其實,以壹毛目前的身家,他真的只要拔根毫毛,就可以解決朱家的困境,但人們看到的是在這方面壹毛不拔的壹毛大師。
公眾看到的是壹毛在網上經常炫富曬自己的奢侈富豪生活,曬自己的公知立場,閑得蛋疼每天到處去測帝都的空氣質量,卻沒有看到壹毛實質性地幫助朱家。公眾還看到他在2013年之前長年累月地指控孫為兇手,甚至不惜編造了許多後面已經被證偽的謊言。當然在2013年懷疑的火焰延燒到他自己身上之後,他選擇了長時間的沈默。
五、作案條件
根據壹毛的文章,朱令和他是中學同學,分別讀了清華和北大,學校就在對面,他見過朱令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鉈的獲取,也並不是像壹毛後來在文章中壹再強調的那樣只有孫才能接觸到鉈。
事實是當時高校實驗室對於鉈的管理,並不嚴謹。就在朱令案發生後的第二年,1996年,壹毛所在的北大,也發生了壹起鉈中毒事件,案件後來偵破,屬於同性三角戀之間爭風吃醋的下毒。案發之後,恰恰是下毒的人最先引導醫生做出鉈中毒的診斷,因為下毒者並不想對方不治而死。
實驗室之外,鉈在當時甚至之後很長壹段時間,乃至現在,都是壹種老鼠藥的主要成分,因為誤食老鼠藥而鉈中毒的案件時有發生。
在明明知道這些之後,壹毛繼續以孫某是唯壹能接觸到鉈為理由,指稱孫是案件唯壹嫌疑人,讓人很難相信他在本案中徹底置身事外。
後面幾波討論,互聯網上對於孫某及其同學鋪天蓋地的,有些完全沒有邏輯的指控,部分應該是被裹挾欺騙的群眾,但也有壹部分屬於水軍和發帖機器制造:壹波是壹毛的雇傭軍,對壹毛忠心護主不容任何質疑;另壹波則屬於海外某某功,意圖將這個樣壹個刑事案,延燒到所謂幹預案件的某任天朝大統領身上。雖然如前所述,這個實在太牽強了,但某某功的造謠功夫,很多都是這個層次。
壹毛作為互聯網達人,恰恰具有這方面的實操經驗。前面說到的第壹代網紅木子美,就是壹毛的朋友。妳問問度娘就可以發現木子美和壹毛的關系不是壹般地熟,木子美就是壹毛等人壹手造星造出來的第壹代網紅。另外,壹毛展示出的少年老成,可以從他自述的閱讀興趣大概可以猜到,他從小閱讀過英國人哈耶克所著《通向奴役之路》。以他的顯赫身世,有其母親外交部職員的背景,他小時候獲得該書還是很有可能的。此外,他以前還聲稱自己最愛閱讀偵探小說,比如白馬酒店等等。2013年那場輿論風暴中,有人將此列作他的疑點之壹,隨後,神奇的是,他的那篇博文立刻刪除掉了。
如果這個案子是壹毛做的,壹毛的少年老成,恰恰能夠解釋案件為什麽最終無解。
六、朱令姐姐
這兩天妳已經領教到了肖建華及其團夥對於輿論的控制能力。這個能力,其實是在壹波又壹波的朱令案的輿論風暴中,錘煉出來的。因為,肖建華長期雇用了壹毛。
當年北大清華都是五年制,1992級的壹毛理論上應該在1997年畢業。但是朱令案之後,壹毛很快輟學,也有人說是被學校開除,但均無法考證。反正,壹毛離開北大之後,加入了肖建華的團隊,成長為其核心骨幹。肖建華團隊,其人才策略:具備名校背景,偏愛學生幹部,與聰明人同行。
其實朱令家的悲慘,除了朱令令人希噓之外,還有她的姐姐,她的姐姐吳今1987年入讀北大生物系,1989年春天,吳今和同學周末去野山坡春遊失蹤,三天後在壹個懸崖下找到了她的屍體。警方排除了他殺可能,也沒有自殺的理由,事情被定性為意外。
吳今的死亡雖被定性為意外,但網上也有自稱她當年的同學稱她的死很蹊蹺,她當時沒有跟隨同學走,而是說自己有事,應該是跟別人有約,後面就出事了。不管怎樣,事實已經無法還原了。巧合的是吳今的簡歷,和肖建華的簡歷,還有壹點點重合。國際主義戰士是1986年入讀北大法律系,1989年成為北大學生會主席,這個也許純屬巧合。
    說回壹毛身後的黑暗帝國,能否熬到朱令舊案再次掀起輿論風暴,很難預料。難預料的其實不是肖建華覆滅的命運,而是可能導致朱令案再次受關註的事件隨時有可能突發。
就在朱令案2013年那波輿論風暴的幾乎同壹時期,第壹財經曾經對肖建華的帝國進行了扒皮和起底。
根據壹財那篇文章的報道,壹毛所在的號稱與聰明人同行的帝國,每年在名校主要是清華北大錄用新人,將新人安排到各大媒體做實習記者,同時在各大媒體編輯團隊中安插自己人,利用刪帖、置換帖子、排名後移等方式付,保證帝國在網絡中不被關註。
接著南方系的21世紀經濟報道針對壹財的扒皮文章進行了洗地,對肖建華進行了壹個專訪。
在起底和洗地兩篇文章發出之後,肖建華就只能在境外飄,直到這次大年三十據說回來了中國老家過年。
上述兩篇文章現在仍然殘存於互聯網上,但是已經被微信公眾號平臺禁止推送了。
即使朱令案成為死案,是否意味著罪犯壹定能逃脫?絕對不是,我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句話的意思,其實不是說所有的案子壹定都能破,其真正的意思是:如果有壹個人犯下了大罪,卻僥幸逃脫法律的制裁,那麽他壹定會覺得自己很聰明,在其他事情上必然故技重施,最後壹定會陰溝裏翻船。
壹毛及其背後的帝國,在過去很多年時間裏,已經在天朝股市裏割過無數人的韭菜,這個黑暗帝國的覆滅,是必然命運。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