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醫護曾遭針紮 安全針具免威脅 - 醫護人員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八成醫護曾遭針紮 安全針具免威脅

八成醫護曾遭針紮 安全針具免威脅

一句「醫療不是服務業!」,震醒社會對醫護人員的省思。是的,從小孩接種疫苗,到上醫院看醫生、檢查、接受治療,醫護人員無微不至的照顧總讓我們覺得理所當然,我們卻忘了醫護是多麼辛勞且充滿風險的職業。例如民眾最常見、最害怕的「打針」,被打針的人雖痛,但鮮有人知『針紮』是醫護人員最常見的職業傷害,執行打針的醫療人員也因此暴露在疾病感染的風險中。

有多少醫護人員曾發生過針紮意外?比例超乎你我想像

台灣大學醫學院護理學系副教授蕭淑銖曾進行回溯性研究,發現有高達78%的醫護人員曾遭遇過針紮,卻只有18%通報;而根據針紮通報系統EPINet在2004~2012年所蒐集的資料顯示,台灣醫療人員每年發生針紮次數高達6,710~8,319次,加上過去台灣民情習慣性隱匿,實際數值可能遠高於通報數值。針紮讓醫護人員面臨感染B型肝炎、C型肝炎,甚至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HIV)的潛在風險。這並非杞人憂天,實際上研究指出在所有針紮事件中,病人被檢查出B型肝炎的有14.3%、C型肝炎有15.8%、HIV則有1.2%;除了B型肝炎之外,其他病毒陽性比例遠比想像中的要高。

除了身體上的疾病風險外,受到針紮後的不安與恐懼,尤其當病患被檢驗出疾病時,對醫護人員更是心理上的折磨。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控制室組長李桂珠表示,曾碰過護理人員因為針紮而罹患C型肝炎,而開始漫長的幹擾素治療,甚至出現憂鬱症等幹擾素的副作用,「很讓人心疼。」蕭淑銖教授也分享曾有護理師因為遭遇針紮而必須接受愛滋病毒預防性給藥、論及婚嫁的男友甚至因而悔婚;還有行醫多年的良醫也因為經歷針紮、接受愛滋病毒預防性給藥後的嚴重生理不適、院方保守不支持的態度等而喪志地想離開醫療行業。「所有遭遇針紮的醫護人員都在suffer(受苦),這變成他們內心非常大的創傷。」台灣職業衛生護理暨教育學會常務理事吳雪菁曾做過針紮相關質性研究,她心疼地說,許多護理人員談及多年前的針紮經驗時,仍會時常崩潰大哭。吳雪菁還表示,現今台灣的醫療環境人力極度不足,壓力大、身體疲勞,更容易發生針紮風險;且因人力不足,一旦發生針紮,當下很難有人能頂替工作,只能在值班結束後默默到門診看病,接受檢驗甚至進一步的預防投藥,因而錯過黃金治療時機。她感嘆,「遭遇針紮的醫療人員更需要關懷,若沒有好的支持系統在背後協助,醫療人員很可能因此離職,人力不足的情況更加惡化,形成惡性循環。」

2011年通過國際領先法案 但落實還需各方努力

為保護醫護人員,在紅絲帶基金會與蕭淑銖教授等專家倡議下,臺灣於2011年12月通過修法,自2012年起至2016年底,共有五年的緩衝期供醫院逐步替換為安全針具。因此,2017年一月一日起,所有醫院將全面提供可杜絕針紮的安全針具供醫療人員使用。蕭淑銖教授表示,這是台灣公共衛生的一大成就,目前全亞洲地區只有台灣擁有如此先進的立法,也讓臺灣獲得國際間的高度肯定,尤其是在醫療人員執業條件提升及安全衛生方面的聲望。許多亞洲國家正在期待臺灣政策成果的資料,這也更加強了台灣在醫療領域的領先角色。」

蕭淑銖指出,經過五年的政策逐步宣導,加上醫界觀念的革新,針紮發生比例在近幾年已開始降低。目前個別醫院需要提供各種安全針具給醫療人員使用,並為同仁提供訓練支持系統。李桂珠組長表示,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為落實感染防治,特別針對針紮設計標準作業流程,更為新進人員設計模擬情境,一對一教學使用安全針具,成效相當好。自從導入制度後,醫護人員就幾乎沒有再發生針紮事件了。

然而,這還不夠。蕭淑銖教授表示,現有的EPINet所涵蓋的醫療機構不夠全面,實際通報率也只有34.5%。如何提升針紮通報率,需要靠主管機關強力宣傳與稽核。「有資料我們才能更全面反映台灣針紮現況,也才能研究並評量這些安全針具的效果。」此外,她還建議,安全針具的教學與使用必須落實到醫學與護理教育中,不能到了實習時才重新學習如何使用安全針具。仍有諸多工作尚未完備,臺灣仍須努力。
(轉載:聯合新聞網)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