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挖坑的李大师 - 反邪教 - 靠北專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版務] 爱挖坑的李大师

爱挖坑的李大师

人常说,撒下一个谎言容易,但却要用上百个谎言来圆。李大师为了助推“芸芸众生”“圆满”之路,不惜挖坑布阵,撒下一个个弥天大谎,将“真、善、忍、美”进行到底,想想其间的“坎坷”“艰辛”,真是非常人所能比拟。下面就让我们欣赏一下李大师为自个挖下的那些坑。
人常说,撒下一个谎言容易,但却要用上百个谎言来圆。李大师为了助推“芸芸众生”“圆满”之路,不惜挖坑布阵,撒下一个个弥天大谎,将“真、善、忍、美”进行到底,想想其间的“坎坷”“艰辛”,真是非常人所能比拟。下面就让我们欣赏一下李大师为自个挖下的那些坑。
挖坑一:篡改生日神化自己
爱挖坑的李大师(图)
李大师是1952年7月7日生人,这可从他的《职工晋级定级报告表》、《入团志愿书》以及1986年12月31日办理和1991年3月31日补办的身份证上显示的时间证实;除了以上物证,还有人证,那就是为他接生的潘玉芳老人,老人曾说过:“1952年7月7日,李洪志的母亲卢淑珍生李洪志时难产,疼得难以忍受,不得已为其注射催产素。当婴儿生下来时,已经全身发紫”。然而李洪志为了神化自己,披上一件“释迦牟尼再世”的外衣,不惜将自己的生日来个时间大挪移,篡改成“1951年5月13日”,与释迦摩尼佛出生日同一天。只是,他忘了很重要的一点,1951年5月13日这一天,他的父母尚未结婚,也不知当时李大师是如何蹦出来的?如果李大师真是那一天出生的,这岂不是说李大师的父母认识不久就生下了他,这明白着是想陷其父母于尴尬的境地吗?该不会是李大师怨恨其父母没在他指定的日子把他生下来吧!如果真是这样,也就不难解释李大师为什么视其母为洪水猛兽,直言,“我妈是我的魔”,就连其母过生日,送个蛋糕都要写上“你去死吧”四个大字,看来这就是李大师从本心上所谓的“真、善、忍”吧。

当然,李大师挖了坑,得想法把他填上,省得小秘密被他人发觉。为了给自己的出生日找一个“合法”证明,1994年9月24日,李洪志跑到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分局派出所,重新办理了身份证,涂改了公安机关“常住人口登记表”中的出生日期,还对原所在单位保存的《专职保卫干部登记表》、《干部履历表》中的出生年月日也进行了涂改。李大师这一番操作下来,原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可未曾想,在法轮功被取缔后,人们会去追查这件事,发现了他上述涂改的痕迹。这让接生过他的潘玉芳老人都觉着莫名其妙,“小来子(李洪志小名)不是要真、善、忍吗?怎么为了编瞎话把自己的生日都改了呢?”
挖坑二:伪造声势欺骗群众
2015年“5.13”期间凯风网曾登出一篇《惊愕!法轮功雇佣兵当场分钱》的文章,当时,不知震掉了多少人的眼球,估计大家对其中的一张照片还记忆犹深吧:一群刚参加完集会的老年人脱掉或罩住“黄马甲”,坐在草地上分钱。那次集会对轮界来说堪称“完美”,游行时,只见法轮弟子“人才济济”“声势浩大”,颇为“壮观”。唯一的缺憾就是这张被抓拍到的相片,有谁能想到号称有上千万练习者,信徒遍布世界各地的法轮功组织,竟然沦落到要花钱豢养雇佣兵的地步呢!据说这些雇佣兵中“素质”最低的每人每天的“劳务费”大约在30美元左右,凡遇到有“专项经费”的重大“战略行动”,佣金也会高得多,可达每人每天80至100美元不等。这可是一笔不斐的支出啊,李大师这会的坑真是挖大了,估摸着填都不好填吧!但不填行吗?李大师怕丢人呀!随着李大师的政治图谋及“法轮功”邪教本质的大暴露,绝大多数原“法轮功”练习者脱离了“法轮功”邪教组织,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在国内早已没有了市场;在国外,“法轮功”也越来越引起许多国家的警觉和反感,在海外的活动屡受限制、屡遭打击。再加上近几年来轮界弟子中的骨干分子基本都变成了骨灰级人物,人丁日渐凋零,越显希少,面对着轮界日渐衰败的局面,李大师已是黔驴技穷,可又不甘心失败,更不愿就此消亡,你说他能不打肿脸充胖子,营造出轮界一派歌舞升平的假象来吗!如果不这样做,李大师又怎么继续引诱拐骗一些无知群众上当呢?

挖坑三:青春永驻难掩老脸
李洪志在《转法轮》中曾大势宣染修炼大法好处,他说:“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他还吹嘘,只要修炼法轮大法就能达到净白体状态,身体能被高能量物质转化,人就会青春永驻、长生不老。在李大师的话中,我们不难感受到,他是多么地渴望能够长生不老、青春永驻,多么渴望就那样“定在那里”。只是他忘了,这次他挖的坑就算再深,也挡不住岁月这把杀猪刀。有网友从大法媒体上“虔诚”下载了“主佛”的一些玉照,而正是这些照片,让网友从大师那凸现的眼袋、下垂的嘴角,包括那愈发臃肿庞大的身躯发现了岁月的痕迹,导致现如今,“主佛”想找张当下的照片出来以证“青涩”,都不得不运用PS技术“扫荡”一下那愈来愈明显的衰老体征了。

而去年在网上疯传的大法弟子叶浩及其夫人蒋雪梅在美国街头打坐修炼的图片,更是将“主佛”的青春不老术推到了风口浪尖,原先那风华正茂,才华横溢的清华才子,那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老态龙钟,佝背弯腰,瘦骨嶙峋的迟暮老人,这可都是李大师的忠实“粉丝”和骨干,这二人为着法轮大业可谓兢兢业业,劳心劳力,未曾想大师却连一丝丝垂怜,一点点眷顾之情都未曾给予,大师,就算你不想帮助二位弟子延缓一下衰老,至少也该帮帮蒋雪梅女士将那弯到90度的驼背给撸直些呀,真浪费了大师那“三巴掌拍平一个罗锅”的神通了,想至此,不由替那忙忙碌碌大半辈子,为法轮大法操碎了心的叶蒋二人心寒,也不知这二人对此境况作何感想!不过,回头想想大师那张PS过的脸,想想大师都难逃自然之法则,咱也就别再追问什么“青春永驻”“长生不老”了,就权当大师吃多了萝卜,漏了些气而已,别再深究了。

不过,象这样的坑李大师还有很多,如所谓的“地狱除名”、“传奇经历”、“非常强大的化功”、“消业说”等等。说实在的,李大师“不易”啊!为挖坑编谎真是劳心劳力又劳神!但这又能怪谁呢,只能怪他没站在科学的角度,站在造福人类的立场上发挥专长,才导致谎言被一次次识破,坑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发觉,只落个骗人骗己又伤己的下场而已!

TOP

李大师挖了坑,得想法把他填上,省得小秘密被他人发觉

为了给自己的出生日找一个“合法”证明,1994年9月24日,李洪志跑到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分局派出所,重新办理了身份证,涂改了公安机关“常住人口登记表”中的出生日期,还对原所在单位保存的《专职保卫干部登记表》、《干部履历表》中的出生年月日也进行了涂改。李大师这一番操作下来,原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可未曾想,在法轮功被取缔后,人们会去追查这件事,发现了他上述涂改的痕迹。这让接生过他的潘玉芳老人都觉着莫名其妙,“小来子(李洪志小名)不是要真、善、忍吗?怎么为了编瞎话把自己的生日都改了呢?”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