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唯一被李洪志認定“圓滿”的大活人 - 社會大學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專訪唯一被李洪志認定“圓滿”的大活人

專訪唯一被李洪志認定“圓滿”的大活人

編者按:一場猝不及防的車禍,造就了法輪功創立至今唯一被認定“圓滿”的大活人,但也正是這個“圓滿”之人,稱“李洪志編造了一個天大的謊言”。   
  1998年7月4日,海南。一輛旅行車行駛在東線高速公路上,不料,與一輛大客車迎頭相撞。這起特大交通事故最終導致7死4傷,其中包括張一軍等8名海南法輪功組織骨幹。這一天,他們正趕著去三亞參加法輪功的“修煉交流”大會。 
  一直以來,法輪功頭目李洪志鼓吹自己有無數“法身”在保護“弟子”,號稱即便弟子跑到月球上他也能保護。他還向弟子承諾,修煉的最終狀態就是“功成圓滿佛道神”,“如果你真的圓滿了,你是修成了一個很大的神,你把地球攥在手裏也就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這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徹底擊碎了李洪志“法身保護”的謊言,整個海南法輪功組織陷入恐慌,原定召開的“修煉交流”大會也被迫取消。 
  更令張一軍感到意外的是,當被醫生從鬼門關搶救回來後,竟意外發現自己成了唯一被李洪志認定“圓滿”的大活人。從法輪功1992年創立至今的24年間,再沒出現第二個。 
“車禍發生後,沒人敢說我們是練法輪功的”。 
  1998年的7月4日一早,張一軍一行8人開著一輛海馬旅行車出發了。當時的法輪功海南輔導總站副站長陳勇、海南總站農墾分站負責人許峰、海口市濱海分站輔導員宋林澤、海口市人民公園分站站長鄭瑞馨等人都在其中。法輪功計畫在三亞舉辦“修煉交流”大會,作為骨幹的他們,當然不能缺席。 
  1993年5月起,張一軍開始習練法輪功,5年時間,他已經成為法輪功海南農墾分站輔導員。這一天,他坐在車後排的中間位置,想著要去參會,心裏很是激動。 
  彼時,他們還不知道,一場噩運即將降臨。 
  從海口直奔三亞的路上,雨一直下個不停,豆大的雨滴劈裏啪啦地敲打著擋風玻璃,也在路面上升騰出一團團霧氣。行駛到海南東線高速公路171.3公里時,對面駛來一輛大客車,雨水和霧氣擋住了視線,司機沒來得及躲閃,竟迎頭撞上。 
  突如其來的車禍讓大客車直接歪倒在路邊,車上三名乘客受傷。張一軍等人乘坐的海馬旅行車則徹底解體報廢,8人中7人死亡,另有1人重傷。 
  這名重傷人員就是張一軍,事故發生後,他被立即送到附近的萬寧醫院搶救。 
很快,消息傳到了海南法輪功組織高層。有人打電話到三亞,告訴原海南法輪功輔導站站長蔣曉君等人,我們的功友死了!大法弟子死了! 
  早在1996年8月,法輪功頭目李洪志就不斷向弟子鼓吹:“我有無數的法身保佑你——再多的人我也能管得了。有人說,你在國外,能不能保佑我啊?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去,我都能保護得了你。” 
然而,海南法輪功組織骨幹在參加“修煉交流”大會途中遇難,令一直堅信“師父”李洪志所言的海南法輪功人員一片譁然。蔣曉君決定,臨時取消準備在三亞召開的“修煉交流”大會,並帶著另一骨幹宋業生匆匆來到萬寧醫院看望張一軍。 
  張一軍事後回憶:“出了這麼大的事兒,誰都不敢講話。人家說你是幹什麼的,我還真不敢說我們是練法輪功的,只能說是去三亞旅遊的、玩的。” 
  李洪志發出親筆信,認定張一軍“圓滿”。 
  其實,在張一軍之後,車禍現場還有一個人被送到醫院,但是沒能搶救過來。蔣曉君離開萬寧醫院後,有人打來電話說,去醫院的那個也死了,蔣曉君就誤以為說的是張一軍。 
  於是,一回到海口,蔣曉君就打電話給北京的“法輪大法研究會”報告: 8個人全死了。 
  據曾擔任海口市法輪功輔導站濱海分站輔導員的廖黎明回憶,這起“特大車禍”發生後,消息很快在海南省各地法輪功人員間傳開了。整個組織人心惶惶,因為按照李洪志的話說,真修的弟子,一定受到他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生命危險,只要精進修煉,還能長生不老,人人可“白日飛升”。但現在,為什麼一下子死了那麼多人,還都是法輪功骨幹呢?  
為穩定海南法輪功人員的心態,第二天(7月5日),李洪志便給蔣曉君發來親筆傳真信。信中說: 
  “關於你們那發生的事,我都清楚,也非常知道你此時的心情,你也非常想知道為什麼。其實,我們有許多許多學員是來自不同層次、不同天國世界的,目地是同化宇宙大法而不講形式的。圓滿時由於他們世界的特點是不能要肉身的,所以就造成了圓滿方式的不同。你聽說過釋迦牟尼佛的弟子目犍連圓滿時的故事嗎?是被人用亂石打死而圓滿的。大法弟子中只有去法輪世界的才會帶轉化後的肉身而圓滿的。” 
  最後,李洪志在信中寫道:“師父知道你們的心,其實你收到我的信後,我那八個弟子已經圓滿在他們的不同的世界裏了。” 
  原本,人只有死了才能“圓滿”,但張一軍後來被救了回來,就這樣,他成了唯一一個被李洪志認定“圓滿”的大活人。 
之後,為了消除車禍事件對法輪功的負面影響,法輪功向海南島全體練習者封鎖了車禍的消息,很多法輪功人員都不知道發生過這件事。 
  “出了事兒以後,沒有人敢來看我了。我很奇怪,平時大家都在一起,我又是一個輔導員,為什麼你們這些人都不來看我一下,我當時也覺得很納悶。” 張一軍說。   
  直到很久以後,他才從原來的功友那裏得知緣由。“他們跟我講,是李洪志不讓他們來看。李洪志說他已經是一個‘圓滿’的人,你不要去打擾他。” 
  李洪志對三個問題的回答讓張一軍啼笑皆非。 
  但是,這場車禍的“餘震”並沒有結束。 
  車禍發生後不久,1998年9月,李洪志召集全國的法輪功輔導員、輔導站長到長春開會。會上,蔣曉君問了李洪志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當時車禍現場地上一滴血都沒有,是怎麼回事?李洪志回答說,這證明他們的修為很高,修的一滴血都沒有了,走得時候一滴血也沒有留下來。 
  “現在想起來是很可笑的。死的人沒有血了,就認為練習的很高了?當時下那麼大的雨,還能有血嗎?那麼大的雨,什麼東西都是可以沖洗乾淨的。” 張一軍說。 
  第二個問題,是有關當時負責開車的李勇,車禍發生後,他的頭卻找不到了,這又是什麼回事?對此,李洪志的解釋是:他修得很好,修上去以後把頭也帶上去了。 
  這讓親歷車禍的張一軍更覺啼笑皆非。“其實不是找不到頭,當時碰車的時候,把臉壓扁了。”張一軍說,之後送到殯儀館時,李勇的臉還專門做了修復。 
  第三個問題是關於張一軍本人的。蔣曉君問李洪志,還有一個活著的是怎麼回事?對此,李洪志解釋說,這是因為他的“主元神”已經修“圓滿”了,帶到天國去了,現在的這個人是“副元神”。 
  這樣的解釋讓蔣曉君也迷糊了。後來,張一軍碰到蔣曉君,蔣曉君問的第一句話就是:“你還認識我嗎?” 
  張一軍一楞,“你不是站長嗎,為什麼不認識?” 
  “原來你還認識我!”蔣曉君聽信了李洪志的話,認為是另外一個人佔用了張一軍的身體,他成了“副元神”,所以可能對身邊的人都不認識了。 
“李洪志編造了一個天大的謊言”。 
  但是,車禍發生後,張一軍並沒有立即從法輪功組織中脫離出來。 
  出院後,張一軍一直在家養病,不與外界接觸,不知道李洪志寫給蔣曉君的傳真內容是什麼, 也就無從知曉自己其實已經“圓滿”了。期間,張一軍仍堅持在家裏學李洪志的經文,有時還在練功。這讓認識他的法輪功人員很納悶,“你都已經是圓滿的覺者了,還要學法、練功嗎?” 
  直到車禍發生的6年後,2005年上半年,張一軍才在當地政府和反邪教人士的幫助下,從邪教法輪功魔窟中走了出來。 
   “但我剛轉化時不敢回家,怕家裏人把我當成‘魔’殺掉。”張一軍說,他父親、母親、弟弟、弟媳、妹妹全都是法輪功習練者。“因為後來發生過很多事,他們都是認為你這個人不想練法輪功了,就把你當成一個‘魔’殺掉了。” 
  現在再回想起來,張一軍自己都覺得荒唐。法輪功講不用吃藥,不要打針,病自然就能好。治療期間,張一軍身上打了鋼釘,在沒有取出來時,他總幻想著,可能就像《轉法輪》上講的那樣,鋼釘自己會化掉不見了。但是,這個想法一直沒實現。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