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falling in love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It's falling in love

It's falling in love (51)

幸好不必晾衣服,乾衣機真是個偉大的發明。

慢慢慢慢的做完已晚上七時,我攤坐在沙發上,又累又餓,今天只喝了兩碗稀米湯。我叫艾美替我去便利店買盒牛奶,家裏有即沖麥皮,微波爐又是一偉大發明。

趕快吃完,我想去女傭介紹公司一趟,一定得請個家傭才行!不然誰打理這些瑣事?我遲些要為電影做宣傳、拍mv,哪有時間?

到介紹公司登記完回去,已九時半,醫院打過來找我。費恩也打來了:「麥可看下去很不快!妳趕快回來吧。」

我回到病房,有一堆人聚集了。大家都很擔心的樣子,尤其是醫生,因為我遲了回來。

醫生替我檢查,大夥都離開了。有一個人始終坐在房間最角落的窗前,看著窗外,默不作聲。

這人就是麥可。

他目無表情,像尊大理石像。無人聽過麥可罵人,但他的怒氣幾里外都感受到。

他氣我私自溜了出去,又遲了回來吧!但我又不是去玩!

「我回家...換了些衣物,簡單收拾了一下...然後去了女傭介紹公司,因為想要個人幫我...」我怯怯地開口,緩慢地解釋了一下。

「妳有那麼多需要,為什麼不告訴我?我不是留下一個家傭和保鑣嗎?妳可以叫他們幫妳。用不著自己走出去。我公司那麼多員工,也有管家和一大堆家傭,難道就照顧不了一個萊絲莉?」他看也不看我:「在妳心目中,我就真的那麼無能?那麼不可信?妳到底當我是什麼人?」

聽到他最後那句,我幾乎想笑,看來他看不清情況耶!「你不就是我老闆,再不然就是所謂的『朋友』囉!你既非我的什麼人,我憑什麼信你?阿桑以前也當我是好『朋友』,最後也成了陌路人;你也不是被朋友出賣過嗎?」我心裏有陣很大的孤獨感油然而生,像個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52)

睡到我都不想睡了!多奢侈的感覺!我寫了首歌。

醫生說傷口開始收了,是好轉的徵兆。我也不限吃米湯了,可以喝不濃的肉湯、燕麥粥等。

傍晚法蘭和費恩來了。很久沒見法蘭,我有好消息給他:「醫生說按我現在的情況,過兩天可以回家休養。我想再過幾天就可以復工了。」

法蘭當然開心,但不一會便收起笑容:「妳跟麥可吵架了?」

我看著他,他怎麼會知道?很久才點頭。

「他把自己鎖在睡房兩天,誰都不見,電話不接,也不去錄音。」法蘭皺著眉:「我告訴他,不去錄音,唱片出不了,要賠錢。他滿不在乎地說,不介意賠錢,賺了那麼多,連一個小女孩也照顧不到,再賺下去也沒意思,說不想錄了。

我想,他指的是妳吧。

妳跟他說什麼了?我跟他合作多年都不曾這樣。」

「他氣我那天自己離開醫院,我叫他滾蛋別再出現。」我為難地說:「我好多天沒回家。家裏幾乎要養老鼠了,而我也要更換更洗衣物。這些事我不做,難道交給助理嗎?她們又不是家傭。

法蘭,我也不好過。無端被他責備。」我生平最討厭家務事,但開完刀也要咬著牙來應付。

法蘭嘆了口氣,也無可奈何:「妳出院後去看看他吧,他也是緊張妳才會責怪妳,而且是第五首歌的監製。他的歌不錄,妳的也要錄。」

再過兩天,由於我行為良好,情況理想,可以出院,但要按時回來覆診和洗傷口。不過現階段是「出院休養」,並不能復工,要起碼再過幾天。

來接我的是家文。

在車上我們只是閒聊,家文也憂心忡忡的樣子,應該在為麥可的事。

「你老闆怎麼了?」我問。

「不知道...」他苦笑著搖頭:「我也好幾天沒聽過他的聲音,都靠家傭傳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53)

「我待會會給妳地圖。」她補充說。這裏大得需要地圖!

我以為她會帶我到主屋去見麥可,不然來這裏幹什麼?但她把我帶到距離主屋一條街的一幢房子裏。這裏比我之前住那家豪華,像法式的房子。

玄關的牆後藏了個鞋櫃,她說我可以換拖鞋。

經過一條不太長的門廊來到寬敞的客廳和飯廳,傢俬全都很名貴,總之只能用「豪宅」來形容。

瑪嘉烈身後多了一個穿黑西裝的男人,高大瘦削,但看下去很有威嚴。

「這位是這裏的保安主管積奇。」瑪嘉烈說:「他會替妳做些認證。」積奇拿著一隻手機,叫我先後把兩隻姆指放在屏幕上掃描,再用鏡頭對著我的眼。

她解釋說以後開門都可以用指紋和瞳孔識別;我也有資格使用第一圖書庫、健身室、工作室等基本設施。

然而我越來越不明白。不是來看麥可嗎?現在我好像要來住那樣。

我問他們。瑪嘉烈解釋:「麥可先生吩咐過妳出院後接妳過來休養。這幢房子是他劃給妳專用的;日後有需要,也歡迎妳隨時過來渡假。」

「我不需要過來住。我自己有房子。」我有點不滿:「我想見麥可,或者談幾句,可以嗎?」

瑪嘉烈嘆了口氣,很語重心長地說:「麥可先生提過妳一個人住。妳剛出院,一個人可以應付嗎?如果傷口又扯破了,怎麼辦呢?這裏有人照顧妳的起居飲食,妳可以安心靜養。不是一件好事嗎?妳是麥可先生第一位如此優待的員工和客人。沒員工可以這樣;即使跟麥可先生相識多年的伊麗莎白小姐也只分到一個房間,從來未有人可以分到整幢房子。」我低下頭咬唇。麥可為什麼要那樣做?

結果我就留下來了。瑪嘉烈走前,我請她代為向麥可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54)

瑪嘉烈叫我給她家裏的門匙,好替我拿些衣物和日用品,還問我有沒有東西要拿。我說想拿電腦和電子琴。

我給費恩打了個電話,叫她拿要錄那兩首歌的光碟及歌詞過來。我明天開始工作,先由不吃力的開始。


這種豪宅還是第一次住,很是不慣。小時候老是想住進這種房子,現在住得進了,又不習慣。雖然有點頭痛,但我還是爬起來做發聲練習、研讀歌詞和聽樂曲。我毀約的話可沒有幾百萬賠出去。晚上我分別跟第四首歌的監製和法蘭通電話,暫定下星期繼續錄音;法蘭告訴我,麥可不會監製第五首歌。我聽後呆了一下,有個衝動想跑去主屋問他,最後覺得不必了,我尊重他的意願。我也不願意因此而停步,誓要做出最好的產品來。

要覆診和錄音確有點煩,但我努力捱過了。護士教茱迪替我洗傷口,漸漸我連醫院也不必去了。十天後我完全康復了。

我回到自己的家裏來住。在麥可家裏住的期間,我沒見過他,也沒聽過他的聲音。很久之後才聽到家文說他出國了。

一個半月後,歌曲製作完成。再過兩個月電影上畫了。我的工作一直沒停過,拍mv、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訪問、宣傳;電影歌曲的唱片推出後,工作量更是排山倒海。

票房不算特別出眾,但也比預期好,評論都很正面,說我這新人演得不錯。

雖然我發了邀請卡,但麥可沒來看首映,這在我預料中。他不會輕易出席公眾場合,只派了家文來和送來大花籃。

唱片賣得很好,成了金唱片,大概有電影相輔相承吧。這是我最開心的事情。回想這唱片的製作過程有苦有樂,花了許多心思、精神、時間和眼淚,成績斐然。

雖然唱片成績很好,但讓我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55)

以前一直都有人寄樣本音樂給麥可,現在有不少都是寄給我。

越堆越多,本來麥可工作室沒預留位置給第二個人,樣本光碟不知可放到哪裏去。我家才幾百尺。

家文想在工作室的走廊和起居室給我加些櫃和架,但怕麥可不喜歡,他的工作室成了他和我的工作室。

最後我決定放在麥可劃給我那幢豪宅的二樓,反正都是空的。那個地方用來聽音樂很舒服。心曠神怡的景緻引發我許多創作靈感,我常會在那邊寫歌。白天去寫,晚上回自己的家。

這裏是萊絲莉工作室。

然而講到製作我還是喜歡待在麥可工作室。麥可沒說過我可以用,卻也沒說過不可以。我又偷偷地坐上他的大班椅。他很久沒回來,屬於他的氣味日淡,變成我的。我會像他那樣把水杯、文件和電腦放在旁邊的小几,用唱片架上的音響組合來聽要用的樣本。可是我沒有更改過任何陳設,或把他的東西換成我的。這是他的地方而不是我的,我也想保留任何有他的影子的東西。

我跟他最不同的地方是,我不會帶朋友或其他製作人來。我會在這裏做好要做的部分再送往其他製作單位。

由於我有個目標,所以不是最上乘和滿意的產品都不會要,哪怕要做幾多次,花幾多心思時間,也不會隨便讓步。我感到麥可在我身邊問:「妳滿意這質素嗎?可不可以做得更好?」然後就會用麥可的眼光去看,去要求去改。

大家都說我的做事方式越來越像他。

像他又不是壞事。我巴不得自己越來越像他,最好像他那麼富有。

忙碌中我收到幾個大喜訊,就是我憑《朝陽天使》提名年度電影節最佳新人獎;同時這電影也獲提名最佳電影歌曲和最佳改篇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56)

不停有人問我有沒信心得獎,勝算多少。我自覺已得獎,所以處之泰然,反而對頒獎禮的一切十分好奇,第一次來嘛。難答的問題由費恩來答好了。

對得獎者我都由衷地祝賀,今年很多好電影,一定要抽空看看。

到頒發最佳新人獎了,我還是那句「處之泰然」,沒特別的期許,對手都很有實力和熱誠,不能小看。

「得獎的是萊絲莉—《朝陽天使》!」頒獎嘉賓揭開信封。

哦!是萊絲莉呢!恭喜恭喜!我仍然用力拍手。

「喂,叫妳呢!」旁邊的費恩推了我一下,周圍的人也在拍我,我才醒覺過來。萊絲莉不就是我嗎?

我這才上台領獎。費恩叫過我要準備致謝辭,但我不認為自己會得奬所以沒準備,現在腦袋一片空白。

但我還是在台上一一向電影內的工作人員,經理人法蘭道謝了。

「另外要多謝我的老闆麥可,沒他我就不會拍電影。」我平靜地開口,想起當初不過做首搖滾曲練習,然後被看中了,連帶成為電影主角再得獎,完全意想不到。

捧著獎下台,我仍未覺得真實,很多人向我祝賀,我都禮貌地回應,腦內只有拍攝時的情景,特別是出國拍外景,出外找麥可唱片那段。

費恩離開了,我得奬的消息公佈後,她就有許多公關工作。

頒獎禮繼續,但我已無心聽下去,腦袋一片空白。

到了頒發最佳電影歌曲。再提起自己那套電影我才有點反應。我也沒特別的期望,但比較留意。我努力做這電影的歌曲不是為得獎。

「得獎的是《朝陽天使》,主唱萊絲莉!」

我沒聽錯嗎?我沒聽錯嗎?

周圍的人又拍我了,我得獎了!

除了之前得獎的震撼,製作這些歌時的情景一幕幕浮現腦海。一邊拍攝一邊錄音啦、勉強在錄第五首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57)

麥可製作公司又狂歡慶祝了。

麥可透過家文說會送我一輛遊艇作為賀禮,我拒絕了,因為會暈船。會暈船的人要遊艇幹什麼?結果他給我獎金。

獎金對我意義不大。我請家文替我向麥可傳個話:「下張唱片如果能賣白金,可否請他現個身,或者打電話跟我說幾句?」這比獎金有價值多了。

過了一個下午家文傳話說麥可答應了:「可是他說妳一定要小心保重身體。要是他發現白金的成績是用妳的健康換來,就不會再見妳。」

好吧,我的目標更紮實了。

最佳改篇電影我們沒拿到,但這兩個奬已夠我們高興了。這兩個獎座傳過不同地方,雪莉啦、各類慶功宴、麥可製作公司等。我放在麥可工作室近兩星期,希望麥可會回來看,但最終他沒回來。

它們傳完一遍,回到我手上。我未想到最終該把它們放在何處。本來想把它們永久放在麥可工作室,但我不想這樣無端侵佔他的地方;也想過放在麥可製作公司,但我不常去,那就見不到它們。

我暫時把他們放在豪宅內,裏面有很精緻的飾物櫃。

又有一堆工作要做。我現在是一家城中有名的美容中心的代言人,要定期去他們的中心做保養療程,再拍廣告。

今天晚上我剛做完療程,容光煥發。我決定了,把最佳新人獎的奬座拿回自己家,把最佳電影歌曲的放在豪宅,一邊一個獎座。因此我會先去莊園再回家。

到達莊園已九時,主屋群亮遍了燈飾,如夢似幻,有種暖暖的感覺,柔和不刺眼。聽說麥可花了很多心思來設計這裏的燈飾。

我回到自己那幢。住了很久才知道門口有塊大理石牌刻著「萊絲莉園」。

這裏最窩心的設計就是不必帶門匙,用指頭和眼睛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58)

我也努力表現平靜:「你回來啦?」

他站直身子,剛好看到獎座:「恭喜妳,成績驕人。」

我謝過他:「也恭喜你,四白金。」也高興他最終有去錄音,否則唱片出不成。我也有買,這首單曲很特別,像一個故事,而他把這故事唱出來。

他笑了笑,粗獷的形象下笑容依舊溫柔:「今晚會留下吧?早點洗澡睡覺吧。」他表示要走了。

今晚本來不打算留下,本來拿過獎座便離開。

我衝過去摟著他,把臉埋在他的胸口。我努力忍住不哭,把他摟得更緊;當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終於忍不住了!

「怎麼妳每次見到我都會哭呢?」他長長地嘆了口氣:「還是我每次都讓妳哭?」

誰叫我那天罵你滾蛋?又叫你真的聽我說?

誰叫你一走了之?誰叫你不知所蹤?誰叫你千呼萬喚都不出現?

誰叫你不經意又再回來?誰叫你的笑容還是那麼好看?誰叫你仍溫柔如故?

我記起曾有首這樣的歌:
「看到你這個笑容,叫我怎能忍住眼淚?多謝你直到最後仍然那麼溫柔。」

他摸著我的頭,我揪住他的襯衫擦眼淚。我就是喜歡把他身上的衣服當衛生紙!別人的我都不要!

他摸著我的頭髮,像在摸小狗。我踮高腳尖去吻他的唇。他的鬍渣令我的臉很癢。

「萊絲莉,妳這又何苦?」他苦澀地說:「我比妳年紀大一大截!妳這是認真的嗎?跟妳差不多年紀的不是更適合妳嗎?」

我不住地搖頭,然後抬高頭問他:「我認真的!你不是要我相信你嗎?還是你會跟我父母一樣丟棄我?」我的眼淚又湧出來:「你替我簽字入院時,我覺得很孤寂,原來我一個親人也沒有!只得老闆和工作夥伴!」

他聽完立即抱緊我,輪到他吻我了。就算被我推開,也扳開我的手臂吻過來。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59)

醒來已第二天早上十時,日光代替了燈光。手機的響聲吵醒了我和麥可。

是艾美打來,提醒我下午要到雪莉開會。她不打來我幾乎也忘了。哭完超累超頭痛...

「我要為我的白金唱片努力了。」我摸摸麥可的臉。痛也得工作。

「現在出去?」他站了起來:「我找司機送妳。」

我告訴他要先洗個澡和吃點東西,空著肚子會胃痛。

我要找茱迪,但找不到,她好像今天放假。麥可叫我先去洗澡,說會叫瑪嘉烈給我做飯。

洗完已有兩碗菜湯和麵包在餐桌上。我和麥可坐著吃。

我問他今天有什麼節目。他說沒特別安排,可能會回工作室看看,然後問我通告什麼時候完結。

我也想知道,會議從來沒準則。

會議從下午開到差不多凌晨,要決定新唱片的風格和找監製。花了這麼多時間卻沒有共識。

我只知道今次要張白金唱片,但風格和內容是什麼呢?我暫時未想到。

凌晨時麥可打來問我會議開完沒有。我覺得再開下去也沒意思,決定先行告辭。

麥可問我要不要到他那裏。我故意逗他:「你想見我嗎?」

「不想見妳為什麼要打給妳?」他失笑:「叫司機送妳回來吧。」

其實我很累。

麥可在我那邊等我。他刮了鬍子,換了紅色的汗衫和白色運動褲,清爽了不少。

我們擁抱了。我把臉埋在他的胸膛,困倦中有個依靠真令人安穩。

「辛苦了。」他喜歡摸我的頭,正如我喜歡把臉埋在他的胸口中。

「不,工作是我喜歡的事。」我自豪地說。

麥可,雖然對人極好,但要求也極高。我很清楚他會喜歡我,不但我是很「小女孩」的萊絲莉,而且是那個做事很認真,不斷求突破、求進步、求成長的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It's falling in love (60)

「妳打算跟誰去?」他呷了一口茶。

「自己。」我沒特別想跟誰去。朋友間的時間很難相就,也未必見得有興趣,況且以前的朋友大都沒再聯絡。

「妳沒打算跟我去嗎?」他湊過來,試探地問。

這主意不錯!他應該是個不錯的遊伴!正當我想說「好啊」的時候,忽然記起他已是我的男友。我的臉立即刷的紅了:「不行、不行!這樣孤男寡女的...我可沒試過跟一個男人去旅行...」我下意識離他遠一點坐。

他見到我這樣立即哈哈哈哈地笑彎了腰:「看妳多緊張!妳想到哪裏去了?就算我跟妳一起去,也會分開房間啦!妳這樣想我...妳壞哦!」

他的話讓我的臉更紅,我忍不住打他:「你才壞!」

「妳不是想歪,為什麼會臉紅?」他繼續笑,架起手臂來擋我的拳頭。

他令我更羞,我向他做了個鬼臉便跑回房間。

不一會他追了上來:「別生氣啦。」我們坐了一會,他就回主屋了。

我決定暫時不跟唱片公司開會,反正只是耗時間,不會有實質的成果,那我倒不如寫寫歌,聽聽樣品。

「做喜歡的事」...我到底現在喜歡什麼呢?我想不到。

我坐在麥可的大班椅上發呆,忽然想聽聽他的歌。他的唱片在壁櫃的最上層,我放了來聽。他的歌聲很動人,好聽極了,怎麼我以前沒留意他的音樂?

晚上我回了家,很久沒自己做飯了。我做了串燒牛柳和起司蛋包飯慰勞自己。

吃飯時麥可打來:「妳不過來我這邊?」

我告訴他我回家看電視。

「笑話,我這裏沒電視看嗎?」他有點點生氣:「來不來?我叫司機接妳。」

我拒絕,告訴他我正在吃飯。

「我想見妳。」他好像被迫說出心底話的樣子:「行不行?」

好啦,他這樣坦白!

「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