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李王能破掉美國給中國做了30 年的“局”嗎? - 社論,發洩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習李王能破掉美國給中國做了30 年的“局”嗎?

習李王能破掉美國給中國做了30 年的“局”嗎?

【導讀】本文危機感很強,但也不必過於擔憂,西方的中國崩潰論喊了幾十年,我們反而越發展越好,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調整、糾錯,回歸、前行,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誰能阻擋中華民族崛起的腳步!  
    點評:這篇文章是相當深刻和到位的,是我想寫而沒有時間寫的。過去30 年來,美國一直在佈局,從經濟、金融、貨幣、政治和社會輿論等各方面,給中國做了一個“欲取先予,先捧後殺”的局,這個局的目標是將中國變成其貨幣、金融和經濟殖民地後,顛覆中國政權,再扶持傀儡政府,而後令中國四分五裂,再利用內戰、饑荒、瘟疫和基因武器等大規模減少中國人口,使得中國人不再能與他們爭奪地球資源。這種戰略在前蘇聯曾經成功實施過。此策略的實施,有兩個關鍵,一是扶持縱容官員貪腐,激化官民矛盾,貪腐官員為避免被追懲而賣力顛覆政權;二是黑中華文明,摧毀民族自信,從而為取消中國人球籍創造輿論條件。即貪腐官員和文化漢奸是中華民族的心腹大患。這個局本來已近成收尾,然而習總的橫空出世打破了這個格局,對外進行戰爭準備,對內反貪腐反抹黑,已經開始破局。儘管金融危機仍難以避免,但政權顛覆,國家四分五裂的慘劇可以避免了。從長期而言,中國來一場金融大危機是件好事,這才能使中國當今經濟發展模式和生活方式來個“鳳凰涅槃”!  
    正 文  
    如果,我有文學天賦,我一定會將中國三十年來的歷史變遷寫成一部小說,名字就叫《局》。一個偉大的民族,之所以是一個偉大的民族,在於這個民族的自覺、自主、自立、自強。一個民族,一旦失去自覺,就一定會失去自主。  

    一個不能自主的民族,大事小事去看別人的臉色,它還有什麽資格談自立?一個不能自立的國家,就算GDP 天下第二,仍然要向列強們納貢,它有什麽顏面說自強!  
    什麽是局?用遊戲來解釋最為恰當,局就是一場多方博弈的遊戲。  
    站在主局人的角度,可以將局分為四個階段:設局、佈局、做局、勝局。站在入居人的角度,可以將局分為四個階段:觀局、入局、定局、敗局。  
    筆者春節無聊,複讀香港三十年預算案,心頭不免一驚。卻原來,人家在一九八三年就開始設局了。如此說來,九十年代是佈局,零零年代是做局,一零年代該有結局了。對中國人而言,八十年代是觀局,九十年代是入局,零零年代是定局,一零年代正在演結局啊!再細一點兒看:九十年代,匯率改革和WTO是入局的關鍵兩步;零零年代,四萬億刺激經濟計畫是定局的經濟標誌,至於中美戰略對話則是定局的政治標誌;到了一零年代,從形式上看,似乎大勢已去。  
    這個局,明面上賭的是財富,本質上是在賭國運。那麼,能不能計算一下本局的勝負呢?  
    可以的,計算一下一個國家的國民財富結餘狀況就知道了。請注意,不要去看 GDP,那玩意兒,是局幕啊!請不要驚訝,有的國家貌似“負債累累”,卻聚集了全世界的人才、資本和優質資產;有的國家熱火朝天地膨脹 GDP,光彩照人的泡沫背後,人才和財富竟然被掏空了,只留下了污染和貧困。  
    先富的中國人,很多開始變成外國人了,繼續計算下去還有意思嗎?就要看到結局了,還有什麽動人的理論可以解釋殘酷的現實嗎?況且,很多搞理論的傢伙們,以及這些傢伙們的家屬,已經悄然變成外國人了,他們的理論還有多少可信度呢?  
    先放下中國,我們去看看俄國。在前蘇聯,戈爾喬夫玩出來一個慘痛的敗局。好在,這個國家仍然存留了一些精神上的貴族,他們雖然未能在定局的時候破局,創造出反敗為勝的嶄新局面。但是,他們終於成全了普京,普京也確實不負眾望,終於收拾了前蘇聯的殘局,開創了俄羅斯民族的一盤新局。  
    回到中國,習李一代似有所悟,他們在煌煌定局之中感覺到了危機,他們果敢地發出了不走“兩路”政治宣誓。習李一代確實異常艱困,他們背負盛世榮耀卻佇立在懸崖的邊緣,歷史僅僅留給他們最後一絲破局的希望。如能破局,就不需要收拾殘局了。  
    如果能夠反敗為勝,就可以爭取一個輝煌的結局。是啊,結局就在眼前了,還能“其惟春秋乎”?有些人非要用GDP 完成對自己的歷史定位,用人家的口水做面膜,豈不是很可笑嗎!然而,破局何其艱難!要知道,人家從設局、佈局、做局到現在,歷時三十載,傾盡了兩代人的心血。人家培養的代理人早已是水銀瀉地,無所不在了。最可怕的是,人家已經進入到了制度和政策層面最後的博弈了,就剩下改旗易幟這最後的一搏了。  
    不信,你就去聽聽,是誰在高喊普世價值?!不要懵懂了,“最後幾步”和“死路一條”,是主局者在赤裸裸地逼宮了!不過,有些人並不真正理解中國,特別是不理解經歷過大革命洗禮的中國人。請相信,中國還存在一批真正的精神貴族,那是一批金融資本永遠無法收買的愛國人士。  
    正是他們推動了十八大關於道路問題的深刻反思。這次深刻的反思,已經開始影響制度和政策的走向了,也必將逐步深化為對前三十年錯誤的歷史性修正。確實,我們已經站在懸崖的邊緣,我們已經非常接近一次歷史性的大敗局了。但是,畢竟我們還沒有跌進萬丈深淵,畢竟我們還沒有陷入徹底的失敗。一句話,我們仍然有機會破局!  
    破局,當然不僅僅是習李的工作。更準確地說,能否破局,取決於中國全體國民的覺悟水準。回到本文主題,一個不能自覺和自主的民族,當然沒有自立和自強的希望。我們要促成中華民族的自覺,就必須重新對國民進行啟蒙。  
    所謂民族自覺,就是一個民族的方位感,就是建立中華民族清晰的政治座標和經濟座標。當我們重新掌控我們的意識形態,將“普世”邪教扔進太平洋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重建中華民族的政治座標和經濟座標了。  
    我們知道我們在哪里,我們也知道我們將要到哪里,我們自然知道我們如何選擇正確的道路。簡言之,就是不要繼續在別人框定的座標裏爬行了,我們必須毅然決然地沖出別人佈設的局。筆者還要重複過去的觀點:我國面臨的最主要問題是哲學問題,就是一定要解決中華民族主體性的問題。這個問題解決了,我國人民才能夠真正掌握共和國的政治主權和經濟主權。  
    現實地說,我們必須奪回被國際金融資本蠶食的政治主權和經濟主權。有了這份自覺,就有了人民主體性,共和國就可以自立和自強。筆者春節思考香港問題的時候,得出一個可怕的結論。我們在一九八三年之後,沒有充分理解主權的含義。所以,我們只是在形式上收回了香港的領土主權,我們並未收回香港經濟管理主權,我們也並未完全收回香港政治管理主權。  
    如果,不需要顧及臉面的話,我們應該承認現在是國際金融資本在行使香港的主權。所以,短短的三十年時間,香港就被徹底掏空了,即將變成一個需要救濟的廢都了。歷史的經驗教訓不值得全體中國人深思嗎?難道中國大陸的政治主權和經濟主權不值得憂慮嗎?  
    當人家用釣魚島等敏感的領土主權問題遮蔽我們的視線的時候,當人家用所謂“五毒”轉移我們的注意力的時候,我們是否還能警覺已經岌岌可危的政治主權和經濟主權呢?親愛的同胞們,你們是否注意到,共和國最可怕的敵人,不是局外橫刀立馬的敵人,而是隱藏在局內打著改革旗號破壞社會主義制度的那幫局外人(身在曹營的徐庶們)。  
    從國際金融資本的角度觀察,在八十年代末期,美國用持續強美元(堅挺的石油價格)的政策完成了對前蘇聯和東歐國家的財富清剿。既然是清剿,當然會有槍聲,車臣和格魯吉亞的槍聲將盧布一路打殘,連帶朝鮮這樣的邊緣小國都無法倖免。於是,盧布一瀉千里,前蘇聯東歐的人、財、物滾滾西去。  
    誰說過故計不能重施?從九十年代開始,美國再次轉入持續弱美元的歷史週期,持續弱美元使得美元資本持續進入中國,國際金融資本迅速資本化並市場化了中國的財富,為下一步清剿中國的財富做好了技術準備。隨著美國完成經濟結構調整,美元持續轉強的歷史週期即將開始了,另一次的大規模財富清剿就要重新上演了。  
    美國人精通障眼法,將中國人送進雲裏霧裏,完全忽略了另一次強美元的現實威脅。有些天真的中國人,被鋪天蓋地的抗日鬧劇泡爛了腦袋,今天的日本人充其量也就是當年的偽軍,安倍不過是國際金融資本佈局中的一枚棄子(炮灰而已),釣魚島僅僅是用於引發敗局的導火索罷了。  
    有人正在期待,釣魚島的一聲槍響,打爆人民幣匯率,用強美元席捲中國財富。仔細想一想看,難道不是嗎?  
    毋庸置疑,這是一個跨越時空的佈局,作為一場宏大的遊戲,需要本民族最有智慧的思想家去博弈。很遺憾,我們民族最優秀的思想家被系統地邊緣化了。 人家玩的還是老套路,從常青藤上順下來幾只猴子,在金融資本的強勢加持下,巧妙地佔領了我們的意識形態,幾乎成為了我們民族的精神主宰。  
    不巧的是,猴子們總是沉不住氣,既得利益者們急於套現走人(率先出局),移民潮和資本外逃提前爆發了。看到人財物滾滾西去,我們的人民終於開始覺醒了,老百姓現在已經知道了,有一些所謂的主流經濟學家幾乎都是騙子。  
    老百姓很快就要完全明白了,騙子絕不僅僅止於主流經濟學家。當騙子們不能招搖過市了,這個局就快要破了。有些人以為,關幾個網站,限制幾個人說話,就能保住一個騙局,那可真是幼稚得可笑啊!  
    我一直很佩服佈局人的膽識。將十三億人裝進一個局裏,這個局你們真的能控制得了嗎?就憑那幾個隱藏在局內的局外人嗎?用一本《舊制度與大革命》可以糊弄幾個酸秀才,難道可以蒙蔽讀過《國家與革命》的歷史唯物主義者嗎?  
    別逗了,中國既不是蘇東,中國也不是中東,北京更不是鵝城,我們不需要用走上街頭的方式,我們也不急於現在就去釣魚島插五星紅旗。  
    是的,捍衛人民幣的防線不在釣魚島,能夠摧毀人民幣的當然不是“五毒”,人民幣的防線只能構築於十三億人的心裏。人民幣的信用,取決於十三億人的信念;十三億人的信念,來源於中華民族主體性回歸。  
    值得欣慰的是,這個主體性的回歸已經開始了。中華民族主體性的回歸,必然形成人民當家作主的嶄新格局。中國尚有能夠俯瞰全局的優秀思想家,他們不會坐視共和國陷入歷史性的敗局。當我們的人民認清了騙子,我們就有辦法戳破騙子們佈設的局。  
    中國人有一句老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從哲學角度講,人民幣的幣值,取決於人民的自覺,取決於人民的自主。一個可以自覺和自主的國家,就知道如何自立和自強。再延伸一步,中國最根本的國防是中國人民的心防,有全體人民堅固的心防,就能防止人民幣崩潰。  
    如果,我們能夠守住了人民幣幣值,人民幣不象盧布一樣崩潰,結局會怎樣呢?我們不倒下,我們的敵人就一定會倒下!那個甘當炮灰的安培,真的不想去救岌岌可危的日元嗎?日元如果崩潰,最大的受益者就一定是美元嗎?  
    萬一,人民銀行不再是美聯儲的辦事處了;萬一,人民銀行重新成為中國人民的銀行,那會發生怎樣的巨變呢?人民幣或許真的就開始國際化了!你們也不能總是把人家的總理當成你們家的總經理吧?又或者,佈局的人也應該思考如何收拾自己的殘局了。  
我沒有文學天賦,《局》我就不寫了。還好,孩子們都長大了,我不阻止他們閱讀《舊制度與大革命》, 我只是要求他們必須同時閱讀《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法蘭西內戰》和《國家與革命》,他們已經學會並開始進行嚴肅而深刻的思考了。  
待到破局之後,我倒是期待孩子們可以完成關於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巨著,名字可以叫做《破局》。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