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黃昏の魔劍使】 插畫/原作: K (連載中)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4 123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諸神黃昏の魔劍使】 插畫/原作: K (連載中)

【諸神黃昏の魔劍使】 插畫/原作: K (連載中)

十年前。

在南海禦魔島的宏偉鐘樓上,出現了巨大的黑洞,裡頭走出一頭又一頭魔物,巨大而醜陋的軀體和猙獰面目。

那一天,忙碌的城市全都停頓了。

「——絕望吧!像家畜那樣活著的人類還有無能的諸神們!戰爭(遊戲)開始了!」在王座上的魔神如此宣告,為歷史掀開新的序幕。

七位魔神將人類囚禁在名為現實世界的牢獄——遊戲般的神話世界裡。

公元2057年,世界臨近崩壞。

萬雷轟頂、海潚翻天、星塵墜地……毀滅性的天災無休止地持續了七日七夜,數十億萬物之靈對此無能為力,一個個邁向消逝滅亡的命運。

無數魔物猖獗於世,人類束手無策。

世界正面臨前所未有的災難,都市失去以往的喧鬧聲,灰色的都市中滿佈破爛零落的大片金屬架,是曾被稱為市中心的雄偉建築,街道到處是慶棄的汽車,屈曲折彎的路燈時宜閃爍,零星火種遍地散落。

拖曳著醜陋而血腥的影子,嗜血的魔物逐漸將人類迫入絕境。

逃跑與弒殺在不斷回播,猙獰面目的魔物們正享用久違的大餐。魔物將活人以蠻力撕開,人類被當作螻蟻被踐踏。

有躲在一旁啜泣的孩子,也有慌得動彈不得的人們。尖叫聲與咆哮聲雙雙交疊,不知為何卻有誰為此狂歡大笑,也許已經無法正常思考,或許已放棄思考了。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在大廈轉角爬出一隻魔物,足足10米長的巨大身形,頭部是毫無表情的巨型人臉,軀體則是巨大化的壁虎。爬行速度每秒百米,即使是全副武裝的軍人也對牠無計可施。

牠蠕動身體,踩碎逃跑中的人群,裡頭有男女老幼,有過不同的故事和回憶,但這些事物在魔物面前,輕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序章 起始與終焉

001

  「我的存在,到頭來有什麼意義?」

  無數次,無數次,百回千回萬回重複著單調無聊的疑問句。

  令人悸動的邂逅相逢?

  那是動畫、漫畫和遊戲之類的假想世界才存在的事物。

  令人激情的熱血冒險?

  你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主角,只會老早就敗陣,繞個圈子走進黃泉路。

  浩瀚無窮的遠大夢想?

  大部分人僅僅數次挫敗就失去熱情,能夢想成真又有多少人呢?

  「天氣,稍微變涼了。」

  一顆又一顆純白的雪花,落在手背上,融化為水滴。

  呼出一口口水氣,白霧飄散到半空。

  空無一人街道伴著寂寞。

  在夜幕低垂之下,燈光遍地熱鬧人群所在的都市,隨著人群的笑容而作出形式上的笑容,到底有什麼意義?

  比如說,有一天你的影子漸漸褪色了,消失在人群之中,有誰注意到?

  螢幕映照在角膜上,專心致志地移動滑鼠,「噠啦噠啦」把玩著一個個鍵盤的按鈕,又有何意義呢?

  比如說,有一天你的蹤影忽然不見了,消失在網絡之中,又有誰在乎?

  你是凡人,平凡的人類,沙灘其中一顆沙粒。

  你的存在意義,終究還是如此。

  以前,天真爛漫的你曾想過要當上名星,在舞台上發光發亮。

  到頭來,你只是躲在一角,眼看在螢光幕底下的某個人閃耀著光芒的影子而已。

  一直在憧憬漫畫中的感人情節,還有電影中的驚險場面。

  憧憬終究是「童」心才能幻想出的「景」象。

  那個人已拋棄了這毫無價值的階段。

  那現在的生活就有價值了?

  又一顆雪花融化在手背上。

  「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2

  其實誰也知道,有很多事情,不用說白也一清二楚。

  想要確認事實這種藉口,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

  僅僅是個愚蠢的人在期待根本不可能出現的答案。

  這個答案……

  「哈哈,你說那個跟屁狗?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搞的,連你都誤會了?」

  「才不會,那個自閉的傢伙怎麼可能比得上我。」

  「很有信心嘛。」

  「那當然,那可是個就會一整天坐在一角,連話也不說一句的自閉男哦。在社會裡也是垃圾的人,跟本不能比吧。」

  金光閃閃的黃昏,教室裡映出兩人的影子。他們卻沒留意到,那個被他們稱作自閉男的黑羽鳴海就在門外,打算收拾遺落的東西。

  遺落的到底是什麼呢?他忘掉了。

  也許用來思考的心,也遺落在某處了。

  好過分,儘管認為對方不在附近,那樣過分的言語……

  只不過是不時替她分擔班長的雜務,只不過是想跟她說說話,調侃幾句而已。那時候懷著感謝的微笑,原來藏著那樣的針?

  還以為可以成為朋友,還以為終於能好好與人相處了。

  到頭來只是一場空嗎?

  雖說鳴海還是個小學生,但那被摧毀的小小的勇氣,恐怕比什麼都要沈重。

  本來在若菜身邊跟她說著話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他不禁這樣想。

  光透過門扉,緩緩灑在走廊的地板上——而鳴海他,只能躲在陰影裡,獨自承受著這無故的背叛……

  只是,那不過是他幻想出來的未來。

  若菜從不屬於自己那一方,那大概稱不上背叛吧。

  真相早已揭開,鳴海所傾慕的人,將他稱作「跟屁狗」,換作是誰也得要絕望吧……

  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3

  此時,在燈光充足,設計單調的房間中,有兩人互相坐在桌子對面。

  氣氛頗凝重,大概有什麼不太好說出口的事情。

  因為這裡是警局的審問室?或許不是,儘管其中一方是個上任不久的警員,總會多多少少接觸過各式各樣的案件,需要這麼小心謹慎嗎?

  「也就是說,你承認了你就是一星期前那轟動全城的事件的凶手了嗎?」

  警察緩緩將字吐出,絕不能有一絲差錯。那個理由——對方只是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子。

  「……嗯。」

  「謀殺的罪名可大可小,要是你是被人威脅的話,請務必要說出來。沒什麼比自己的前途來得重要,罪成之後,你就再也沒有自由了。」

  「……嗯,我知道。遺憾的是,凶手的確是我。」

  「那麼……我只能如實報告了,沒問題吧。」

  「嗯,就這樣吧。」

  年齡不過十歲的女孩垂下臉,在審問室裡默默地坐著,那幅不合她的年齡的冷漠表情,令人難以忘懷。

  誰也沒想到,她就是在殮房咀嚼屍體的怪物。

  那具被埋入地底好幾天,已經發臭長蟲的女童屍體。

  「是這樣的……剛才她這樣說……」

  警員回對這個叫做白羽汐音的普通小學生長歎一聲,然後跟外頭的警員討論事件。

  汐音吞嚥一口唾液,似乎在回味著什麼。

  「泥巴的味道、男人的味道、那女生的味道……還有……奇妙的味道……那是什麼呢?人類?不……夾雜異物的味道。」

  汐音攪動舌頭,像是在摸索什麼。

  一週前在口中餘下的腥味,也能分辨出來?不太可能,大概只是刻在記憶裡的資訊。

  實際上,食人這種說法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4

  獄卒拉開鐵閘,將汐音推進牢獄裡面。

  「等候發落期間,請在牢內靜候。」

  獄卒拋下一句話後便離開了。遺下汐音在這潮濕又髒兮兮的地方,四周相當昏暗,完全不像是現代社會的建築,牆壁也是石磚疊成的。

  這裡是地下室,即使打穿牆壁也毫無作用。

  汐音累得一屁股坐下來,倚著牆壁。

  環顧四周,發現角落還坐了一個男孩子,看起來只有十歲左右。

  黑色的頭髮亂糟糟的,看來很久也沒打理過。

  (這麼小的孩子也……)

  汐音打了個呵欠,正準備要睡,但又睜開一隻眼盯住那男孩看。

  「別殺氣騰騰的,睡意都快褪去了。」

  「不……我並沒有……」

  男孩畏畏縮縮地避開汐音的視線,就像在害怕什麼無形的東西。

  「呵,想推卸責任麼?這裡只有你這傢伙跟我,還想抵賴個什麼?」

  汐音走到那個瑟縮在一角的男孩面前,撐腰俯視那個奇怪的男孩。

  那男孩忽然一副嚇人的樣子。

  「煩人,你話太多了!」

  「……」

  「再殺一個也沒差。」

  男孩的眼神彷彿散發出紅光,滿滿的殺意。

  猶如抗拒所有的存在那般,而且他說的話也令人很在意,也就是說這個男孩是因為殺人的罪名而被捕吧。

  這個時間點有這樣年幼的殺人犯,偶然嗎?

  「要殺的話,記得這次要埋得隱蔽點,不然會被發現啊。」

  「……!」

  男孩瞬間警戒起來,從角落彈出來,用疑惑和殺氣滿滿的眼神盯住汐音。

  (果然麼,奇妙的味道是在他身上。)

  「警官告訴我了,關於你這傢伙的東西。」

  當然只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5

  時光總是在你的眼底下,如流星沿著夜空滑翔似的逝去,翩遷荏苒。

  揮舞刀劍,舞動刃鋒。

  不知何時,秋風在耳畔響,四周落葉橫飛。

  不知何時,冬日悄悄敲門,四周白雪皚皚。

  不知何時,雪融了,綠芽初露鋒芒。

  曾幾何時,竹刀也壞了,壞在秋與冬的摧殘之下。

  春色,在買了一套全新的竹刀後,也悄悄來探望我——從那以後已過去數個月,冬去春來。

  春,櫻花初綻的季節。

  或許如百草一樣,這桃色季節將是我嶄新的開始。

  在那以後,我也有一點點改變,感覺我一直尋求的答案已經不遠了。

  「呼,又輸給你了。算起來,已經過去四年多了,怎麼像是數天前發生的事情……」

  「後悔當初了嗎?」

  「若果我所走的路有絲毫差錯,我就無法遇見你了,比起那些罪孽,更沈重的事情或許是沒有遇見你的世界,也許我會再重蹈覆轍。利用了你的力量來抑制我的魔鬼也說不定,但這些日子,我真的過得很快樂。

  ……無論你有怎樣的過去,有怎樣的黑暗,我也有信心全盤接受。僅僅一點點也好,我也想去了解你的全部。」

  「……」

  在幾年後的某年某月某日,汐音與我共處在劍道道場裡。

  在這古式日式建築裡,大部份樓閣也是用木頭建成的。

  建築物外圍不遠處被不到兩米高的圍牆圍住,圍牆和建築物之間是花園。

  鳴海坐在樓閣外圍的木地板,面向花園那生機盎然的小池塘和正值花期的櫻花樹,夢幻的粉色,猶豫充滿著魔力那般。

  鳴海望著汐音那帶點愁緒,卻想去隱藏的樣子。

  一般人是不會想著逃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6

  在森林裡唯獨有一片空地,旁邊的樹也被劃花了,就像戰爭過後那樣。

  「秘劍,一之太刀!」

  在那片森林,舞動著日本刀。

  閃耀著星屑的魔力纏繞刀,用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劃開空氣,然後將刀收入刀鞘裡。

  劍氣將前方的銀杉左右一分為二,但大樹仍屹立不倒,十分頑強。

  分配給鳴海的工作是補充柴木。也許對於現代來說是很奇怪的現象,但在這個與世隔絕的村子裡可謂家常便飯。

  一般來說,是不會將整棵樹砍掉的,這工作太吃力了。

  收集枯枝效率還比較快。

  會派鳴海來砍柴的理由是鳴海能略過繁瑣的步驟,直接利用劍氣將樹木砍掉。當然,不應像鳴海剛才那樣縱向斬開大樹,而是斜斜斬倒大樹才正確。

  「鳴海!給我好好工作啊!」

  留了一把耀眼的銀白色頭髮的美少女,滿臉不屑地在旁催促。她提著食物籃子,裡面盛載了水和餅乾。

  如果是旁人看來的話,肯定會以為這個少女是哪家的良家婦女。

  非也,那可是全村上下也敬畏著的守備隊長。

  雖然現在沒穿上盔甲,但肯定的是沒人能傷她分毫——至少在這村子。

  「為什麼非要我做砍柴的工作啊!麻煩透頂!」

  鳴海一臉疲憊地癱躺在地面。

  忽然,一塊餅乾塞到鳴海的嘴巴裡,焗烤的香氣在舌頭化開。

  (這個味道……)

  「你親手做的!?」

  「呃……」

  汐音別開視線,一副謊言被拆穿那樣不自在的樣子。

  的確是汐音做的,能品嚐出來的鳴海到底用了什麼手法?

  「我還挺自信來著……很難吃?」

  汐音戰戰兢兢地問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7

  凡存在於世之物,必有循環演化。花草樹木、飛禽走獸、四季氣候乃至日月星辰皆存在固有循環演化。

  其實這並不是那麼深奧的道理,就跟為了生存而進食同樣的道理罷了。

  不知是誰曾經這樣說過一個理論:世上的幸福是相等的,某人感到幸福,另外某人便會陷入不幸。仔細想想,又好像頗有道理,就跟進食一樣,利用其他生物的生存權利,換取自己的生存權利。雖說僅是生存不能等同幸福,只不過「等價交換」這點是共通的。

  大概這一點也適用於人類的生命吧,捨命救下本應要死的人。

  有誰會做這麼偉大——愚蠢的事嗎?

  這個世界就只有黑羽你這樣的笨蛋會這樣做。

  我跟你一樣?

  別開玩笑了,我並不是為了救人而將他人殺死,而是為了愉悅啊。

  「黑羽,你是錯誤的。『善良』那樣的形容詞不適合我,因為……我毫無疑問是個不折不扣的殺人鬼啊。」

***

  金光灑遍大地,秋天的黃昏總是瀰漫著寂寞,為什麼呢?

  是因為樹葉枯黃落下?是因為氣溫日漸變冷?是因為黃昏本身代表著離別?無論怎樣去尋求根源,現象本身也不會有所改變吧。那麼——人類又是為了什麼才要尋根究底呢?

  對「人類是為了什麼才要尋根究底」這個問題尋根究底,從根本上就是個矛盾。

  但萬事總有根源,讓「她」覺得自己是個殺人鬼又是什麼時候的事?

  ——大概,就在那一天吧。

  課外活動完結後,汐音、沙耶和千尋收拾網球用品到倉庫裡。

  「來吧!一、二、三!」

  用力敞開體育倉庫的大門,生銹的鐵磨出了唧唧喳喳的聲音,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8

  汐音被襲擊了?怎麼可能!剛才還好好的。

  「現在!血!止血!」

  千尋嚇得心跳猛地加速,血液循環的增快使得身體溫熱起來。不知是否那股溫熱導致大腦混亂,步調錯亂地跑到汐音面前,腳一軟,癱坐在地板去了。不僅如此,連說話也變得口齒不清。

  「對不起……最後還是給你添麻煩了……」

  「好!好!不要說話,求求你!求求你!沒事的,沒事的,沒事的!」

  「聽我說」汐音的聲音變得很柔弱,用盡力握住千尋顫抖的手,緩緩道出話來。

  「不要……不要!」

  千尋眼淚汪汪地搖頭,淚水滴在汐音臉上,輕輕滑過汐音的臉龐。在這突如其來的事件,千尋根本就沒有冷靜下來的時間。

  汐音虛弱得嘴脣也發白了,不過仍努力想要傳達什麼。

  千尋的腦海在盪著「沒事的,絕對會得救的!」那樣的言語,已經容不下其他事物了。神經不斷刺激大腦,龐大的信息量使千尋混亂得幾乎要發瘋,用力握住汐音的肩膀。

  「咳!聽我說!最後的請求……就當是為了我可以聽聽?」

  只是一聲咳嗽,痛得汐音快暈過去了,但為了說出那番話,汐音無力地擦去嘴角的血跡。

  「最後……不會的!明明這麼精神,絕對很快就會好起來!就像以前一樣……」

  「帶著沙耶逃吧」或許因為早就有心理準備,汐音表現得十分冷靜。

  「……逃?在說什麼啊……明明不是很嚴重的傷……對吧?」

  千尋大概已經逃避了現實。

  汐音一副想沈睡的樣子,虛弱地微笑搖頭。溫熱的血液蔓延開,流過千尋的膝蓋,血根本就不可能止得住。

  「汐音……為什麼……」

  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9

  「可惡……太遲了!」

  千尋咬牙切齒拚命地用力錘打鐵製的大門,可是鐵門依然紋絲不動。不用多想也能明白,汐音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大概就在眼前……

  為求保險,千尋把沙耶藏到暗角。

  就算千尋遭到怎樣的對待,至少能保護住沙耶一人。

  「裡面的人,本人以修道院上級神職人員戴歐尼修斯之名奉勸你們投降。」低沈穩重的聲音從外面傳入來。

  不出所料,是來找汐音的人。

  要用拖延戰術?不,時間根本就沒用。

  那呼叫增援吧!那更不切實際,普通的女初中生能叫來什麼幫手?

  唯有將受害機率減至最低才是上乘,投降就投降吧,反正自己也不會少塊肉。至於汐音……只能求對方留一命了。

  「好!我投降,我投降!」

  「夠乾脆,真好,免得麻煩了!」

  啪嚓——身體猛然一顫,痛感油然而生。

  「哎哎?」

  一把長槍連人帶鐵門刺穿了,千尋還沒反應到發生了什麼事,目瞪口呆地睜大雙眼望住血從傷口滲出,染紅運動襯衫。

  景象一時朦朧一時清晰,搖擺不定。

  明明投降了,為什麼還是動手了?實在是太天真了,竟然相信合作就能以最低的損失完事,自己實在是太蠢了!

  小時候,大家都怕妖魔鬼怪;長大後,怕的是世間上的人。

  說的,大概是這個原理吧。

  其實根本誰也沒說話投降等於平安無事,根本沒人這樣定下規則。只是人們擅自錯誤理解一些根本沒有確實答案的情況。大家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醉於「一般論」當中。

  結果,就是這慘不忍睹的樣子嗎?

  「來吧!為修道院取回銀光聖劍這歡騰的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4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