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作者:徐公子勝治(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太上章 作者:徐公子勝治(連載中)

太上章 作者:徐公子勝治(連載中)

【內容簡介】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世稱太上,我為道祖!

人神妖魔共處相爭,巫祝仙修萬法紛呈的世界。諸帝顯聖各創驚天玄通,登天之徑殊途無數,蕓蕓世間根本大道何尋?

一個孩子從蒙昧蠻荒中走來,踏無盡險阻、撥層層迷霧,究天地之源、登造化之巔,成就創道之祖!

【其他作品】

《驚門》、《天樞》、《地師》、《靈山》、《人慾》、《鬼股》、《神遊》

TOP

一、清煞與白煞1


蒼莽蠻荒群山險峻,千巖萬壑綿延無盡,其中不知棲息著多少凶禽異獸,在那些靠近水源較為平緩、被群山密林環繞的地帶,散居著大大小小各個部族。深夜裡,漫天閃爍的繁星下,群山的輪廓影影憧憧,人們已經睡去,野獸與宿鳥大多也已歸巢,蠻荒一片寧靜,星空與群山的景象顯得是那麼美麗而神秘。

在這靜悄悄的夜色中,卻潛伏著各種看不見的凶險。夜行的猛虎已經出洞,收起彎鉤般的利爪,腳下帶著厚厚的肉墊無聲無息地穿行在山林間找尋獵物。密林的深處,若豎起耳朵仔細聆聽,偶爾會傳來悉悉索索以及吭哧吭哧的微弱響動,那是貘獸一類的動物在深夜裡離開巢穴,吸著鼻子感應著周圍的氣味,豎著耳朵聽著各種動靜,小心翼翼地避開天敵嚙食甜美多汁的根莖。

間或有林梟展開雙翼劃過天空,長長的尖喙在星空下閃著寒光,擅長夜視的雙眼能發現黑暗中的鼠類出沒,隨時可攏起雙翅如流星般掠入林中伸出利爪攫取。它們的速度很快不發出一點聲息,在星空下飛過一眨眼便消失不見,令人恍惚以為只是幻覺。

影影憧憧的群山間,有一座奇異的山峰,山上生長著一種高大的異樹,粗壯的主幹頂端無數彎曲的枝椏向著天空展開,遠看如一條條欲飛天而去的虯龍,整株樹又像一隻隻伸向天空的巨大怪手。

這是罕見的龍血寶樹,它往往只生長在遠離人煙、陽光充沛的旱地,能從朝暮繚繞的霧氣中汲取水分與靈性。其鮮紅色的樹脂就像人的血液,不僅是一種療傷靈藥,據說還擁有著賦予神秘力量的奇效。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龍血寶樹只是一種傳說,難有機會親眼目睹,但在這座山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一、清煞與白煞2


後半夜的村寨很寧靜,人們早已沉睡,有了高牆和木柵的守護,這裡也沒有像深山中的小部族那樣徹夜燃起火堆防範野獸。火光是從村寨之外亮起的,緊接著頂端削尖的粗木建造的柵欄被人以強大的力量轟開,村寨中有房屋被點燃了。

沉睡中的人們被驚醒,男人們提著各式武器衝出了屋子,迎上一群身著深色勁裝的兇徒掩殺而來。在那不斷燃起的熊熊火光中,男人的喊殺聲、怒吼聲、慘呼聲,女人與孩子的哭喊聲、呼救聲、淒號聲起伏不斷,刺破了夜色中的黑暗與寧靜。

石台上被稱為清煞者仍然一動不動的閉目端坐,對面的金紋白袍人似是自言自語道:「你我等七人並稱巴原七煞,而我最忌憚也最佩服的人就是你清煞。我等了幾十年,今天終於有機會可以得到我想要的秘密。……你再不開口,清水氏一族便將徹底覆滅。」

石台上的「清煞」終於說話了,奇異的是他既沒有睜開眼睛也沒有開口的動作,聲音就這麼自然地如在聞者的腦海中響起:「白額氏,世人稱你為白煞,你也自稱白煞,並以此為得意,所謂巴原七煞之中只有你最名符其實。

這並非是一種尊崇,更不是美意,不僅指的是強大更指可怕。而我這百年來,從未讓人感覺到過可怕,感受到的只是方圓二百里內人們的尊敬與期望。白煞,請你稱呼我為理清水,而不是與你並稱的清煞。」

白煞笑了:「名相之爭沒什麼意思,理清水,我只是下令攻破了村寨,還沒有下令滅族。你難道真要親眼看著清水氏一族從此消失嗎?」

理清水:「沒有用的,無論今天你做什麼,都得不到你想要的。」

白煞的聲音漸漸發冷:「你當年定居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二、天帝之秘 1


這時山下遠方村寨裡的廝殺聲四起,戰鬥已進入到最慘烈的時刻,不斷有人倒在血泊與火光中,有白煞的手下,更多的是清水氏的族人。清水氏一族有一千六百餘人,其中擅長戰鬥的精壯勇士約有三百人,雖不是那麼勇武強悍、但也能拿起武器殊死搏擊者則不下千人。

他們有短暫的準備,但畢竟是深夜裡倉促迎敵,而白煞帶來的二百多名手下都是專門受過格殺訓練的精銳死士,其中帶隊者皆擁有神通法力。戰鬥剛開始時雙方是僵持的局面,但是山中那些人也趕往城寨的時候,場面便漸漸形成一邊倒的屠殺。

清水氏一族無法抗拒覆亡的命運,但就算如此,白煞的手下也折損了大半,其中甚至有掌握神通法力的強者被斬,可見清水氏一族中也有類似的高手。普通的死士也就罷了,可以再招募訓練,可是邁入初境、修成神通法力的強者,往往可遇不可求,無論對於什麼樣的勢力來說,這都是沉重的損失。

清水氏一族得到了山神的警告,知道今天將要面臨覆亡的大劫,山神告訴他們要奮起所有的力量反擊!世代祭拜與信奉山神的氏族部落,毫不猶豫遵從了山神的指引,這是理清水此刻唯一能為族人所做的事情。

事已至此,似乎已經沒什麼話好說了,白煞應該清楚今天無論怎樣威脅理清水,對方都不會給他想要的東西。他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滅了清水氏一族卻毫無意義。他此刻已經可以殺了理清水離去,而理清水此刻則毫無反抗之力。

可白煞並不打算這麼做,因為他不甘心,付出的代價越大就越不甘心。他想要得到的秘傳就在理清水的心裡,哪怕清水氏一族全滅,只要理清水還在,就仍有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二、天帝之秘 2


琅玕果雖珍奇無比,但對於白煞這種高人來說也並非得不到,他清楚這是一種能助益修煉的神奇靈藥,卻不是什麼服之便能成仙的不死神藥。

那麼建木與不死神藥的隱喻,指的應是太昊當年的登天之徑。太昊天帝在世間留下了菁華訣,若能修成菁華訣,再將八層九轉七十二階登天之徑修煉到盡頭,便可脫去凡胎飛昇帝鄉永享長生。由此可見,菁華訣才是太昊天帝所留下的真正的「不死神藥」。

但得到菁華決未必就能修成,而修成菁華決也未必就能登天,自古以來成功者寥寥。在白煞看來,太昊天帝可能只是偶爾走過了一條正確的道路,他所留下的指引,卻未必能讓後人複製同樣的成功,而僥倖成功者也可能只是碰巧擁有了同樣的幸運。

白煞收集古往今來的傳說考其真偽,並沒有發現成功與失敗者之間,有什麼可以參照的必然規律。而且更重要的是,菁華訣並非世間唯一的登天指引,太昊天帝的神土也並非唯一的長生帝鄉。

比如在太昊千年之後出世少昊,也同樣開闢了帝鄉神土。人間的傳說是類似的,認為少昊也得到了不死神藥。可是少昊登天並沒有前往太昊天帝的神土,而是另辟帝鄉,因此也被尊為少昊天帝。

少昊天帝留下的秘傳仙訣指引,是看似與菁華決玄理全然不同的吞形決。修成吞形決的白煞,在凡夫俗子眼中早已是神山上的仙人,但他自己卻很清楚,在登天之徑上若邁不出那最後一步,百年之後便壽元將盡。

白煞雖殘忍冷酷,卻是有大智之人,他會思考很多人連想都不敢想的問題。為什麼修煉菁華決若能登天,便進入太昊天帝的神土;而修煉吞形決若能登天,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三、赤子啼聲1


通常戰鬥中的傷亡,受傷的人數往往要比陣亡的人數大得多,但今天的情況不一樣,這不是戰鬥而純粹就是滅族屠殺,場面格外的慘烈。清水氏一族到最後老弱婦孺都拿起了武器,向著屠殺者的要害瘋狂的砍去,每殺死一個敵人便是為自己與族人報仇。

白煞的手下若受了傷,旋即會被一群清水氏族人趁勢撲上來攻擊,到最後陣亡者是受傷者的十倍不止。此刻清水氏一族已經覆亡,剩下的事情該怎麼處理?

白煞轉過身來道:「星耀,善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不要留下任何有關赤望丘的線索。今天的事要絕對保密,任何人不得洩露內情,哪怕回到赤望丘也絕不可再提起。至於今後該怎麼說,我自會教你。」

勁裝男子名叫星耀,是白煞的弟子也是他最為倚重與信任的心腹。此刻星耀看著石台上端坐不動的理清水,又以神念問道:「煞主,您得到了嗎?」

白煞搖了搖頭,又以手示意星耀隨他離開峰頂,飄身形飛下山峰到了法陣之外,這才以神念道:「只要理清水還在,我們就仍有希望。」

星耀:「難道您還要讓他活著嗎?他既然今天沒開口,那麼就永遠不會讓您如願的。」

白煞:「以他的修為,想要自盡的話我也阻止不了。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他仍然堅持活下去,這本身就說明了一件事。以他對我的仇恨,只要有一絲報仇的可能,就不會放棄。他雖不再開口,我又何嘗不清楚他在想什麼?」

星耀:「您是說他會設法找到傳人,將自己平生所知的一切都教給這位傳人。您在他這裡得不到的,屆時還可以在他的傳人身上得到。」

白煞點頭道:「他不會告訴我的東西,只要等到機會,必定會告訴傳人,目的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三、赤子啼聲2


這裡竟然還有倖存者,是一名不足週歲的男嬰。祭壇底部有一間密室,除了清水氏的歷代祭司之外,其餘族人皆不知曉。有人將他藏在了這裡,並且封閉了密室的入口,借助掩護法陣隱去氣息。

這嬰兒暫時躲過了一劫,就連星耀那種高手都沒有發現他,但清水氏滅族之後,就更不可能再有人發現這間密室,這孩子也將無助的葬身於黑暗的地底。幸運的是,此刻他被這女子找了出來。

柔弱的嬰兒已經在黑暗裡呆了一天兩夜,當他見到刺眼的陽光時,發出的哭聲仍是那麼洪亮。

……

遠處那隱於世間的樹得丘峰頂,如一座石像般的理清水卻突然睜開了眼睛,視線望向城廢墟中嬰兒啼哭聲傳來的祭壇。理清水早已動不了,哪怕僅僅是掙扎著睜開雙眼,也如舉起兩座山峰般沉重,看上去就似石像出現了裂痕。

在即將邁出登天之徑那最後一步時,前功盡棄一身修為盡毀,受了不可逆轉的形神之傷,他掙扎著將自己的氣息與這座樹得丘融為一體,才能苟延殘喘的繼續活下去。

白煞沒有殺他,而他也清楚白煞留下他的性命是什麼目的。理清水是方圓二百里內各部族所祭奉的山神,如今他仍能知道這一帶所發生的事情,然而他不能動也無法說話,更難像以往那樣以山神的身份與人交流。

他知道那女子飛來,能在元神中「看見」。其實以他現在的狀況,平凡的肉眼已經看不清樹得丘外的景物,只能憑山神秘法所凝聚的殘念去感應。他本不必睜開眼睛的,這只是一個下意識的動作,可見他的心境也受到了極大的觸動。

廢墟中竟然還有一個嬰兒活下來,清水氏的祭司力戰身死,卻將這孩子留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胭脂虎1


蠻荒中原始氏族的大多數人,可能還不清楚奸細是怎麼回事,就更不明白臥底是什麼東西了。可理清水卻是清楚的,那需要培養忠心耿耿的心腹並發下死誓,才可以派到另一方勢力中潛伏,而絕不可能是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

一個孩子會成長為怎樣的人,取決於他生活的環境以及自幼接觸與接受的信念,這孩子就算不是清水氏一族的血脈,若是在這裡被撫養長大,那自然也就相當於清水氏的族人了。既然推衍沒有頭緒,理清水也就只是看著——他很想知道這女子會如何處置嬰兒?

女子的神情很躊躇,顯然她所在的地方或者她的身份,不能或不方便收留這個嬰兒,她對這種事情更沒什麼經驗。又過了一會兒,女子抱著嬰兒飛上了高空,向蠻荒中的連綿群山望去,山中還分佈著大大小小其他的部族。

女子一手抱嬰兒,一手將那白色竹杖般的法器放在唇邊,吹出了動聽的神音,此器竟也可以當做一支笛子。笛音婉轉清亮,周圍群山中漸漸有此起彼伏的鳥鳴相和,很多鳥兒紛紛展翅飛來,環繞著女子似在空中翩翩起舞。

忽聽笛音一轉音調漸高,高到了極致卻又變得不可聞。不是笛音消失了,而是音調之高超出了普通人的耳朵能聽見的限度。女子也施法護住了臂彎中的嬰兒,使他不受這奇異的神音衝擊。

環繞著女子飛舞的鳥兒彷彿受這聲音驅使,突然振翅都向著遠方的山中飛去,緊接著山中又傳來獸吼之聲。女子竟在施法驅使鳥獸,見此情景,理清水更加懷疑她是一位修成了吞形訣的高手。世上雖有不少秘法都能做到這一點,但吞形訣無疑是其中最有效的一種。

……

離清水氏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胭脂虎2


難以想像強大的清水氏部落竟然無聲無息的被人全部消滅,連一具屍骸都沒留下來,有人顫聲問道:「誰幹的,鬼神還是妖獸?」

若山搖頭道:「是人,不少人!這一帶沒有哪個部族能消滅清水氏,那些人應該來自遙遠的山外,個個都非常強大,他們包圍並偷襲了城寨。」村寨裡很多焦木上還能發現刀砍斧斫的痕跡,顯然發生過劇烈的戰鬥,村外也發現了不少穿鞋的腳印,而這裡的人平時大多都是不穿鞋的,就算穿鞋也不是那種鞋。

族人們都已經傻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山外更遠的世界、強大到能夠一夜之間消滅清水氏的部族,這些都超出了他們的想像!一陣微風吹過,地上揚起的骨灰落到了眾人的腳面上,這片陽光下的廢墟莫名顯得陰森恐怖起來,很多人不禁打起了寒顫。

這時有人突然一指城寨最中央喊道:「快看,那是什麼!」

人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陡然都露出更加驚駭之色,紛紛握緊武器,以族長若山為中心形成了一個人半孤形的防禦圈,梭槍高舉、弓箭上弦如臨大敵。只見城寨中央半坍塌的祭壇上,竟臥踞著一頭猛虎。

這頭虎與尋常的樣子不同,純白色的毛髮上分佈著一條條緋紅色的紋路,看身姿顯得那麼漂亮俊逸,竟是一頭罕見的胭脂虎,包括若山在內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異獸。胭脂虎被眾人驚動也站了起來,回頭望向了這邊。

眾人擺好陣勢並沒有動,他們心裡都很緊張。蠻荒中的精壯男子從小就學會了打獵,他們使用武器互相配合還能獵殺各種強大的猛獸,但在通常情況下於山野中遭遇大型猛獸,一般不會去主動攻擊的,只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五、虎娃的快樂生活 1


若水會治病,村中的男女老幼有誰生了病都會找若水求助,而她施治的過程往往很神秘,就像一種古老的儀式。假如在巴原中那些早已建立城廓與國度的大族眼中,若山和若水當然就是這個村落裡的祭司與巫祝,但此地卻沒有這種稱呼,他們就是山爺與水婆婆。

被若山從清水氏城寨廢墟中抱回的男嬰,就生活在路村。人們發現他時,恰好有一頭胭脂虎似是在給他餵奶,所以大家都稱呼他為虎娃,這個名字也是希望他能像猛虎一樣強壯、健健康康地長大成人。

在這種部族村落裡,照顧孩子的不僅有自家父母,也是整個部族共同撫養與照顧。包括他們採集與狩獵到的食物,往往也是共同分配的,私有的財產很少,那些珍貴的器物都歸整個部族共同擁有。

在險惡的蠻荒中,他們需要集體行動互相協作才能長久地活下去。不下雨的白天,大人們到村外採集或打獵時,村中往往只留下一堆老弱婦孺,老人們坐在門口做著各種活計,同時也照看著村中到處亂跑的孩子,虎娃也在其中。

虎娃剛到路村的時候,說不定住在哪家,誰家方便照顧這個嬰兒就把他抱過去。到了三歲多能滿地亂跑的時候,在若山族長的石屋邊也給他搭了一個溫暖堅固的小屋子,壘石為牆、編織厚厚的軟草覆頂,睡覺的籐窩裡堆滿了柔軟的獸皮。族中孩子們的衣食,當然也都有他一份,而這些年來,照顧他最多的就是山爺和水婆婆。

虎娃長得虎頭虎腦的很壯實,卻和這裡大多數孩子皮糙肉厚的樣子不太相同,細皮嫩肉顯得很白淨,腳踝上一直套著一個籐環。這裡的大人們沒事都喜歡將他抱過去摸兩把、拍兩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