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转守为攻 习近平下了一招妙棋(图)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中国转守为攻 习近平下了一招妙棋(图)

中国转守为攻 习近平下了一招妙棋(图)

来源: 多维/日期: 2015-07-11


  

  


  十五年前,为了共同应对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威胁,原上海五国(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会晤机制纳入了乌兹别克斯坦,六国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和《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上海合作组织正式宣告成立。从那天起,上合便为中国人所详熟。因为这是第一个由中国发起、秘书处设在中国的国际组织,也标志着中国的多边外交开始涉足准集团化。

  就在上合成立不久,美国爆发的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事件。由于临近恐怖主义温床阿富汗,上合组织成立的远见和前瞻性得得以凸显,其在维护地区安全的地位随之提高。作为以中国城市命名的机构,虽然每年会议中国高层都会不遗余力地支持和出席,但上合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名声却仅止步于区域内反恐,连至对阿富汗的反恐局势都影响甚微,组织实际操作性时常受到质疑,作用和价值也远被低估。

  随着中国的经济体量的扩大,中国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尤其中国在国际多边政治经济机制和组织中角色的改变。在此背景下,国际社会对于上合组织的看法也在悄然变化。此次在俄罗斯乌法举行的上合金砖双峰会,一直严把准入关的上合组织终于打开大门,启动吸纳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程序。同时,据俄罗斯官方人士表述,目前已收到约11份授予观察员国或对话伙伴国的申请。届时,上合组织将纳入南亚的印巴,申请国蔓延至北非埃及,成员国总人口也将接近世界人口的一半。





  

习近平在乌法与多国领导人进行了互动


  上合组织成员和范围的急速扩张,意味着经过15年演变的机构即将脱胎换骨,焕发新生。此次会议中,各成员国批准了《上合组织至2025年发展战略》,绘制出了十年发展蓝图,上合的未来走向如何吊起了国际社会的胃口。毕竟,在亚投行之后,人们对中国主导机制的“吸粉”能力无比期待。更何况,在中国已经展现出足以改变世界游戏规则的实力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的玲珑棋局已经初见轮廓,之后的每一步必定是精心规划,步步为营。今后,上合组织在习近平的谋篇布局中占据的地位也将更为清晰。

  “江胡”谋篇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上合从成立到现在一共经历了三代中国国家领导人,从某种程度来说,习近平的确是收割了前任成果。毕竟,上合创立之初格局虽不大,至少其创立时本着的是“上海精神”,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且一直强调其并非“封闭的军事政治集团”。这种指导政策也正是遵循了中国外交发展线路框架,留给了后继者充分的发挥空间。

  2001年,当时的中国国家领导人江泽民在自己的家乡上海,为上合的成立大会上发表题为《深化团结协作 共创美好世纪》的讲话。江泽民提到上合是“从建立边境地区军事互信入手,把相互合作逐步扩大到维护地区安全和稳定等广泛领域”。不仅是在安全合作的基础上,上合还将追求推进双边和多边的经贸合作纳入合作目标,并没有止步于安全合作。当然,上合的安全机制作用仍然是无可替代的,其确立的年度联合军演机制也成了中国解放军走出国门的跳板。2002年中吉两国举行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成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解放军首次与他国军队在境外举行联合反恐演习。

  江泽民在其任期最后两年种下了上合这颗种子,其继任者胡锦涛也在孜孜不倦的浇灌着。2003年6月,胡锦涛继任中国国家主席后的第一次外访就是应邀对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蒙古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在莫斯科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第三次会晤,足见胡锦涛对上合的重视。

  到了2005年,上合组织合作出现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六国签订了呼吁美国制定撤离驻中亚军事基地的期限,而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也获接纳为观察员国家。与此同时,中俄也在上合框架内在军演合作上有了突破,“和平使命-2005”中俄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和中国山东半岛及附近海域进行军演。其中,在中国境内举行的代号“友谊-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是中俄(苏)建交55年来的第一次双边军事演习,也是两国军队自上世纪60年代交恶后首次面对面的合作,标志着两国新型军事互信合作关系的破冰。

  在胡锦涛任期的随后几年内,虽然在原有的组织框架内突破寥寥,新成员国的加入也被搁置。但维系上合组织存在的定期军演和内部磋商一直在进行着,类似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和上合国家信息共享机制也在不断提出,这种量的积累为后继者推动革新创造了条件。

  习近平破局

  习近平上任后首次出席上合峰会,正是将前人量的积累,引导向了势的转变。2013年,习近平借上合峰会契机访问了中亚四国,在哈萨克斯坦首次提出了“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在“一带一路”的具体线路规划出台后,上合中亚四国被规划为丝路经济带的中心线路,而北线则横穿俄罗斯。

  随后,习近平可谓用钱“砸”出了一条推进上合经济合作的道路。不仅宣布成立了中国-欧亚经济合作基金正式启动,还在2014年将前期规模为10亿美元的基金,最终扩大至50亿美元。同时还向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提供50亿美元贷款,用于合作项目融资。紧接着,中国又马不停蹄的将首期资本金1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和5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铺开,将上合国家全部纳入。自此,上合组织的内部合作和扩容进程就像上了发条,上合国家已经全被“一带一路”战略囊括,两者的经济合作内涵已经交融在一起。按照中国官方的表述,上合组织是承接中国“一带一路”和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的平台。

  不可否认,此次上合峰会以经济和扩容为主题,但与此同时,上合组织的核心还是区域安全。即使官方刻意回避“军事”字眼,但军事合作是上合存在的基石。而上合成员国的地域扩张,也意味着中国在上合框架内的军事活动空间也将扩大。一旦将来阿富汗、伊朗、土耳其,甚至是埃及纳入上合范围,上合的联合反恐机制可以为大范围往西扩张,为“一带一路”装上一层保护盔甲,逐步实现在亚欧大陆上将经济和安全的多领域整合。

  “南”山之石 可以攻玉

  2015年,俄罗斯将金砖和上合峰会合办,一个是新兴经济体敲动世界经济秩序的产物,而另一个是整合整个亚欧板块的安全合作机制,再加上这两者都涉及了习近平将所有经济政治合作模煳化的“命运共同体”范畴。这些机制和概念也涉及到南南合作的多个层面,也是中国自融入全球机制以来,一直坚守的就是与第三世界国家共谋发展的外交路线。

  仔细梳理起来,中国之所以能在国际舞台顺利推动包括上合、金砖和亚投行等多边机制的发展,立足的根基就是第三世界国家。从毛泽东时期开始,中国就以团结第三世界国家和发展第三种势力,来扩充被美苏两国所压迫的国际空间。正是有了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才得以恢复。而这一路线在冷战结束后依旧适用。虽然冷战后出现了美国一家独大的局面,但世界也呈现出向多极化发展的趋势。中国依靠的这一“级”,正是由许多发展中国家构成的亚非拉国家,也就是俗称的“南边”。

  当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在金融危机、反恐困局和贸易壁垒中已经漏洞百出时,一直蓄势待发的中国看准了时机,联系好了同伴,提供出了新的方案。这一契机也恰巧落在了习近平身上,从他上台之后的一系列外交举动可以看出,中国已谋划许久。

  习近平上任后选择首访的国家是俄罗斯,同时兼顾非洲三国,并出席了有俄罗斯、巴西、南非、印度等国出席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第二次出访习近平选择的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等三个美洲国家。第三次外访选择的是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四国,同时在莫斯科参加G20和上合组织会议。这种外交布局是巩固“盟友”关系、拉近邻国关系,而明显侧重的正是亚非拉地区。同时,以重点联合第三世界国家,打造或重塑多边机制的具体方式,以聚集体量的势能来撼动原有的机制。

  中国长期以来坚守依靠第三世界的谋篇布局,和长期以来自身发展势能的积累。到了习近平这一代,他已经储存了足够的能量,可以实现转守为攻,真正将中国崛起和撬动世界格局相互作用。至少,继“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后,上合势变可谓是习近平落定的又一粒棋子。目前,棋局轮廓初步显现,下一步如何走,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答案。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