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祖 作者:蒼天白鶴(全文終)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棋祖 作者:蒼天白鶴(全文終)

棋祖 作者:蒼天白鶴(全文終)

  天光大陸,道佛法妖縱橫交織。

  雷澤古淵,界天神明鍛古意,雷霆貫穿天地。

  燃燼之海,往天之劍指青天,冰火兩極一念。

  桃止山上,方尊神舞遇指雪,桃花飛舞翩躚。

  古陵佛前,燈火棲燃傳因果,兩袖乾坤定緣。

  一代棋祖,承古道棋意,行走人間!

TOP

第一章 附體

  一間陰暗且略顯潮濕的小房間之內,突然發出了一道輕輕的撞擊聲。

  「哎呦……」

  伴隨著這半是疼痛,半是埋怨的聲音,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從閣樓處跳了下來。他痛苦的揉著那與木架撞到一起的腦袋,無奈的打量著四周。

  這裡,是一處文具雜貨鋪子,從他爺爺輩開始,經營了數十年的時間。鋪子前面的眾多小學生們,就是店裡的主力消費群體。雖然生意稱不上火爆,但維持家用還是綽綽有餘。

  不過,這一切都是過去式了。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繼承了祖業的父母因為一次車禍過世,他又不想守著這間鋪子過一輩子,只好將它打包出售。

  如今價格已經談妥,他就是來做最後的整理。

  此時,看著周圍那有些熟悉且陌生的環境,心中不知為何竟然有些戀戀不捨起來。

  小時候,他就是在這裡玩大的啊,對於鋪子裡的東西具有很深的感情。那些鬥獸棋、飛行棋、陸軍器、象棋、圍棋,那些足球、籃球、排球、乒乓球等等,他都曾經樂呵呵的擺弄一整天而不覺得無聊。

  恍惚間,他彷彿是看到了一個小小的影子無憂無慮的在這裡玩耍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被一陣喧嘩聲給驚醒了。

  訝然抬起頭來,他頓時看到了一陣陣濃霧從四面八方騰起,零星的還可以看見絲絲火花。

  不好,著火了。

  他豁然起身,正待逃離之時,屋樑已經重重的砸了下來。

  被狠狠壓在屋樑下的最後一刻,他的腦海中就僅有一個念頭。

  我怎麼會這般倒霉啊!

  ※※※※

  「于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邀請

  這道聲音並不響亮,但是當它傳入眾人耳中的那一瞬間,卻造成了迥然不同的完全相反的效果。

  福伯的身體重重的一顫,他豁然轉頭向著外面望去。這一刻,他身上所有的老態,所有的沉穩凝重,彷彿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公子,您,回來了……」

  他的嘴唇微微顫抖,就連老眼中似乎都有著幾滴濁淚。

  兩道身影不知何時已經飄然而至,其中一人乃是風度翩翩,英俊瀟灑的年輕勁裝男子,他行走之時自有一股不同凡響的氣勢,雖然距離尚遠,但那凌厲無雙的煞氣卻已經是撲面而來。

  而在他的身後,卻有著一道火紅般的倩影,那女子貌美如畫,體型窈窕,從遠而來,仿若神仙中人。但是,她的臉上卻帶著一絲不合時宜的凜然之色,整個人如同一塊巨大冰塊,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強大氣勢。

  于靈賀的臉上流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狂喜之色,他喃喃的說著:「姐,姐,姐……」伸手一摸,頓時是一手淚水。

  他心中駭然,暗叫見鬼了。

  為何在見到這具身體姐姐的時候,這具身體竟然會失控如此。那麼,主持這具身體的,究竟是否他本人啊。

  不過,此時此刻,他這樣的表現才算是正常反應。若是還能夠若無其事,那才叫人懷疑呢。

  紅色的身影一閃,那女人已經來到了于靈賀的身前,伸手一攬,將他抱入懷中。

  于靈賀的呼吸幾乎都為之一窒,他的臉蛋兒瞬間變得通紅了。雖然明知道這是自己的姐姐,但是與一位女性如此親密的接觸,畢竟還是第一次。

  然而,那仿若是冰山般的美女瞬間將他推開,疑惑的看了他兩眼,那眼眸中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一副鬥獸棋

  人群逐漸散去,當最後一位也離開之後,福伯將大門關閉。

  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推門而入,頓時看到于靈賀已經從床上爬起,正張頭張腦的向外觀望。

  苦笑一聲,福伯道:「于公子,你在做什麼啊。」

  于靈賀撓了撓頭皮,略微有些尷尬的道:「福伯,我不想應付那些人。」

  其實,他上一世為人也僅有二十餘歲罷了,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遠未曾被社會上的眾多無奈和黑暗麻痹了神經。所以,此刻既然看透了周圍鄰居對他的態度,自然不會再刻意討好了。

  福伯搖著頭,嘆道:「于公子,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再說趨吉避兇也是小人物的本能,你也不用太苛責他們了。」

  于靈賀連連點頭,但這道理究竟是否聽進去了,那就唯有天知道了。

  踏前一步,于靈賀突然向著福伯深深的一躬到地,道:「多謝福伯援手之恩。」

  福伯一怔,他一個箭步上前,那速度之快哪裡還有半分蒼老的感覺。雙手一托,于靈賀頓時身不由己的被扶了起來。

  「哎呦,于公子,你這是想要幹什麼啊,真正折煞老朽了。」

  于靈賀正容道:「福伯,適才也唯有您是對我真心好,並且願意為我出頭。小子雖然年幼,但也並非不識好歹之人,您的這份恩情,小子記住了。」

  福伯的眼皮子哆嗦了幾下,心中極為納悶。

  于公子昨日挨打之後,今天彷彿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原先優柔寡斷,什麼事情也拿不定主意的小傢伙,怎麼突然間變得如此果斷開朗了。

  莫非,被人狠揍一頓之後,真的會發生性格上的改變麼。

  于靈賀行禮之後,他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鼠之星力

  不知為何,當于靈賀的目光投注到鬥獸棋之上的時候,其餘物品頓時慢慢的遠去,直至離開了他的視線範圍。雖然他知道這些東西全部存在,但就是再也無法得見了。

  在這個神奇的空間內,于靈賀手持鬥獸棋,一臉的莫名其妙。

  不過,無論換作任何人與他易地相處,只怕都會是同樣的表情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于靈賀的精神意念終於從這個神秘空間退了出去,並且重新依附到這具肉體之上。

  他深吸了一口氣,頓時感受到身體似乎變得不同了。

  這種感覺十分的古怪,就像是以前身上裹著厚厚的大棉襖,無論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動作,都十分的困難和彆扭。但是此刻,那件與生俱來的大棉襖卻已經不見了,或者說,一種束縛著他的力量奇跡般的消失了。

  于靈賀站了起來,他伸手踢腿,活動了半响,雖然本身的力量並沒有變大,動作也沒有變得更加敏捷,但他就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確實是不同了。

  于紫鳶是修煉星力的天才,尚且年幼之時,就能夠自行引動星力入體,並且得到了神恩眷戀,從此進步如飛。而正是因此,所以她才能夠在小小年紀之時,就撐起了這個家庭。

  做為一位天才的弟弟,于靈賀對於如何修煉星力並不陌生。

  無論是他的姐姐,還是沈晟都曾經對他寄予了極大的希望,將如何引動吸納星力的方法盡心竭力的傳授給他。但是,任誰也想不到的是,于靈賀雖然能夠感應到星力的存在,但不管怎樣努力都做不到星力入體,更談不上沉澱積累了。

  無數次嘗試失敗之後,就算是再不情願和不相信,他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追蹤打劫


  朦朧的睜開了雙目,于靈賀緩緩的站了起來,他詫異的看了眼自己的身體,呼吸在一瞬間變得急促了起來。

  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變了。

  如果說在服用了星髓丹之後,他的身體有所改變,但那只不過是一種感覺,像是卸掉了多年包袱的感覺。雖然輕松,但卻並不會輕易的從身體外觀上表現出來。可是,此時似乎完全不同了。

  于靈賀清晰的感覺到了他肉體的變化,這種改變並不是來自於精神上的那種虛無縹緲的感覺,而是實實在在的一種強烈沖擊。

  他握緊了拳頭,感受著來自於肉體深處所傳來的龐大力量。

  這一刻,他仿佛是變成了一個無所不能的強者,看著自己的拳頭,他竟然有著一種詭異的念頭。如果此刻他揮拳而出,無論前方是什麽東西,都將被他一拳轟成殘渣。哪怕那東西是一座大山,他也能夠做到。

  而且,此刻的他更是覺得自己的身體輕若鴻毛,仿佛一陣風吹過,都能夠將他的肉體給吹走似的。

  這樣巨大的變化,只要是一個人就無法不註意到啊。

  “喔喔喔……”

  窗外,傳來了熟悉的公雞打鳴聲,他擡頭望去,卻發現已經過去了整整一晚。

  他推門而出,仰望遠方,平日那覺得刺目的陽光此刻卻顯得極為溫和。他的嘴角溢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心中鬱悒一掃而空。他知道,這一晚之後,他已經是脫胎換骨了。

  耳朵微微一動,他頓時捕捉到了一點兒的腳步聲。

  如果是以前,于靈賀絕對聽不到這麽低沈的聲音。但是今日,一切都不同了。他不但輕易的聽到了這個聲音,甚至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第一次鬥毆

  一腳踏出,體內自然而然的就湧出了一絲力量。這一絲力量並不強大,但是瞬間就作用到他的大腿之上,他大腿上的肌肉驟然繃緊,就像是蘊含著千斤巨力一般。同時,他的膝蓋微微彎曲,小腿用力擺動,這短短一刻所發生的事情仿佛能夠用千言萬語來形容,但又仿佛就是這樣平淡無奇的輕輕一個跳躍。

  然後,于靈賀的身體靈巧的從那大漢的手下逃竄了出去。

  “咦,這小子倒是滑溜。”一個大漢驚訝的叫了一聲,道:“大哥,你封堵那邊,今天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逃了。”

  兩名漢子大呼小叫,邁開大步,朝著于靈賀緊追而至。

  他們的眼眸閃動著貪婪之色,仿佛于靈賀本身就是一件讓人垂涎三尺的寶貝。

  在正常情況下,兩名壯漢肯定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將一個半大小子抓住。可是,此刻在于靈賀的身上,卻發生著令人驚嘆的可惜變化。

  他蜷縮著身體,一雙靈活的眼眸滴溜溜的轉動著,就像是一頭活靈活現的小老鼠。

  無論這兩名壯漢有什麽動作,他都能夠輕易的做出預先判斷,甚至於能夠提前感應到他們的下一步行動。就在他們兩人剛剛伸手擡腳之時,于靈賀就已經先一步的躲避開來。

  非但如此,于靈賀的體內還不斷的流淌著一股股熱流,這熱流從體內莫名處騰起,蔓延至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凡是熱流過處,他的力量、反應速度和動作敏捷都會在瞬間達到一個高峰。

  有時候,那兩名壯漢伸手抓過來的一瞬間,于靈賀的身體就已經完成了三、四個變向,但對方卻依舊是傻呆呆的一無所覺的抓過來。時間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神恩具現

  日頭逐漸向西,當最後一絲余暉也沒入遠處的大地之時,于紫鳶和沈晟同時回來了。

  也不知道福伯拉著他們悄悄說了些什麽,于靈賀總是覺得,這兩位看待自己的眼神都是怪怪的讓他有些兒心驚肉跳。

  不過,他莫名的有著一種自信,那就是這兩位不管在什麽情況下,都不會陷害自己。

  這股自信的來源正是他此刻所控制的身體,這是一種毫無理智可言的信任。

  片刻之後,沈晟和福伯告辭離去,于紫鳶猶豫片刻,竟然帶著于靈賀離開了院子,來到了離家尚遠的一片土地上。

  從這里目光所及之地,都是村子所屬的田地。其中有一塊田並不算太大,目測不過十畝左右。可是,在這寧靜的夜晚之中,這塊田地之上卻閃動著一絲淡淡的螢光。特別是從遠方看過去,就像是有著一片光罩覆蓋了這處田地,讓它變得如此的顯眼。

  于紫鳶默默的看了半响,道:“小弟,你知道這是什麽地方麽?”

  “當然知道了。”于靈賀毫不猶豫的道:“這是姐姐獲得神恩之後,神靈賞賜下來的恩賜之田。”

  這些記憶都是從這具身體中得到的,雖然這個世界觀與于靈賀上輩子迥然不同,但是正所謂入鄉隨俗,他可沒有那麽死板而不懂變通。

  于紫鳶輕嘆一聲,道:“是啊,這里是神恩之田,能夠種植靈藥花草,怪不得會引來貪婪之手。”

  于靈賀擡頭,道:“姐姐,您不要擔心,只要你在,就沒有人敢動這里。”

  苦笑一聲,于紫鳶道:“可是,如果我不在了呢。”

  于靈賀倒抽了一口涼氣,他的臉上流露出了震驚之色。這個表情根本就不需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緣由

  熟悉的房間中,于靈賀皺著眉頭,他側著腦袋瓜子,那頗為英俊的臉蛋上透著一絲苦惱之色。

  具現。

  此時此刻,他滿腦子都是這兩個字。

  自從那日晚上見到姐姐手中騰起的神奇一幕之後,于靈賀的全部心神就都被其吸引住了。

  雖然他早就知道,這個世界與他以前所在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中,有著種種神奇力量的存在,那種名為神恩星力的能量甚至於能夠改變人類的自身基因,讓人擁有超乎平常的強大能力。

  可是,無論是力氣變大一點,還是跑得更快一點,都遠遠及不上那神秘蓮花具現所帶給他的巨大刺激。

  在見到那一幕之後,他竟然有著一種極為迫切的,想要掌握這種能力的強烈沖動。

  可是,雖然他的願望十分美好,但無論怎樣努力,結果都是一無所獲。

  他能夠輕易的感應到星力的存在,並且也可以將它們吸納入體。而這些星力一旦進入身體,頓時源源不絕的湧入了意識海中的那頭巨鼠體內,讓這頭巨鼠變得愈發真實和活靈活現。

  但,他的能力也就止步於此了。無論他如何努力,也無法讓這頭巨鼠在意識海中有什麽其它的動作,似乎這家夥除了睡覺之外,就只知道吞噬他納入身體的星力。

  豁然,一道輕輕的腳步聲傳入耳中。

  這腳步聲極輕,若是換作星力入體之前,他根本就別想聽見。可是現在,當那腳步聲在遠處響起的一瞬間,他就已經自然而然的捕捉到了。

  心中暗自計數著,當數到三十二之時,那敲門聲果然響了起來。

  于靈賀輕輕一笑,立即跳起,風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喜憂參半

  城主府,一座美麗的花園之中,兩位女性相對而坐。

  其中一位女性正是于紫鳶,此刻她肅然而立,一臉的虔誠,專心的聆聽著。而在她的對面,則是一位風華絕代的美婦人,她微笑開口,無數修煉上的真言至理從她的口中婉婉道來,讓于紫鳶獲益匪淺。

  這位美麗的婦人正是明琮島上唯一主城,黎明之城的當代城主大人付茗婳。

  沒有知道她的修為達到了何等地步,不過,自從她三年前遠渡重洋而來,邀請島上四大家族之長者面議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質疑她的身份和命令了。

  雖然這位城主擺明了是到明琮島上過渡鍍金而來,平日里也是安分守己,並不亂下號令。可是,一旦她下達手令,哪怕是島上四大家族也是凜然遵循,不遺余力的支持和遵從。單憑這一點,就知道她在島上擁有何等的權柄和地位了。

  此時,她正在細細教導著于紫鳶,對於眼前這個小姑娘的滿意度直線上升。

  然而,就在下一刻,付茗婳的臉色卻是突兀的一變,她豁然停下了口,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極目眺望遠方。

  于紫鳶一怔,她訝然道:“城主大人,發生什麼事了麼?”

  雖然她並沒有與城主交過手,但卻知道這位城主大人擁有著鬼神莫測之能,這幾日間她之所以屢屢心甘情願的前往城主府,就是在她的面前聆聽修煉體悟。雖然並沒有得到任何傳承,可收益之大,已經是難以想象了。

  付茗婳猶豫了一下,笑道:“沒什麼,應該是我多心了。”她輕輕的搖著頭,道:“諸神何等尊榮,又豈會蒞臨於此。”

  于紫鳶一臉的莫名其妙,她雖然天賦絕頂,但是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