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成功女性剛剛變成了寡婦 - 婚姻,夫妻,家庭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全球最成功女性剛剛變成了寡婦

全球最成功女性剛剛變成了寡婦

來源: 澎湃新聞/日期: 2015-05-07


  

  










  編者按:5月1日,美國矽谷企業家戴夫·戈德伯格(Dave Goldberg)在健身時意外辭世,年僅47歲。他的另一個身份是Facebook首席運營官(COO)謝麗爾·桑德伯格的丈夫。對于戴夫的離世,美國總統奧巴馬都寫了悼詞。



  謝麗爾在其Facebook個人主頁上表達了對丈夫的思念之情 :“我和戴夫相處的日子還遠遠不夠,但盡管我現在的心已幾近破碎,我仍然要十分感激這一切……能夠當戴夫11年的妻子,並和他一起爲人父母10年比我所能夠想像的日子都更幸運、幸福。”

  前年,因爲《向前一步》的出版和暢銷,謝麗爾·桑德伯格在全世界收獲了很高的知名度。作爲全球最成功的女性之一,她在書中深刻剖析了男女不平等現象,並指出事業和婚姻密不可分,婚姻生活需要雙方的努力經營。她認爲丈夫是她事業成功的重要因素:“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它的挑戰,幸運的是,我有戴夫陪著我一起去應對,他絕對是我所能想象的最好搭檔。”

  本文摘選自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向前一步》中文版。

  矽谷企業家戴夫·戈德伯格和妻子——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麗爾·桑德伯格

  【書摘】

  我的事業和婚姻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我和戴夫當上父母的第一年就發現,我們在兩個城市裏尋求平衡並不是一種快樂的生活模式,我們得做一些改變。但是,我喜歡谷歌的工作,而戴夫也頗爲自己在洛杉矶的團隊而驕傲。我們掙紮著又度過了漫長的一年,婚姻生活仍稱不上幸福。

  那時候戴夫已經准備離開雅虎,這次他把工作搜索範圍限制在舊金山灣區。由于他的專業興趣和人脈大多在洛杉矶,這樣做對他來說是一種犧牲。最後他出任了“調查猴子”(Survey Monkey)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並把公司總部從波特蘭搬到了舊金山灣區。

  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之後,我們仍然需要想辦法協調彼此的工作安排。盡管我和戴夫相當幸運地能夠負擔額外的育兒費用,但在工作時間的長短、料理家事等問題上仍需要做出許多困難而痛苦的決定。我倆每個周末都會坐下來討論誰每天送孩子去上學,並保證盡可能多地回家吃晚餐(當天的好事壞事我們都會在晚餐時間裏交流分享。盡管不太好意思,但我還是得說,常常第一時間趕回家吃晚餐,這讓我感到最幸福)。

  如果誰當天有安排不能按時回家,另一個人就得調整日程先趕回家。周末的時候,我會努力把注意力完全放在孩子身上(盡管大家也知道,我會偷偷熘到足球場的洗手間裏去發郵件)。

  和所有的婚姻一樣,我和戴夫仍然需要努力經營。爲了共同分擔生活責任,我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困難。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和無休無止的討論後,我們在行動安排和責任分擔方面成了不錯的搭檔,大家都會確保完成各自既定的任務。我們對家務勞動的分工實際上相當傳統:戴夫負責處理賬單和家庭理財,提供技術支持;我安排孩子們的日常活動,確保冰箱裏有食物,並計劃他們的生日派對。

  有時候我對這種勞動分工的傳統性感到很煩惱,陷入這樣的模式不還是在延續老一套嗎?不過,比起處理保險賬單來,我更願意去策劃一個“小探險家朵拉”的主題派對。所幸戴夫和我的感受恰好相反,所以這種分工對我們來說還算有效。要維護這樣一種脆弱的平衡,需要不停地溝通,保持坦誠和寬容。我們絕不是在任何時候都刻意將家務對半分擔,完全的平等是很難定義或維持的,我們允許情況偶爾有所偏向。

  在此後幾年裏,維護這種平衡變得越來越難。孩子小的時候睡得早,因此我也能在晚上有一些工作時間,甚至還能看看戴夫認爲很糟糕的電視節目。孩子們漸漸長大了,我們不得不進行調整。許多朋友告訴我,青春期的孩子需要父母更多陪伴。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它的挑戰,幸運的是,我有戴夫陪著我一起去應對,他絕對是我所能想象的最好搭檔——就算他對我看的電視節目偶有偏見。

  像戴夫這樣的搭檔實屬罕見。人們通常期望養育孩子的是女人,對男人卻沒有相同的期望。我的弟弟戴維告訴我,他的一個同事曾誇耀說,他第一個孩子出生的那天下午他正在踢球。戴維的反應值得稱贊,他沒有點頭微笑,而是大聲說他覺得這樣做沒什麽值得炫耀的。不管是在球場、職場,還是在家裏,我們都應該大聲地表達出這樣的意見。

  我們都需要鼓勵男人在承擔家庭責任方面也向前一步,更加積極。遺憾的是,在美國,傳統的性別分工不僅被個人強化,也被就業政策所強化。令我驕傲的是,在我到臉譜網(注:即Facebook)之前,公司就已經爲産假和陪産假提供了相同的時間。但大多數美國公司的産假都比陪産假更長,男人出于家庭原因要求休假的時間普遍較少。

  在美國,只有5個州會用收入替代産假(這種做法本身就有很大問題);其中有3個州規定這種福利只有母親享有,而且還被歸爲産後行動不便帶來的福利;只有兩個州爲新爸爸們提供了帶薪陪産假。

  一般而言,男性不會爲了家裏的新生兒休假太長時間。對在企業部門當父親的男性所做的一項調查發現,他們在伴侶分娩時只會休一個星期或更短的假,這幾乎很難讓他們從一開始就成爲與伴侶地位平等的家長。

  謝麗爾·桑德伯格認爲,戴夫之所以能成爲好伴侶,原因之一在于他父親是個絕佳的示範。

  社會對不同性別的期望仍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男性和女性的未來。人們相信,比起工作來,女性更容易對家庭投入。這種觀念如同給女性開了張罰單,因爲雇主們已經預設女員工無法表現出預期的敬業精神。對男性來說,恰恰相反,因爲人們相信男人應該把事業放在第一位。通常我們在評價一位男性時,首先是看他的事業成就,隨後又明顯地表現出個人成就對他來說不那麽重要,或者說並非成就感的主要來源。正是這種思維定式促使一個成年男人在球場上誇口,說自己可以照常踢球,而不用去管産房裏的老婆和剛出生的孩子。

  制造性別差異化甚至會帶來更糟的結果。男性的成功不僅會被絕對的數字來衡量,而且還常被拿來和他們的妻子作比較。在對幸福婚姻形象的描述中,丈夫的事業常常比妻子的事業更成功。如果情況剛好相反,他們的婚姻就會被認爲受到了威脅。人們常常把我拉到一旁同情地問:“戴夫怎麽樣了?你知道,他會不會介意你的……成功?”

  實際上,戴夫遠比我自信多了,而且他自己在事業上也很成功,他絲毫不去理會這些評論。像戴夫這樣的男性會越來越多,因爲在美國近乎30%的職場女性比自己的丈夫收入要高。在中國,幾乎有42%的家庭是由丈夫和妻子共同管理財産的,25%的男性希望找到一個能與自己收入相當的妻子,這個比例在2005年還是18%。這些數字還在增長,我希望未來人們跟某位丈夫提到他妻子的成功時不再小聲低語。

  有些人會替戴夫脆弱的自我擔心,我們倆對此都一笑了之。但在很多女人看來,這並不好笑。阻礙女性在職場上成功的因素已經夠多了,如果她們還要擔心自己的成功會讓丈夫不高興,那我們還怎麽希望這個世界更平等?

  戴夫能成爲我真正的搭檔,原因之一在于他父親是個絕佳的示範。但遺憾的是,戴夫的父親梅爾過世得早,我沒有機會見到他,但他顯然超越了他那個時代的男人。梅爾的母親與他的父親一起經營家裏的小雜貨店,所以他成大後能接受男女平等的觀念,這在當時是很不尋常的。

  還是單身漢時,梅爾就對女性運動很感興趣,還讀過貝蒂·弗裏丹(Betty Friedan)的《女性的奧秘》(The Feminine Mystique)。在20世紀60年代,他讓自己的妻子(戴夫的母親)保拉初次了解那些試圖喚醒女性的運動,鼓勵她建立並領導了一個非營利性組織“PACER”,旨在向殘疾孩子提供幫助。作爲一個法律教授,梅爾晚上常常有課,但他希望每天至少能和家裏人一起吃一頓飯,所以他決定每天在家吃早餐,並且親自動手爲全家人准備早餐。

  父母之間平等的分工將爲下一代起到更好的示範作用。我聽很多的女性說過,她們很希望另一半能多照顧孩子,但由于孩子很快會長大,所以也不值得大費周折地改變現狀。在我看來,爲了改變非理想狀態,無論何時都值得雙方去努力。我也擔心到了我們該照顧父母的時候,這類女性也會面臨同樣的問題。在照顧自己的父母和對方的父母時,女性付出的勞動通常也是男性的兩倍。照顧父母的責任同樣也需要分擔。而且孩子們也需要看到父母的合作,這樣他們以後就會效仿,變得更加孝順。

  我相信所有的家庭都會發生這場革命。好消息是,比起前輩人來,年青一代的男性更願意做其伴侶真正的人生搭檔。一項調查請參與者挑選他們認爲最重要的職業特性,結果發現,40多歲的男性大多認爲最重要的是有一份“極具挑戰性的工作”,而20多歲、30多歲的男人大多則認爲最重要的是有一份能夠在時間上“允許我和家人在一起”的工作。如果後面這個群體在年齡漸長後仍能保持這樣的想法,就預示著未來的情況很可能會發生改變。

  在各個年齡階段都有善解人意、責任感強的好男人。女性越是看重男友的理解與支持,就會有越多的男性想要證明這一點。克裏斯蒂娜·薩倫,就是我那個設計小測試來考驗男友的朋友,告訴我她兒子堅持自己長大後要“像爸爸那樣”照顧自己的孩子,她和丈夫聽到後都有些吃驚。還有更多的男孩需要這樣的典範,以便未來也做出這樣的選擇。當更多的女性能夠在事業上向前一步時,更多的男性也需要在家庭事務上向前一步。我們要多多鼓勵男性在家裏的表現更加積極主動。

  我們需要更多的男人往桌前坐——我指的是廚房的案桌。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